Tag Archives: London

媽媽,捷運都不會轉彎,為什麼這台車會轉彎?

倫敦在151年前,開通了世界上最早的地鐵系統 London Underground。經過了數十年的發展,倫敦已經建構了一個相當複雜的地鐵網路。

在倫敦還沒有改用Harry Beck新視角的地鐵圖之前,所有的地鐵站、軌道的位置,都盡量按照真實的位置描繪

1932年版的倫敦地鐵圖

當時的地鐵網路圖,跟一般鐵路一樣,就是依照原本的地理位置來描繪火車站與路線圖。從1863年開始一直到1930年代,中間經過了大概70年,都沒有什麼改變,大家都認為這種依照地理位置而描繪的地鐵圖沒有什麼不好。

視角的轉變

但到了1930年代,倫敦地鐵有一位非常天才的電子工程師 Harry Beck 問了一個非常革命性的問題:「既然乘客都在地底下,為什麼地鐵圖依照實際的位置來畫?」 這個問題開啟了資訊圖表的一個新的紀元,那就是「視角的轉變」。

我自己關心資訊視覺化這麼多年,最大的發現就是,不論是誰,都會覺得自己的圖表畫得很好(我也一樣),因為圖表是我們自己繪製的,從沒有圖像開始,我們就已經知道那張圖要表達什麼,所以我們完全看得懂那一張圖,那是反映我們心智狀態與表達方式的一個成果。就依照地理位置畫出的地鐵站與地鐵路線一樣。

從地上到地下

可是Harry Beck的視角轉變非常經典,他認為乘客既然已經到了地底下,人在車內往外看根本伸手不見五指,看不見外面是哪裡,地鐵列車行經的過程中到底有沒有轉彎,兩站之間到底距離一英哩或兩英哩其實也沒差。Beck認為,乘客只要知道這條地鐵到底經過了哪幾站,然後這條線可以轉乘那一條線就可以了。其他的東西都不用,反正在地底下也沒有感覺。

1933年Harry Beck依照電路圖的原則重新繪製了倫敦地鐵圖,此後改變了人類繪製軌道路線圖的原則

Harry Beck版本的倫敦地鐵圖

經過Harry Beck重新參考電路圖繪製的倫敦地鐵圖(London Tube Map)雖然後來對於全世界的地鐵圖都造成很大的影響,但是當初倫敦地鐵也不敢貿然全面推廣,但沒有想到小規模測試之後,反應非常好,所以之後就全面改用。1933年版的Tube Map只有繪製一個地上物,就是河流,其他全部都是乘客的地下視角。從此之後,地鐵圖就從描述地理位置關係的地圖,變成描述抽象路線、車站之間抽象關係的圖解。

2009年去重慶上SND圖表課,最大的收穫之就是練習用「視角」來思考。

你在地下的時候想要什麼?

多年來只要我自己繪製圖表,我都會想一下,到底我的讀者是站在地面上還是地底下,他在看這張圖的時候,到底是用什麼視角、他真正需要看的到的是什麼、他會怎麼看?把圖表畫得美觀漂亮動感十足其實相當容易(我自己不會就是了),但如果沒有站在讀者的視角,再漂亮的圖表終究也都是插圖而已。

Harry Beck把路線圖拉直的時候,假設乘客根本不關心也不知道車子會不會轉彎,那麼,乘客在地底下的時候,到底會不會感覺到列車在轉彎呢?

我搭文湖線的時候,經常會搶車頭的第一個座位欣賞風景。前幾天遇到一對母子,小朋友大概四歲左右,第一次坐到這個車頭寶座,非常興奮。每次要轉彎的時候,他都會跟媽媽說:「要轉彎了!要轉彎了!」然後又一直問媽媽說:「媽媽,捷運都不會轉彎,為什麼這台車會轉彎?」

下次你搭捷運地下化路段、地鐵或者高鐵的時候,可以體會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感受到車子在轉彎,然後再想看看身為一個乘客,你希望看到的軌道路線圖應該長什麼樣子,很快你就能夠體會到「視角」的意義了。

英國社會企業體驗:Fifteen Restaurant、Belu Water、Big Issue與The Guardian

這次去倫敦雖然是開編務會議,討論的都是內容策略(在台灣做這行很孤獨),但因為自己的興趣,加上我或多或少還負責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與企業志工,所以去英國「體驗」無所不在的社會企業,就成為一件很重要也很有趣的事情了。

我曾經有一段時間負責內容議題設定,當時對於Jamie Oliver的「傑米的學校午餐」(Jamie’s School Dinners)操作過程有小小的研究,印象非常非常深刻,對於我們後來製作「四季鄰食」專題有不小的影響。「四季鄰食」這個專題不但在內容層面入圍了美國的Online Journalism Award,在公關操作層面也獲得了Asia PR Award的年度最佳企業社會責任獎與台灣傑出公關獎的傑出科技公關獎,除了要感謝我們優秀的團隊外,Jamie功不可沒。

在研究Jamie’s School Dinners的同時,又發現他這個人真的很厲害,原來還有成立一個公益性質的Fifteen基金會,訓練中學教育中輟或甚至有前科的年輕人成為餐廳廚師,讓這些原本可能在社會邊緣的孩子,經過訓練之後可以有一技之長,甚至生涯大翻身。

這間Fifteen Restaurant(十五餐廳)距離飯店也不遠,所以在台灣也先透過OpenTable訂好位,然後找了一堆人一起去體驗。在英國體驗社會企業的共同感覺,就是產品絕對不粗糙、低俗,絕對跟台灣人傳統想像的「慈善產品」、「義賣品」、「拜託幫幫我買一下產品」差很多。這些社會企業呈現的等級與產品、服務內容,從價格到外觀,最起碼都是中上水準。Fifteen餐廳就是其中的表率之一。

Fifteen餐廳雖然找的是中輟生來當廚師,但餐廳的裝潢、服務都不馬虎,餐點的價格更是一流,2菜1甜點的要30鎊,3菜1甜點的是36鎊,比米其林一星餐廳有過之而無不及。

很可惜的是,因為我出於好奇,所以在台灣又已經安排好14:00去參觀英國的Orbis基金會,所以甜點我根本沒有吃到。

既然是社會企業,當然也要扶持其他社會企業。英國的Belu瓶裝水是一個非常會包裝的社會企業品牌,所有能夠用到瓶裝水的政治正確用語大概全用上了,包含碳中和、Local Food(Belu標榜不出口)、回收材料等等,感覺真的要喝瓶裝水卻不喝Belu就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了。Fifteen餐廳如果不提供Belu,這還像話嗎?除了在Fifteen餐廳外,我投宿的飯店也提供Belu。

台灣去年從英國引進了The Big Issue雜誌,名為「大誌」,相信台灣人大概都已經知道這種讓街友販售雜誌取代救濟或者施捨的社會企業模式了。我從第一天到牛津開始,就經常看到販售The Big Issue的街友。因為台灣與英國的The Big Issue內容風格走向實在差異太大了,所以也就沒有什麼好比較的。不過在英國,The Big Issue是週刊,所以可想而知,銷售的情況應該會不一樣,我在英國短短7天,就買了兩期。

這次投宿的旅館可以每天派報到房間,我挑選的也是以公共媒體或者社會企業形式存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台灣人對於「公共媒體」、「獨立媒體」的印象可能就是「平淡」、「難看」、「沒設計」,但衛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內容專業就不用說了,版面設計非常跟得上流行,不但巧妙使用窄欄的設計,而且全版跨頁的地方幾乎都放了巨大的照片專輯,完全是一份內容選題精采,設計風格高雅的報紙。

我有一次去拜訪某公益團體之前繞去三民書店逛逛,結果剛好就買了這本「平凡創傳奇 – 社會企業妙點子」,對於英國肥沃的社會企業與公益土壤感到非常羨慕也非常欽佩,這次去了英國,可以實際體驗、感受到書中的四個社會企業,彷彿也是另一種型態的進修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