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nternet

安能辨我是雌雄?台灣入口網站首頁雙星版位比一比

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偶爾要關心一下每一個網站的「首頁」,結果發現有趣的事情。現在每個首頁好像都有一個「雙星」的廣告版位,而且規格、位置幾乎都一樣。請猜猜分別是哪一家。

其一:

Sina台灣雙星版位

其二:

Yahoo!雙星版位

其三:

Yam雙星版位

其四:

PCHome雙星版位

當報紙變成網路報之後

近來越來越多報紙選擇停刊,有的併入大報,有的走入歷史,有的選擇變成網路報。這股趨勢越來越大,畢竟紙本的印刷、派送成本高,經營成本不容易回收。即便再好的報紙,沒有穩定的營運模式及現金流,現在也賣不掉。

在台灣、美國,都有紙本報紙走入網路的經驗,國民黨之前的中央日報就變成網路報,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西雅圖郵訊報(Seattle Post-Intelligencer)都開始轉變成以網路為主的媒體。

美國報紙設計界大老 Mario Garcia,幾十年來主導西方報業設計:華爾街日報、法國的巴黎競賽畫報(Paris March)到德國的時代週報(die Zeit),都曾委託Garcia來設計、改版,我還有一本Garcia早年利用 Eye Tracker 研究報紙版面設計與紙本Usability的研究報告。眼看報紙(客戶)漸漸萎縮,他的公司也只好將重心移到網路上。

最近Garcia有一篇文章討論如何將紙本媒體轉移到網路媒體,大老語重心長,大家參考看看。我雖然不是大老,不過也有幾年淺薄的報紙採訪、圖表及版面規劃,以及網路新聞經營經驗,括號內是我的拙見。

  • 不要在網站上複製報紙。(早年很多網路報有這種毛病,現在已經很少見。)
  • 報紙是用讀的,但網站拿來參與的。(這一點 Jakob Nielsen 很早就說了。)
  • 強調個人風格,多找不同風格寫手。
  • 向社會媒體學習。(或者說,乾脆從社會媒體的角度重新經營網路新聞?我今年的演講大多以社會媒體切入,包括經營、公關行銷及「輿情管理」,所以天天都在重新思考「Social Media」的可能性。)
  • 重新定義「新聞」。(就是個人化,這我在 Yahoo!奇摩新聞做過了)
  • 每日清倉大拍賣。(這一點很有意思,顯示Garcia雖然從紙本出身,但對網路也不是純然無知,對於A是垃圾的新聞,對於B可能是珍寶,這一點我過去經營Yahoo!奇摩新聞時有很深的體會。)
  • 提供各種廣告版位組合,不用怕內容被廣告包圍。(但有些從紙本出身的人就是很擔心這一點,Garcia年紀很大,但這點還很新潮。)
  • 報導地方人物、採訪地方運動賽事。
  • 利用不同工具報導新聞,包含Video。
  • 別忘了調查新聞報導,而且網路可以做得更好。(唉,台灣連報紙都不太有調查新聞報導了,轉到網路上那就謝謝再聯絡,我每次上網路新聞課的時候,也都跟學生說持續提供調查新聞報導是專業新聞機構與業餘者最大的差異。)

如果以上十點不夠,Garcia還贈送一點,就是讓使用者自訂版面!

我的英文不好,擔心詮釋錯誤的讀者請參考英文原文。

臉部辨識與你的隱私

有沒有想過,有一天,當你進入一間陌生餐廳的時候,服務員馬上可以叫出你的名字,而且知道你的朋友當中有誰也曾經來過,甚至可以立刻推薦你或許喜歡吃的東西,或者知道你根本不吃辣。更糟的是,對面桌的客人明明你也不認識,但卻會過來跟你打招呼,然後表明自己也是某某某的朋友,小你三歲,覺得你的婚紗照拍的很脫俗,而且同樣喜歡看〈動物農莊〉。當然,他也知道你隔壁的那位異性朋友已經結婚,大你三歲,只差沒有脫口說出「不倫姊弟戀」。你摸摸自己的左胸,以為現在才16歲,制服上面還有學號、學校跟姓名,不過你摸到胸口的萬寶龍跟鈔票之後才發現自己已經40,而且西裝上面沒有繡學號。

許多軟體大廠最近一、兩年開始在不同軟體中加入臉部辨識系統,有的可以辨識出「臉」,有的經過學習之後,也可以辨識出到底是誰的臉,前提是你要教導軟體誰是誰。

基本上我是一個科技樂觀主義者,總認為科技最後會改善人類社會。但這一次我還有點擔心。雖然小弟是「實名制度」的支持者,不過卻不喜歡自己的行蹤百分之百被陌生人掌握。

我自己不太喜歡被陌生人認出臉來,所以只要拋頭露臉的電視訪問、記者會、談話性節目、雜誌專訪,除非必要,否則一律拒絕。當然,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多少也算是半公眾人物,就算被認出來也就算了,可是一般人真的都希望隨時被認出來嗎?

軟體辨識人臉的功能越來越強,根據我自己在 Picasa Web 的測試,辨識度真的還不錯,雖然不到100%,但起碼可以對一半了,依照人類科技的發展曲線,辨識度高達99%恐怕也只是五年、十年的問題。

另一方面,現在越來越多人在 Flickr、Facebook當中替公開的照片下人名標籤。只要點下名字,不但可以找到更多來自於同一個人不同角度、不同時期的照片,還可以連去個人資料、檔案與人際關係,人名標籤下得越勤快,就越容易找到特定人的照片。

未來只要有一天,人臉偵測軟體與人名標籤系統結合起來,只要上傳一張照片,馬上就能夠發現這個人是誰,以及所有能夠透過社交網站、社交網路撈出來的資料。社交網路資料填得越詳細,人臉跟個人資料的聯繫也越強。

我想這應該不是什麼危言聳聽,人臉偵測軟體越來越發達、社交網路的人名標籤也越下越密,有一天只要你出現在公眾面前,只要手機往你臉上拍一下,馬上就可以知道你是誰,你認識誰,你看什麼書,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當然,這還是擴增實境不發達的年代。

一旦擴增實境更為發達,未來只要你上街,別人的抬頭顯示器中馬上可以看到你的人名、生命值、人際網路,就像在線上遊戲一樣。這一天會來到嗎?這就要看大家在社交網路的人名標籤下得多勤快、資料多詳細了。

我還無法想像在這種情境下如何生活,我自己會覺得不愉快,但下一代或許不一樣了,未來隱私的概念,可能跟我們這一代完全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