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速食

速食的恐怖真相+第一份工作就上癮

我還記得第一次吃麥當勞、吃肯德基的場景,那都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第一次吃的麥當勞還在,剛引進台灣沒多久,但當初台大的肯德基已經不在了。麥當勞、肯德基陪過許多像我這樣的人走過童年、少年、青年乃至於中年,甚至我還曾經把肯德基這樣的速食,當成「家鄉味」的某一種。

吃麥當勞、肯德基,那時候的感覺就好像現在去吃高級餐廳一樣高級,甚至比高級餐廳還高級,畢竟我6歲就吃過牛排,但要12歲才開始吃麥當勞、肯德基。漸漸地,麥當勞、肯德基價格越來越低,原本還算奢侈的速食餐廳,漸漸成為平價餐廳,可以天天吃得起,速食餐廳開始走入我們的生活,成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約人、看書、殺時間,全都在速食餐廳解決。

讀大學的時候,看了許多媒體報導,幾乎把「在麥當勞打工」神化,我那時候心想,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才,才有機會進麥當勞打工、炸薯條。最近麥當勞慶祝來台25周年,出了一本《第一份工作就上癮》,看完之後十分佩服,畢竟麥當勞這麼大規模的企業,要讓薯條的味道在全世界都十分類似,要保持相同的衛生標準,都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再加上許多員工都非常年輕,要如何培養、訓練、激勵這些年輕的工作伙伴,讓他們在工作中建立自信、滿足自我,也不簡單。從管理的層面來看,這個產業的贏家,都是十分值得令人尊敬的企業。

也因為這樣,所以剛到歐洲讀書的時候,一時無法體會為什麼在台灣這麼「高級」的洋餐廳,常成為低下階層、遊民、社會邊緣人聚集的場所。麥當勞在歐洲展店很多,但客層很明顯,就是比較弱勢的那一群,就連員工也一樣,有色人種比例很高,聽說待遇並不理想。肯德基那時候在德國沒有幾家,當時幾乎都是非裔美軍去消費。

這幾年開始研究現代台灣人飲食習慣與肥胖之間的問題,當然也要花時間去了解速食店。台灣人這二十多年來,在速食店及美國政府的強力推銷下,飲食相當美國化(並非「西」化),吃得很油(因為美國玉米田產生了美國人消耗不完的熱量)、吃很多牛肉(玉米太多了拿去餵牛)、吃很少菜、吃很多薯條、吃很多精緻麵粉產品、喝很多加工乳製品、吃很多人工組合肉塊、吃很多炸雞、喝很多含糖碳酸飲料。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麥當勞,麥當勞的餐飲,按照早期農業的角度來看,都很「補」,熱量很高,吃多了容易發胖。

但麥當勞真的是「吃多」才不好嗎?之前看麥胖報告,好像只是「多吃」才有事情,畢竟麥當勞也提醒消費者要「均衡」飲食。不過最近看了《速食的恐怖真相》(Chew on this)《到底要吃什麼》(The Omnivore’s Dilemma)之後,才發現速食背後的故事,不是只有熱量而以。

很多人都知道要克制吃速食,但通常受不了誘惑。最近把「速食的恐怖真相」傳給幾位同事看,當事人都說以後會將速食消費降到最低。我自己現在也幾乎不吃速食了,降價都吸引不了我。

《速食的恐怖真相》及《第一份工作就上癮》都是相當好的書,建議先看《速食的恐怖真相》,然後再閱讀《第一份工作就上癮》,對於這個產業就會有更深入的了解,也會讓自己多多思考自己、社會、環境與飲食間的關係。

去肯德基 KFC 學服務業管理

公司樓下有一家肯德基 KFC,別擔心,我們大樓衛生不錯,比紐約好太多了,不會有老鼠繞境這種事情發生。這家肯德基因為是大樓內搭電梯唯一可以到達的餐飲業者,所以天氣冷、颱風天生意都非常好。

今天春暖日和、又沒颱風,理當是不會下去的。不過我昨天在廣告上看到「德國香腸捲」,既然又是德國、又是香腸的,大概算是制約吧,兩眼一閃,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拖到肯德基。

台灣有很多「歐洲美食專家」根本沒有去過歐洲幾天,顯然歐洲美食很容易了解,人人皆可自稱專家。我在德國吃了上千根香腸,不敢說自己是專家,但小小經驗總是有的。

德國香腸捲是肯德基要跨出「禽類高熱量速食業者」的重要一環,香腸耶,老實說無法再跟肯德基爺爺有什麼聯想了。肯德基爺爺與香腸?嗯,大概沒有關係吧。肯德基爺爺的香腸?喂!

德國香腸捲就是一張皮包著一根腸,裡面放了非常Juicy,但沒有像德國那麼酸的酸白菜(Sauerkraut是也),在台灣的接受度應該不低。芥末醬就有點略多而且偏甜,顯然也是為了迎合台灣人嗜甜的口味。麵皮呢?老實說實在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大家應該都吃過了,就是那種軟軟無力的模樣。

接下來就是香腸了。老實說還挺好吃的,肉汁多但不膩,而且皮脆肉有勁,肯德基果然是肉品業者出身,這部分不算太差。

啊,對了,差點就要離題了。服務業管理是吧?!

肯德基與麥當勞最近都開始大量使用「二度就業」的婦女。小弟是平等雇用的支持者,所以管你是幾度就業什麼性別幾歲我都無所謂,麥當勞的二度就業媽媽常常比那些弟弟妹妹還更有活力,喊得更大聲。不過在肯德基就有些落差了。去肯德基買過幾次,這些較我年長幾歲的婦女態度明顯要比麥當勞差很多,禮貌也不好,感覺我去買東西好像是會賒帳一樣,而衛生習慣也值得再調整,今天中午就看到餐盤上面放了錢,然後這些媽媽就直接把面紙堆在錢上。我不知道這個業界的教育訓練準則有沒有包含這一塊,但最好是這兩樣東西可以放在一起。

就因為這樣,我今天看到有一櫃是二度就業媽媽立刻跳過,排在一位比較年輕,看起來是副理或襄理的年輕人後面。當然我要承認我今天運氣可能原本就不好,或者根本農民曆上就寫今天不適合買新產品,所以等了相當久。我前面其實才兩組客人,但其中一組是大量訂購者,大概買了十人份吧。

別人買什麼我沒意見,但我想服務員應該知道這一組大約會花他10分鐘時間,然後提早請排在後面的客人換去排其他櫃臺,這時候即便是二度就業媽媽的也會快一點。或者請同事火力支援,加快自己的速度,或是我在其他業者看過的作法,是請超大量這一組稍等一點點,往旁邊站一下,然後處理後面排隊者的訂單。

不過呢,小弟今天注定是要去肯德基學習的,我一邊等,一邊看著排我後面的人逐漸離開,一邊思考如果我是服務員我要怎麼做?我是店經理我要怎麼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如果是區督導又要如何coach店經理。就這樣,邊等邊想,然後看著原本排在我後面的人已經開始大快朵頤了我還在等,等到我終於排到的時候也沒有半聲道歉,我就知道肯德基今天是要讓我學習的,買一條香腸捲可以讓我有那麼多學習的機會,非常感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