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蘇富比偽畫大師

蘇富比偽畫大師 Beltracchi 如何用故事賺取數十億台幣

Wolfgang Beltracchi

因為今天下午有事,所以挑了一個早上11點整準時開演的電影,看到這個檔期其他的電影都不順眼,所以就選擇了「蘇富比偽畫大師」(Beltracchi – Die Kunst der Fälschung)。在主角開始講德文之前,我都以為這部片是要講 John Myatt 的故事,沒想到這個行業江山代有才人出,Wolfgang Beltracchi 看起來還更厲害,透過故事來包裝他的偽造畫,就賺入幾十億台幣。

天才 Beltracchi

Beltracchi 跟 John Myatt 其實很類似。首先,他們都是非常好的藝術鑑賞天才,對於風格這件事情非常敏銳。其次,他們還是複製風格的天才,可以自由穿梭於不同風格當中,並且透過藝術家的風格創造出「自己的作品」。

其實這些技能都沒有什麼不好的,自古以來誰學藝不是從臨摹開始?我小時候臨摹顏真卿不知道多少萬字,但我都沒有違法,一來我沒有署名顏真卿,二來就算署名了也沒有人相信 Orz。Beltracchi 在電影當中說,在還沒有把被模仿者的名字簽上去之前,他的風格模仿畫其實不違法。

當然,按照畫家的風格創作並不是一個太難的技能,這點在國畫上就很清楚了。故宮的展品當中,很多名稱都會寫上「李思訓」、「沈周」的。有些還直接被看穿,可能就會寫「宋人仿李思訓作」什麼的。但是呢,經過千百年後,這些摹本或者仿本也乖乖進了故宮,畢竟有總比沒有好,非常多畫家都沒有太多真跡被留下來,後人看到的都是仿冒或者摹本。

Beltracchi 因為個人的天分與經歷,還有對於藝術市場的了解,所以能夠透過一個巨大的「故事」(或你要說騙局也可以)來賣出自己的偽畫,最終賺取比上市公司老闆還多的金錢,並因此蓋豪宅莊園,最後乃至與太太都入獄。

蘇富比偽畫大師成功的祕密

Beltracchi 早年曾經經營過畫廊,也會修復畫作,但修復時常被建議要加油添醋,後來索性自己重新創作更快。在經營畫廊的期間他培養了對於風格的鑑賞力、對於作品與作者的知識,所以他後來「善用」這些知識。

從電影中可以看到,Beltracchi 的「成功」幾點因素:

  • 了解現代藝術市場的生態,這個市場「寧可信其有」,只要可以說得過去,就有人願意相信一幅從來沒有交易記錄的畫作。只要有一幅新的畫進入市場,這個產業就有很多人可以賺到錢(請參考「寂寞拍賣師」)。Beltracchi 自己承認讓300幅偽畫流入市場,但他認為即便他創作2000幅,應該還是全部可以賣掉。
  • 創造2位虛假的收藏者,讓市場相信這些畫作其實一直都在那裡,只是很早期就被收藏了,因此以前沒有記錄。
  • 很多藝術家傳世的作品會有缺口,可能哪幾年作品比較少,所以只要將作品標示在這些時間內,通常可信度很高。其次,也有些作品只有被文字報導,但現在不知道哪裡去了,這種也很適合模仿。

透過這一整套「重新撰寫藝術史」的方式,Beltracchi 比其他偽畫家可以更順利地賣出畫作,價格更高,也更頻繁。估計他透過這種方式的獲利可能超過20億台幣,我猜當中只有很少部分歸功模仿的功力,更多是因為他真的很會說故事。台灣不知道有多少上市公司老闆,即便透過虧空都不一定能賺到這樣的錢。

蘇富比偽畫大師今年獲得德國電影獎的最佳紀錄片,非常值得推薦。我猜一來是因為 Beltracchi 真的打算洗手不幹,二來導演 Arne Birkenstock 恰巧又是辯護律師的兒子,所以 Beltracchi 非常配合拍攝,你很難看到其他犯罪者的紀錄片,能夠拍得這麼細緻又好看的。

由於他是當代最成功的偽造畫家,所以紀錄片不只有蘇富比偽畫大師而已。以下是德國WDR電視台的電視紀錄片,片名是「藝術如何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