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管理

商業倫理也能當成專長寫在履歷表嗎?或企業治理?

前一陣子看到一則新聞,加上在公司內經常看到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不得不開始思考:「(商業)倫理是不是上班族可以寫在履歷表的專長?」

那則新聞是這樣的:某間本土餐飲公司的員工因為觸犯「不得接受廠商100元餽贈」的所謂「龜毛條款」(Standards of Business Conduct)規定,婚禮時收了廠商遠高於一般禮俗往來的紅包,然後被請走路。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拿來建立 Legend 的故事,不過我看了之後深深覺得,特別在這麼困難的商業時代,倫理是好生意,可以增加公司獲利,也是一個員工保身的專長。如果你有「商業倫理」這個專長,不論公司有沒有規範,你都不會邀請廠商來參加自己的婚禮。如果有一天公司安隆化了,有這樣專長的人也知道什麼時候該離開,或者避免「髒東西」(特別是「髒同事」)沾上自己,免得最後病死獄中或在車內飲彈。

這兩年因為管理上的需要,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新聞、媒體業的 Code of Ethics紐約時報的那份很細緻,而且純粹是從倫理的角度出發的,原因跟後果都寫得很清楚,特別是細微的利益迴避、利益衝突,都有詳盡的規範跟解釋,實在值得反覆推荐。

所謂「一理通、萬理通」,畢竟倫理的出發點都很類似,所以新聞倫理跟利益迴避這套讀透了之後,再看其他領域的(IEEE也有Code of Ethics哩),特別是跟商業經營有關的倫理規範,就不會覺得「龜毛」,而且深知這套東西不論對員工、管理者而言,都是一套善良的工具,可以避免出很大的錯誤。假如商業的森林裡面也有兩條路,倫理這條路雖然比較迂迴繞路,但路上確定沒有炸彈,一路時速開120,通常也比看似直行但有炸彈的那條路提早到終點。

就拿王品很有名的「龜毛條款」來說,裡面許多倫理層面的規範,都是針對「中國人(台灣人)」特有習慣、人格與風俗而訂定的,雖因缺乏前因後果的說明而顯得有點強硬(thou shalt not…),但我想餐飲界因為員工的教育水準上下波動比較大一點,為了顧及比較不喜歡讀文字的同事,寫短一點也是可以諒解的。有了這一套條款,其實大多時間並不是真正拿來規範同仁,而是協助同仁避開可能的內、外部風險,也大大降低外界在很多層面質疑該公司的空間。員工不需要花很多時間自己思考、判斷倫理,遇到問題可以直接把「公司說不可以」搬出來。我十分相信王品單單靠這樣簡單(又龜毛)的條款,獲利率就可以大幅超越其他不那麼龜毛的連鎖餐飲業者。

說到「倫理當成專長」這件事,我現在就很有信心了,王品那套東西,扣掉了餐飲行業特殊規範(我不會吃檳榔~~)跟老闆管理原則之外,跟倫理有關的部分,我閉著眼睛也能夠寫出八成(而且自己可以遵守),當然我的彈性會比王品大一點點,畢竟 100 元有點太嚴格了,做生意不能完全不管人情世故,現在物價繼續漲下去,很快廠商招待你喝杯茶(包種的)就要超過 100 元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餐飲業的關係,王品龜毛的規範竟然沒有「不勸酒」,不過小弟參加的扶輪社分區是有這一則的。

有時候在公司內看到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我現在也能夠第一眼就發現裡面有些東西不那麼合乎「倫理」,甚至是有違法的風險,我管得到的就當場下手,管不到的就只好避開。如果某些人特別容易跨越某條線,假如你無法開除他,就只好避而遠之,趨吉避凶是也。

請參考:商業倫理簡易檢測表 Business Conduct Checking list

去肯德基 KFC 學服務業管理

公司樓下有一家肯德基 KFC,別擔心,我們大樓衛生不錯,比紐約好太多了,不會有老鼠繞境這種事情發生。這家肯德基因為是大樓內搭電梯唯一可以到達的餐飲業者,所以天氣冷、颱風天生意都非常好。

今天春暖日和、又沒颱風,理當是不會下去的。不過我昨天在廣告上看到「德國香腸捲」,既然又是德國、又是香腸的,大概算是制約吧,兩眼一閃,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拖到肯德基。

台灣有很多「歐洲美食專家」根本沒有去過歐洲幾天,顯然歐洲美食很容易了解,人人皆可自稱專家。我在德國吃了上千根香腸,不敢說自己是專家,但小小經驗總是有的。

德國香腸捲是肯德基要跨出「禽類高熱量速食業者」的重要一環,香腸耶,老實說無法再跟肯德基爺爺有什麼聯想了。肯德基爺爺與香腸?嗯,大概沒有關係吧。肯德基爺爺的香腸?喂!

德國香腸捲就是一張皮包著一根腸,裡面放了非常Juicy,但沒有像德國那麼酸的酸白菜(Sauerkraut是也),在台灣的接受度應該不低。芥末醬就有點略多而且偏甜,顯然也是為了迎合台灣人嗜甜的口味。麵皮呢?老實說實在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大家應該都吃過了,就是那種軟軟無力的模樣。

接下來就是香腸了。老實說還挺好吃的,肉汁多但不膩,而且皮脆肉有勁,肯德基果然是肉品業者出身,這部分不算太差。

啊,對了,差點就要離題了。服務業管理是吧?!

肯德基與麥當勞最近都開始大量使用「二度就業」的婦女。小弟是平等雇用的支持者,所以管你是幾度就業什麼性別幾歲我都無所謂,麥當勞的二度就業媽媽常常比那些弟弟妹妹還更有活力,喊得更大聲。不過在肯德基就有些落差了。去肯德基買過幾次,這些較我年長幾歲的婦女態度明顯要比麥當勞差很多,禮貌也不好,感覺我去買東西好像是會賒帳一樣,而衛生習慣也值得再調整,今天中午就看到餐盤上面放了錢,然後這些媽媽就直接把面紙堆在錢上。我不知道這個業界的教育訓練準則有沒有包含這一塊,但最好是這兩樣東西可以放在一起。

就因為這樣,我今天看到有一櫃是二度就業媽媽立刻跳過,排在一位比較年輕,看起來是副理或襄理的年輕人後面。當然我要承認我今天運氣可能原本就不好,或者根本農民曆上就寫今天不適合買新產品,所以等了相當久。我前面其實才兩組客人,但其中一組是大量訂購者,大概買了十人份吧。

別人買什麼我沒意見,但我想服務員應該知道這一組大約會花他10分鐘時間,然後提早請排在後面的客人換去排其他櫃臺,這時候即便是二度就業媽媽的也會快一點。或者請同事火力支援,加快自己的速度,或是我在其他業者看過的作法,是請超大量這一組稍等一點點,往旁邊站一下,然後處理後面排隊者的訂單。

不過呢,小弟今天注定是要去肯德基學習的,我一邊等,一邊看著排我後面的人逐漸離開,一邊思考如果我是服務員我要怎麼做?我是店經理我要怎麼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如果是區督導又要如何coach店經理。就這樣,邊等邊想,然後看著原本排在我後面的人已經開始大快朵頤了我還在等,等到我終於排到的時候也沒有半聲道歉,我就知道肯德基今天是要讓我學習的,買一條香腸捲可以讓我有那麼多學習的機會,非常感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