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版面設計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網格與排版

來上海學新聞圖表已經第三天了。雖然同樣的題目之前在重慶也上過,但時間短,而且師資畢竟不同,所以這次還是有許多新的收獲。話說這兩趟下來就花了整整9天學新聞圖表,感觸真的很深。在台灣的傳播圈除了學校、特定公會或者美國在台協會偶爾安排國際大師來「演講」之外,真的很少聽過什麼長期培訓或者工作坊的。

今天主要的內容都在網格與排版,這也是我比較弱的一環,畢竟我不是專職美術編輯,圖表內的元素雖然都很熟,但全部排起來的機會不多。台灣最近崇尚北歐設計風格,Richard Frank恰巧就是北歐報紙設計的大師,一開始先介紹一下瑞典報紙從大報尺寸(如蘋果)轉到小報尺寸(爽報這種)的發展過程,然後再說明從大報轉小報後,版面編排如何從大報(broadsheet)的邏輯慢慢發展出tabloid自己的網格(Grid)。話說國外的報紙漸漸從broadsheet轉到tabloid,除了省紙張的考量外,版面好編排控制,也是其中因素之一。大報的版面真的很難排,台灣的報紙排起來尤其混亂!

被Richard Frank服務或者顧問過的報紙,後來都發展出一套很細膩複雜的網格系統(台灣叫做「格律」),他說明了不同的網格系統的適用範圍,還有遇到主稿、配稿、邊欄、專題、照片、圖表、廣告等等不同性質或層次的內容時,應該怎麼樣落版會比較好看、有效率。當然,這一套網格的邏輯對報紙與雜誌(或甚至各位的簡報檔)都是一體適用的。

他的整套網格系統看似非常複雜,而且規範非常嚴格,但其實這也是因應平面媒體從業人數越來越少的一種作業流程,與草圖一樣,Richard Frank的網格也是一種溝通用的工具,據說可以減少台灣編輯台常見的「你把照片放那麼大害我的稿子被砍一半」這種白痴等級的衝突。

第二節課換成 Juan Velasco 介紹圖表動線。不知道,這部分也是之前在重慶已經學過的東西,當然,這次換成用紐約時報及國家地理雜誌的角度來講,也是另外一個層次的體會。

圖表動線的邏輯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安排視覺元素的方式也差不多,這裡就不詳述,原則上就是要遵循動線的原則來安排視覺元素,注意層級。Juan與Richard今天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圖表與網格的關係,顯然這點非常重要。

Juan Velasco服務的媒體都習慣在圖表上放置較少的文字,這樣會讓視覺更突出。此外,他老兄因為都是在超級有制度、完整的媒體工作,圖表都是獨立單位,所以圖上的文字都是圖表中心自己寫,然後有自己的文稿編輯幫忙處理,不需要勞動記者或者文編。

今天的實務課比較少,而且是我自己也在教的Excel,就沒啥好說的,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國家地理雜誌藝術總監教你用Excel」。

下午開始實作,然後草圖評圖,原本實作是要大家自己找題目,老實說我的筆電中就有大量台灣的統計資料,這都是要寫圖表書用的,想說從中可以找到一些題目。但後來其他同學一直希望老師給題目,最後題目範圍被限縮在浦東發展、黃埔江旅遊以及中國第六次人口普查。說實在我教簡報教習慣了,又經常參加比賽,就養成了一個很差(或者很好)的習慣,就是揣摩讀者的意圖與胃口。畢竟出題的是洋人,來到這裡,就是要看中國與上海風格的東西,所以草圖還算順利過關。

請參考: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之草圖規劃

來上海上了第二天新聞圖表課,晚上出門閒晃時,才驚覺今天是星期天!(昨天上新聞圖表課的整理在此)

世界上所有技藝發展純熟後,基本功都差不多。今天的課其實跟上一次去重慶上新聞圖表一樣,還是強調新聞圖表發展初期的草圖。但由於Richard Frank已經是總編輯,而且是一個可以用「圖表引導編輯」的總編輯,所以草圖對他的意義就更大了。因為他的報紙每天都是用「草圖」規劃版面、落版,所以草圖或許是最重要的工具,繪製圖表或規劃版面之前先畫好草圖,記者、攝影與編輯才知道接下來版面上要什麼。Richard Frank認為版面、圖表、文字、照片及「網路互動功能」在媒體都是同等重要的元素,而且最好彼此的資訊不要重複。唯有透過草圖上的討論,才能夠避免重複元素一再出現在版面上。

因為Richard Frank是圖表編輯出身的,所以他所有的新聞資歷,都是透過新聞圖表的角度來累積,其實相當有趣。圖表編輯其實有很大部分的工作是在收集資料與研究,所以他舉了很多及早準備資料的實例與好處,而且透過這樣的過程,他也經常可以有讓其他媒體跳腳的獨家新聞,並且經常可以挖掘到其他媒體不可能察覺到的角度。加上圖表引導的版面經常是預做的,所以遇到可預期的重大新聞事件時,編輯台的壓力沒有那麼大。

今天第二部分的課還是由Juan Velasco來擔當,但因為他講的部份集中在財經圖表,這方面我也已經很熟了,所以新的收獲不大。不過他用的教材彷彿是某偉大媒體內部的財經圖表規範,這個媒體的規範對於柱狀圖與線性圖的分別跟我以前學的不一樣,也給大家參考。該媒體的規範將「每時間區段會歸零」的數據繪製成柱狀圖,而不會自動歸零的才用折線圖。

下午的練習也很有趣,他們挑了三個圖表讓我們來改圖。第一個是得獎作品,主要是讓我們練習改圖表形式,第二個是國家地理雜誌的內容,重點是重新規劃版面,第三個是小題目,主要是練習流程圖。

評圖時就依照Richard Frank在他們瑞典編輯台的實際作法,全部草圖都繪製在黑板上(當然在瑞典是在白板上,但意義一樣),然後兩位大師再一一提供意見。

我的第一個作業改圖如下:

在上海參加財經新聞圖表研習的改圖練習

這次課程來的同學剛剛好只有原訂的一半,真是好險,因為三個作業評完,就已經超過放學時間一小時啦!還好這次是精緻小班,不然練習一定做不完!

題外話:剛剛在電視上看到Q版三國的三小強卡通,很有趣啊 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