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go

好人體驗經紀人

這個世界上,據說只有少部分的人天生是壞人,其他大部分的人都「人性本善」。這些好人只要有機會、有能力,大多願意付出自己的資源,來換取更好的世界。

前幾天被政大NPO-EMBA辦公室邀請,去參與「公益要熱血,勸募要創意:迎向公益勸募新浪潮」座談會。原本我以為只是在台上跟其他與談人(後來找到李取中)隨便閒聊而已,但後來告知我要「準備」30分鐘的開場。我一時也沒有完全意會到主辦單位希望我把全部的時間拿來介紹「Yahoo!奇摩公益」,而且這個小頻道也說不了30分鐘,所以我就稍微回到活動的主題,就往公益、勸募、熱血、創意這個方向跑去了。當天30分鐘開場結束後,可以感覺到我「製造衝突」了,現在稍微有時間,把這個「衝突」寫出來。

我雖然在NPO的全職工作經驗只有一年,而且那還是企業型的基金會。但「參與」公益活動的經驗就很豐富了,有當過「一日志工」,也有長期的志工,現在還在公司內負責規劃企業志工與公益假期,又弄了一個Yahoo!奇摩公益,還參與過兩本關於台灣NPO及NGO的書籍撰寫工作,只是大部分的經驗,都在NPO之外,是志工、是客戶、是消費者、是捐款者、是倡議者,也在企業內從事相關工作。

綜合我多年的經驗,還有我從「教科書」上看到國外NPO的表現(與一點點在德國當志工的經驗),我覺得台灣的NPO可以花多一點在資源提供者與參與者身上。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台灣的NPO服務案主已經非常專業,但公益這件事的利害關係人與案主不只有NPO與案主而已,在NPO之外的參與者還有很多很多。

這些參與者的動機可能都非常不同,而且你也不能忽略他們的動機或者試圖大幅改變他們的動機。這些動機在個人身上都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而背後還有更龐大的家庭、文化、社會、宗教與哲學脈絡,我們只能尊重不同個體的需求與動機,然後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動機,替NPO與社會增加資源。更重要的是,這些動機很多又跟西方教科書不同,例如「陰德」,老外怎麼知道什麼是「陰德」呢?基督教文明根本沒有陰德這種東西,但偏偏台灣人因為陰德而從事善行的人數量是如此龐大。這不是隨便套一句「普世價值」就能夠解決的,就像孝順父母跟奉養父母一樣,可不是在所有文明或地區都是常理或常態。

為了滿足這些不同的行善動機,並且爭取更多的資源,NPO必須在服務案主之外,認真去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參與者的需求與動機,我們只能假設,當這些參與者,特別是資源提供者的動機被滿足之後,他們會更有意願提供更多的資源出來。

所以我的建議是,NPO/NGO可以開始思考,如何成為一個「好人體驗經紀人」。

好人,就是這些願意將自己資源提供出來的人。但大家也知道,好人難當,某位藝人最近的體會應該特別深刻。台灣願意當「好人」的人總有個一、兩千萬,這些人都是NPO的「客戶」,需要被滿足。

體驗,是一種綜合的感覺,遠遠超過「捐款」、「從事志願服務」這種層級,而是一種全方位的經驗、體會、領悟等等。同樣捐錢或者當志工,相信我,有些NPO就是能夠讓捐款者後悔、志工生氣,這種NPO我看過不少,但也有些NPO有能力讓參與者可以獲得相當難忘且美好的經驗與體驗。這跟投入的資源大小無關,但卻會影響未來再次投入的意願。

一個好的「好人體驗經紀人」,可以讓捐款者、志工等等的付出與投入,轉化成一個可以終身回憶的體驗。我投影片中用了一個字:「爽」,雖然有點粗俗,不過我想這件事情還是很重要的。如果一日志工可以開心,或者,「爽」,他或許就會更長期投入。如果小額捐款者可以有「爽」的體驗,那他可能就會轉換成長期捐款者或者 Major Donor。企業如果在小的合作中覺得「爽」,那麼未來成為大型專案贊助者的機會就會提高。

爽的體驗不太可能憑空而來,需要NPO投入資源,但從長期的效應來看,我覺得NPO花時間讓自己成為「好人體驗經紀人」這件事,對NPO工作者而言,終究也會是一個很好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