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ovie

漢娜鄂蘭:真理無懼心得若干

去德國留學前,同樣在德國讀書的同鄉姐姐跟我說:「去德國要好好體驗、生活」,當然我現在才聽懂她的意思是「你這麼笨在德國拿不到學位的」,但我當時確實很認真去體會德國生活。而且一直到現在沒有斷,每個月總還是聽幾個小時的德文新聞、看幾篇德文報導。有關德國的電影,有緣就盡量看。

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

德國在二戰之後,關於「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面對過去)議題的作品一直不斷。我覺得《漢娜鄂蘭:真理無懼》(Hannah Arendt)大體上不脫這個範疇。跟帝國毀滅(Der Untergang)一樣,《漢》片一樣還是要說明這些人其實都是平凡人、普通人,德國會發生這樣的意外,當然奧地人希特勒混蛋,可是其他人就沒有因此免責。

Die Banalität des Bösen

《漢》片傳達一個概念,那就是犯下納粹犯行的絕大部分人,都是自我放棄思考、放棄作為一個人的普通人。其實生為一個隨時要思考的人,是很累的,也不容易合群。所以我們經常會把自己放到群體當中,把思考這項功課放棄,有些人是有意識地遁入「邪教」,因為自我思考實在太累了,更別說電影中一直提到的公民勇氣 Zivilcourage。納粹如此大規模的犯行,絕對不是德國人突然之間都成了極端邪惡的人,而是大部分人都是平凡的惡人,他們不是特別極端的邪惡,而是因為平凡而邪惡。

德國、法國這些曾經被納粹統治過的國家,後來對於「邪教」特別感冒,應該也是這個原因。這種特別容易洗腦,讓人放棄思考的組織,都被認為需要多加管控或禁止。

電影中提到Hannah Arendt因為對於Judenrat(猶太委員會)的批判而飽受攻擊。我想這點換成在亞洲,大概還好。華人的性格很特殊的,日本人到哪裡都會有華人接應,到處幫著日本人欺壓華人,所以如果漢娜鄂蘭同一時期在中國大陸或台灣批評幫日本人欺壓自己人的現象,我們都不會反對的。

Heinrich Himmler

有趣的是,戲中扮演Hans Jonas的Ulrich Noethen,在帝國毀滅中演的是納粹大頭目Heinrich Himmler,猶太人最終方案(Die Endlösung)的提出者,而《漢》片的Adolf Eichmann只是這個方案的忠實執行者。電影我覺得挺好的是,Eichmann的大審判場景,都是剪實際的審判影片,有點紀錄片的手法。

菸害防治法

我猜這部電影台灣的電視應該是不能放的。雖然全片沒有任何血腥,但是從頭到尾都在抽菸。而且是所有地方都能抽菸,在大學教室中也可以抽菸。抽菸場景之多,幾乎不可能減掉,剪完之後全片可能只剩下10分鐘,就只剩下在玻璃箱當中的Eichmann了。

魔球是討論商業智慧的職棒小說╱電影!

魔球是一本談Business Intelligence的書!

最近《魔球》(Moneyball)很紅,電影跟小說都有,我知道我一旦看過電影就不會回頭看小說,所以先買了一本來看看。如果你有看過《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或許看魔球的時候,會有種Déjà vu的感覺,以為是把其中一個篇章變成一本小說。如果你看過魔球再回頭看蘋果橘子經濟學,大概也會有一種延伸閱讀的感覺。這也很像是《目標》這樣的企管小說,只不過魔球的故事並非虛構。

魔球與美和中學棒球隊照片

快速用2天看完之後,有很多共鳴。首先,我是一個非常喜歡將大量data轉換成視覺化資訊的人,我也用同樣的方法在經營網路內容服務,加上我從1997年開始用webtrends到現在,我已經看了10幾年的網路統計數據,所以我(想)看的數據很多,角度也跟很多人(或者所有的人)不一樣。其次,我雖然四肢不勤,但我曾經催生過一個網路運動頻道(就是那個沒錯),所以書中提到的很多東西我都曾經接觸過,例如STATS的數據,臨場感很高。

魔球這本書處理了很多重點,有些我看不懂,有些看得懂但沒有共鳴,就我自己經營媒體的經驗而言,奧克蘭運動家隊(Oakland Athletics)的比利比恩(Billy Beane)證明了知道自己在什麼產業,客戶是誰,賣什麼東西很重要,當然,這也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其次,針對達成目標所需要的知識去找尋可以描述的資訊也很重要。最後,要獲得這樣的Business Intelligence,就要再從資訊回頭去找尋數據。

魔球書中最重要的一個角色,或許不一定是比利比恩,而是現在服務於紅襪隊的比爾詹姆斯。他在自費出版的Baseball Abstract中寫道:「守備數據只有數字的意義,而非語言的意義。令他感興趣的是語言,而非數字;是文字,及其傳達的意義。當這些數字取得語言般的重要性,也就取得權力去做語言能所做的一切。」而這句話實在非常精準描述了從數字到資訊的意義。而他不斷創造的新統計項目或者資訊,其實都是在完備這個語言所需要的語彙。事實上,我的圖表教材中大量充滿了各種文字及語法,多到學員無法相信這是「圖表課」,或許之後我應該在教材中特別放一頁引述比爾詹姆斯的這段話,來提醒大家圖表最後的目的也還是語言與意義,不是圖像,也不是數字。

當目標很清楚時,你就會知道哪種資訊是關連度很低、零相關或甚至負相關的,也知道當你資源相對有限的時候,你必須保留什麼最重要的東西,或者是可以犧牲什麼東西。我自己過去的經驗是,很多傳統媒體看重的價值(可惜我不能寫出來),其實讀者並不會排在第一順位,甚至不會放在心上,而且某一項缺陷,確實可以從另外一項專長補回來。當這種排序清楚之後,取捨就變得很簡單,資源調度、用人配置,全部都變得清爽明朗,好處是績效快速成長,壞處是成長得不像是真的,需要時間事後證明當初的成功原因是策略而非運氣或自然成長。

看到書中一再提到四壞球、上壘率,我馬上就想到在2008年奧運跆拳道金牌賽中的陳詩欣。當陳詩欣第二回合成績大幅領先古巴的對手後,第三回合的策略就變成滿場被對手追著跑,還因此被扣分。畢竟重點是拿奧運金牌,比賽規則只要贏一分也是贏,雖然整個第三回合都很難看,但防守的策略最後還是拿到金牌。

當然,所有策略都是可以被學習的,Billy Beane在運動家隊的策略建立了典範,不代表這套策略永遠不會被學習、改善、創新,任何組織短暫領先之後又再度被超越也是很正常的。運動人隊如此,CNN也是如此,所以不斷創新,才能確保企業長青,唯一不變的,大概就是對產業與消費者的洞察。

時尚惡魔的聖經 The September Issue

想必大家都看過了《穿著Prada的惡魔》。一心想要從事媒體的小秘書,在戲中發現自己真正想要的並不是「光鮮亮麗」的生活,而時尚雜誌的總編輯則變成大魔頭。

這下大魔頭要出來說話了?在《時尚惡魔的聖經》中,Vouge總編輯Anna Wintour把該雜誌製作每年最重要的「九月號」(也就是英文片名 The September Issue)的過程公開出來。

很多影評硬要把《時尚惡魔的聖經》與《穿著Prada的惡魔》放在一起比,不過昨天看完之後,我覺得這是一部「媒體產業」的紀錄片,而非Anna Wintour本人的紀錄片。Anna Wintour,或者大魔頭,再度淪為配角。已經高齡快70的創意總監 Grace Coddington 戲份也不少。

我原本粗人一個,對時尚、時尚產業、時尚媒體都絕緣。但因為曾經短暫管過某個時尚頻道,所以被迫讀了些書,才對這個產業與其龐大的產業鏈有一點點的認識。不過也就那麼一點點。

從我的角度來看,《時尚惡魔的聖經》是一個了解媒體大型專案的大好機會,在片中可以看到Vogue雜誌如何設定議題,而且是全世界時尚圈的大議題,如何控制不同素材、題材之間的平衡,媒體主管如何選擇題材,如何控制品質,但同時,編輯主管還是要考慮銷售及業務。當我看到 Grace Coddington 抱怨她的20年代專題花5萬美金拍的照片被丟掉的時候,我很能體會那種心情,也對於Vogue這種媒體的大成本相當欽佩。更厲害的是,九月號不是八月開始編的,如果九月號是設定來年的時尚風格與議題,那等於是從議題開始的整整一年前就已經在準備了。

我之前從來沒有注意過Vogue九月號這件事。但很巧的是,Vogue法國版最近在Zinio上架了(美國版尚未),所以我訂閱的第一期就是九月號。從封面裡開始,依序是 Louis Vuitton、Prada、Gucci、Kenzo、Chanel、Dolce & Gabbana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目錄頁的第一頁要從64頁開始。前面一百頁,除了目錄幾乎都是廣告。看來也是很嗆。

雖說Vogue在這個產業有呼風喚雨的能力,但背後也是非常嚴謹地透過大量的工作才累積出來的能力,而不是只靠收視率或者訂閱數而已。我看Vogue編輯台幾乎就像服裝公司一樣。

流量與影響力,在媒體這個產業,沒有什麼一定的關係。做了那麼久網路媒體,衝量對我而言並不困難,但在影響力這件事上面,每次要與沒有從事過其他媒體型態的人溝通,有時候這一點就是無法有共識。

有心進入媒體產業的,已經在媒體產業的,對時尚產業有興趣的,都可以去看看。

題外話:最近連看了兩部跟媒體有關的片子,翻譯只要遇到 Editor 這個字,都會翻錯,看了實在頭痛。此待日後再續。

茉莉人生,好看哦

上一次去法國的時候,忘記在哪個博物館,看到「文物流通處」有賣講述伊朗少女成長過程的漫畫。畫風十分成熟鮮明,可是文字量也不小,我的法文程度完全不允許我把書買回家讀,但那質樸近似櫻桃小丸子的小女孩與黑白風格我卻忘不了。

沒想到這麼快電影就到台灣來了。電影原名 Persépolis 與書名相同,都是指古代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我想作者 Marjane Satrapi 應該是要表明自己心中認同的是文化、歷史的波斯,而不一定是政治上的伊朗這個國家。台灣片名以她祖母放置胸罩內的茉莉花來命名,說實在我真的想不透這到底是要討好誰,我只能猜想代理商大概擔心片名中出現伊朗或波斯票房會很悽慘吧。

我不知道叫做「茉莉人生」或不會比「波斯波利斯」或《我在伊朗長大》來得好賣,但今天(星期天)中午我在真善美時整廳幾乎是空的。朋友們、同志們,花錢支持代理商吧,這片子真的很好看!動畫與圖像溝通的技巧一流,故事本身也很豐富有趣。

書本作者同時也是電影編劇 Marjane Satrapi 生長在德黑蘭,後來因為避禍被送去維也納讀中學,後來又「逃」回伊朗讀大學,之後再度回到歐洲。由於生長的過程中剛好遇到伊朗伊斯蘭革命與兩伊戰爭,茉莉人生有一半也是伊朗現代史的介紹。另外一半,則是作者與異文化的衝擊,還有對人生態度的轉變。遙遠的先知只有在夢中出現,但現實的先知卻在自己家中。祖母或多或少代表了「大波斯魂」,永遠跟著作者,不管是在 Wien 或 Paris,子子孫孫永寶用。

伊朗革命的過程中,總覺得跟許多國家的歷程都一樣。一個政權為了某種看似神聖的理想推翻了另一個政權,但執政之後得先花很多精力鞏固自己的權力,雖然身為革命政黨,但上台之後對於反對勢力的恐懼卻又遠勝於前任的執政者。一開始的「初心」是為了將人民自某種狀態、思想解放出來,可是獲得權力之後,卻又把人民放在另一個更嚴格的禁錮當中,彷彿帶來了某些自由,但同時又更強烈地剝奪了某些自由。初心先是變成噁心,再來只剩下灰心,最後讓百姓痛心。我第一次知道這種事情是從《動物農莊》看來的,第二次就是自己生活的體會了,這次從茉莉人生,又看到一次他者的經驗。

人類文明總要從一次一次的失敗與挫折中發芽茁壯,多看看他人的經驗總是好的。更何況這樣的經驗是在這麼好看的動畫中被呈現,一點壓力也沒有。

真愛永恆 The Fountain 觀後感(內有劇情)

The Fountain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佈,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沒想到用資訊圖表也能夠拍MTV

剛剛在XXC’s Blog看到一部完全由Infographics拍成的MTV,主唱是Röyksopp,上網查了下才知道是挪威的團體,而且這隻由法國H5公司繪製的MTV,2002還得過歐洲MTV的最佳影片獎。

圖表的風格很歐洲,而且用了超級多不同種類的圖表,時區圖、氣象圖、3D透視、醫學解剖圖、水循環圖、Pictogram……許多圖表都是經典的類型,但是卻全部拼湊成一個故事,非常值得反覆多看幾次。

我看電影達文西密碼

這次去美國出差,剛好被電影《達文西密碼》的宣傳掃到。畢竟國情不同,宗教也不同,所以達文西密碼對於老美而言,並不是一部普通的電影,加上之前小說已經紅遍半片天了,上映當週美國可謂「達文西密碼週」,一點也不為過,去了幾家書店,都有達文西密碼的平台;翻開報紙,達文西密碼電影的介紹也是滿滿滿;打開電視,記者就直接在梵諦岡聖保羅廣場採訪神父對於電影的看法,Sony Pictures這次不知道耗費多少行銷廣告預算?

在美國沒有時間看(也看不懂),當然要回台灣看中文版。達文西密碼的小說我是看過的,而且是被迫看、不得不看。早在2004年繁體中文版還沒有出版時,就有看過英文版與簡體中文版的朋友爭相推荐,不過後來一直無法抽空。但為了協助翻譯此書,所以才在今年初以很短的時間內看完了Dan Brown的第一本小說《數位密碼》及最賣錢的《達文西密碼》。撇開宗教與歷史不談,我覺得丹布朗這一系列的小說真正的核心是密碼與解密,兩本小說都在無窮無盡地解密,而且一直解到最後幾頁,其他的東西如國家安全局、聖杯等等,反而都只是層包裝密碼的皮而已,只是達文西密碼的那層皮在美國與基督教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可惜的是,電影達文西密碼是要賣錢的,不是學生實驗電影,卡司陣容要堅強、劇情要緊湊、動作要刺激,導演沒有那個時間把小說中所有的密碼慢慢解出來,而且背景說明少得可憐,蘭登教授在羅浮宮解密碼的過程幾乎可以比擬科幻片,靠的是天賦、而非知識,小說中花很多時間著墨的五芒星、達文西、Mona Lisa啦,在電影中幾乎都消失了。

對於沒有看過小說的觀眾而言,fine,達文西密碼不能算難看的電影,導演真的很努力在拍,是一部殺時間的好電影;但如果看過小說再去看,就會覺得少了那種解密的快感,感覺就像看沒有前戲的A片,很多細膩重要的場景全部省略,馬上進入真槍實彈的階段,如果沒有看過小說直接看電影,走出電影院重見天日的那一刻恐怕會問:「這部片跟達文西到底有啥關係啊?

從不可能的任務III到軍火之王

晚上原本想去看「別的」電影,沒想到西門町電影街被《不可能的任務III》「洗版」,幾乎每一家都在演,而且是集中火力地演,報紙的電影時刻表中,不可能的任務那塊特別綿密,只能說,遇到這種超級大片檔期,你想看別的片子,也算是不可能的任務,就像上次演《功夫》一樣,西門町幾乎沒有別片可看。上次我默默抵制了功夫,這次想說反正我前兩集都沒看過,就算是捧場吧,還是乖乖掏錢去看了數位版。

看沒多久,我馬上想到去年的《軍火之王》。

都是基層公務員與軍火商對幹,只不過男主角的立場不同而已,一個是軍火商、一個則是基層公務員。軍火之王的Yuri Orlov就是Mission Impossible III的Owen Davian,湯姆克魯斯飾演的Ethan Hunt不就是軍火之王的Jack Valentine?

Valentine在軍火之王逮到Orlov又怎樣,Orlov馬上就被放出來了。同樣的劇情在M:I:3被放大了,政府不但放人,而且背後牽扯的「國家利益」之大,大到把所有牽扯的國家公務員全宰了也不遺憾,但用到戰鬥機、飛彈與武裝直升機劫囚,這算是創意嗎?若不是因為此片為超級商業動作片,否則這種軍火商若真的被不長眼的檢警逮了,應該是像軍火之王這樣默默地放出來。

原本代表幸運物的「Rabbit’s Foot」,一直是全劇的關鍵。搞到最後,原來這幸運的兔腿就是小布希所謂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當Musgrave嚴正告訴Ethan兔腿真正的目的是要讓中東國家建立民主制度時(國家利益至上),我不禁狂笑起來,拿這來諷刺小布希政府也未免太直接了點,可惜電影院此時一片鴉雀無聲,實在不知道這一段到底是不是刻意安排的笑點。

另外一點讓我很擔心的,就是Julia最後狂搥Ethan胸部這一段。美國心臟學會2005年版CPR已經改成30:2,即30下按壓(減少中斷)配合2次口對口人工呼吸,Julia身在美國用的是舊版15:2不說(壓額抬下巴也不確實),最後發現15:2的CPR沒用了(可見,AHA並沒有置入行銷),竟然瘋狂搥擊胸部(顯示該醫院BLS訓練還不夠徹底),結果這樣人就活了。希望以後教CPR的時候,沒有學員問我這樣的問題,否則我只能說:「你去搥Tom Cruise看看~~」

《安隆風暴》觀後感

今天晚上偷偷溜去政大EMBA的《安隆風暴》(英文原名 Enron: The Smartest Guys in the Room)包場。畢竟我人不在美國,所以即便當初看了許許多多關於Enron的報導,也知道原先5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安達信因此而關門,但對於安隆的前因後果盤根錯節並不太清楚,既然有免費電影看,怎能放棄?

我一開始還搞不清楚安隆風暴是戲劇還是紀錄片,後來才知道是很像Discovery那種的報導紀錄片,從頭到尾都是新聞片段與訪談,這種片千萬要上電影院看,真的,我自己家裡也買了很多紀錄片,在家中就是很難專心看完。

安隆做假帳、五鬼搬運、空頭公司、銀行超貸、會計掏空、內線交易、財務長污錢、買通分析師、政商勾結、操弄媒體,這些在台灣都很常見,我想每個有大腦、稍微對台灣政治、社會、商業運作有點了解的人,看到不同片段時都會自動找出幾個台灣可以對應的案例,所以這些東西不用老美來教我們,安隆案跟台灣相較並不複雜,只是金額龐大而已,也難怪奧斯卡只有提名沒有得獎,下次導演來亞洲走一趟,台灣、韓國、中國大陸的公司隨便挑幾家拍一拍,絕對可以每年獲獎!

安隆風暴改編自電影原文片名的同名書《The Smartest Guys in the Room》,兩位作者Peter Elkind與Bethany McLean也多次在片中引導、說明來龍去脈。因為以前也過幾年記者,所以我對Fortune記者Bethany McLean在整起事件中的表現特別注意。美國新聞界被安隆自吹自擂的數據與公關就這樣騙了好幾年,直到Bethany McLean於2001年3月在財星雜誌上的一篇〈Is Enron Overpriced〉,才逐漸讓美國社會注意到安隆可能有問題,當時安隆執行長Jeff Skilling還以媒體競爭來解釋為啥McLean報憂不報喜,沒想到公司過沒多久就再見了。

財星果然跟台灣許多主流的商業、成功系列雜誌完全不同,難怪人家Fortune 500名單這麼有公信力。台灣有些商業雜誌也會報導公司的弊案或個人的醜聞,但絕對是在其他媒體都已經報導或被起訴之後;在沒有出事之前,再爛的公司也會把你吹捧上天。

片中那位體態較為豐滿的副總裁Sherron Watkins,因為勇於揭發自己公司的不法,所以還被Time雜誌選為2002年的年度人物,當成吹哨者(whistleblower )的典範,這在台灣,嗯,或許活不到紀錄片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