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型社會

台灣百元理髮停、看、聽外加三思而後行

我身為社會中低階層,而且自己一直認為自己所處的產業是純然 Commodity,所以對於各種 M 型社會左端、或者金字塔底端的商品特別有興趣,也經常親身嘗試,例如百元(千円)理髮,看看這種破壞傳統價格的創新產業流程,到底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第一次嘗試百元剪髮其實是在發源地,也就是日本的 QB House 千円理髮。當時我真的是跟日本人的承諾(職人魂)來對賭,因為快要到集合回台灣的時間了,我在東京火車站算準約定的時間,果然剪完頭髮我還來得及搭遊覽車回台灣,一點時間也沒耽誤,我對於整個流程與品質都相當滿意,也十分驚嘆日本人對於服務業流程的創新能力。

IMG_4651

前幾天再去東京,發現QB House依舊,但競爭者也出現了,同時改變了產業結構,畢竟對於只要稍微剪頭髮,不需要 Seto 的人而言,千円可以完成的事情,何必多花錢?既然產業的標準被打到千円後,新的競爭者就要思考怎麼在這樣的基礎下來加值了。我在龜有商店街散步的時候,就發現了比QB House稍微加值一點點,把平價加上一點點奢華的 1300 円理髮 hair cut salon,價格只多一點,但看起來不那麼機械味,店內看起來很溫馨,我感覺QB House的服務人員比較有「工讀生」的質感,但hair cut salon則比較像是「設計師」,既然是設計師,當然也可以指名。上網看一下,這個集團還有1500円的髮廊連鎖 Hair cut salon Ciao

比QB有質感但只貴300日幣的理髮店

台灣人向來以學習皮毛為強項,老實說 QB House 的重要關鍵並不多,我拿50萬就可以從店面、流程到教育訓練完完整整 Copy 一家店了,但台灣這麼多仿冒店,就沒有一家學得像,流程不對、連最基本剪頭髮的水準也沒有。

第一次嘗試台灣百元理髮是在南投的大賣場裡面,因為是上班日的中午,我等演講開始的空檔,完全沒有人等,我抱著促進地方經濟繁榮的心理去剪頭髮,現在想想實在勇氣十足。南投這家業者的名字我記不得了,理髮技術就百元而言還可以,至於流程、設備與日本相差很多就不用多計較了。

第二次嘗試台灣百元理髮就是昨天了。家中附近的大賣場也有百元理髮,但看起來總是要等很久,沒辦法,我住的地方大家都跟我一樣中低收入,百元理髮熱門得很。昨天終於抽出時間,想要嘗試一下,要投幣之前有一位先生拿著他的卡給我,說他不等了,當時我沒有意會到那是一個警訊,就很好心的買下他的剪髮卡。萬華這家大賣場的百元理髮店叫做 F100,裡面三個年輕師傅,剪髮速度並不快,外面也沒有像 QB House 一樣有等待時間的燈號,我等了相當久原本已經排到了,結果還被插隊,外面等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要等多久,師傅也沒有能力在10分鐘內剪完頭髮,而且剪完了之後,看起來很多人都不滿意。

等到我剪的時候,明明溝通的是「平頭」,年輕稚氣的師傅一刀就從我的額頭開了一道高速公路下去,店外所有顧客都笑了。師傅一刀下去發現外面客人全部在笑,我也在笑,嘿,他也笑了,安慰我說:「你應該結婚了吧?結婚了沒有關係!」哦,是這樣嗎?先生啊,你剪的是「五分頭」啊,我這一輩子第一次遇到把「五分頭」當成平頭在剪的師傅,還好我這個月完全沒有演講或教育訓練,不然你怎麼賠我啊?我是來剪頭髮不是來練膽的啊!

更糟糕的是,在我開始剪的同時,有一位中年婦女進來抱怨她昨天沒有剪好,其中一位「工讀生」(?)沒有好氣先跟她說沒有問題,後來要求對方重新付錢才能服務。等客戶到外面等之後,三位小朋友,兩男一女,就開始一直罵客戶(!!!!!),大致上就是「這種客戶不要來比較好」、「百元剪髮你還嫌」、「看誰能把妳頭髮剪好你就去那家剪好了」、「你的頭髮我不會剪」、「我不要剪這種客戶」,邊罵邊替店內其他客人剪髮,而那個被罵的客戶還在外面等,而且店內店外並沒有任何屏障,基本上完全不尊重客戶,而且對自己也沒有任何一點點職業的自尊。各位讀者如果下次要嘗試百元剪髮,請務必先三思。

鬥牛士 B.F.C. 風味牛排與 M 型社會

很多人都說台灣沒有「M型社會」,或者「M型社會」是一個假議題,純粹是不肖學者、商人(或商人型學者?)為了做生意方便而炒作出來的。

就像很多名詞到了台灣社會之後意義會重新調整一樣(例如「宅」或「宅男」),大家也不用太拘泥大前研一到底怎麼詮釋了 M 型社會,媒體一般講 M-shape Society 也沒有那麼嚴肅,簡而言之就是描述一種常態分配曲線兩端成長快速增加,但中間的峰成長減緩甚至減少的狀態或過程。

雖然常態分佈看起來還是一個曲線:

MSociety1

但如果畫成「成長率」,大致上就會出現一個類似 M 的東西。

MSociety2

不需要懷疑這種趨勢,我畫過很多數據,都會出現這種兩端增加、中間減少的情況。

為什麼呢?因為越來越多人消費的時候會將部分預算集中在能力範圍內最好、最貴的東西,剩下不需要最好、最貴的領域,就直接跳至最差、最便宜的選擇,而價錢、品質中庸的商品或服務,就在這個過程中被忽略了。所以 M 型是每個人消費世界的小宇宙,當大家都 M 型消費的時候,整個社會的消費型態也就會漸漸 M 化。

就拿吃牛排來說好了,吃牛排這個需求我是有的,但我只要「吃到牛排」就可以了。但同一時間,我又希望吃得「好一點點」,最好是在室內,不要一陣風來就吃到滿口沙塵。我同一時間就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朝 M 的兩端搜尋。我只能負擔得起200元的牛排,說實在沒有什麼好挑的,在價錢上我只能往 M 的左端選。但在這麼多200元牛排當中,我發現了鬥牛士也有B.F.C.風味牛排,顯然在這個價位帶中又是 M 的右端。所以昨天我就去了萬華家樂福樓上的鬥牛士B.F.C.風味牛排享受一下同時身處 M 兩端的感覺。我知道在大部分讀者的眼中,這可能連 M 的左端都排不上,現在大家都要吃什麼鮮切、低溫熟成的牛排,一個人動輒要兩、三千元,不過這是選擇的問題,你這裡選擇了最右端,一定得在另一個地方選擇最左端。

吃了鬥牛士B.F.C.風味牛排,覺得還算可以,在200元牛排中算相當不錯的了,沙拉、湯、飲料跟甜點都有。除了座位擁擠一點之外,我覺得賣300或400元,大部分台灣人也吃不出差別。為了讓自己感覺不是那麼M左,所以又點了瓶迷你的葡萄酒,結帳時兩個人才5百多,很好很便宜!

我以前對於鬥牛士的印象就是「鬥牛士」,牛排很大塊,價錢,嗯,對我而言很貴,吃一次鬥牛士的感覺就像以前在德國吃 Maredo 一樣。這次發現鬥牛士有了平價牛排,心想老闆應該也看過相關書籍了,或許也開了更貴的牛排館,上網看了一下,果然發現一家看起來不是我這種人吃得起,對我而言已經在下一個 M 的右端的 Toros ,一個 Set 也得要千元左右。

吃完了鬥牛士,下樓看到這裡也開了百元理髮。我在東京剪過一次千元日幣的 QB House,印象不錯,有一次在南投演講前也曾經去家樂福剪過一次,招牌也是藍色系的。昨天看到這家感覺上名字與色系都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家新的競爭者。

我看到台北市內的百元理髮後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M型消費是血淋淋的趨勢,同樣是平頭,如果有百元理髮,那我為啥要花兩百或三百呢?如果你不調整,例如直接往最右邊走,或是成為「左邊的右邊」、「右邊的左邊」,在定位不變的情況下,也不用相信政治人物沒有根據的說法了,把你活生生打死不是別人,就是親愛的台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