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ducation

台灣第一次高中英聽測驗結果成績圖表

Do you speak English?

我們那個年代考大學是不用會說、聽英文的,甚至也不太需要寫,只要會背誦單字、片語及文法,考大學就可以高標了,然後出社會一個字都聽不懂、一句話也不敢說,加上我在留學德國的時候幾乎自廢英文,所以我年紀已經不小了,一直都還在彌補「少小不努力」,每天學一點英文。

為了不讓這種悲劇代代複製,所以政府也還算勇敢,從今年起舉辦高中英語聽力測驗,這個學年度與103學年度先當成大學「甄選入學」審查資料之一,從104學年度,高中英語聽力測驗成績就會變成大學「甄選入學」與「考試入學」之檢定項目,也就是說,考不好有可能有些科系就進不去了。

身為一位「前教育記者」,我覺得這大概是實施九年義務教育、實施九年一貫、大考廣開側門(簡稱多元入學方案)後,台灣升學教育制度比較大的變化。加上今天剛好去台大新聞所幫同學上新聞圖表,圖表魂還沒有消散,所以趁著晚上有精神,把圖畫一畫。

原始數據很單純,其實只有北中南東等等的各種成績分布。我想呈現不同地方的英聽成績會有不同的結果。所以打算將數據直接壓在台灣地圖上。但要壓什麼,我得先測試看看,因為分布在台灣地圖後,數據之間比較遠,沒辦法讓讀者看出細微的差距,所以一定要找看看哪種方法視覺上比較有效,加上這考試是新的,數據我沒有看過,單看數字我也不知道看起來感覺如何,所以只能測試。

我測試了幾種圖型,包含圓餅圖、直方圖與堆疊橫條圖,不怕你笑,每一種圖的每一個數據我都全部畫出來,所以總共先畫了3組共15張小圖。後來發現這套數據用圓餅圖效果最好,但因為我中間要壓字,所以改用環圖。有媒體朋友問我繪圖的工具,其實我的工具大家都有,就是Microsoft Office(版本著實無關)。

其實北中南三地的差距沒有很大,倒是東部、離島比較不一樣。

把數據放上台灣地圖後,結果就是這個樣子。

 

但如果我沒有要放在台灣地圖上,我可能會這樣畫:

測驗結果比較有趣的是,成績在B區間也就是「大致聽懂」的學生在北中南都差不多在46%,所以這是一個基準,比B好(差不多完全聽懂)或比B差(略懂或有聽沒有懂)的,就可以以B為參考線。我最後取B、C之間當成參考線,畫出來的結果可以看得出來好學生北部還是明顯多很多,中南部差不多,東部又比離島好。

你說這個英聽測驗納入大學升學檢定標準後,對北部學生有沒有優勢呢?我沒有答案。但我相信台灣的年輕人因此英文會變得更好。

PBS的圖表歌 I Love Charts 我愛圖表!

美國人重視圖表,可是從小開始啊。美國公共電視 PBS 給兒童的節目 Sid the Science 有一首可愛的「我愛圖表」(I love charts)歌,這,這應該找我來主唱啊!以前常有一種「美國初等教育很弱智」的感覺,但聽聽這首歌,又順便看了一下PBS Kids的網站,不會啊,美國教育還是很先進嘛。

話說學外文最困難的事情就是聽懂兒歌或者跟兒童打屁啦,所以把歌詞找出來了,這歌詞看得我熱淚盈眶啊,一來是因為聽不懂英文,二來是這給小兒的圖表歌,怎麼寫得這麼好啊。特別是這一句:「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沒錯啊,聽過我上圖表課的人也一定聽過這一句,看過這張Slide啊,圖表就是「看得到的資訊」,特別是只能看得到的資訊,一定要畫。不過,就像我們會拿有糖衣的藥物給小朋友一樣,歌曲裡面吧圓餅圖說得太「甜」了,長大之後就知道不是這麼回事!

以後教圖表跟簡報時,我看還要順便教唱這首歌啊。

I Love Charts

I like checking out charts
’cause a chart’s cool.
A chart is a handy dandy scientific tool.
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

A chart makes you visualize.
You get the picture,
so do I.

May I please call your attention
to this weather chart,
I tell you this chart
is a work of art.
I see clouds on Friday,
and rain on Monday,
and good there’s gonna be
sun on Sunday.

I like checking out charts
’cause a chart’s cool.
A chart is a handy dandy scientific tool.
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
A chart makes you visualize.
You get the picture,
so do I.

How many kids like a dog or a cat?
Who wears a hoodie and who wears a hat?
Making a chart of what people eat?
Some charts look like a pie
and you know that’s sweet.

I like checking out charts
’cause a chart’s cool.
A chart is a handy dandy scientific tool.
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
A chart makes you visualize.
You get the picture,
so do I.

爆料新聞採訪 – 一次媒體素養教學的實務記錄

我雖然接受過兩次所謂「媒體素養種子教師」的課程,也設計過教案,但我從來沒有實際拿自己設計的教案來教學。不論是平日在中山女中上課或者去他校演講,大多只是在現有的主題框架下盡量帶到媒體素養的精神。如果單講「媒體素養」,學生是不愛聽的,這次剛好學生自投羅網,三月中二年級學姐想要規畫一次「模擬採訪」的活動,但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就順手拿過來,當成一次具有媒體素養精神的採訪實務體驗課。重點在於傳遞媒體素養,而非採訪技巧,不過還是給了學生一個「記者生死鬥」的聳動名稱,免得被識破 XD 。

中山女中說大不大,但兩個年級的學生要走到科學館爬上五樓,確實會耽誤一些時間,所以實際操作時間只留 40 分鐘,在 40 分鐘內要說明活動內容、情境模擬、各組報告與老師講評,時間短,還好二年級學姐也很多,所以可以有相當多的角色可以安排。

教學活動的背景大致上是這樣的:台灣最近幾年有非常多的性侵害、性騷擾指控新聞,媒體經常只有單方意見,或者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就將被指控者描繪成混世大色魔,當事人輕則丟官失業,重則離婚自殺。我希望學生能夠在這次活動中感受一次這種新聞的產製過程,並且體驗在訊息不充分的情況下,媒體會如何處理這樣的新聞,從而反思未來閱聽類似這種單方控訴新聞時,要不要在第一時間全盤相信,並從中看出媒體可能疏漏之處。在此同時,也順便模擬幾樣媒體常見的採訪途徑,包括記者會現場與現場轉播、在慌亂中找尋其他新聞來源,以及個人人脈對於新聞產製的影響。可惜的是我的企圖有點太大,所以最後無法很完整的將採訪實務的差異說明清楚,還好活動的主要目的並不在此,如果學生以後進入傳播科系,相信老師們還會再詳細說明。

活動一開始先由學姐說明一下,有一名女學生投書媒體表示即將出面控訴男老師性騷擾。(「有畫面」,讚啦,請派攝影!)學生分為六組,一組大約十名學生,一開始要自己推派一位「採訪主任」,然後由採訪主任分派採訪任務。

採訪現場有好幾個:

  1. 投訴記者會現場:由民代(學姐飾)、疑似遭性騷擾學生(學姐飾,依法外表姓名學校都不得公開啊)一同控訴,就在教室內,所以留在教室內的同學都能夠看到(聽到)記者會現場,這是希望重塑編輯室透過SNG了解情況並遙控記者的情形。現場所有記者都能提問,不再現場的可以打電話遙控記者(但學生都沒有這樣做)。
  2. BBS:這是一定要的啦,上網找一找,有找到一些關於被指控教師教學太認真、當學生當很兇的留言。當然這些留言都是寫在黑板上的。
  3. 教師家門口:當然只有傭人(學姐飾)出來啊,傭人沒有接受過發言人訓練,會亂講什麼也說不準。
  4. 學校隨便抓的同學:被隨便抓到的女學生(學姐飾)說好像修過該老師的課,記得老師會看女學生胸部。

以上都是真的有「現場」,要派記者到現場採訪。另外還有一個是校長,但由於校長不在學校,所以學生只能電話採訪,要真的打手機給校長(學姐飾),受到時間影響,不是每一組都能夠真正問到校長。校長是站在老師這一邊的,表示遭指控教師教學認真、嚴格,不會對學生不禮貌。

接下來的全部都是記者或媒體自己的人脈,學生都只能電話採訪,每一組抽籤,籤上有電話:

  • 老師的妻子(學姐飾):一開始拒絕採訪,後來只說沒有這種事情,相信自己的先生。
  • 老師的大學同學 A(學姐飾):表示很久沒有跟老師聯絡了,但相信老師不是這種人,如果學生主動詢問,則提供遭指控老師的電話。
  • 女學生前男友 A(學姐飾):批評女學生玩玩而已,不是認真的女人,相信女學生出來指控的動機不單純。
  • 女學生前男友 B,也是老師的學生(學姐飾):批評女學生私生活糜爛,但相信老師不是這種人。
  • 老師的同事(學姐飾):認為老師教學認真,不過在成績上太嚴格了,也指出遭指控老師很受女學生歡迎,也跟女學生很親密,同樣的,如果學生會詢問,則提供老師的電話。
  • 老師(由本人扮演 -_-):表示完全不知道學生出來控訴,也否認曾經性騷擾學生

採訪與撰稿的時間並不長,總共只有15分鐘而已。然後就請同學分組上來報告。學生們在報告形式上都還挺有創意,也很社會化,有模仿主播、雙主播、廣播、主播與現場連線這幾種,我覺得挺不賴的,但內容就慘了。

我設計教案時,預計最多有三組可以採訪到被指控的當事人,但這點算是我想太多了,16歲的學生沒有聰明到在採訪的過程中還會詢問更多的新聞來源,所以只有一組有採訪到被指控的老師。

令人驚訝的是,剩下五組學生都可以在沒有被指控當事人的說法下,上台「播報」新聞,學生雖然才高一,受到新聞的影響卻真的很深,都會用「羅生門」、「交給司法單位來處理」這種方式來結尾。

令我更驚訝的是,唯一一個有人脈可以採訪當事人的那一組,雖然也(獨家)採訪到當事人,但最後卻沒有報導這一點。由於是獨家線索,除非是惡意負面報導,要不然在真實的媒體中一定會大作,絕不可能捨棄這一段,不過高一學生當然不知道媒體如何看待「獨家」的價值,所以就捨棄了平衡報導的機會。她們處理的方式當然就是依照自己的天性(這都是媒體教壞的啦),然後一面倒地偏袒特定一邊,也不是特別在乎兩造平衡這件事。

我在想,一般沒有接受過媒體素養教育或者媒體訓練的閱聽人,看到一面倒的新聞,大概也不會覺得不妥。

如果下次我提供當事人照片(我的)與姓名(我的),不知道學生處理的方式會不會不一樣?我猜應該每一組都會把照片拿出來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