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donation

原來東非饑荒的錢都拿去買花生醬了!

最近東非發生數十年來規模最大的饑荒,許多人都沒有東西可以吃,聯合國也出來呼籲募款!

最近我才發現,原來大家的捐款,都拿去買這種甜甜香香又好吃的花生醬了!

 

 

這種花生醬叫做Plumpy’Nut(胖胖豆),每一包大約92公克,卻有500大卡!如果你拿來當零食,只要吃14包,大約就可以增加一公斤,顯然是一種很肥的食品,減肥者千萬想都不要想。

這次東非饑荒,捐款中有一部分就是拿去買這種很肥很肥的Plumpy’Nut,這種東西的主要原料就是花生醬、植物油、奶粉、糖與維生素、礦物質,聽起來就是非常好吃的樣子!因為饑荒中媽媽也已經餓昏了,沒辦法煮飯,所以打開來就可以吃。加上口味非常「零食」,小朋友不會排斥,吃了還想再吃(要看有多少捐款就是了)。

這種立刻可以吃的救援食品,還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做「即食治療食品」(Ready-to-use therapeutic foods – RUTF),打開來就可以吃,而且吃了就會活命。說實在,如果台灣的媽媽覺得小孩不喜歡吃飯,餵他吃東西的時候總是跑來跑去,是也可以考慮給他塞一包!

根據生產公司網站的介紹,一個體重瘦到只剩下7公斤的嚴重飢餓孩童在長達8週的療程當中(療程聽起來很可怕,其實就是不斷吃這種花生醬而已),總共需要吃大約13.8公斤的Plumpy’Nut,一天大約3包!Plumpy’Nut的售價一公斤大約2.7歐元,相當於110台幣左右。13.8公斤差不多在1500元新台幣左右。也就是說,要讓一個非洲饑荒的小孩從皮包骨的死亡邊緣完全康復,大約要2個月,純食物的費用大約1500台幣,如果我們加上20%的行政、運輸、耗損等費用,差不多就是1800台幣,60美金。60美金拯救一條命!

更多使用Plumpy’Nut的資料可以參考聯合國在海地賑災尼日賑災的使用經驗,或者下面這個影片:

 

 

好人體驗經紀人

這個世界上,據說只有少部分的人天生是壞人,其他大部分的人都「人性本善」。這些好人只要有機會、有能力,大多願意付出自己的資源,來換取更好的世界。

前幾天被政大NPO-EMBA辦公室邀請,去參與「公益要熱血,勸募要創意:迎向公益勸募新浪潮」座談會。原本我以為只是在台上跟其他與談人(後來找到李取中)隨便閒聊而已,但後來告知我要「準備」30分鐘的開場。我一時也沒有完全意會到主辦單位希望我把全部的時間拿來介紹「Yahoo!奇摩公益」,而且這個小頻道也說不了30分鐘,所以我就稍微回到活動的主題,就往公益、勸募、熱血、創意這個方向跑去了。當天30分鐘開場結束後,可以感覺到我「製造衝突」了,現在稍微有時間,把這個「衝突」寫出來。

我雖然在NPO的全職工作經驗只有一年,而且那還是企業型的基金會。但「參與」公益活動的經驗就很豐富了,有當過「一日志工」,也有長期的志工,現在還在公司內負責規劃企業志工與公益假期,又弄了一個Yahoo!奇摩公益,還參與過兩本關於台灣NPO及NGO的書籍撰寫工作,只是大部分的經驗,都在NPO之外,是志工、是客戶、是消費者、是捐款者、是倡議者,也在企業內從事相關工作。

綜合我多年的經驗,還有我從「教科書」上看到國外NPO的表現(與一點點在德國當志工的經驗),我覺得台灣的NPO可以花多一點在資源提供者與參與者身上。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台灣的NPO服務案主已經非常專業,但公益這件事的利害關係人與案主不只有NPO與案主而已,在NPO之外的參與者還有很多很多。

這些參與者的動機可能都非常不同,而且你也不能忽略他們的動機或者試圖大幅改變他們的動機。這些動機在個人身上都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而背後還有更龐大的家庭、文化、社會、宗教與哲學脈絡,我們只能尊重不同個體的需求與動機,然後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動機,替NPO與社會增加資源。更重要的是,這些動機很多又跟西方教科書不同,例如「陰德」,老外怎麼知道什麼是「陰德」呢?基督教文明根本沒有陰德這種東西,但偏偏台灣人因為陰德而從事善行的人數量是如此龐大。這不是隨便套一句「普世價值」就能夠解決的,就像孝順父母跟奉養父母一樣,可不是在所有文明或地區都是常理或常態。

為了滿足這些不同的行善動機,並且爭取更多的資源,NPO必須在服務案主之外,認真去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參與者的需求與動機,我們只能假設,當這些參與者,特別是資源提供者的動機被滿足之後,他們會更有意願提供更多的資源出來。

所以我的建議是,NPO/NGO可以開始思考,如何成為一個「好人體驗經紀人」。

好人,就是這些願意將自己資源提供出來的人。但大家也知道,好人難當,某位藝人最近的體會應該特別深刻。台灣願意當「好人」的人總有個一、兩千萬,這些人都是NPO的「客戶」,需要被滿足。

體驗,是一種綜合的感覺,遠遠超過「捐款」、「從事志願服務」這種層級,而是一種全方位的經驗、體會、領悟等等。同樣捐錢或者當志工,相信我,有些NPO就是能夠讓捐款者後悔、志工生氣,這種NPO我看過不少,但也有些NPO有能力讓參與者可以獲得相當難忘且美好的經驗與體驗。這跟投入的資源大小無關,但卻會影響未來再次投入的意願。

一個好的「好人體驗經紀人」,可以讓捐款者、志工等等的付出與投入,轉化成一個可以終身回憶的體驗。我投影片中用了一個字:「爽」,雖然有點粗俗,不過我想這件事情還是很重要的。如果一日志工可以開心,或者,「爽」,他或許就會更長期投入。如果小額捐款者可以有「爽」的體驗,那他可能就會轉換成長期捐款者或者 Major Donor。企業如果在小的合作中覺得「爽」,那麼未來成為大型專案贊助者的機會就會提高。

爽的體驗不太可能憑空而來,需要NPO投入資源,但從長期的效應來看,我覺得NPO花時間讓自己成為「好人體驗經紀人」這件事,對NPO工作者而言,終究也會是一個很好的體驗

謝謝凹司釘,與其他捐款者,支持Yahoo!奇摩公益

Yahoo!奇摩公益這週大改版,星期一上線,星期五找來志玲姐姐代言,剛好這週又是新舊職務交接、年度考評,什麼東西都混雜在一起,所以還沒有時間來好好說說我們家的捐款平台,順便,講一下我對於「慈善捐款」這件事情的看法。

先貼幾篇以前寫過的文章:

台灣人很有愛心、超有愛心,這不是新聞。只要報紙寫誰窮、誰可憐、誰無助,通常善款就像洪水一樣洶湧而至,數十萬都算相當少的了,普通一點的,可以馬上勸募到幾百萬,記者如果比較「會寫」,造成議題,七千萬的例子台灣人也不是沒有看過。但如果稍微跟這個圈子有關係的人,都會知道這些錢絕大部分缺乏「監督」,怎麼被使用,沒有人管,也沒有人在意。畢竟台灣人捐款有很大部分出自於「功德觀」,重點在於錢捐出去,而不在於如何被使用,反正人在做,天在看。

但缺乏監督的善款,也不完全是好事。幾年前有一位懷孕還去站壁的女士,被報導之後迅速獲得一百多萬台幣的善款,這些善款幫助她度過一段好時光,她拿去買了毒品,兩年之後選擇結束生命。我不知道如果同樣的金錢給了從事婦女救援的機構去協助她,情況會不會更好,但我想一定不會更差。

台灣的捐款有幾個特點,這些也不是秘密了。首先,出於功德觀。功德觀不是不要回報的,但這回報未必在現世。也因為這樣,除非是捐廟,否則也不需要具名,因為「為善不欲人知」(神明知道就好)。另外一個特點就是特別喜歡捐助「個案」,最好能夠親眼為憑,可以自己送錢過去的。

功德觀是我們大部分台灣漢人的共同文化基礎,沒啥不好,我也希望我做好事能在現世或者來世回報。不過我也希望我付出同樣的資源,可以有更好的結果,讓我的回報更大,能成就更大的功德。

確實許多個案很需要直接的捐助,但有很多時候,同樣的金錢如果捐給「管理完善」、「財務透明」、「績效卓越」的非營利機構,同樣的錢會有更大的效果。今天同樣的100萬,如果拿去協助「被家暴婦女」或者「宣導婦女權益」,我想效果會完全不同。一樣的,如果1億新台幣拿來援助貧困家庭,跟從事脫貧方案,影響的層面也會大大不同。

過去很多人也無法相信公益團體,總擔心錢就這樣被污走了。畢竟在台灣或者國外,都常常聽到善款沒有被NPO妥善利用的例子。NPO無法妥善捐款有很多原因,有的是真正被污到私人口袋,但也有的是績效不好、募款成本太高、無法消化捐款等等非營利管理上的因素。確實,非營利組織也需要被監督。私人企業有董事會、股東會可以監督,都還經常出狀況,但非營利組織呢?一個年募款幾億的非營利組織,誰來監督?不過最近民智已開,許多非營利組織都漸漸引進了專業經理人,而且也願意提供財務報告及業務報告,對捐款者負責。

就我個人而言,一個管理妥善並且能夠對所有利益關係人負責的NPO,應該被當成另外一種「企業」,只不過這些企業的業務並非一般商業活動,而是替捐款者去從事良心業務,開發(Business Development)服務領域,將捐款與社會資源最大化,並且創造志願服務的機會。在這種情境下,「捐款」這樣的行為比較類似「社會投資」。社會投資形式有很多,包括當微型貸款的金主,或者捐款,抑或者付出自己的勞力與專長去當志工。身為投資人,有權力要求效益最大化,而NPO的專業經理人,也可以選擇透過直接服務、倡議、遊說、開創社會企業等等方法,滿足社會投資人的需求。

既然是社會投資,那麼大大方方公開自己的名字,不但可以增加人氣,而且未來也會更有動機去了解捐款是否達到當初的目標與績效。

如果能夠滿足社會投資人的需求,我認為這些專業經理人,即便在非營利組織,也可以獲得應有的酬勞,年收入幾百萬也是被允許的。根據Charity Navigator 2008年的非營利CEO薪資報告,美國非營利組織的CEO年薪為148,972美金,500萬台幣,在美國應該也不算低薪。若「營業額」超過5億台幣的NPO,CEO平均年薪甚至可以高達25萬美金。

拉拉雜雜談了一些自己對於捐款的想法,這也是支持我們這次Yahoo!奇摩公益改版的一些基礎。


(題外話:林志玲每兩秒鐘可以換一個角度或表情,實在很專業)

Yahoo!奇摩公益這次改版,等於是重新生一個服務。Yahoo!奇摩過去已經有不錯的公益拍賣、公益部落格,但在勸募捐款這一個環節上,比較薄弱一點。這次改版的目標就是先建立「線上捐款市集」的雛形,在平台上,捐款者「必須挑選」自己認同的專案,然後捐款給專案,而非個案或者非營利組織。我們希望透過這種方式,增加捐款者與專案之間的連結,未來能夠更關心自己捐的錢如何被使用、績效如何,同時可以在捐款過的專案與結案報告留言。

此外,每一個捐款者都會有一個自己的Profile頁,上面可以闡述自己的理念,也可以看到每一個捐款者捐過的專案,而每一個專案上也會詳列有哪些捐款者。我們也希望這種(選擇性)具名的方式,能夠讓捐款者號召更多其他人捐款。我今天發現賤豬三兄弟凹司釘也出現在捐款者的名單上,實在非常高興,也希望更多捐款者能夠表明自己的身份,這樣能夠號召更多人上網捐款。我自己看不到實際捐款者的個人資料,所以也只能從願意公開的捐款者名單中找尋熟習的臉孔,但願有更多捐款者願意公開自己的身份,甚至表明自己的服務單位、公司,這樣也能夠吸引更多企業員工上網捐款。

同時,我們也將物資志工需求同時放在目錄當中,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如果有多餘物資的,也可以直接捐給非營利組織,讓物資的價值能夠最大化。

可惜目前因為許多Yahoo!奇摩無法控制的環節(勸募字號、銀行簽單)等等,所以現在專案還很少,等未來專案增加之後,捐款這件事情也會變得很有趣的。許多人已經指名的動物保護及權益類專案,在下個月會逐漸上網,也希望大家可以踴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