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SR

台灣人如何捐款協助高雄氣爆重建

2014年7月31日到8月1日之間,在高雄市發生了一場重大氣爆災難,死傷慘重,復原之路漫長。

由於我多年來一直兼職從事募款與CSR工作,加上高雄市政府已經宣布停止募款,並且將大部分的資料已經公開上網,所以我們可以看看捐款的模樣。本文的下半部也會看一下就CSR的角度,企業發動協助的時間即便只差2、3天,但最後的結果可能相差非常多,也值得各位CSR的同業留意。

以下的資訊統計時間均為2014年8月15日,高雄市政府宣布停止募款之後。數據僅有直接進入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社會救助金「81氣爆」專戶善款,不包含其他公益團體的募款。

這次意外比較特殊的是,由於災難就發生在台灣,加上種種其他原因,所以高雄市政府直接收到了比例相當高的捐款,讓高雄市政府統籌運用。災難發生當天,總捐款金額就有一億,而且都是進入高雄市政府,其中最大的一筆是義联集團的6000萬台幣捐款。由下圖可以看到,除了週末之外,每天高雄市政府收到的捐款數量比例都非常高,在8月4日來到最高峰(應該是累積週末捐款一起統計的原因)。

2014高雄氣爆事件每天的捐款金額統計圖

大量捐款湧入高雄市政府協助高雄氣爆事件

就高雄氣爆事件累積募款金額來看,大約在8月4號星期一開始上班之後快速攀升,大部分的企業都在這兩天宣布捐款,到8月8日星期五,累積金額已經到達28億台幣,超過高雄市政府一開始所需的金額,之後一週捐款金額就已經趨緩。這次備受負面訊息困擾的紅十字會與電視台分別在7日與9日舉辦募款晚會,募款成績都不太理想,除了負面訊息的影響外,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發動太晚,許多企業在8月7日晚間之前都已經捐款。

高雄氣爆事件高雄市政府收到捐款累計圖

高雄氣爆事件募款金額一週後趨緩

這次由於鉅額捐款(就算個100萬吧!)相當多,所以光超過100萬的捐款合計起來就超過20億台幣。而大額捐款(就說1萬吧)也不少。一萬元以上的捐款合計就有30億。

高雄氣爆事件鉅額捐款與大額捐款統計

高雄氣爆事件鉅額捐款與大額捐款即超過30億元

從捐款筆數來看,捐助者主要分兩個管道捐款,一個是便利商店的小額捐款,上限為2萬台幣,另一個則是直接捐給高雄市政府,包含匯款、支票與現場現金捐款。從下圖可以看到,8月4日由於星期一上班,所以高雄市政府的捐款筆數來到最高點,當天所有管道合計就有4萬多筆捐款。小額捐款最快也最大的業者是全家便利商店。

高雄氣爆事件高雄市政府所收捐款筆數統計

高雄氣爆事件高雄市政府所收捐款在事件3天後達到到最高峰

如果把便利商店協助81高雄氣爆事件單獨拆開來看,可以明顯看到全家便利商店在這次事件中反應相當快,成效也相當好。8月2凌晨全家便利商店已經開通了FamiPort對高雄市政府的捐款管道,8月4日統一 7-Eleven的 ibon 才開通(反應在6日的報表上),但小額捐款者已經先去全家捐款了,雖然7-Eleven的門市數幾乎是全家的一倍,可是最後募款的金額卻遠輸給全家。

各便利商店在高雄氣爆事件中的小額捐款筆數統計圖

高雄氣爆事件中全家便利商店最早開通對高雄市政府的FamiPort捐款,累積了最多的捐款筆數

就四大便利商店通路來看,雖然統一、全家、萊爾富跟OK便利商店都可以捐款,但實際上的數量差異非常大。全家便利商店平均每個門市能夠幫忙募款53筆,比競爭對手超出10倍以上,而每筆捐款金額又比其他所有業者都高,所以平均下來,每一間門市可以幫高雄氣爆事件募款將近10萬元,這數字與其他業者比較起來真的差距很多。企業現在不管在什麼領域競爭都很激烈,即便在CSR這一塊也是,全家與7-Eleven開放小額捐款給高雄市政府只差2天,但從下圖可以看得出來,遇到重大災難時,這2天就決定一切。

各家便利商店在高雄氣爆事件中的平均門市募款筆數、金額與平均每筆募款數比較

全家便利商店的FamiPort不論在平均門市捐款筆數與金額上都遠遠超過同業,即便平均每筆募款金額也都超越同業

這次高雄氣爆事件不論起因與復原都很複雜,同樣需要台灣人民的關注。希望高雄能夠儘快從災難中重建,也盼望同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讓我們一起為高雄人民與台灣人民祈福。

募款晚宴怎麼募款?

最近因為教育(?)的關係,很多人開始關心募款責信這件事,此乃好事一樁,也請大家多多支持「公益自律聯盟」,讓非營利組織的財務可以更透明公開。

募款的形式有很多種,其中最華麗的就是募款晚宴。我各種寒酸的募款都做過了,例如街頭義賣牙刷、網路募款、放置零錢箱,但從來沒有參加過募款晚宴。這次剛好朋友S邀約,所以有機會去參加澳洲紐西蘭商會為紐西蘭基督城地震重建所舉辦的募款晚宴(Christchurch Earthquake Recovery Fundraising Ball),雖然高昂的餐費扣掉W Hotel的成本我想剩下也沒多少,但好歹也是一份心意。

募款餐會

因為基督城的地震已經過了一個多月,所以這個活動是籌募重建(Recovery)經費的,而重建經費是相當難募的。素仰大英國協體系成員國都很會募款,剛好去看看一個好的募款晚宴要怎麼辦。

一場募款晚宴參加下來,我覺得老外辦這種活動,首先是確定真的有辦出一場「晚宴」。來賓幾乎都穿西裝、禮服甚至Black Tie出席,社交功能十足,而也有娛樂活動。單就晚宴而言,只能給100分。雖然餐費很高(今天下午教圖表的收入剛好付餐費),但起碼離開後不會抱怨沒吃飽、沒喝到酒、沒認識新朋友。老實說這是我最大的體會之一,募款晚宴當中,辦好晚宴最重要,沒有杯觥交錯、衣香鬓影,那你最好選擇別種募款形式。

台北W Hotel的晚宴沙拉

晚宴有了,再來談募款。這次我看到大概有幾種形式的募款。除了餐費的結餘之外,在活動開始之前,會場兩邊都有一堆無聲拍賣(Silent Auction)的拍賣品。我一開始以為是善心人士捐獻,想說怎麼這麼多「壓箱寶」出現在這邊,到底是誰這麼好心把這些東西捐出來,其中有鈴木一郎的簽名球棒、Rolling Stone的簽名吉他等等,而且都精美裝框。後來吃完飯要拍照存證時,才發現原來是有一家專業的公司在提供這種拍賣品。

Silent Auction 無聲拍賣品

另一種就是模特兒走秀,然後賣服裝。今天才第一次聽到Karen Walker這個品牌,該公司一共提供4套服飾義賣,另外還有包含化妝品和造型。

再來是台灣很常見的(藝術品)拍賣,但感覺賣得有點慢,感覺上洋人比較不會做面子給台上的人 XD 台上的人也不會強迫台下認識的人含淚買單(這種行為前一陣子曾產生不好的結果)。

最後一個今天看到的募款方式是賣抽獎券。獎品應該是熱心人士捐出的,大多是酒。由於熱心人士捐的物品對募款單位而言沒有成本,所以抽獎券賣越多,募款金額也就越高。我看到現在賣這些抽獎券的,全部都是長相優於平均的年輕女士,這個策略相當不錯。

雖然我心裡估算了一下,辦完這場募款晚宴不會募到非常鉅額的錢,但對於參與者而言,心理上不但感覺自己做了好事,而且實際上也吃了一頓高級的晚餐,同時多認識一些新朋友,在星期六的晚上,算是一個不錯的社交活動。同時,主辦單位還是募到了相對而言難度很高的「重建經費」,大家都歡喜。

二訪庇護工場

台灣目前大概有一百間左右的「庇護工場」(sheltered workshop),提供身心障礙者日間安置、職業訓練、社會適應等多種功能,遍佈台灣各地,對台灣貢獻良多。這些庇護工場也不光是生產商品,許多還提供各種服務,種類繁多。我這幾年一直想要看看能不能提供什麼(公司)資源給庇護工場,但一直到今天才有機會。

第一次「訪問」庇護工場已經是7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為了寫一本與NPO工作相關的書,曾經訪問一間庇護工場,但當時採訪是偏重NPO的工作者,與庇護工場的經營不太有關,也沒有什麼能力可以幫忙。

去年因為在公司內也負責推廣企業志工,所以開始又大量接觸庇護工場,並且安排了同事去2間庇護工場當志工,一方面讓同事們知道現在「公益」的種類很多元,二來也可以讓同事們知道NPO可能需要什麼資源。這之間慢慢與一些有經營庇護工場的NPO對談,大概知道庇護工場可能的需求恰巧我們可以提供。

今年剛好公司有一個計畫可以與庇護工場結合,加上「Yahoo!奇摩公益」在過去2年累計募款已經超過2億新台幣,所以我可以稍微將重心移往庇護工場,從今天起將密集訪問庇護工場。

今天是庇護工場計畫的第一天,訪問了一間台北市的庇護工場,第一印象大概是這樣:

  • 庇護工場常依賴不穩定的大訂單或季節性商品,雖然訂單很大,但比較無法長期、穩定的在一般通路銷售。
  • 企業大單的動機之一是「企業形象」。
  • 庇護工場的商品主要為手工商品,成本不會比一般商品低,售價高,不易競爭。
  • 庇護工場的商品品質並不會比較差,但包裝上可能會比較吃虧。
  • 漸漸有年輕人採購庇護工場商品作為婚禮小物,但採購動機還是「愛心」。
  • 政府優先採購法的訂單大多到年底消耗預算時才會出現,上半年較少,而且庇護工場之間可能存在削價競爭,所以幾無利潤。
  • 庇護工場的人員大多無法兼顧行銷,也不容易以庇護工場或社福機構的薪水請到有經驗的行銷人員。

其實庇護工場與「社會企業」有許多相通之處,有些庇護工場也是把自己當成社會企業在經營。最近剛看了Jim Collins的「從A到A+的社會」,Collins認為Social Sector不一定要追求與企業一樣的績效,但介於兩者之間的庇護工場或社會企業要如何讓所謂的「飛輪」可以快速推動,同時兼顧社會部門的影響力與企業的績效,相信又是另一個艱難的課題了。

老理髮店與麥當勞叔叔之家

快過年了,依例昨天去剪了頭髮。

那是一家在台北市知名老舊社區的老舊理髮店,我在那家店理了30年的頭,師傅也早就交給第二代經營了。理髮店雖然小,老闆自己就是師傅,還經常忙不過來,需要排隊,但因為開很久了,所以老客人特別多,生意很好。有我這種才剛要中年的老客人,當然也有七老八十的老客人。

昨天去剪頭髮的時候,發現每個理髮椅前面的櫃檯上新裝了類似扶手的東西。我覺得這應該是扶手,但一家老理髮店,怎麼知道要裝扶手?等結帳的時候問起來,老闆才很驕傲的說,那確實是她去年請一個親戚來安裝的老人扶手,三根花了5000台幣。

老闆大概沒聽過「無障礙空間」或者「Accessibility」,但她卻從每天日漸衰老的客人起身困難處,想到要增加扶手。老闆跟我說,那些老人很多不是無法從理髮椅起來,就是起來的那剎那會突然軟腳,以前老人雖然也會攀扶櫃檯,但沒有扶手可以抓,一軟腳還是可能跌倒。從客人的需求,她發現需要安裝扶手。而且她也知道扶手會承受上、下兩方的力量,在沒有「建築設計資料集成」的可以參考的情況下,她還是很體貼的要求螺絲要上下兩面都拴。

iphone 201101 375

老闆除了理髮椅前面的扶手外,門口因為有兩階樓梯,也一起增加了兩根高度不同的扶手,方便老客人進出。老闆沒有MBA也沒有任何來自美國總公司的規範,但她知道既然有這種客人,就應該有這樣的設施。

無障礙設施在台灣始終推行不起來,我覺得也很奇妙。當我20年前剛讀建築系的時候,恰巧參加了一次殘障體驗營,此後對於無障礙設施、通用設計就有比較多的體會,雖然幸運沒有天生障礙,但人活得夠老了,總會慢慢退化。但你會發現,在台灣你要講無障礙或Accessibility,總是比較困難的。20年來,我看到台灣許多人權方面的議題都有非常巨大的改變,但偏偏無障礙這件事,或許牽扯到華人的因果輪迴觀,認為殘疾或許來自於果報業障,總是比較無法獲得「正常人」的注意。

最近有些肢體不方便的朋友到麥當勞前表達想要進去用餐的立場,我想當然不是針對「麥當勞」,只不過麥當勞剛好是這個業界的第一名,比較醒目。

許多外商都有全球一致的CSR項目,麥當勞的就是「麥當勞叔叔之家」(RMHC),是個大幅降低照護者負擔的好單位,讓都會區之外的家長陪小朋友到大醫院就醫時有一個短暫的居所,減少奔波之苦,小朋友在就醫時間之外也能夠與家長一起生活。

這些小朋友當中,本來就有許多是需要無障礙空間的,所以麥當勞對於無障礙這件事並不陌生。麥當勞餐廳或許有空多找這些孩子來餐廳用餐,看看他們的行動、聽聽他們的需求,不需要肢障人士到店門口去抗議,只要有一顆老理髮店師傅的同理心,我想自然就會有良好的無障礙設施。

好人體驗經紀人

這個世界上,據說只有少部分的人天生是壞人,其他大部分的人都「人性本善」。這些好人只要有機會、有能力,大多願意付出自己的資源,來換取更好的世界。

前幾天被政大NPO-EMBA辦公室邀請,去參與「公益要熱血,勸募要創意:迎向公益勸募新浪潮」座談會。原本我以為只是在台上跟其他與談人(後來找到李取中)隨便閒聊而已,但後來告知我要「準備」30分鐘的開場。我一時也沒有完全意會到主辦單位希望我把全部的時間拿來介紹「Yahoo!奇摩公益」,而且這個小頻道也說不了30分鐘,所以我就稍微回到活動的主題,就往公益、勸募、熱血、創意這個方向跑去了。當天30分鐘開場結束後,可以感覺到我「製造衝突」了,現在稍微有時間,把這個「衝突」寫出來。

我雖然在NPO的全職工作經驗只有一年,而且那還是企業型的基金會。但「參與」公益活動的經驗就很豐富了,有當過「一日志工」,也有長期的志工,現在還在公司內負責規劃企業志工與公益假期,又弄了一個Yahoo!奇摩公益,還參與過兩本關於台灣NPO及NGO的書籍撰寫工作,只是大部分的經驗,都在NPO之外,是志工、是客戶、是消費者、是捐款者、是倡議者,也在企業內從事相關工作。

綜合我多年的經驗,還有我從「教科書」上看到國外NPO的表現(與一點點在德國當志工的經驗),我覺得台灣的NPO可以花多一點在資源提供者與參與者身上。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台灣的NPO服務案主已經非常專業,但公益這件事的利害關係人與案主不只有NPO與案主而已,在NPO之外的參與者還有很多很多。

這些參與者的動機可能都非常不同,而且你也不能忽略他們的動機或者試圖大幅改變他們的動機。這些動機在個人身上都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而背後還有更龐大的家庭、文化、社會、宗教與哲學脈絡,我們只能尊重不同個體的需求與動機,然後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動機,替NPO與社會增加資源。更重要的是,這些動機很多又跟西方教科書不同,例如「陰德」,老外怎麼知道什麼是「陰德」呢?基督教文明根本沒有陰德這種東西,但偏偏台灣人因為陰德而從事善行的人數量是如此龐大。這不是隨便套一句「普世價值」就能夠解決的,就像孝順父母跟奉養父母一樣,可不是在所有文明或地區都是常理或常態。

為了滿足這些不同的行善動機,並且爭取更多的資源,NPO必須在服務案主之外,認真去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參與者的需求與動機,我們只能假設,當這些參與者,特別是資源提供者的動機被滿足之後,他們會更有意願提供更多的資源出來。

所以我的建議是,NPO/NGO可以開始思考,如何成為一個「好人體驗經紀人」。

好人,就是這些願意將自己資源提供出來的人。但大家也知道,好人難當,某位藝人最近的體會應該特別深刻。台灣願意當「好人」的人總有個一、兩千萬,這些人都是NPO的「客戶」,需要被滿足。

體驗,是一種綜合的感覺,遠遠超過「捐款」、「從事志願服務」這種層級,而是一種全方位的經驗、體會、領悟等等。同樣捐錢或者當志工,相信我,有些NPO就是能夠讓捐款者後悔、志工生氣,這種NPO我看過不少,但也有些NPO有能力讓參與者可以獲得相當難忘且美好的經驗與體驗。這跟投入的資源大小無關,但卻會影響未來再次投入的意願。

一個好的「好人體驗經紀人」,可以讓捐款者、志工等等的付出與投入,轉化成一個可以終身回憶的體驗。我投影片中用了一個字:「爽」,雖然有點粗俗,不過我想這件事情還是很重要的。如果一日志工可以開心,或者,「爽」,他或許就會更長期投入。如果小額捐款者可以有「爽」的體驗,那他可能就會轉換成長期捐款者或者 Major Donor。企業如果在小的合作中覺得「爽」,那麼未來成為大型專案贊助者的機會就會提高。

爽的體驗不太可能憑空而來,需要NPO投入資源,但從長期的效應來看,我覺得NPO花時間讓自己成為「好人體驗經紀人」這件事,對NPO工作者而言,終究也會是一個很好的體驗

勸募型企業

最近幾年,企業社會責任(CSR)在台灣越來越重要,而其中一部分就是企業公益。企業從事公益有很多方法,其中比較好的一種是利用企業的特性或產品直接從事公益,這樣企業不用額外「創造」企業社會責任活動,而且操作公益更得心應手。

有許多企業本身具有媒體或通路的特質,每天可以大量與客戶接觸,許多這種企業,最近都轉型成「勸募型」企業,開始將商業通路或者媒體變成勸募的管道。這是企業從事社會公益時,一個還不錯的模式。

台灣的便利商店密度世界數一數二高,幾乎到處都有,找不到便利商店反而覺得奇怪。便利商店每天接觸到這麼多的人,是一個勸募的好地方。

在勸募型企業中,比較厲害的就是店面最多的7-Eleven,幾十年來已經募了超過10億新台幣。同樣經營便利商店的全家從2004年開始,根據官方資料,到2009年9月也協助NPO募了一億2千萬。這些都是靠消費者用零錢一個、一個硬幣捐出來的。當然,台灣現在大部分的店面,不論連鎖與否,都放了零錢箱、發票箱,其實都是勸募型企業。

平面媒體中,蘋果日報絕對是最強的一個。幾乎每天一個個案,每個案子我看一下都有3、40萬,以2008年為例,就有一億多新台幣,成果十分驚人。

除了有大量通路的媒體、便利商店外,台灣的銀行也是勸募型企業。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中國信託與家扶的點燃生命之火,以及與聯合勸募合作的花旗銀行,前者已經超過25年,絕對是台灣最長期的企業勸募活動之一。

中國信託的「點燃生命之火」,這些年下來一共募了9億多新台幣,也是很可觀的金額。特別是最近四年,年年都超過一億,募款能力很好。

花旗聯合勸募也15年了。2009年的活動募到9千多萬,15年來也有9億多新台幣,對聯合勸募有相當大的幫務。

我從出社會開始,就不斷尋求可以將工作與公益結合在一起的機會,但這樣的工作機會並不多。這個社會的原則大概是這樣,如果這樣工作你找不到,只好自己創造。

Yahoo!奇摩從2006開始經營簡易版的Yahoo!奇摩公益,不過只有簡單的連結,有點類似提供廣告版面給非營利組織,不過這樣在4年內也幫忙募了8千7百多萬。去年我們改版之後,也因為中間經歷了八八風災,所以募款金額很高,從去年一月到現在,就募到1億3千多萬,從2006年算起,一共2億2千多萬,這也要感謝網友對於Yahoo!奇摩的信任,所以就募款金額而言,Yahoo!奇摩在眾多勸募型企業當中,表現還算不錯。

我今年開始投入Yahoo!奇摩公益的時間比較多,一個月下來已經拜訪了五間非營利組織或者基金會,畢竟企業講究績效,要當一個好的「勸募型企業」,絕對不能忘記績效!

菁桐國小服務記(Yahoo!奇摩一日志工計畫)

最近社會有一股氣氛,好的氣氛,希望企業能夠隨時隨地認知到自己是社會的一環,要善盡企業公民的角色,擔負企業社會責任,漸漸地這股氣氛從美國傳到台灣來,台灣Yahoo!奇摩員工從今年起每年也有一天的志願服務假。可惜我平常當紅十字會急救教練都在周末,用不到公益假,陪學生上山寒訓也不行,因為學校不是公益組織,只好在公司跟團。

因為Yahoo!奇摩公益剛好就在本部門,平常與NPO多有聯繫,所以M同事就請伊甸基金會協助我們,找到了台北縣平溪鄉菁桐國小,替剛考完期末考的小朋友安排一天的趣味課程與活動,有點類似迷你夏令營的感覺,校長在致詞的時候是希望我們能夠開拓學生的眼界,希望沒有辜負校方的期望。

為了不讓課程太枯燥,所以規畫時募集了參加同事打算開的課程(還有善款),結果我的「簡報技巧」課程被打回票,沒有被學校老師勾選,如果學生幾年後發現在外面上我的簡報課要花錢時,不知道會怎麼想 XD。最後我們提供了「鋼彈模型教學」、「生活花藝」、「趣味成語」、「團康活動」及「益智玩具」活動,而我則淪為「名義主辦人」,負責開始與結束的致詞,代表致贈禮物及接受感謝狀這種雜務。

菁桐國小雖然離台北市不遠,但附近沒有什麼產業,雖然有平溪線的觀光客,不過能夠製造的就業機會有限,所以居民不多,國小學生人數才幾十人,也因此這次活動下來,很多同事都多了「替全校學生上課」的經驗,相當不錯。一天活動下來,感覺上小朋友跟同事都挺開心的,我想很多同事平常忙於事業,志願服務的機會也不多,也感謝伊甸與校方給大家一次學習與體驗的機會,同時能夠到台北市外走走。

因為我是沒有什麼實質用途的「名義主辦人」,所以當然要與校長聊聊天 XD 。曾校長告訴我,現在許多真正需要幫助的學校與學生並不一定在非常非常遙遠的偏遠地區。菁桐開車到台北市才30分鐘而已,距離不到20公里,如果房地產商來這邊蓋房子,代銷業者會寫「轉個彎就到台北101」。菁桐國小有些家長白天需要在外地工作,能花在孩子身上的時間不多,甚至有的家長無力扶養孩子把小孩丟給長輩就消失了,低收入、隔代教養的情形普遍,所以小朋友經常早餐沒吃就來上學。現在很多真正需要幫助的孩子就在大都會當中,或者都會郊區這種一般人認為可能不需要協助的地方,所以資源不容易募集。

還好菁桐國小目前資源看來並不是非常匱乏,目前已經有扶輪3520地區的幾個扶輪社贊助學生的餐費,菁桐最大的問題在於生源不足,隨時有被裁校的危機。最近扶輪社越來越要求每個扶輪社運用本社、友社及國際扶輪社的資源,更深入地服務社會,大家也都知道社會上有很多人需要各種資源的協助,但「供需」兩端的資源如何更有效地被結合在一起,是一個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的課題。

單一選區兩票制漫畫上線啦

我們這次立委選舉專輯規畫了兩回的漫畫,真是佛心來著,一次講立委職責,一次則是兩票制的說明

為什麼 Yahoo!奇摩新聞要投入資源弄這些看起來應該是政府會搞的東西?我們覺得身為媒體,為了促進民主發展,本來就應該讓我們的讀者清楚知道這次新選舉的變化,不論她/他已經是選民或者還是未來選民,這是我們作為媒體的媒體責任,也是作為企業的社會企業責任(CSR)。雖然有些人不覺得「Yahoo!奇摩(新聞)」是媒體,但這無損於我們對於自己的認知,還有我們對於社會與民主的參與。

第二話漫畫其實本來就畫好了,原本預計12/15上線。但我看了第三社會黨的候選人因為抗議政府不積極宣傳兩票制,所以去行政院前面抗爭。唉,現在公民社會,沒有必要凡事仰賴政府啊。俗話說得好:「靠政府不如靠雅虎」,既然簡老師早就畫好了,又有人覺得宣傳不夠,好吧,Time to Market,今天晚上上線。

單一選區兩票制漫畫

除了漫畫之外,立委立場量表仍持續增加當中,不過速度挺慢,目前總共收集到46位候選人的立場量表,剛剛好10%。台北縣第六選區依舊三缺一,有認識林鴻池市長的麻煩幫我們催一下。而台北市第一選區則是第一個完成民進黨(高建智)、國民黨(丁守中)兩黨候選人的選區,加上綠黨火盟的曾瑾珮,同樣也達到了三缺一的局面,這一區的選民可以測試一下。

由於立場量表資料是「動態」的,所以各位已經做過立場量表的讀者請在投票前一天或當天再上來看一次,排名跟數據都一定會變化。

Yahoo!奇摩的動態颱風資訊

Yahoo!奇摩(小弟服務的單位)的新聞氣象服務昨天聯手推出了 Taiwan Typhoon Tracker,過去路徑與未來潛勢圖皆具,資訊即時更新,歡迎使用。使用者除了可以看到動態、即時資訊外,也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看過去暴風半徑與未來潛勢圖。

Yahoo!Typhoon Flash

這個颱風動態資訊比電視台跟報紙資訊都快不少,日報的資訊只能取到截稿前23點或頂多0點那一報,電視台的動態圖則普遍會延遲2個小時或以上。這種形式的完整颱風動態資訊,在台灣網路或新聞史上可能都是第一。

有了即時動態資訊,或許讀者對於防災能夠更好的掌握,就網路公司而言,這應該也算Yahoo!奇摩的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