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胡思亂想

連勝文跟台北市西區有什麼仇?

並不是一生順遂的連勝文最近開始要讓別人知道他也有政策的能力,所以推出一個「雙心臟」的想法。第一顆心臟,是台北市政府(與台北市議會),另外一顆是多功能營運中心。

連勝文(或者團隊)的單純想法是這樣:因為有了台北市政府新建築,所以信義計畫區才會這麼發達。如果把台北市政府搬回台北市西區,台北市西區又能夠恢復往日榮光。

但其實台北市政府是在1994年才搬到現在這個地方的,而世貿展覽館早在1985年就已經開始在信義計畫區。而信義計畫區的發展、台北101大樓的興建、豪宅區的興起,大概都跟市政府建築沒有太大的關係。市政府是信義區都市計畫的一部分,而不是有了市政府之後才有信義區的都市計畫。

連勝文想要把台北市政府與市議會搬到台北市西區,說實在只是想要更加開發信義區,所以把嫌惡設施移開。把市政府搬到台北火車站附近,對這個區域的發展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你會希望你家旁邊是台北市議會嗎?不會吧!

2014-04-12_163544

很多人都會拿日本東京的西新宿新都心來當成一個概念,因為東京都新市政廳確實帶動了周遭的建設與發展,但台北市火車站附近早就已經開始「復興」了,除了有台鐵、高鐵、捷運台北火車站三鐵外,馬上又有綠線北門站及機場捷運線的台北火車站,基礎建設都已經蓋好了,在未來20年內,全台灣與台北市都不可能有任何地方的交通基礎建設比這裡更強了,就算台北市政府搬過來,也不太可能帶動什麼新的基礎建設。

如果連勝文要把台北政府搬到北台北或者南台北可能還有點新意,但台北市西區早已經有總統府、立法院、行政院、監察院、司法院、最高法院、行政院聯合辦公大樓、教育部、國防部、交通部、勞動部、衛生福利部、農委會等等等等等。

連勝文的父親連戰,從1978年至2000年之間,除了有3年在台灣省政府之外,歷經青輔會、交通部、外交部、行政院、總統府,請問哪個不在台北市西區?連勝文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在台北市西區工作了20年吧?如果這些政府機構與公務員對繁榮有幫助,西區早就應該房價一坪3000萬了吧?!就算政府機構可以帶動周邊發展,這個區域也真的不缺再一個台北市政府,邊際效應非常低。

2014-04-12_163715

連勝文想把一個放在信義區佔位置的市政府搬到西區,然後在現在的位置蓋多功能營運中心。如果多功能營運中心這麼好,那你就把多功能營運中心蓋在台北市西區就好了啊!

把一個小的政府機構搬到已經滿滿都是政府機構的西區,然後再把一個多功能商業設施蓋在已經非常繁榮的東區。假如連勝文的腦筋很清楚,那鐵定跟台北市西區有仇啊,等於是公然跟台北市西區宣戰啊!

2014-04-12_163558 

瑞芳、羅東龍鳳腿何處來

很多朋友到瑞芳玩的時候,我都會讓他們品嚐看看瑞芳美食街外面一共有三攤的「龍鳳腿」。

龍鳳聽起來是很台灣人用法的組合,但到底是哪裡來的,典故是什麼,每次友人問起,我也無法說清楚。

今天招待一群老同事,老同事一邊看著基隆河一邊大啃龍鳳腿的時候不免又問:「為什麼叫龍鳳腿?」。然後,一堆網路業者就開始上網亂查,結果其實還挺有趣的,我以下的「考據」雖然不嚴謹,但我猜不會差太多。

總而言之,龍鳳腿其實是中國沿海(貧困)地區的一種「替代雞腿」食品,早期的形狀與小雞腿(棒棒腿)一樣,到台灣之後,沿著淡蘭古道沿路推廣下去,所以在台灣以東部為主。

用Google查詢「龍鳳腿」,令人意外的是搜尋建議非常有趣。第一名當然是「龍鳳腿 瑞芳」(至於哪一間比較好吃,我就不說啦),其次有提到的地名分別為「龍鳳腿 花蓮」、「羅東夜市龍鳳腿」、「宜蘭龍鳳腿」。而有品牌的龍鳳腿則為「阿霞龍鳳腿」(瑞芳)、「阿公仔龍鳳腿」(羅東夜市)及「大禹街龍鳳腿」(花蓮)。其他地方,好像很少有龍鳳腿,可能當初是沿著淡蘭古道一直從瑞芳或者北海岸往下推廣下去的。

但台灣的龍鳳腿是台灣自己的名產嗎?查詢的過程中我發現對岸也有大量的「龙凤腿」資訊,而且江蘇、福建、雲南都有。一開始以為是同名的菜色,沒想到作法差距不大,同樣都是用豬網油包豬肉(或雞肉)與蝦仁漿成腿型後油炸而成,不過每個菜系的做法又有些許不同。在這裡可以看到對岸有大量的龍鳳腿,而且照片比台灣現在的龍鳳腿更像雞腿。兩岸交流曾經中斷了40多年,重新開放交流之後,如果來自於台灣的菜色,通常會標示「台灣菜」,而且變化不大,但看到對岸有這麼多種類、這麼豐富的龍鳳腿做法,目的同樣是「仿雞腿」、同樣是用豬網油包漿油炸,實在不太像是台灣北海岸本土自己的小吃。而且,原來的龍鳳腿看起來是可以上餐桌的一道菜,不只是小吃而已。台灣早起的龍鳳腿也是雞腿形狀,最近才瘦身成為雞卷形狀。

我猜,龍鳳腿應該是從福建渡海到台灣之後,再沿著淡蘭古道從瑞芳一直傳到宜蘭、羅東與花蓮的。

以下是一些很像「雞腿」的龍鳳腿。

江蘇無錫的龍鳳腿,真的很像頂呱呱的炸棒棒腿啊!

同樣也據說是江蘇系統的龍鳳腿,這實在太像雞腿了有沒有?!

變成高級菜餚的龍鳳腿,他們有一群親戚叫做帶骨香腸!

 雲南也有龍鳳腿

至於龍鳳腿的典故有二,一種是「因為貧窮沒有雞腿吃」的「窮人雞腿」故事,我比較相信這種說法,而且大量出現在東南沿海與台灣東海岸都很合理。另一種則迥然不同,是廚師討好慈禧的仿雞腿菜,典故跟芙蓉蟹很像,但我比較不相信這一點,因為我相信這道菜應該早於慈禧,並且在有慈禧之前就已經傳入台灣了。

至於龍鳳腿的名稱,我猜是來自於原本的材料。很多食譜的龍鳳腿都是採用雞肉與蝦子,蝦子就是龍,而雞肉則是鳳,並不是每道菜都會同時使用到蝦子與雞肉,所以這道用蝦子與雞肉模仿雞腿的菜才叫「龍鳳腿」。至於其他什麼「吉祥」、「威猛」的故事並不太可信,否則我們每一道菜都叫龍鳳即可。

臉部辨識與你的隱私

有沒有想過,有一天,當你進入一間陌生餐廳的時候,服務員馬上可以叫出你的名字,而且知道你的朋友當中有誰也曾經來過,甚至可以立刻推薦你或許喜歡吃的東西,或者知道你根本不吃辣。更糟的是,對面桌的客人明明你也不認識,但卻會過來跟你打招呼,然後表明自己也是某某某的朋友,小你三歲,覺得你的婚紗照拍的很脫俗,而且同樣喜歡看〈動物農莊〉。當然,他也知道你隔壁的那位異性朋友已經結婚,大你三歲,只差沒有脫口說出「不倫姊弟戀」。你摸摸自己的左胸,以為現在才16歲,制服上面還有學號、學校跟姓名,不過你摸到胸口的萬寶龍跟鈔票之後才發現自己已經40,而且西裝上面沒有繡學號。

許多軟體大廠最近一、兩年開始在不同軟體中加入臉部辨識系統,有的可以辨識出「臉」,有的經過學習之後,也可以辨識出到底是誰的臉,前提是你要教導軟體誰是誰。

基本上我是一個科技樂觀主義者,總認為科技最後會改善人類社會。但這一次我還有點擔心。雖然小弟是「實名制度」的支持者,不過卻不喜歡自己的行蹤百分之百被陌生人掌握。

我自己不太喜歡被陌生人認出臉來,所以只要拋頭露臉的電視訪問、記者會、談話性節目、雜誌專訪,除非必要,否則一律拒絕。當然,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多少也算是半公眾人物,就算被認出來也就算了,可是一般人真的都希望隨時被認出來嗎?

軟體辨識人臉的功能越來越強,根據我自己在 Picasa Web 的測試,辨識度真的還不錯,雖然不到100%,但起碼可以對一半了,依照人類科技的發展曲線,辨識度高達99%恐怕也只是五年、十年的問題。

另一方面,現在越來越多人在 Flickr、Facebook當中替公開的照片下人名標籤。只要點下名字,不但可以找到更多來自於同一個人不同角度、不同時期的照片,還可以連去個人資料、檔案與人際關係,人名標籤下得越勤快,就越容易找到特定人的照片。

未來只要有一天,人臉偵測軟體與人名標籤系統結合起來,只要上傳一張照片,馬上就能夠發現這個人是誰,以及所有能夠透過社交網站、社交網路撈出來的資料。社交網路資料填得越詳細,人臉跟個人資料的聯繫也越強。

我想這應該不是什麼危言聳聽,人臉偵測軟體越來越發達、社交網路的人名標籤也越下越密,有一天只要你出現在公眾面前,只要手機往你臉上拍一下,馬上就可以知道你是誰,你認識誰,你看什麼書,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當然,這還是擴增實境不發達的年代。

一旦擴增實境更為發達,未來只要你上街,別人的抬頭顯示器中馬上可以看到你的人名、生命值、人際網路,就像在線上遊戲一樣。這一天會來到嗎?這就要看大家在社交網路的人名標籤下得多勤快、資料多詳細了。

我還無法想像在這種情境下如何生活,我自己會覺得不愉快,但下一代或許不一樣了,未來隱私的概念,可能跟我們這一代完全不一樣。

誰說台灣沒有豪宅!

前幾天看到曹興誠先生說台灣沒有豪宅,我真的很想也在四大報刊登廣告回應曹先生,可惜我爸幾年前因為 2303 被套牢到現在,所以我沒有那個錢,同時我也不想在蕃薯藤開部落格,只好用自己的小部落格回應。

台灣什麼最多,當然是「宅」最多。既然斯斯都能有兩種,那麼阿宅當然就會有更多種。

在眾多阿宅當中,最常見的一種宅,就在你我左右,收入平均、身高平均、長相平均、品味平均,這一種基本上先劃歸為「民宅」,差不多就跟三國無雙的兵卒一樣,大刀下去一掃就有幾十個。

在最普遍的「民宅」之外,尚有下列幾種宅,購買時請認清商標,不要買錯了。

豪宅:顧名思義,就是財力相當、相當豐厚的宅。這種宅會買的東西可能跟民宅等級的有些不一樣。「民宅」桌上的火車是扭蛋轉開自己拼裝來的,「豪宅」則是買會冒煙的 HO 軌機車頭在玩,軌道沒有多長,地下室繞來繞去一百公尺而已。民宅騎小綿羊,豪宅騎 BMW K1200S。民宅用iPod聽抓下來的MP3,豪宅是用真空管擴大機放黑膠唱片。這種豪宅,台灣至少數萬人,誰說台灣沒有「豪宅」?

小豪宅:生來命好,爸爸是豪宅,兒子當然是小豪宅。還沒有養成爸爸那些豪宅嗜好,但出手比民宅要凶猛許多,民宅存錢一年才能去日本一次,住膠囊旅館;小豪宅去日本的次數是算一個月幾次,晚上睡 Park Hyatt Tokyo 還嫌人家東西難吃。民宅到現在還在等 PS3 改機,小豪宅同時擁有PS3、XBox360與Wii並不足奇,一千片遊戲都是正版的才令人驚嘆。

陽宅:也就是「燃え」。在民宅的身份之外,還特別喜歡任何瞳孔內會有熊熊火焰令人血脈噴張肌肉緊繃的事物,從職棒、摔角、魁!男塾、鋼彈到怪獸金肉人都是基本的,可以熟記所有的摔角技名稱,任何格鬥遊戲都不放過。

陰宅:不要被中文的字意給影響了。陰宅是專門偏「萌え」系統的朋友們,不知道為什麼,都覺得女生應該有貓耳朵、虎牙、金髮瀏海外加蕾絲邊女僕裝,喝女僕咖啡時會覺得自己徜徉在彩虹下的花海一樣,耳邊聽到的都是輕輕飄盪在空氣中貓叫聲,喵~~

二代宅:除了骨子裡要宅之外,還要擁有 Web 2.0 的一點點基本能力,領域除了火車站地下街、光華、萬年之外,還多了 Ptt、Hemidemi 跟 Funp 這些地方,不過很少會去尋夢園這些聊天室。

國宅:(威~~武~~)此乃權勢俱備上宅之命也,鳳毛麟角,為國之表率、宅之典範,從內宅到外,而且具有高度社會威望,可以喚起全國上下的阿宅魂。所謂昔有國師,今有國宅;國宅既出,誰與爭峰?國宅國宅,請受台灣所有阿宅一拜。

從現代集團老太夫人訃聞看韓國漢文化遺跡

最近幾年,有關韓國與儒家漢文化的討論也很熱鬧,特別是韓國以申請世界文化遺產的方式來表達對漢文化的熱愛,特別令人關注。

這次去韓國時在飛機上看到了一則不算小的訃聞,就在當地最大的朝鮮日報上。如果不特別注意看,可能很多人會以為是台灣的訃聞。

IMG_1334

一開始我也不知道「夢九」是誰,只覺得這樣的訃聞格式跟台灣的實在很雷同,所以隨手就將這份朝鮮日報帶下機研究。

之後去逛清溪川的時候,看到了台灣以前也很普遍的閱報欄,就在清溪川的「源頭」的附近,對面就是朝鮮日報

IMG_1376

走近一看,竟然有上次那則訃聞的謝函,這下有姓了,「夢九」就是現代集團的鄭夢九,原來是現代集團的老太夫人邊仲錫女士辭世了。我想這兩則訃聞與感謝函,或多或少都還是從中國的儒家漢文化而來的吧。

IMG_1377

現在很多人都不看紙本的報紙了,更別說以這種「公告周知」的方法在閱報欄看報紙。在韓國首爾街頭看到這種張貼在路邊的報紙兼公告,不論是內容或形式,頓時讓我感覺回到了遙遠的過去。

韓國雜感 – 高爾夫球熱

第二次訪韓,雖然都是因公,但上次是來採訪,這次是去韓國辦公室,親疏有別,體會自然不同。這次到韓國聽課兼開會,除了上班時間外,下班後幾乎也都在處理台北的事情,或準備、翻譯開會簡報,除了韓國同事帶去「山村」吃飯、參觀景福宮;跟同事去 Lotte Mart 買紀念品;還有自己去 Seoul Hana 扶輪社補出席及晨訪清溪川外,幾乎所有時間都在旅館或韓國辦公室,電視自然看了不少。

Golf旅館的電視頻道很多,大約有40個左右,扣掉CNN、鳳凰、Deutsche Welle這些基本國際台外,韓文電視台大約還有30台,數目比台灣少一些。在這些本土的電視台中,最令我驚訝的是竟然有兩台專門的高爾夫電視台,例如SBS골프닷컴。這兩台高爾夫電視台不斷播放PGA、LPGA、韓國自己的 KLPGA 消息,然後加上各種的教學、賽事以及旅遊廣告等等,看起來真的好像高爾夫在韓國很火熱的樣子。

前後兩次去首爾(上次還叫漢城啊)都住在江南區。上次沒有這樣的感覺,但這一次發現高爾夫球專賣店真的很多。前往 Lotte Mart 的路上,遠遠看到一家店門口停了幾台「黑頭車」,司機都等在外面,其中還有一台 Bentley。走近一看,大老闆正在裡面挑球具。後來自己早上去清溪川,走另外一條路,也發現不少高爾夫球店。如果沒有熱門到一定的程度,市區裡應該不會有這麼多高爾夫球店。

去 Seoul Hana 社補出席時,禮貌性問了社長是否來過台灣,沒想到除了台北之外,也去過高雄。社長一開始講不出高雄的名稱,只說是台北南方的城市,我從桃園一路猜到台中,後來直接跳高雄。我跟他說高雄是一個港口城市,但他的印象是「高雄有不錯的高爾夫球場」,然後我就接不下話了,早安,再見,有空來台灣玩~~ XD 。

回程在仁川機場,逛了一下機場書店。這一間是還算挺有規模的綜合書店,不是只有商管書的那種迷你機場書店。書店內漫畫就整整一櫃,還有一櫃的辭典,幾櫃的語言書,其中我也發現了相當數量的高爾夫球書籍,印刷都相當精美,當地人自己撰寫的也不少,甚至還有給兒童看的(我覺得還挺適合給我看),剛剛查了一下,常出韓國童書的三采出版社也翻譯了一本,期望能夠多引進一些啊。

我看學學文創志業股份有限公司

台灣最知名(或許也昂貴)的學制外民間營利教育機構學學文創志業股份有限公司日前開張營業,因為價格、用人、土地使用等等都引發了不少爭議。但這些爭議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對台灣而言利多於弊,並非全然壞事。

提升講師費用

我看了學學文創的講師名單,裡面確實有許多非常優秀、甚至平常不太容易請來開課的講師,例如吾友賴治怡女士。但也混進了一些,唉,用雜碎或垃圾形容或許有點太過份了,只好說是濫竽。

賴治怡女士一堂2小時的課收1,000,我覺得在台灣雖然算很高,但賴治怡值得這個價錢,這本身並無可議之處。不過那些濫竽也能夠收1小時500,這才是學學文創本身最有創意的一件事。先前我覺得台北市最有質感的「文化創意課程」是誠品講堂,10張套票買下來,1小時才150。而且誠品在商業區,場地成本不會低於在工業區的學學文創。那些濫竽的課程如果也能夠價值1小時500,對於這整個產業是極佳的激勵,未來有更多的課程可以開價1小時1,000、3,000、5,000。講師的生活品質提升,(理論上)可以花更多的時間備課,開課的單位例如動腦講座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也能夠花更多時間開發課程,提升整個產業的品質,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啊~~~福氣啦!

促進進修費用抵稅

教育訓練課程的學費提高了,大家的支出也增加了,會有越來越多人開始思考為啥在台灣一般納稅人接受教育訓練或買書不能抵稅,但企業可以,政府不是都叫大家終身學習嗎?我自己每年花錢上課的錢不多,1年約萬元上下,但買書的錢可以多達10萬以上。學學文創有資源去搞媒體公關、去應付台北市政府,不如花更多的資源去遊說中央政府跟立委,讓一般老百姓進修、買書的費用可以抵稅,而且實報實銷,獨立於目前的列舉扣除額之外。如果學學文創未來就地合法,那顯示「政府遊說」相當有一套(這就可以開課啊,一堂50,000也有人搶著上),不如順便去行政院跟立法院Lobby一下下,讓我未來買書或上課時心情好一點點(我少繳6%的稅,就是94折耶!)。

當然,講師的收入都提高之後,很多人也會抱怨演講授課稿費每年18萬的免稅額度太低吧。順水人情,如果有人去Lobby,這部分最好也提高到180萬。

重新檢討都市計畫分區

學學文創絕非北市第一個不顧都市計畫土地分區使用而試圖在工業區開設「文化創意產業」的公司。

中時報系早年一直以日本讀賣集團為模範,讀賣有巨人、時報就有時報鷹;讀賣有旅行社、時報就跟讀賣合作;讀賣有讀賣會館,時報就在內湖蓋了時報廣場。時報廣場有很好的表演、展覽空間,但你聽過什麼活動在這裡辦?幾乎沒有。為什麼?時報當初斥資鉅額在這邊蓋了多功能的「文化創意產業」空間,但當時遭遇的情況與學學文創類似,就是因為所在地係工業區,所以使用起來綁手綁腳,據說余老先生生前一直耿耿於懷。學學文創裡面有一堆媒體文化人,包括時報出身的,對此不可能不知。

另一方面,學學文創這個名稱底下其實有兩間「公司」(都不是Non-for-profit哦),一間是學學文創志業股份有限公司,楊渡、詹偉雄、于國華等媒體前輩都擔任董事,登記的營業資料看起來比較像是百貨公司;另一間是學學文創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與前一家公司同時都登記在同一地址,不過董事全部都是一家人,除徐莉玲外,其他家人都是實利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營業登記包括特定專業區開發業、投資興建公共建設業、工業廠房開發租售業、住宅及大樓開發租售業、不動產買賣業、不動產租賃業,既然有這樣的背景,就應該知道工業區目前可以幹什麼、不能幹什麼,也知道工業區比商業區的優惠在哪裡。

依照台北市的短期補習班管理規則,「補充國民生活知識傳授實用技藝或輔導升學為目的,對外公開招生收費授課有固定班址,預收學生人數並達五人以上」就是補習班,其實「補習班」這三個字在此並無任何貶意,只是要與正規學制內的教育區隔而已。有同樣行為的「文化創業產業」到底與政府規定的補習班有什麼差異,我想這些都可以供社會討論。但如果學學文創能夠事後就地合法(一定會的啦),那麼未來所有的「文化創意產業」當然都可以比照辦理。

文化創意產業可廣泛了。補習班就不用說了,百貨公司就是文化創意產業的體現,當然也可以開在工業區,電動玩具店屬於數位文化產業,是根正苗紅的文化創意產業,這應該也不會有人有任何意見。或者這樣說好了,如果文化創意產業能夠開在工業區,那麼有哪個產業不能與文化創業結合在一起的?這樣商業區還有沒有存在的意義?都市計畫分區還有必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