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網路

從鄭南榕與方仰寧粉絲團來看Facebook社群分析

Facebook是一個真正的「社群」媒體,不但讓社群可以被看見、分析,實際上社群也是Facebook餵養訊息給使用者的一個重要運算機制。我在今年1月跟4月分別因為不同的動機,收集了朋友們參與鄭南榕粉絲團以及方仰寧粉絲團的數據,經過分析之後,發現參與這兩個粉絲的朋友們不但社群不同,而且結構也不同,相當有趣,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們參考。

我不用加入鄭南榕粉絲團,Facebook卻不斷送訊息給我

在還沒有寫「方仰寧粉絲團」之前,我在今年1月底發現,我的朋友當中,有部分加入了「鄭南榕粉絲團」,當時鄭南榕粉絲團有3萬多粉絲,我的朋友當中有104人參加了。考量我的Facebook「朋友」數量當時已經高達2430人,這104人其實只佔很小的一部分。雖然只有一小部分朋友加入了這個粉絲團,我自己也沒有加入,但我在1月底那段期間,天天都看到大量來自鄭南榕粉絲團的內容。

2014-01-20_120636

在往下談之前,還是要看看我的Facebook朋友們,大致上長什麼樣。那些明顯已經跟母體分開的小團體,就是一個「社群」,而中間那一塊雖然糾結在一起,但不同顏色也是不同的社群。中間那一塊之所以會長成那樣,一個主要原因是台北有好幾個社群之間彼此互相往來很密切,紫色那塊偏偏又是(濫收朋友)的網路意見領袖,所以一旦有粉絲同時加入他們也加入我,就會把中間那一整塊又黏得更緊密。有很多人跟我有100個共同朋友,但我可能根本不認識他們,而這100個共同朋友經常就是中間紫色那一塊。

screenshot_193148

如果從大眾傳播的角度來思考,可能會認為這104個粉絲,會是呈現某種亂數分布在我的社群圖當中,到處都有一點點,只是密度不同。可是,真實的狀況是,這104人並沒有出現在所有地方,而是只有出現在中間而已。在2014年1月的時候,我大部分所處的社群,跟鄭南榕粉絲團是沒有任何連結的。

screenshot_190628

很多人到現在都不明白,觀察Facebook或者所謂的「Social Media」時,不能把所有人當成「不特定大眾」,也就是我們稱大眾媒體的「大眾」(Mass)。如果你把Facebook的傳播當成大眾傳播,很多看法或者評估的方式就會不準確。

真正的社群傳播

在我的朋友圈當中,2014年1月底時雖然只有104人加入了這個粉絲團,但他們其實都非常的緊密,可以看成一個社群。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算,當時這個粉絲團有0.3%的成員跟我有連結,比例不算低。而這些加入者絕大部分彼此也互相連結,所以可以跟我構成非常多的三角網路。當我把這104人抽出來之後,可以看得出來彼此其實非常靠近。在這個圖上,越靠近代表彼此之間的共同連結越多,越可能處在同一個社群當中。

screenshot_190706

當我把他們之間的連結線放上去之後,可以看到這些人原則上是彼此非常緊密連結在一起的。當然,有些人看起來雖然沒有任何連結,但可能是他把Facebook的朋友關係隱藏起來了。只要一條關係線的兩端都把這個關係隱藏起來,我就抓不到這層連結。

screenshot_190722

原本我打算今年過年的時間把上面這一部分寫出來,但由於農曆年太短(希望政府以後都放15天),雖然資料都收集好了,圖也畫了,但放著沒有寫,沒想到就這樣拖著,拖到了「無限期」粉絲團出現了。

趁著今天沒事,我又用手工把我朋友當中加入無限期粉絲團與鄭南榕粉絲團的一一手工標記起來。在這段期間,鄭南榕粉絲團的總人數成長了一倍多,不過我朋友參與的成長幅度雖沒有那麼多,但也超過160人了。而方仰寧粉絲團的總人數,以及我朋友的參與的人數,都沒有變化。朋友參加的人數大概在120。

到底是誰參加方仰寧粉絲團?

在下圖可以看到,綠色的是參加鄭南榕粉絲團的朋友,而藍色的則是無限期的,其實位置分得還算清楚,有些社群在1月的時候沒有鄭南榕的粉絲,現在有了,但有些一直沒有鄭南榕的粉絲,但有不少加入了無限期粉絲團,這就是社群本身的特性。如果你所處的社群都比較不會參加鄭南榕粉絲團,你可能從頭到尾都看不到鄭南榕粉絲團,反之,也可能你完全不會看到方仰寧粉絲團,或者只有非常少的朋友參加,也無法感覺到當時的力量。例如AKB48台灣專門店粉絲團,可能跟我所處的所有(逐漸老化)的社群都沒有太大相關,即便有4萬粉絲,我朋友當中也只有12人參加。

screenshot_183248

 

我們還是先來看鄭南榕粉絲團的。雖然人數比3個月前多,但基本上還是集中在中心部位。並不是亂數均勻散在我的每一個社群。

screenshot_183040

與上圖相較,可以發現當初按下方仰寧粉絲團的朋友,分布的情況跟上面不是很類似。比較分散,但有很多小社群,而且有些社群只有藍的,沒有綠的,或者藍明顯大於綠。

screenshot_183211

把鄭南榕粉絲團的朋友們抽離出來,可以看到非常緊密,平均每個人跟其他7.7個人也是朋友,而且自己構成一個網路的話,網路直徑只有6,平均路徑長度也只有2.5,也就是我們平常說的6度分離,這裡只有2.5度。即便把這個網路再拆分,主要也只能拆成4個模塊。

screenshot_182745

把連結附上之後,發現確實是很緊密。絕大部分的人都可以與其他人連結在一起。橘色的這些人呢,是兩邊都有參加的。因為意圖不明,我畫圖的時候把他們都加進去了,但計算社群網路的數字時把他們踢掉了。

screenshot_182756

不同的社群結構,影響社群媒體訊息傳播方式

當初幫方仰寧粉絲團按讚的朋友,看起來雖然也有一塊非常集中,但區域比較廣,而且很多小的社群,彼此不互相連結。

screenshot_182724

同樣的與我參加鄭南榕粉絲團的朋友相比,雖然人數還更少,但網路直徑反而就變成8(訊息不容易傳播),而平均每個人只有跟另外2個人有連結,平均路徑長度到達3.4,模塊也變成7個中型的與無數小型的,感覺上就是到處都有,但彼此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訊息也不容易傳遞。

screenshot_182732

不論是加入鄭南榕粉絲團或無限期方仰寧粉絲團的朋友,我一個個看過之後,都可以歸納出一些不同的特性,這些特性其實也能當成其他的社群定義方式,但本文的目的不在於分析兩者之間粉絲的屬性,在此就不多加說明。

在這裡也再次強調,我的Facebook朋友當然無法當成台灣所有社群網路使用者的均勻抽樣,也一定跟你的社群完全不一樣。

歐巴馬寫給我的信

歐巴馬團隊網路行銷是一流的,除了完整的社群媒體之外,其實Email也用得很熟練。為了觀察歐巴馬的Email行銷,我忘記我什麼時候曾經也把電子郵件地址留給歐巴馬(羞),今天第一次收到他的來信。想到上次還寫信讓紐約時報更正,有時候真的覺得美國比美濃還要近(誤)。

——– 台灣與美國沒有分隔的分隔線 ———

I had to take a moment to say thank you.

Truly, you made history.

A long line of organizers fought for nearly 100 years to make health care reform a reality, and now we’re seeing the results. Millions of Americans have health insurance today, thanks to reform — some for the first time in their lives.

The work you did is how real, lasting change gets made, and I hope it will be remembered for years to come.

Make sure you’re included in OFA’s permanent record of the people who made health care reform happen.

Anyone who was part of this decades-long fight will tell you it was never easy, but it was always the right thing to do. Teddy Roosevelt knew it. Harry Truman knew it. Teddy Kennedy sure knew it.

No matter how hard it got, the results we’re seeing today make it all worthwhile. Millions of Americans now have coverage, and even more have better health care, thanks to the work you did.

Take a moment to let that sink in.

It’s proof that when people come together and fight for what they believe in, real, lasting change is possible.

What you achieved — and how you did it — is something that should be documented for future generations. OFA will install a permanent record of people who fought for health care at its headquarters in Chicago.

Make sure your name is added, alongside mine:

http://my.barackobama.com/You-Made-History

I can’t thank you enough,

Barack Obama

 

歐巴馬的來信

方仰寧粉絲團後面到底有什麼鬼?

我這個人天生不是很喜歡警察(以及教官),所以最近很熱門的「無限期支持方仰寧、支持警察」粉絲團我並沒有參加。我個人不會在公眾表達我支持警察,更不認識方仰寧。不管中正一還是中正二,跟我都沒有關係,但我希望在這邊跟大家簡單聊一下方仰寧的粉絲團,背後可能有什麼鬼。

但雖然我不支持鴿子與方仰寧,但我的朋友們卻有很多人加入「無限期支持方仰寧、支持警察」這個粉絲頁,這引起了我的好奇。一如往常,我開始了記錄。

我在社群媒體上面,除了Twitter為了要吐資料給Nuzzel所以加了很多人之外,其他包含Plurk、Facebook都幾乎不主動加人,我都是被動等人家加我,然後慢慢組成一個抽樣的池子。現在我Facebook這個抽樣的池子大約有2500人,不敢說什麼背景都有,但特點是男的帥,女的漂亮。

2014-04-14_090100

粉絲團成長有多快?

我發現「無限期支持方仰寧、支持警察」這個粉絲團的時候,當時粉絲團的總人數5829人。我雖然只是一個阿宅,但平常看到跟粉絲團有關的事情,我都會隨手就抓一下截圖,這樣有時間戳記也有人數,以後好統計。5分鐘後,我隨手一刷,發現粉絲團人數成長到7399人。這人數是很快的。所以我決定開始大量記錄資訊。因為第二天一早有人要來我家釣魚,所以我只能手動記錄到0:34:04。當時粉絲團人數有34284人,成長很快。

2014-04-14_101452

第二天睡到一半,朋友打電話來說已經出發要來釣魚了,我馬上睡眼惺忪地先打掃房間,然後8:57回頭去看一下「無限期支持方仰寧、支持警察」粉絲團有多少人。

結果一個晚上竟然成長了157%,變成88298人。怎麼可能成長這麼多?網友都不用睡覺的嗎?一個晚上多了5萬人,這不是作弊,什麼是作弊?

2014-04-14_093749

但我前面說過了,我的Facebook有2500個朋友,很抱歉他們在我追蹤任何網路事件時,都會被拿來當成指標,有些人只會算粉絲總人數有多少,但我同時記錄了我參加的朋友有多少,作為參考指標。在睡覺之前,我的朋友成長的幅度,跟粉絲團的成長幅度類似。一開始我有3個朋友加入了粉絲團,睡前已經到了29人。

2014-04-14_102823

一夜之間,粉絲團的人數成長了157%,但我的朋友們加入粉絲團的人數也成長了110%,朋友們你們晚上都不用睡覺的嗎?你如果晚上不睡覺去加入粉絲團,是會被當成殭屍的你知道嗎?事實上,一夜之間,不但粉絲成長,我加入的朋友也成長了,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晚上不睡覺還去加入粉絲團,但確實有這麼多人這樣做。

2014-04-14_094559

每個社群都不一樣

說到社群媒體,就不能不談社群。我的Facebook這2500個朋友們,不是每個人都一樣。別擔心,下面這張不是為了寫這篇文章特別畫的。我最近幾年會定期分析我Facebook的朋友,到底來自於什麼樣的背景,這也相當於我到底處在幾個「社群」當中,這張是來自我自己教社群媒體時的教材。

 

 

之前說過了,我不是從「無限期支持方仰寧、支持警察」才開始追蹤與分析社群媒體數據的。其實我Facebook上的朋友,綠要遠遠遠遠大於藍(也就是說,G > B?)。我也分析過鄭南榕粉絲團跟我Facebook之間的社群關係。請別擔心,這一張也不是特別為了這篇文章才畫的,因為這要一一手工比對,所以很花時間。這張圖顏色跟上面不一樣,但母體與社群是一樣的。中間那一群就是Internet工作者與社運界的朋友。我的朋友很多,加入鄭南榕社群的也很多,但其實這些人全部都集中在一起,很多人彼此互相連結、認識,這就叫做社群。可以看到我的朋友當中,有很多社群幾乎沒有跟鄭南榕粉絲團有關連。

你在Facebook上會看到什麼,端看你在哪個社群。我因為跟鄭南榕的支持者在同一個社群,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的Facebook幾乎隨時看到鄭南榕粉絲團的內容,即便這些朋友真的只有佔我朋友當中的非常小群。這些人背景、政治立場都非常類似,可以算成同樣一群人。這些人是我用軟體平常跑不出來的圖譜,但確實他們也是一個社群,總統選舉的時候,可以猜到這些人會投誰。

我的朋友當中,會加入方仰寧粉絲團的,也非常鮮明,可能在總統選舉的時候,行為跟參加鄭南榕粉絲團的不會一樣。只有非常少數的人(大部分是因為研究所需而加入的朋友)會兩邊加入。等我有空的時候,我會重新描方仰寧粉絲團的參與者在我的朋友當中社群位置,但今天沒時間。

下面這張圖是大約60小時的數據,可以看到,其實不論是粉絲數量(把殭屍粉絲都算進去了)或我的朋友,大致上幅度都很接近。時間差不多48小時,過了之後成長幅度就停了。但在訊息還有「活性」的時候,成長人數都會很穩定(且衰退)。訊息傳播的壽命有長有短,絕大部分短命的只有6小時之內,12小時的就很厲害了,這是重重重大新聞事件,48小時很合理。到了今天4/14,不論是我的朋友或者其他使用者,都已經不太加入這個粉絲團了。圖上的圓點,就是我每一個資料點,全部都是手工現摘的~~

2014-04-14_125648

這裡隨便拿一個歐巴馬的留言給大家看什麼叫做訊息壽命。這一則是歐巴馬在2014年4月9日上午6點的一則留言,可以看到新增加的分享量隨著時間而減少,差不多不到24小時就沒有人要轉了(圖表寬度大約96小時)。轉寄與接觸的總人數,也會是一個成長逐漸趨緩的曲線。

2014-04-14_112120

整體看來,方仰寧的粉絲團成長幅度與曲線,雖然數量驚人,但曲線很正常。

為什麼方仰寧粉絲團會有這麼多人參加呢?我的想法是這樣:

  • 媒體有報導。不好意思,網路使用者跟「媒體」沒有絕緣,媒體如果一直報導某一個粉絲團,不論好壞,都會帶來非常多的使用者。
  • 心情很複雜。方仰寧粉絲團跟方仰寧或警察沒有太多關係。會加入的人,可能要表達很多複雜的立場。
  • 網路族群不只有年輕人。年紀偏高的網友確實存在,而且他們也會按讚。我的朋友當中,有非常多40-60歲之間的,加入了這個粉絲團。年輕的朋友,可能朋友當中沒有這麼多年長者,但我就40多歲了,朋友、同業超過50且有加入Facebook的很多。

很多人會覺得奇怪,一個警察的粉絲團,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瞬間加入,這實在是因為這些人沒有別的粉絲團可以加入。而且很多質疑一個粉絲團可以成長這麼快的人,很抱歉,都有加入Miss Tata的粉絲團。Miss Tata的粉絲團也曾經在一夜之前成長好幾萬哦,最熱門的那一週,隨便就有59840人加入(我有72個朋友加入,不分藍綠,但大部分是的),加入的人甚至還不知道Miss Tata本名叫什麼呢。

三成的殭屍粉絲呢?

其實殭屍帳號真的挺正常的。你不用買,殭屍自然來。在任何粉絲團跟社團看到殭屍,很難直接證明這些粉絲是用買的。我自己經營一堆小的社團、粉絲團,裡面都有殭屍,何況是這麼熱門的粉絲團?歐巴馬跟Lady Gaga的Twitter帳號,大家猜猜有多少帳號疑似是殭屍,根據不同的計算方式(要記住,殭屍粉絲 / Fake Account / Bot 不會主動在臉上貼符咒跟你說「我就是殭屍」),他們的粉絲當中可能有50%-70%是殭屍。

歐巴馬的殭屍粉絲根據不同資料來源,大約在51%-70%之間。

2014-04-14_114854

Lady Gage的殭屍粉絲根據不同的資料來源,大約在62%-71%之間。

2014-04-14_114911

我自己一個小小的Twitter帳號,沒有什麼名氣也沒有怎麼經營,只有22%的粉絲是殭屍,所以殭屍自己會去找熱門帳號。方仰寧的粉絲團我相信絕對有大量的殭屍粉絲,而且越來會越多,因為殭屍是跟著人氣走的。但這個粉絲團有沒有(需要)買,這就很難說了。我不想要自己去測台灣的政黨與政治人物,大家有興趣可以測看看,有誰沒有殭屍粉。

2014-04-14_114555

 

我希望大家把方仰寧粉絲團的人數成長、社群組成、參與動機當成一次學習與思考的機會,裡面其實很多東西可以看的,如果只去問有多少殭屍粉,其實沒有什麼意思。

Update: 2014/4/15 08:30

補充4點:

1. 很多人說「怎麼8萬之後就沒有更新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自己的教育自己負責。文中的圖一直記錄到27萬。

2. 有很多人說「為什麼這個粉絲團人數一直穩定成長」,底下根據我手摘的60多個資料點,去計算出平均每分鐘的粉絲增加人數,就是典型的Sparking曲線。真正爆大量是在一開始,星期五晚上11點,平均每分鐘可以增加400個粉絲(別忘記當時打開所有新聞台大家會看到什麼新聞,還有,誰會看新聞台)。真正決定方仰寧粉絲團最後人數與曲線的關鍵,在這個頭。如果真的要買粉絲灌進去,應該也是那個時間灌,其他後面再買(偷灌)粉絲,我只能說買(偷灌)的人不專業。此外,我的朋友在那段時間的成長斜率,是遠高於這個粉絲團的成長斜率的,那段時間總共有差不多3萬人加入。在4/12 晚間11點,這個粉絲團增加了300%,但我的朋友參加的人數卻增加了600%。所以只能說假如一開始爆炸期有買粉絲,還真的買很少也很慢,比我朋友的社群自然成長率還慢。此外,乾乾淨淨的殭屍,那不叫殭屍,那叫「屍」。好的殭屍,是有完整的Social Graph,也會對話,也加入了很多粉絲團,這種效力才強,才是會動的「殭屍/機器人」。

2014-04-15_093626

給各位看一個我晾乾的殭屍。就一個才成立幾天,不到200人的專業封閉社團,殭屍也會來湊熱鬧,在這個殭屍帳號消失之前(已經點不下去了),這個殭屍主動加入了17個社團!如果當初我讓他加入,人家會怎麼看我?怎麼想我?真正的殭屍是有名有姓有社交行為的。

2014-04-15_085736

3. 「你的朋友數量那麼少,不能代表所有人」。我的想法也一樣,那只是一個抽樣的池子。最後看起來,我的朋友會參加那個粉絲團的,最後大致趨近於萬分之4.5,也就是大約1:2000,我朋友圈只要多一個人參加,那個地方就會多2000人左右。同樣的,我的朋友會參加鄭南榕粉絲團的,有萬分之22。底下這張圖是我朋友在那個粉絲團當中的比例,前面說過了,我的朋友們一開始衝很快,後來漸漸趨緩,經過了第一個24小時之後,很穩定在0.045%左右。

2014-04-15_090648

4. 再說一次,我還是覺得大家真正要看的,是這個「」。就算方仰寧粉絲團有50%都是買來的粉絲啦!隨便你怎麼喊!但終究還是在24小時內增加了10萬真的粉絲,而且這種粉絲團以後還有哦!

Update: 2014/4/15 14:00

素昧平生的網友天哥 SkyMirage,上午拿了我的資料去跑了圖。兩天前很多人說要方仰寧係數,現在常數來了,是0.05。

1780974_10201973248835691_2338755575553495319_o

Google Chromecast + Youtube = Leanback 開箱體驗

「用電視看Youtube?」

我跟很多20多歲的年輕人聊過,他們都對於「用電視機看Youtube」或用電視看任何網路影音沒有任何感覺,但對於我這種年紀的人(阿伯)而言,躺在沙發上面看電視還是很重要的。特別是我還為了看電視買了La-Z-boy休閒椅,不看電視是要怎樣?

我其實也年輕過,也用電腦看過電視,在大概20年前(1994),我的電腦Mac Performa (Quadra) 630就有內建電視卡了,接上訊號就能夠看電視,錄影,剪輯,不過那時候電腦的硬碟只有250MB!所以也沒有什麼好錄的。

至於用電視看網路,其實已經看很久了,我家裝MOD已經快10年了,只是MOD提供的都是頻道或者Longform的內容,行為非常類似傳統電視行為,訊號走不同的方式而已。後來又添入了Apple TV,功能慢慢可以跟MOD不一樣。到了最新的Google Chromecast  加上最新版的Youtube,用電視來看網路Shortform內容,已經可以跟看電視一樣了,雖然是舊瓶,但裝得完全是新酒。

簡單來說,我覺得Chromecast跟Youtube雲端整合之後,創造了一種全新的電視機瀏覽經驗。之前看網路短影音比較類似Lean Forward行為,但現在消費者可以花幾分鐘在Lean Forward情境下先選擇播放清單,然後就可以躺在沙發上面享受幾小時的Lean Back,特別是這時候的Lean Back內容可以混雜各種長、短文本,而且來源都不同。

Google Chromecast雖然看起來是從平板、電腦來控制播放的內容,但實際上平板、電腦等等都只是終端機,其實指令是透過雲端下到Youtube,當你完成列表開始播放之後,可以大膽把iPad關機,播放列還是會一直播放。

以下是一些開箱照片:

盒子挺大的,可以更小一點 XD

2013-11-08 22.04.37

說明書都免了,直接印在盒子上。裡面其實還有一小張紙,很簡約。產品除了ChromeCast外,還有一條HDMI延長線,說明書上說除了適合空間插不下的地方外,也可以增強接收Wifi訊號。另外有一條USB電源線、一個USB電源插頭,東西並不少。

2013-11-08 22.06.16

Chromecast是需要電的,目前感覺接電視上的USB已經夠用了,想不出來額外供電會有什麼不一樣的表現。

2013-11-10 09.48.46

安裝過程不是很困難,安裝好了就可以播放Youtube內容了。   2013-11-09 09.13.57

這是平常的待機畫面,沒有播放內容的時候就會看到這個,比Apple TV的待機畫面要難看多。

2013-11-09 09.15.26

播放畫面就跟看電視一樣的。

2013-11-09 09.35.07

每支影片開始播放前會抓YouTube標題。

2013-11-10 11.10.19

不能免俗要來一張TED  2013-11-09 09.53.24

在iPhone或iPad上(抱歉我就是沒有任何一台Android系統的東西)會多一個icon,就是方框左下有電波那個。按下去之後就可以選擇要不要用Chromecast播放。2013-11-10 10.04.32

也可以將影片加入播放列表(TV Queue),這個功能十分重要啊~~~~~~2013-11-10 10.06.08

一旦開始播放,實際上跟AppleTV的Air是不同的。Air應該是由iPad或者iPhone或其他東西用內部網路傳輸過去,但Chromecast的機制是透過終端設備遙控雲端播放,所以正在播放的內容,同時在不同的設備上都可以看到,而且這個TV Queue播放列表是可以同時透過不同機器插撥的,你正在看A片,家人可以隨時播放B片,但原來的A片還是存在播放列表當中,並沒有消失。下面這張圖就是用iPhone播放影片之後,在PC上Chrome也可以看到正在播放什麼。

2013-11-10_100753

目前比較大的問題是這個播放清單很容易被洗掉,而且不是完全可以被使用者「感知」到,但我想過一段時間這個功能就會改善了。到時候大家對於「看電視」的看法應該會完全不一樣。

安能辨我是雌雄?台灣入口網站首頁雙星版位比一比

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偶爾要關心一下每一個網站的「首頁」,結果發現有趣的事情。現在每個首頁好像都有一個「雙星」的廣告版位,而且規格、位置幾乎都一樣。請猜猜分別是哪一家。

其一:

Sina台灣雙星版位

其二:

Yahoo!雙星版位

其三:

Yam雙星版位

其四:

PCHome雙星版位

臉部辨識與你的隱私

有沒有想過,有一天,當你進入一間陌生餐廳的時候,服務員馬上可以叫出你的名字,而且知道你的朋友當中有誰也曾經來過,甚至可以立刻推薦你或許喜歡吃的東西,或者知道你根本不吃辣。更糟的是,對面桌的客人明明你也不認識,但卻會過來跟你打招呼,然後表明自己也是某某某的朋友,小你三歲,覺得你的婚紗照拍的很脫俗,而且同樣喜歡看〈動物農莊〉。當然,他也知道你隔壁的那位異性朋友已經結婚,大你三歲,只差沒有脫口說出「不倫姊弟戀」。你摸摸自己的左胸,以為現在才16歲,制服上面還有學號、學校跟姓名,不過你摸到胸口的萬寶龍跟鈔票之後才發現自己已經40,而且西裝上面沒有繡學號。

許多軟體大廠最近一、兩年開始在不同軟體中加入臉部辨識系統,有的可以辨識出「臉」,有的經過學習之後,也可以辨識出到底是誰的臉,前提是你要教導軟體誰是誰。

基本上我是一個科技樂觀主義者,總認為科技最後會改善人類社會。但這一次我還有點擔心。雖然小弟是「實名制度」的支持者,不過卻不喜歡自己的行蹤百分之百被陌生人掌握。

我自己不太喜歡被陌生人認出臉來,所以只要拋頭露臉的電視訪問、記者會、談話性節目、雜誌專訪,除非必要,否則一律拒絕。當然,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多少也算是半公眾人物,就算被認出來也就算了,可是一般人真的都希望隨時被認出來嗎?

軟體辨識人臉的功能越來越強,根據我自己在 Picasa Web 的測試,辨識度真的還不錯,雖然不到100%,但起碼可以對一半了,依照人類科技的發展曲線,辨識度高達99%恐怕也只是五年、十年的問題。

另一方面,現在越來越多人在 Flickr、Facebook當中替公開的照片下人名標籤。只要點下名字,不但可以找到更多來自於同一個人不同角度、不同時期的照片,還可以連去個人資料、檔案與人際關係,人名標籤下得越勤快,就越容易找到特定人的照片。

未來只要有一天,人臉偵測軟體與人名標籤系統結合起來,只要上傳一張照片,馬上就能夠發現這個人是誰,以及所有能夠透過社交網站、社交網路撈出來的資料。社交網路資料填得越詳細,人臉跟個人資料的聯繫也越強。

我想這應該不是什麼危言聳聽,人臉偵測軟體越來越發達、社交網路的人名標籤也越下越密,有一天只要你出現在公眾面前,只要手機往你臉上拍一下,馬上就可以知道你是誰,你認識誰,你看什麼書,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當然,這還是擴增實境不發達的年代。

一旦擴增實境更為發達,未來只要你上街,別人的抬頭顯示器中馬上可以看到你的人名、生命值、人際網路,就像在線上遊戲一樣。這一天會來到嗎?這就要看大家在社交網路的人名標籤下得多勤快、資料多詳細了。

我還無法想像在這種情境下如何生活,我自己會覺得不愉快,但下一代或許不一樣了,未來隱私的概念,可能跟我們這一代完全不一樣。

百萬Pixel的社會行銷版-國際特赦組織的反關塔那摩網站

幾年前有一個聰明的傢伙,一個Pixel賣一塊美金,然後快速致富。現在國際特赦組織把這個概念反過來用,要匯集50萬人,一個人用一Pixel弭平關塔那摩(Guantánamo)拘留所,大約就是「一點一滴拆掉關塔那摩」的意思。

Screenshot

這個社會行銷網站叫做 Tear it Down,活動主體就是透過一人一Pixel的方式,收集50萬人的連署簽名,另外加上部落格、行動指南,希望能夠讓美國廢除這個屢次傳出不人道行為的「疑似恐怖份子」拘留所。連署過後可以看到那張照片變成一個一個Pixel,滑鼠經過每一個Pixel都會出現一個連署者的名字。

行動指南比較普通,捐錢、穿抗爭T恤、貼貼紙、Mail to Friend 就沒了,畢竟議題不是那麼討喜,要號召會難一點。網站裡面有提到一些關閉關塔那摩拘留所的原因,很多台灣人可能會認為與切身無關,不過我舉一個大家熟知的例子,就是朱學恒啦,他經常在美國海關被抓去搜身,一旦被懷疑成恐怖份子,就會被抓到那邊拷打刑求,這樣大家會不會心痛啊,要不要關心這個議題啊?(不要啊?那也沒關係啦……)

另外有一部電影叫做 The road to guantanamo ,台灣我不知道有沒有演過,如果還沒有,佳映要不要試試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