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新聞圖表

跟圖表大師學媒體改版與Alternative Story Forms

這次來上海參加財經新聞圖表研習,雖然課程名稱是「財經圖表」,但我實在沒那麼想聽太多財經圖表的內容,因為我真的不太需要聽了。也還好,這次財經圖表真的沒有講很多,除了作業要以財經、量化數據為主外,其他的內容都還挺廣泛的。

今天上午一開始依舊是內容呈現策略的課程,講師 Richard Frank主要是講「Alternative Story Forms」,由於網路上查不到既定的用法,所以我嘗試翻譯成「多元敘事形式」。

這次雖然上圖表課,但有很多時間其實都在以總編輯的角度來談媒體如何視覺化呈現、製作流程,畢竟國外的新聞圖表工作者很多掛的是「Visual Reporter」或者「Visual Journalist」,只要是視覺呈現新聞的方式,不管是統計圖、地圖、表格都歸新聞圖表管。

今天的重點進入了外國媒體非常非常非常重視的改版。之所以圖表課要一路講到最上游的改版,當然是因為現在國外所有的改版到最後幾乎都會採取所謂的Alternative Story Forms,或者說「多元敘事形式」來呈現新聞,而不是只有大照片外加倒金字塔甚至「新新聞」寫作形式的落落長稿子。

其實這種「多元敘事形式」台灣人超級習慣的,因為蘋果日報就是這種風格的代表。當然,形式與內容層次無關,紐約時報圖表與視覺元素也超多的,不是用這種形式就代表一定是量報或質報。大致上來說,就是將以往的長稿子盡量縮短,然後增加不同的形式,藉此在版面上增加視覺線索,也提高內容的可讀性,讓讀者更容易理解、記憶。這些形式主要都是表格、圖解背景資訊,包含年表、街訪、Q&A、列表等等。

雖然這樣的形式在「傳統網路新聞」上比較少看到,但其實iPad上的The Daily已經做得很好了,未來這些多元敘事的元素都會增加互動功能,透過平板裝置創造新的閱讀經驗。

這些元素最後也要回到媒體的風格手冊中,讓媒體上下都知道版面上與新聞採寫時有這些元素可以用,然後,就要跟難搞的文字記者來溝通了。這幾天下來,基本上已經把整個媒體 Re-Design最後需要的文件都看過一次了,非常珍貴。

今天的第二部分課程是創新圖表形式與iPad圖表,但Juan Velasco也說了,圖表形式越創新,犯形式錯誤的機會就越大,畢竟傳統形式的圖表就是因為正確而被廣泛使用才會變成「Conventional」。今天看到的大部分創新形式,其實背後都是具有非常巨量、海量、天量的資料才可能完成。

任何一種不常見的圖表,其實都需要學習的過程,畢竟絕大部分的圖表跟文章或資產負債表一樣,都不是天生就能理解形式(你在大自然很少看到折線圖吧!)。今天課程中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是某一個在圖表形式常見排行榜Top 100的某圖表,如果常看、常畫圖表,對那種形式不會陌生,但同學們可能因為過去沒有看過,反而問了非常多的問題。一個常見、有效、正確的圖表,讀者也未必一眼就看得懂,這也是製作圖表前要思考的問題。

今天另一個讓我驚訝的是,原來紐約時報常見的Pictogram Map都是手工繪製的!原來我的技術水準就跟紐約時報一樣XD,都是手工。Juan Velasco放了一些非常細膩圖表,問起來也全部都是手繪的,很可怕。

下午就放牛吃草做作業,晚上我去扶輪社補出席,回來之後同組的夥伴還來找我討論版面,順便也偷看他同事兼室友的草稿,晚上十點了還在做作業,實在很操!

請參考: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網格與排版

來上海學新聞圖表已經第三天了。雖然同樣的題目之前在重慶也上過,但時間短,而且師資畢竟不同,所以這次還是有許多新的收獲。話說這兩趟下來就花了整整9天學新聞圖表,感觸真的很深。在台灣的傳播圈除了學校、特定公會或者美國在台協會偶爾安排國際大師來「演講」之外,真的很少聽過什麼長期培訓或者工作坊的。

今天主要的內容都在網格與排版,這也是我比較弱的一環,畢竟我不是專職美術編輯,圖表內的元素雖然都很熟,但全部排起來的機會不多。台灣最近崇尚北歐設計風格,Richard Frank恰巧就是北歐報紙設計的大師,一開始先介紹一下瑞典報紙從大報尺寸(如蘋果)轉到小報尺寸(爽報這種)的發展過程,然後再說明從大報轉小報後,版面編排如何從大報(broadsheet)的邏輯慢慢發展出tabloid自己的網格(Grid)。話說國外的報紙漸漸從broadsheet轉到tabloid,除了省紙張的考量外,版面好編排控制,也是其中因素之一。大報的版面真的很難排,台灣的報紙排起來尤其混亂!

被Richard Frank服務或者顧問過的報紙,後來都發展出一套很細膩複雜的網格系統(台灣叫做「格律」),他說明了不同的網格系統的適用範圍,還有遇到主稿、配稿、邊欄、專題、照片、圖表、廣告等等不同性質或層次的內容時,應該怎麼樣落版會比較好看、有效率。當然,這一套網格的邏輯對報紙與雜誌(或甚至各位的簡報檔)都是一體適用的。

他的整套網格系統看似非常複雜,而且規範非常嚴格,但其實這也是因應平面媒體從業人數越來越少的一種作業流程,與草圖一樣,Richard Frank的網格也是一種溝通用的工具,據說可以減少台灣編輯台常見的「你把照片放那麼大害我的稿子被砍一半」這種白痴等級的衝突。

第二節課換成 Juan Velasco 介紹圖表動線。不知道,這部分也是之前在重慶已經學過的東西,當然,這次換成用紐約時報及國家地理雜誌的角度來講,也是另外一個層次的體會。

圖表動線的邏輯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安排視覺元素的方式也差不多,這裡就不詳述,原則上就是要遵循動線的原則來安排視覺元素,注意層級。Juan與Richard今天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圖表與網格的關係,顯然這點非常重要。

Juan Velasco服務的媒體都習慣在圖表上放置較少的文字,這樣會讓視覺更突出。此外,他老兄因為都是在超級有制度、完整的媒體工作,圖表都是獨立單位,所以圖上的文字都是圖表中心自己寫,然後有自己的文稿編輯幫忙處理,不需要勞動記者或者文編。

今天的實務課比較少,而且是我自己也在教的Excel,就沒啥好說的,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國家地理雜誌藝術總監教你用Excel」。

下午開始實作,然後草圖評圖,原本實作是要大家自己找題目,老實說我的筆電中就有大量台灣的統計資料,這都是要寫圖表書用的,想說從中可以找到一些題目。但後來其他同學一直希望老師給題目,最後題目範圍被限縮在浦東發展、黃埔江旅遊以及中國第六次人口普查。說實在我教簡報教習慣了,又經常參加比賽,就養成了一個很差(或者很好)的習慣,就是揣摩讀者的意圖與胃口。畢竟出題的是洋人,來到這裡,就是要看中國與上海風格的東西,所以草圖還算順利過關。

請參考: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之草圖規劃

來上海上了第二天新聞圖表課,晚上出門閒晃時,才驚覺今天是星期天!(昨天上新聞圖表課的整理在此)

世界上所有技藝發展純熟後,基本功都差不多。今天的課其實跟上一次去重慶上新聞圖表一樣,還是強調新聞圖表發展初期的草圖。但由於Richard Frank已經是總編輯,而且是一個可以用「圖表引導編輯」的總編輯,所以草圖對他的意義就更大了。因為他的報紙每天都是用「草圖」規劃版面、落版,所以草圖或許是最重要的工具,繪製圖表或規劃版面之前先畫好草圖,記者、攝影與編輯才知道接下來版面上要什麼。Richard Frank認為版面、圖表、文字、照片及「網路互動功能」在媒體都是同等重要的元素,而且最好彼此的資訊不要重複。唯有透過草圖上的討論,才能夠避免重複元素一再出現在版面上。

因為Richard Frank是圖表編輯出身的,所以他所有的新聞資歷,都是透過新聞圖表的角度來累積,其實相當有趣。圖表編輯其實有很大部分的工作是在收集資料與研究,所以他舉了很多及早準備資料的實例與好處,而且透過這樣的過程,他也經常可以有讓其他媒體跳腳的獨家新聞,並且經常可以挖掘到其他媒體不可能察覺到的角度。加上圖表引導的版面經常是預做的,所以遇到可預期的重大新聞事件時,編輯台的壓力沒有那麼大。

今天第二部分的課還是由Juan Velasco來擔當,但因為他講的部份集中在財經圖表,這方面我也已經很熟了,所以新的收獲不大。不過他用的教材彷彿是某偉大媒體內部的財經圖表規範,這個媒體的規範對於柱狀圖與線性圖的分別跟我以前學的不一樣,也給大家參考。該媒體的規範將「每時間區段會歸零」的數據繪製成柱狀圖,而不會自動歸零的才用折線圖。

下午的練習也很有趣,他們挑了三個圖表讓我們來改圖。第一個是得獎作品,主要是讓我們練習改圖表形式,第二個是國家地理雜誌的內容,重點是重新規劃版面,第三個是小題目,主要是練習流程圖。

評圖時就依照Richard Frank在他們瑞典編輯台的實際作法,全部草圖都繪製在黑板上(當然在瑞典是在白板上,但意義一樣),然後兩位大師再一一提供意見。

我的第一個作業改圖如下:

在上海參加財經新聞圖表研習的改圖練習

這次課程來的同學剛剛好只有原訂的一半,真是好險,因為三個作業評完,就已經超過放學時間一小時啦!還好這次是精緻小班,不然練習一定做不完!

題外話:剛剛在電視上看到Q版三國的三小強卡通,很有趣啊 XDDDD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之2011上海

日前收到SND Chinese 的來信,通知在上海又有新聞圖表的課程,讓我陷入了一陣天人交戰。上課的講師都是新聞圖表界的國際級講師,這種師資組合,在台灣幾乎沒有機會出現,其中一位是國家地理雜誌負責圖表的藝術總監,另外一位是少數圖表編輯出身的報社總編輯。但另一方面,上課學費加上機票、住宿,6天的費用在台灣可以讀一年國立大學!最近剛好又被中華民國政府剝皮,所以更加遲疑。

但今天我還是乖乖出現在教室了。雖然台灣媒體完全不重視新聞圖表,台灣甚至幾乎沒有專職的「圖表編輯」,不過這次除了紙本新聞圖表之外,還會講專輯製作、編輯台管理、iPad圖表(!),所以心一橫,還是默默地匯款給香港大學上海學習中心……

這次的上課重點是財經圖表,剛好我自己也常教類似課程,所以此行也順便觀摩一下國際級大師怎麼教。

因為課程很長,所以今天感覺比較輕鬆,第一位開場的是Richard Frank,他從圖表編輯一路幹到總編輯,相當威猛。目前最厲害的就是他服務的報紙 Trelleborg Allehanda 雖然是個報份只有一萬八的鄉下報紙,編輯台包含文字、攝影、編輯、美編及網路編輯,總共才19人,但很會得獎,以本屆SND新聞設計獎為例,他們就總共獲得了9個獎!(比台灣所有報紙加起來還多好幾倍)

因為是鄉下報紙,感覺上突發新聞沒有那麼重要,所以他們的編輯流程相當不同,大致上來說是「設計引導編輯,編輯引導採訪」,也就是說台灣俗稱的「編採合一」在他們那邊進化成「設編採合一」。但因為人真的很少,所以突發新聞當天可能不會出圖表,而是到第二天、第三天有深度報導的時候,再用新聞圖表來主導內容。

第二位上課的是Juan Velasco,他最早是El Mundo(圖表相當厲害的西班牙報紙)的圖表編輯,然後擔任紐約時報(起立、立正、敬禮!)的圖表總監,現在是國家地理雜誌的藝術總監,作品在SND得獎超過50次,而且入圍過普立茲(我的作品只有入圍過美國網路新聞獎…)。

國家地理雜誌的內容大部分都是巨大專題,雖然可能只有短短幾頁,成本或許都是幾百萬台幣,所以製作流程相當悠閒。他們同時間進行的圖表專案超過100個,目前最遠的專題已經排到2013年!!因為是國家地理雜誌,每期內容透過不同語言發行超過600萬份,所以內容正確最重要,也因此需要慢慢磨。以巴塞隆納的聖家堂(高第大教堂)的圖表為例,國家地理雜誌就派出兩位圖表編輯到現場取材兩週,然後還有後續不斷的聯繫,結果非常驚人,據說有找出目前設計與原先設計的誤差,然後現在的工程團隊還參考國家地理雜誌的圖來變更設計。

Juan認為圖表在新聞上最重要的意義是提供文字與照片無法呈現的資訊,圖表、照片、文字對他而言都是新聞的元素,只是工具不同而已。

這次的課程都是上午講述下午實作,由於香港大學香港學習中心最早只有建築系,所以實作教室就在建築系評圖教室的隔壁,當我看到「評判室」三個字時,我就開始頭痛了,所以下午實作的內容我都忘光光!(實際上是在上Illustrator跟Indesign,就不詳述了)

題外話:這次上課時嘗試用iPad的Evernote做筆記,發現要完整用10指快速打字不太可能,打中文更難,還好講師都講英文,然後又有中文翻譯可以拖時間,所以我可以有比較長的時間用英文筆記,而且Evernote有一個功能是在筆記時拍照,可以邊記錄邊拍照,一天下來,覺得還算不錯,給大家參考。

這次去上海學新聞圖表與編輯台管理的其他內容:

根本沒有「美國Size」這件事!

紐約時報本週刊登了一篇很有趣的新聞,配上很有趣的圖表。

這篇文章是出現在商業版,但配上了非典型的商業圖表。

台灣人總會想說買衣服、鞋子時,美國人的Size比較大,或者美國的板比較大,但實際上也並非這麼回事。

紐約時報從每個女裝零售業者取得了同樣是 Size 8 的胸部、腰部與臀部尺寸,然後發現買衣服根本不能看尺寸,因為同樣是Size 8,在腰部的差距整整有4英吋!

這張圖很有趣,基本上說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