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台北

是,愛情的盡頭

每天都會經過這個招牌。每次經過就會在腦中想起伍佰的《愛情的盡頭》,摘錄一段:

沒有妳的影蹤 有我自己的影蹤
我哭也可以 笑也可以 天長或地久
是愛情的盡頭
下著雨的夜晚最美 將所有景物拋在半空之間
有妳的笑我無法成眠 怎又回到了起點
快讓我沒有力氣 快讓我沒有力氣去想念妳 讓我可以隨著落在窗外的小雨消失在茫茫大地

愛情的盡頭

社會新聞常見的情節,現在整台組裝好賣給你,就是這台絞伴機,在愛情的盡頭。因為通常只用一次,所以新舊貨都有。

最簡單解決「大中至正」牌樓的方法

「大中至正」牌坊這四個字最近因為要改成「自由廣場」,引發很多爭議,我覺得這些爭議都是不必要的,如果因此流血就更不值得。

民進黨執政掛「自由廣場」,國民黨執政掛「大中至正」,那以後綠黨如果執政,要不要改成綠色的「節約能源」或「低碳排放」呢?

其實只要一點點的智慧,解決這個問題很簡單,而且又能夠使用台灣的科技實力。那就是:牌坊改掛超高亮度的LED螢幕!螢幕可以比現在這四個字的位置更大,然後由警衛室控制內容。

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就顯示「自由廣場」(或者「三立廣場」),如果執政黨換人做做看,520就職儀式時還可以同步切換至「大中至正」,我保證這個切換的現場會人山人海,賣香腸、飲料跟手帕(要拭淚)的就會有幾十攤,中山南路封鎖,人潮擠滿愛國西路、中山南路與貴陽街。

從固定的字改成 LED 螢幕還有很多好處。首先,晚上會發光,在國家圖書館 K 書的學生不會失去方向。其次,字體與顏色隨時可以改,想想看,華康少女體或華康布丁體搭配彩虹的「」看起來也挺萌的。

遇到特殊事件或來賓,也能夠改字,洋人來的時候寫「Liberty Square」,中國大陸人士來的時候變成「自由广场」,其他例如「光輝十月」、「中秋平安」、「耶誕快樂」或「歡慶新年」都隨警衛自由發揮,此外,同志大遊行可以改秀彩虹,世界愛滋日時變成紅絲帶,這都比固定的自由廣場或大中至正好,而且牌坊是現成的,不用隨年節搭了又拆。久了之後成為景點,到了節慶時就跟 Google Doodle 一樣,成為四季節令的一部份,保證一堆人拍照上網,如果加上網友投票就更2.0啦。

當然,如果還是堅持要有政治意識,但又要兼顧民眾心態的話,乾脆在附近賣有藍色與綠色的卡片,裡面有RFID,牌坊下面綠色的多,就變成「三立廣場」或「自由廣場」,藍色的多,就變成「大中至正」,這才是真正的民主啊。

2007/12/06 Update:

大中至正2.0 [ LED的美麗 ] 這篇是一定要推的啦~~

借一張(但我原來的意思是白底黑字啦!):

再推一個自己命名的。如果這個的機制可以跟 LED 連動就太好了啊,跟簡訊投票一樣,一通 50 就好了。

中正紀念堂牌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