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Richy

About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如何從慢跑一公里就會喘到完成第一個馬拉松

我從小不喜歡運動,出社會之後體重就一直在90到100公斤左右徘徊(遮臉),雖然之前嘗試了很多次減肥每次都成功,但每次也都復胖,到了後來發現體能真的越來越不好,所以想要開始運動,每次都想說要養成跑步的習慣,但之前2次嘗試都沒有成功。

2018年7月有一個熟識的中醫師朋友 (不是台灣人,也不住在台灣,不用問了) 跟我說一定要維持每天流汗的運動習慣,否則身體陰陽無法調和,我又開始認真思考如何跑步,從2018年7月底開始,我大概平均每週跑6天,並於2019年3月底完成無痛無傷的第一場馬拉松。

以下就是我覺得對於平常沒有運動習慣,或者跑步一陣子就失敗的「中年人」,一點小小的建議與心得。我不是醫生、運動生理專業人員,以下內容都是我的經驗談,如果你有任何健康方面的疑慮,請諮詢專業人士。

中年慢跑基本觀念

跑步是人類歷史最悠久的運動,有些學者認為人類本來天生就是要長跑的,人類又瘦又小,但是可以靠長距離小跑步累垮其他更大的獵物(並讓物種滅絕),但中年人畢竟不年輕了,你也幾十年沒有追逐過獵物了,雖然跑步可以看的指標很多,成功如你,一定也很懂KPI管理,建議跑步時先參考這兩項數據:

心率優先

我之前兩次慢跑的嘗試都有透過Nike的App留下記錄,事後再回去看,發現實在跑太快,大概都是5分速上下。5分速的意思就是每1公里耗時5分鐘,大約時速12公里。這對於很久沒有跑步或者運動習慣的人而言,算是非常快的速度。用這種速度跑,過沒有多久通常就會進入所謂的死點 (Dead Point),上氣不接下氣,心跳感覺有點快之類的。我在沒有看心率跑的時候,大概都是10分鐘之內進入死點,每次跑步都會有死點,是很讓人挫折而且令中年人害怕的事情。後來買了心率錶,按照心率錶的訓練菜單開始練習,通常前10分鐘是心率很慢的跑步,竟然也就沒有發生死點了,即便我跑初馬,前10分鐘也是緩緩起步,雖然整場跑完腿會酸痛,但心肺沒有太大問題。

跑步要多快的心率,每個人不同。「正常」人的最大心跳率 (HRmax) 大概是 220-年齡 ,如果你今年45歲,那最高心率就是175,不過這只是一個大概值,我認識很多人隨便一跑就跳很快的,所以你可以去專業的運動生理實驗室或者依照專業的方法測出大概的運動最高心率。

雖然跑步訓練的門派很多,但原則上心率可以依照下列方式分為幾種區間,將你的最大心跳率分成平均的十等份,通常你睡覺、坐著時的心率都會低於50%的最高心率,稍微快走時差不多可以到50%,而跑步一開始不需要比這個心率快太多,只要到達60%至70%的最高心率即可,在70%的心率下跑步,發生死點、不舒服的感覺的機率小很多很多。一開始練習跑步,維持在70%心率以下即可,這種程度不會太累、受傷機率低,燃燒脂肪的速度也快。等身體習慣跑步之後,再往上挑戰更高的心率。我每週跑步的距離大概有80%都是在這種心率下完成,只有很少數才會在心率區間70%到90%之間完成,而且之前都有非常長時間的暖身。

時間優先

中年人跑步安全至上,沒有必要跟年輕人拼速度、拼距離,除了心率優先之外,再來就是時間優先,跑夠了時間就可以,沒有必要一定要跑幾公里、幾十公里、幾分速。我後來大部分跑步都交給心率錶來幫我規劃訓練菜單,因為一次要14周,所以第一次是半馬的訓練菜單,目標是台北馬拉松,第二次是全馬菜單,目標是成功嶺馬拉松。菜單規劃跑多久、心率多少,就按照這個來跑。一開始當然跑很慢,距離很短,但身體慢慢進步之後,同樣時間就可以多跑個一、兩公里。

跑步初期會遇到的事情

如果你已經很久沒有運動、很久沒有跑步,你腿部或身體其他部位的肌肉自然也不是太強,開始跑步之後,腿部的酸痛是難免的,我大概前2個月腿部每個地方都是輪流酸痛,2個月之後就不會因為日常訓練跑步而酸痛。 我總共噴完兩罐酸痛噴劑就不用再噴了。

在東京玉川上水跑步

在東京玉川上水跑步

提昇意志力

一個人跑步是一件難度很大的事情,人又是一種意志力很薄弱的動物,所以要盡量讓跑步這件事情沒有什麼障礙,同時又有趣味:

  • 不被干擾的固定時間:我前兩次跑步一次是週末跑,一次是晚上跑,很遺憾的是都無法固定持久,最後想了想,只有在清晨才不會受到工作或其他事情干擾,加上我很幸運,家裡附近有很多公園,離河堤也很近,所以可以在清晨直接去很棒的位置跑步。清晨通常不會被工作干擾,只要起得來就可以。
  • 齊全設備:台灣多雨,溫差其實也很大,所以不跑理由很多:「下雨」、「太冷」、「下雨而且太冷」、「太熱」、「太暗」等等,但除非傾盆大雨或者真的氣溫超過30度,否則都是可以靠器材解決的。我在跑步的第一個月大概就把溫度、下雨這兩件事情克服了,除非是很大的雨才會去健身房,氣溫再低我都不擔心。初級跑者所需要的設備在下面會詳述。
  • 加入Strava:社群型的運動App有很多,台灣很多人用馬拉松世界,國際上比較通行的有Strava,中國大陸還有悅跑圈,這些工具都可以讓你的跑步被看見,然後很多人來按讚、給你鼓勵。你初期在Strava上可能沒有半個朋友(可憐,我一開始也一樣),可以從家裡附近路徑的跑友開始關注起,久了就會有人也關注你。Strava、悅跑圈可以當成跟Facebook類似的社群軟體,只是大家貼的東西都只有運動記錄,不論你跑多短、多慢,都會有人幫你按讚,很棒!Strava上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設定隱私範圍,可以讓自己住家附近一段距離內的路徑不公開,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住在哪裡,這個一開始就要設定。
  • 監測身體數據:跑步很容易看到體重、體脂、肌肉量的變化,但重點是你要能夠輕鬆容易的看得到。現在有很多便宜、方便的藍芽體重計,這個可以強化你的動機,雖然不會每天都變化,但通常在一週或者一個月的間隔,體重、體脂、肌肉量、脂肪重量等等都會有變化。
  • 參加路跑活動:台灣現在的馬拉松、路跑活動真的很多,如果你還沒有參加過,可以依序從10公里、半馬、全馬報名下去。報名這些比賽可以讓你願意花更多時間練習。我自己報名半馬、全馬都各吃了14周的訓練菜單,一周5天以上,是一個減少怠惰的外部動機。我從2018年8月開始跑,大概從10月開始就一個月參加一次活動,分別是2次的10公里、3次的半馬或超半馬,然後是全馬,一直維持有訓練菜單可以讓自己有一點點小小的壓力每天都要跑,但這壓力也不能太大。
  • 告訴別人你在跑步:跑步在台灣是一個很大的隱形興趣社團,只要你開始跑步,在Facebook或IG公開自己跑步的紀錄,馬上就會有其他的跑友現身。跑步這件事情是很好聊的,我有一次與EMBA的學長一起從新竹回台北,聊著聊著兩者突然發現對方也是跑友,之後全部都在聊跑步。

增加趣味

一個人跑步是很無聊的,我提昇跑步趣味的方法有一些給大家參考:

  • 更換路徑:我不太喜歡在田徑場繞圈圈,所以我會經常更換跑步的路徑,即便在公園,我也發展出很多種不同跑法,或者開拓新的路徑。加入Strava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看其他人跑哪些路徑,或者從Strava的路徑熱力圖來看附近的人都在哪裡跑。我自己最喜歡的路徑是板橋浮州人工溼地,很少人跑,天氣好的早上跑起來很舒服。從熱力圖上大部分的路徑都是較多人跑過的地方,通常也相對安全,好跑。
Strava 熱門跑步路徑熱力圖

淡水河流域的熱門跑步路徑

  • 與自己挑戰:Strava之類的軟體都有很詳細的個人數據記錄,每一項都可以與自己挑戰,其中包含各種距離的個人最佳記錄(PB或者PR),例如400公尺最佳記錄、1公里、1英哩、2英哩、5公里、10公里、半馬、全馬等等。在台灣,1公里、5公里、10公里、半馬與全馬是幾個比較重要,也可以跟別人「交流」的指標。這種數字自己偶爾挑戰自己,也是很有趣的。
  • 與他人挑戰先提醒,中年人不要太拼命。在Strava中有各種路段的排行榜,你可以從家裡附近的路段開始自我挑戰,看名次慢慢進步也是很有趣的。在台灣沒有必要拼路段的冠軍,特別是熱門的長路段,上面有太多成績是用自行車達成的。
  • 聽有聲書:慢跑很適合聽有聲書,但要先注意耳機是否能夠聽到環境音,畢竟完全密閉的耳機在台灣很危險,因為很多慢跑道都會有自行車、電動輪椅、機車或者汽車出現。我自己主要是用Audible聽英文有聲書,偶爾也會聽一點中文的。我聽完了Michelle Obama的Becoming再去書店看中文書,才發現竟然如此厚厚一本。

慢跑器材與設備

一開始我聽人家說「跑步是不花錢的運動」就傻傻相信了,後來才體會到只有場地不花錢而已,原則上設備要添購「齊全」,即便不挑頂級名牌,幾萬台幣也跑不掉。以下是我依照我認為的入手急迫性排序,完全沒有廠商贊助(遺憾):

  • 心率錶:我覺得沒有跑步經驗、運動習慣的中年人,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可靠的心率錶,我自己一開始用小米手環,後來上網查了一下國外常用的品牌,最後決定買Polar,一開始用Polar M430,之後又上Amazon直接買Polar Vantage V。Polar本身是心率錶大廠,而且訓練菜單做得很好,也很合理。台灣人主要都是用Garmin,國外還很多人用Suunto。我覺得有沒有好的訓練菜單是很重要的一件事,Polar做得相當好,這是我推薦的最大理由。Suunto據說也很不錯,但我沒有用過,不敢推薦。心率錶的目的是讓你每次都控制心率不要太快,而不是要你衝刺用的。
  • 跑鞋:跑鞋是一個很可怕的領域,一個牌子可能就有十幾條主力產品線,新手根本不知道從何挑起。有些牌子有現場檢測,推薦你應該穿什麼鞋子,我在Mizuno東京旗艦店有做過,推薦出來的鞋款類型與Brooks的線上測驗結果差不多,所以如果你一開始不知道要買什麼鞋,可以先在線上測看看。一般會建議跑鞋大概1000公里換一雙,加上台灣容易下雨,所以我是幾雙換著穿。台幣2到3千之間已經有很多很好的廠牌可以選。Brooks、Saucony、Mizuno、Asics都是不錯的選擇,腳寬的人最好去店面挑,買有寬楦的鞋款。迪卡儂特別便宜的鞋子,不太建議,高價的還可以。
  • 多功能藍牙體重計:運動需要激勵,自己身體的變化就是最好的激勵,最好從跑步一開始就買一台藍芽體重計,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花了一輩子、數百萬好不容易吃胖的體重與脂肪慢慢消失。雖然節食或者特殊的飲食法也可以減重、減體脂,但很難增加肌肉,所以一開始就記錄自己的肌肉增長也是不錯的事情。藍芽體重計從便宜的雲麥好輕到歐姆龍都有,我覺得買雲麥好輕就很好用了。
  • 跑衣、跑褲:衣物類的我覺得迪卡儂很夠用了,而且所有路跑活動,穿迪卡儂的都很多。在迪卡儂買東西的原則是:只要同樣商品有不同價位的,就不要買最便宜的。
  • 襪子:我也是買迪卡儂的跑襪,很夠用了。
  • 輕保暖設備
    • 圍脖:避免出門到暖身階段溫度散失,便宜的就可以了。我通常是暖身完覺得要出汗了就會脫掉。(迪卡儂即可)
    • 袖套:與圍脖一樣,雖然穿短袖跑很舒服,但是身體還沒有溫暖之前容易著涼,袖套穿了就跟穿長袖一樣,熱了馬上脫掉。 (迪卡儂即可)
    • 腰圍、護腰:冬天特別冷的時候要注意肚子保暖,任何的腰圍、護腰都可以,免得著涼。
  • 輕防雨設備
    • 雨帽:我用的是Brooks的防雨帽,跑台北馬到了終點擦汗時不知怎麼就掉了,後來又買一頂一樣的。這個不是很透氣,但完全防雨,免得雨水滴到頭上不舒服而且溫差太大。
    • 防潑水外套: 很多品牌都有防潑水外套,而且可以收納成一個小包包放在腰袋或者拿在手上。氣溫稍涼的時候也可以先穿著,熱的時候再脫掉。 (迪卡儂即可)
  • 腰袋:如果你喜歡跑步的時候攜帶很多東西(錢、悠遊卡、手機等等),就應該考慮買一個腰袋。我平常練跑的時候會用FlipBelt有拉鍊的那款,不過每天拉來拉去,已經一個拉鍊被我拉壞了。路跑比賽時我有時候會用Compressport的腰袋,這款直接有附號碼布的綁繩,很方便。如果你有認真跑,通常過一陣子就會因為腰瘦換腰袋了,只好開心含著淚買新的。
  • 頭部吸汗:如果你很容易流汗,就一定要有跑步的帽子。也有人用吸汗帶,這種產品很多元,便宜的就可以了,最好是可以常常洗的。
  • 重保暖設備:天氣特別冷的時候要三明治穿法,最裡面是比較薄,可排汗、排濕的衣物,免得一流汗就開始冰冷。中間那一層是保暖、有點厚度的。最外面是防風、防水層。我2019年初有去東京跑了一星期,當時氣溫大概都在0度到10度之間,這種穿法原則上沒有太大問題。
    • 可排汗的運動內衣:視溫度不同可以穿短袖或長袖。
    • 可排汗的運動長袖:稍微厚一點,可以排汗的運動長袖即可。
    • 可排氣的外套:我自己用的是迪卡儂的外套,胸部有兩個大拉鍊,拉開就可以當暴露狂(誤),利用這種方式控制低溫下的排汗、降溫。
  • 跑步背心或跑步背包:當你開始練跑一段時間後,就會開始練習長距離慢跑 (Long Slow Distance,簡稱 LSD),如果LSD長達2小時,中間都沒有喝水也很痛苦,或者手上拿著水壺跑2小時也是另一種痛苦,所以我如果LSD都會穿跑步背心,看情況放一個到兩個軟水壺。跑步背心跑半馬、全馬也都很實用。跑步背心或者跑步背包通常要非常貼身,而且重量要輕、透氣要好,想也知道不會太便宜。一般而言跑步「背心」最服貼,容量較小,跑步「背包」容量比較大,背後的的東西總是會有點搖晃。供水系統有靠前胸水壺與後背水袋兩種,也有背包兩者都有。我的背心是Camelbak的,已經跑過數百公里,沒有什麼好批評的。另外有一個背包是Mizuno的,在東京陪我跑了幾十公里,也很不錯。還有一個是Salomon,容量比較大。後面兩者都是「跑旅」用的,也就是在不能或不願意寄物時要背比較多東西跑步時才使用。我在東京跑旅的時候,發現東京非常多人背著背包跑步。
  • 軟水壺:我是一個容易流汗的人,所以水份補給可能比其他人更重要。軟水壺有個好處,沒有水的時候體積很小,身上背兩個也沒有什麼體積。一開始我用一般吸口的,喝的時候還要特別拿出來,後來改用有吸管的,非常方便,放在跑步背心前口袋,只要稍微低頭就可以喝到,參加路跑活動時也可以取代水杯。(Salomon或Camelbak)
  • 燈具:假如你早上會在路邊或者河濱跑,一定要有隨身的警示燈。這個買迪卡儂的就可以了,一百塊就有一個。
  • 跑步耳機:因為每個人耳朵形狀都不一樣,還有戴眼鏡與否也會影響,我覺得這真的需要緣份才能找到適合的耳機,與廠牌、類型、價格都無關。有的放入耳朵內跑一跑就會掉出來,有的不適合耳型。沒有推薦的,試了才知道。
  • AccuWeather App:跑步前一晚我都會看一下降雨的預測,觀察一段時間發現還挺準的,降雨機率超過50%應該是都會下雨,30%以下大多還可以跑步(可能毛毛雨)。
  • 書籍:如果一個人練跑,多看一點書總是好的,以下是幾本我看過還不錯的書:
    • 高木直子的馬拉松系列都很棒,我覺得跑多少距離、跑多少次馬都不重要,重點是去玩~~
      • 一個人去跑步:馬拉松1年級生
      • 一個人去跑步:馬拉松2年級生
      • 一個人邊跑邊吃:高木直子呷飽飽馬拉松之旅
      • 一個人出國到處跑:高木直子的海外歡樂馬拉松
    • 《跑者之道:一趟追索日本跑步文化的旅程》:台灣的跑步文化受到日本影響很大,不過日本的跑步文化是有點「特殊」的,很大程度受到驛傳的影響,這本書不是讓你跑快的,但可以讓你看到日本人如何看待跑步。
    • 跑步聖經 (Das große Laufbuch) 作者 Herbert Steffny 得過德國馬冠軍,也拿過紐約馬第三名、芝馬第五名、波馬分組第一名,並且是德國10公里長青組記錄保持人。因為作者一直到50歲之後都還在跑,書中的建議對中年人非常可行,可惜台灣沒有出版。

日本北九州親子遊記

2017年11月去代官山的蔦屋看了一下,覺得不錯,所以找了CCC老闆増田宗昭寫的《知的資本論》來看,又發現蔦屋 / CCC 幫武雄市蓋的圖書館感覺不錯,因此年底休假就去了一趟北九州,順便帶了小孩一起去,這次是第一次單獨帶小孩出國,心中十分忐忑,原本只想安排三天三夜,結果不小心訂機票訂錯時間,變成四天四夜,得不斷安排給小孩的行程。當然,日本給小孩的景點都很讚,大人玩起來也很開心。

小犬通常在下午不特定的時間會睡一下午覺,所以我原則上安排上午是小孩的行程,下午等他想睡覺時就放入胸前的背巾,通常在爸爸的胸前都特別好睡,只要不特別驚動,最多可以睡三小時,剛好就是安排我的行程。這次他三個下午都有睡覺,最後一天大概太累了,中午下午各睡一次。

第一天早上就到福岡了,先搭JR九州的海鷗號去佐賀,不過第一站是爸爸要去看佐賀城跡,小犬只能乖乖跟著看。

JR九州海鷗號

 

第一天傍晚就到武雄了,雖然父子倆人都有點想休息,但還是得出門去圖書館。武雄其實很小,只有五萬人口,旅館住在武雄火車站前面,走到圖書館大概十分鐘,不過當天晚上氣溫應該只有2度,我很久沒有體驗這麼低的溫度,小犬是第一次,結果不幸就著涼了。

武雄市図書館其實有兩棟,一間是圖書館加上閱覽室,另外一間是武雄市こども図書館。蔦屋書店的特點就是都與星巴克合作,所以買書與喝咖啡可以一起發生,兩種行為互惠互利。我多年前去過一次佐世保的蔦屋書店,只是當時沒有意識到那就是蔦屋書店,只覺得店內氣氛很好,而且星巴克就在港邊,景觀非常好。這次又去了那間蔦屋書店一次,雖然是上班日下午,但生意很好,星巴克基本上滿座,書店內也很多人。

武雄市圖書館的一樓差不多有一半是蔦屋書店與星巴克,書是可以販售的,但書店的書櫃隔壁就是借閱櫃,兩者之間沒有物理間隔,樓上的閱覽區往下看就是整片的書店與星巴克。三者在空間上的融合相當不錯。因為館內拍照有諸多限制所以就沒有拍了,請自行上網尋找照片。

武雄兒童圖書館2017年10月才開幕,內部是階梯式的造型,可以想像設計時必然有提供說故事的空間。我這次發現日本有相當多的故事圖卡,還有不織布縫的故事書,這兩種我在台灣都很少看到。兒童書店二樓有一間小的親子鬆餅咖啡餐廳,必然要九州的地產地消,小朋友與家長看書到了用餐時間不用離開圖書館,可以直接用餐。這間因為都是親子同行,難免要拍照曬小孩,所以館內有比較貼心說要拍自己的小孩請便,我也有請館員幫我與小犬合照。

武雄蔦屋圖書館兒童圖書館

第二天就只有安排一個景點,去佐世保的西海国立公園九十九島珍珠海洋遊覽區。西海国立公園有三個主要遊樂教育設施:九十九島動植物園森きらら、九十九島水族館海きらら及九十九島遊覧船,這全部都是由佐世保市政府出資的させぼパール・シー株式会社來經營,我覺得經營得相當好。

其實小犬不到一歲就來過九十九島珍珠海洋遊覽區還搭過船,但我猜當時應該沒有什麼記憶,才剛會爬而已,我原本也沒有想到我還會再來佐世保,但是查了一下武雄附近的親子景點時,意外發現九十九島動植物園有個企鵝館,實在太厲害了,所以決定再來一次。我幾乎就是為了這個企鵝館才決定再去一次佐世保的。

這棟企鵝館是一棟三層樓的建築物,企鵝池主要在二樓,底部是透明的,所以小朋友可以從底下、旁邊與上面三種視角來看企鵝。

九十九島動植物園企鵝館

當天是上班日,幾乎沒有什麼遊客,跟包館差不多,愛看多久就看多久。不過小犬當天最有興趣是別種生物:

九十九島動植物園森きらら真的還挺小的,如果走馬看花十分鐘可以走完,不過這邊的規劃很重體驗,有四個地方可以餵食動物,週末還可以騎馬

飼料裝在扭蛋中,每個100日圓,結果我花在餵食上的錢就跟入場料差不多了,很厲害。其實小犬不敢自己獨自餵羊,所以最後是老爸餵。

從動物園到水族館有接駁車,5分鐘就到了,不過一小時才一班,請注意時間。

九十九島水族館海きらら上次並沒有進去,還好這次有來,感覺也很好。水族館內也有餵食體驗,用的是鮮蝦,挺不錯的。另外一個體驗是挖珍珠,很便宜,一次600日圓就可以得到「自己挖的珍珠」一顆,當然回台灣之後已經被包裝成「兒子挖給媽媽的珍珠」,無價。挖出來的珍珠當場可以加工成各種首飾,只要10分鐘。

九十九島水族館海きらら內有一個很大的水族箱,也是多角度的,真的很厲害。

我發現日本很多社教場館都有另外拉出一個兒童遊戲區,真的很棒,水族館的兒童遊戲區中有一個可以爬的器材,做成鱟的形狀,可惜小犬還看不出來。

這個水族館還有一個海豚池,定期表演,這部份我原本沒有安排,但是運氣很好剛好遇到,就帶小朋友一起看了海豚秀。這個海豚表演池的座位很少,也與池子很近,所以水會濺到觀眾身上,非常刺激。館方會發大型塑膠布給觀眾,大家不能只是靜靜地看,需要一直拉塑膠布。

九十九島水族館海きらら

小朋友看了很開心,老爸也很開心,然後回到佐世保的路上小犬就睡了,讓老爸可以在佐世保的蔦屋書店喝杯抹茶拿鐵。

第三天的目標是去北九州市立いのちのたび博物館看恐龍,沒想到遇到日本人過年,真的很難過。

既然這裡沒開,只好立刻去下一個點,九州鐵道紀念館。這間小的紀念館有鐵路機車、迷你鐵道、駕駛座及室內展示幾區,要慢慢看慢慢玩也是可以花幾個小時。當然,宅氣這麼濃醇香的地方,一定是爸爸自己想來的,不過小朋友也有機會自己玩駕駛座,買各種跟火車有關的紀念品。這間鐵道紀念館內也有一個小的兒童遊戲區,不過我們沒有時間,所以沒放小犬進去玩。這個點老實說對三歲小孩有點太早了。

這個點之後都是我自己的行程,而且如我所料,小犬在我進入日清講和館時就睡了,一直睡到我去巖流島再回到門司港都還在睡。

第四天的行程都在太宰府,去程搭了「旅人」專車,非常值得台灣相關單位參考:

去太宰府之前就已經調查過了,當地有一個鄉下級的太宰府遊樂園,建於日本戰後經濟開始起飛1960年代,剛好滿60年,所以太宰府逛一逛就立刻繞到遊樂園。

這個太宰府遊樂園雖然小、而且設備異常老舊,服務人員還不足,有時候一個人要顧兩個收票口,但我發現所有去的家庭都很開心,每個家庭的臉上都笑咪咪的,所以快樂不一定要靠多高超、先進、5個G的遊樂設施,只要家人在一起同遊便是幸福。

園內的消費方式有點複雜,可以買門票入園之後再分別針對不同設施買票,或者在入口花1000元買價值1100的點券,也可以買吃到飽的,我為了省麻煩就買了吃到飽的票,不是很便宜,父子兩差不多要5000日幣。

這個遊樂園有一個非常古老的環湖卡丁車跑道,我們跑了兩次,非常悠閒的感覺,很推薦各位家長試試看。冬天因為樹葉都掉光了,有點淒涼,但春天時整個跑道變成櫻花道,非常漂亮。

在這邊玩完之後又去逛了一下太宰府,回程小犬又如預期睡了,讓老爸可以去吃朋友介紹的天婦羅、逛一下天神,然後回旅館打包行李準備回家。

日本皇居晨跑皇居ランニング初體驗

我上一次到東京前就耳聞在皇居外面慢跑很熱門,到了現場一看,確實很厲害,一堆人在慢跑,可惜上一次完全沒有準備,所以沒跑,沒想到再去東京已經隔了五年,而且是出差,跟著日本人的節奏,每天九點才下班,出差完就回台灣,只剩下上班前的凌晨有時間。

這次跑之前,原本想說用健走的就好了,但是跑著跑著,五公里很快也就跑完了,走走停停加上拍照,跑速6’55″,也挺輕鬆的,非常建議大家去嘗試看看,也體驗一下日本人優越的企劃力。

Nike Plus 皇居慢跑路線

我是從東京火車站走過去的,原因是我搭山手線的時候看書忘記下車了,所以錯過了起點櫻田門,只能從和田倉門開始,然後在東京火車站又小迷路一下,所以比預定起跑時間晚了大概30分鐘,因此完全沒有時間去體驗跑者休息站。

皇居慢跑景色

皇居外面這條跑道一開始當然是有跑者發現這樣剛好5公里,慢慢有名之後,成了一個活動、養出了一個小的生態系,也變成一個新的景點,後來成為日本觀光廳推薦的天字第一號跑道:「物語がある道」。

皇居慢跑跑者

我大概將近6:30開始跑,這個時段天才剛亮,大部分的跑者都是男性,而且跑速很快,我是不斷被超車,白人跑者數量也很多,平均看下來晨跑者年紀可能在50上下,亞裔女性跑者少,白人的有幾個,而且白人女性跑者還特別喜歡逆向跑,大概是看不懂標示。據說星期三晚上的時段會有很多OL,大家可以參考看看。

跑道旁幾乎都是水景,完全繞著護城河跑,秋天的樹木在晨曦下更顯得光耀多彩,十分迷人,加上跑道是圓形的,可以感受到不斷有新的景色出現,與一般公園跑到最後見樹不是樹的那種感覺不一樣。

皇居慢跑水景

皇居慢跑道上還有規劃花の輪,47個都道府縣,都有一塊自己的花版在地上,大部分都有標示距離,第一片有標示的是沖繩縣,0.2 KM,之後每100公尺幾乎就有一片,非常容易知道自己跑了多遠。 跑道上有幾處公共廁所,對跑者十分方便,跑者休息站也有好幾個,一般身材的人,即便沒有帶跑鞋、運動服,都可以租借,就是要讓你沒有理由不跑。

皇居花の輪

 

 

 

 

 

我要如何抗拒邪教的招募?看看自己的邪教體質有多高!

我很容易被邪教吸收嗎?我生活在一個感覺不需要我的環境中嗎?

 一個有問題的組織(邪教、奇怪的課程)是否能夠成功招募你的主要關鍵,在於你自己本身以及當下對於該組織的接受程度。(請參考 Toshi 的故事

以下的幾點主要是提供你一個反思的機會,你應該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極限,並且針對個人的慾望找到自己的適應方式。如果以下的問題你符合程度越高,通常就越不容易受到這些團體的招募,如果發現與現況差異很大,就要思考人生是否要做些調整?如果親友加入邪教或者其他團體無法自拔,很可能原先的生活與下列問題相差很遠。

  • 在我的生活環境與社交關係中,我覺得很自在。
  • 我有可以聯絡的人,我可以與人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也能透過這個關係來解決問題。
  • 我與我的身體還有我的外表有正面的關係。
  • 我會被我看重的人,當成一個完整的人來對待與接受。
  • 我能夠與我想要的人,有著誠懇與坦誠的關係。
  • 我的生活圈需要我,而且我在這個生活圈有想要與我維持深度關係的人。
  • 我的生活環境讓我覺得有自尊與自信,在我的生活環境中,讓我開心的事情多過於不開心的事情。
  • 我知道自己的需求與願望,並且在這個基礎上規劃了務實的人生計畫。
  • 我有能力發現生活中存在的風險,並且用建設性的方式來處理。
  • 我能夠面對生活中的衝突與緊張,以及人生中不如預期規劃的事物,我也有能力面對自己的失敗並且將它成生活的一部分。
  • 我目前在生活上的體驗與我個人的需求相符合。我能夠自發而且有意義地展開自己的生活。
  • 生活圈中總有些令人緊張或未知的事情讓我可以感到驚訝與刺激。
  • 我自己有一個可以讓自己遵循的價值觀。
  • 我的生活讓我覺得有意義也有成就感。
  • 除了日復一日的生活外,在我的生活圈當中也能夠找到人與我相互討論生命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 依照我的需求,我的生命也對公眾領域與超自然領域開放。
  • 從某些角度來看,我對生命是有主控權的,並且一直能夠找到有趣的新方向。
  •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開始,我或許會做些不一樣的事情,但不會完全不一樣。
  • 我認為在我死後,人們還會因為我的存在而想起我。

資料來源:德國柏林市政府邪教諮詢辦公室

我就是不想讓我孩子打疫苗,不行嗎?

人類本來就要一直反思科學與科技的正當性,所以人會懷疑疫苗是合情合理的。最近台灣突然出現了反疫苗的浪潮(?),如果你還不知道要相信誰的時候,我幫你準備了一些台灣媒體大概不會做的東西讓你親身體驗看看打疫苗或者不打疫苗對傳染病有什麼影響。公民社會,在立法強制接種疫苗之前你都有選擇的自由,但也請你用智慧做出選擇。

如果你住在一個孤島上,島上只有你一個人,也不跟世界上任何人往來,突然有一天從外太空降臨了一種病毒感染了你,而且這種病毒只會傳染給人,那麼其他人是否接種疫苗都無所謂,反正這病毒就會滅絕在這個島上。但如果你住在台北市中心,每天都還要搭捷運、上咖啡廳、外食、上健身房,你就會將病毒傳染給他人。疫情會不會大爆發有很多因素,我不是專家,但基本上被接觸的人是否「免疫」或者有接種過疫苗就很重要。如果社會上很少人免疫,就像 SARS,就會很快跨國大爆發,但如果這社會上有非常多人已經免疫,就算你在捷運上不幸傳染給另外一個人,在公司又傳染給一個人,去健身房再傳染給一個人,但你們四個人再怎麼傳,傳到最後都不會爆發大規模的疫情,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免疫了,就你們這幾個人傳來傳去沒關係,這就叫做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

很多人不打疫苗到底會怎樣?

談這件事情最直白的就是英國衛報2015年的一篇文章 Watch how the measles outbreak spreads when kids get vaccinated – and when they don’t ,裡面模擬了各種群體的疫苗接種率,這個模擬很簡單,你只要看就好,但每一次模擬的結果都不一樣,原則上社區疫苗接種率越高的地方,越不容易爆發疫情,只要你多玩幾次,就會「感覺」到疫苗接種率與爆發疫情的關係。

Watch_how_the_measles_outbreak_spreads_when_kids_get_vaccinated_–_and_when_they_don_t___US_news___The_Guardian

疫情爆發了我一定會得病嗎?

如果你還有一點點時間,可以玩這一個遊戲 VAX! ,遊戲一共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是說明網路、流行病、免疫與隔離,講得非常簡單,第二個部分就是讓玩家自己體驗從事公共衛生有多難,第三個部分則是說明到底什麼是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如果聽過第一部分的說明也玩過第二部分再聽過第三部分的說明之後你還是不想打疫苗,全世界都會尊重你的決定。 遊戲其實相當難,你想像你是一個公衛醫生或者護士,到了一個50個人的社區,但只給你5劑疫苗,你的目標就是透過疫苗,把這個網路斷成越多個不相連的小網路越好,等傳染病爆發後,你可以再隔離健康鄉民,目的還是切斷網路。我的最佳記錄是給我5劑我可以在一個50人的社區把疫情控制在只有3人染病,不過這是容易版的成績。遊戲很真實,在困難級當中出現了不願意打疫苗的家長……

Vax___Gamifying_Epidemic_Prevention___Game

如果你是學校的老師,這是我目前看到最適合你說明這件事情的簡單遊戲,當然你也可以讓你心愛的人玩玩看。如果你的工作包含了危機公關處理,說實在你也應該玩玩。

類似的模擬其實很多,另外一個可以設定比較多的,純粹就是跑模擬數據,但是可以調整疾病的潛伏期、傳染率(實際上就是真的有人不會被傳染)以及致死率(沒死就康復並且可能免疫啦),還有社區的人口數、混雜程度與疫苗接種率,比前面介紹衛報的更詳細,也更能體會有沒有施打疫苗的差異。

到底為什麼有人不打疫苗?

在2015年加州爆發麻疹疫情的時候,紐約時報有一個詳細的地圖說明了為什麼有些社區的麻疹疫苗接種率很低,其中包含了「社經地位低」、「相信打疫苗不好」或者「我們這種人不會得這種病」,結果堂堂美國也爆發麻疹,Good Job!

打疫苗就不會有傳染病嗎?

華爾街日報也有一個圖表報導,讓你看看自從施打疫苗之後,每一種疾病在美國的十萬人發生率,很多都是瞬間就降到幾乎等於0,但也有些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降低,但最終幾乎都到達0。

你聽過小兒痲痺嗎?

在上面的這個報導中,請特別注意小兒痲痺 (Polio),我讀小學的時候,學校中總有幾個小朋友是病患,從小就要使用拐杖(這些還是沒死的),1976年到1982年之間,台灣小兒痲痺幾乎絕跡,當時的小兒痲痺疫苗接種率只有35%而已。病毒不死,只是在等待機會。終於到了1982年大爆發,一口氣來個1000例,這下不得了,我國才開始採用預防接種紀錄卡,此後小兒痲痺疫苗接種率逐年提高,現在大概都在95%以上(這也是我國的目標),終於根除小兒痲痺,現在台灣已經很少看到要用拐杖或者輪椅的年輕人,這是整個世代嬰幼兒家長的功勞。

我國小兒麻痺防治成效

一個學期快速了解納粹的公民課綱

納粹黨、納粹主義、納粹黨衛軍最近在台灣突然變成話題,一開始大家覺得學生不懂,後來發現老師彷彿也不太懂,最後整個社會驚覺連批評老師與學生的人似乎也不是很懂。

我自己也沒有太懂,不過根據我在德國生活過幾年的經驗,嘗試來擬一份符合轉型正義的納粹課綱,不多,每週兩小時,只要一學期就能教懂了。這當然不只有針對納粹而已。

  1. 人權、基本法與憲法
  2. 民主
  3. 偏見與歧視
  4. 少數與接納
  5. 仇恨與排外
  6. 極右主義
  7. 歐洲納粹問題與反閃主義
  8. 社會達爾文主義、種族主義與優生學
  9. 帝國主義、軍國主義與法西斯主義
  10. 威權主義與集權主義
  11. 希特勒、納粹黨、黨衛隊與武裝黨衛隊
  12. 種族清洗、種族滅絕與危害人類罪
  13. 最終解決方案、集中營與納粹大屠殺
  14. 市民勇氣與反納粹活動
  15. 戰爭罪、日內瓦公約與人道兩公約
  16. 紐倫堡大審與去納粹化
  17. 轉型正義
  18. 新納粹與新法西斯主義

以上只是草稿,歡迎提供修改意見~~

Anti-Nazis

政府別偷懶,快點廢除博愛座!

博愛座最近幾年不斷引發爭議,社會有各種理性與奇怪的討論,但其實許多爭議的背後來自於主管機關管理的懈怠、先講結論:

  • 政府與業者應將「博愛座」立刻改為「無障礙座位
  • 與「無障礙停車位」一樣,明確規範「無障礙座位」使用者身分
  • 對「無障礙座位」使用者採取事先資格審查並且發給證明,減少糾紛
  • 與「無障礙停車位」一樣,明確訂定違反者罰則
  • 針對「無障礙座位」在車廂、車站、網站上都有詳細的使用規範,加強教育宣導
  • 針對「一般座位」是否需要讓座也有明確的規範

博愛座是法律規範還是出於愛心?

博愛座」的名稱或者概念確實很模糊,解釋空間很多,主要是以道德來驅動,希望大家發揮愛心、同理心,把政府與大眾運輸業者應該支付的管理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但消費者百百種,博愛座可能形同虛設,最後只讓草偃型的作者賺到流量。

我在非常小的時候就被家裡告誡,因為家母在懷孕的時候,有人曾經讓座給她(等於就是讓座給我啊),所以我也要讓座給人家。確實因此我就謹記庭訓,如果可以盡量讓座,除非確實有不得已的需求(腳斷了、抱小孩),或者公車真的空到可以跑步,否則真的不去坐博愛座。但這樣的博愛座概念是以社會規範、社會交換為出發點,並不能確保大家都讓座,或者同意這社會需要讓座,特別是遇到看不出來有需求的,對雙方都尷尬。

台灣人很多人現在還在爭執是否需要有「博愛座」,其實沒有什麼好爭,從國外到台灣,類似的概念都是透過立法,不是公共運輸業者自己想出來的。根據我國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第53條的規定:「大眾運輸工具應規劃設置便於各類身心障礙者行動與使用之無障礙設施及設備。未提供對號座之大眾運輸工具應設置供身心障礙者及老弱婦孺優先乘坐之博愛座,其比率不低於總座位數百分之十五,座位應設於鄰近車門、艙門或出入口處,至車門、艙門或出入口間之地板應平坦無障礙,並視需要標示或播放提醒禮讓座位之警語。」,而第99條則規範了業者的罰則。

所以我國的博愛座其實本來就是「無障礙座位」,設立的法源與罰則都跟「無障礙停車位」是一樣的。既然法令的概念是「無障礙」,台灣人對「無障礙停車位」已經有認知而且通常不會白目到去停這樣的車位,「博愛座」這種容易被污名化、被誤解的命名方式就應該改變,以「無障礙座位」來稱呼,也不要用「優先席」這種中文依舊模糊的概念。(誰優先,當然是我優先啊!)

無障礙座位又怎樣,我不讓位你可以咬我嗎?

台灣的「無障礙座位」管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並沒有再規範大眾運輸業者需要制定相關管理辦法,所以台北捷運雖然根據了大眾捷運法第50條另外訂定了「臺北市政府處理違反大眾捷運法第五十條及第五十條之一裁罰基準」,但偏偏就沒有針對「無障礙座位」設定任何規範,連柔性勸導都很少。

因為中央與地方都沒有法源,大眾運輸業者也不想要得罪客人,所以無障礙座位不讓位並不會怎麼樣,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無障礙停車位,由於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只有要求設立,沒有要求訂定罰則,所以就算白目三寶去停無障礙車位,同樣沒有罰則,以致於2016年立委要在停車場法當中增加罰則 。

台灣立法只有立一半,其實很沒有誠意,但我們可以參考一下國外的規定。以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綜合無障礙標準規範》(O. Reg. 191/11: INTEGRATED ACCESSIBILITY STANDARDS),來看,業者不但要設定無障礙座位,不符合條件的乘客需要讓出座位,而且運輸業者要訂定溝通策略。

  1. Every conventional transportation service provider shall ensure that there is clearly marked priority seating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on its transportation vehicles and that the priority seating meets the standards set out in this section. O. Reg. 191/11, s. 49 (1); O. Reg. 165/16, s. 9 (1).
  2. The priority seating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shall be located as close as practicable to the entrance door of the vehicle. O. Reg. 191/11, s. 49 (2); O. Reg. 165/16, s. 9 (1).
  3. The priority seating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shall be signed to indicate that passengers, other than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must vacate the priority seating if its use is required by a person with a disability. O. Reg. 191/11, s. 49 (3); O. Reg. 165/16, s. 9 (1).
  4. Every conventional transportation service provider shall develop a communications strategy designed to inform the public about the purpose of priority seating. O. Reg. 165/16, s. 9 (2).

在加拿大多倫多,不讓座最多可能被罰加幣235元( Persons who do not comply with priority seating signs may be subject to penalties under the By-law and liable for a fine of up to $235.00, plus applicable charges as provided for in the Provincial Offences Act.),澳洲也是要罰錢

加拿大無障礙座位的規範

而且無障礙座位原則上就是完全排除沒有資格的人,也不是那種「誰先坐就是誰的,朕讓你的,你可以坐,朕沒有讓你,你不能要」的概念。我們可以看美國聖地牙哥的說明,「These signs enable those that may identify themselves with a special need the option to decide if they wish to request a priority seat, rather than passengers making a judgment as to whether someone has a special need to be seated.」所以無障礙座位並不是由先佔到無障礙座位(而且沒有故意睡著)的人來判斷是否讓座,而是有資格坐的人要你讓位你就得乖乖讓。聖地牙哥針對無障礙座位不但有詳細的說明,而且還有累犯制度,霸佔不讓位的抓到第一次罰25、第二次罰50,之後就罰100美金。

我有隱形需求啊,我也很需要坐

我國的博愛座早期的使用者都說得很模糊,因為是禮教、建議、社會契約,不是法律,所以只隱隱約約說了「老、弱、婦、孺」,阿娘威,老到底是多老?弱是要多弱?孺又是多小?我常常看到一個箭步去搶博愛座的「老人」,或者看起來只比我大幾歲的大姊只是因為皮膚保養不好看起來有點老,就大剌剌去博愛座;台灣也有很多小孩,從0歲開始坐博愛座,一直到小五小六,媽媽還是會帶著一起坐博愛座,我都不知道這些孩子究竟是屬於孺還是弱。

無障礙座位辨識卡 Priority Seat Card

人間病痛多,這個社會上有非常多人確實需要無障礙座位,但外表卻看不出來,這種時候最容易發生糾紛與爭議,所以英國幾家鐵道公司都有推出「無障礙座位卡」,例如英國南方鐵道公司英國東南鐵道公司(South Eastern Railway)都提供了一個不錯的範例。外表不容易被看出來有需求的顧客(隱形需求),可以先申請一張無障礙座位卡(Priority Seating card),用卡片規範,一年一換。這樣的規範在台灣並不難,因為下列5種身分當中,有4種其實都已經獲得證明了(身障、視障、65歲以上的悠遊卡已經註記,捷運另外發給孕婦徽章),只有3歲以下小孩的,外觀上也很容易識別。

  • 不能站立或不能久站(需要各種證明文件)
  • 視障者
  • 孕婦
  • 65歲以上
  • 小孩3歲以下

無障礙座位辨識卡 Priority Seat Card

對於有各種生理因素不能站立或者久站的,例如眼睛外觀正常但已經視障的朋友,這種制度更能保障需求,而不是臉上寫著「我有隱形需求」人家就會讓座給你,或者不要求你把無障礙座位讓出來,如果事先能夠申請一張卡片,大家白紙黑字,亮卡片換無障礙座位,很合理。不符合規定的人可以去找其他的座位。

台灣應該把無障礙座位的需求者規範寫得更清楚,並且協助辦理證明,減少層出不窮的衝突。

(update 2016, Sept, 6)

很多台灣人一談到博愛座就提到日本,日本有他們獨特的文化環境,但是無障礙座位一直都是有設立的。感謝東京大學鄭秀娟博士提供的資料,日本很多地方也都有類似的卡,雖然不見得都與大眾運輸系統有關,但可以參考一下:

東京有這種 Help Card (ヘルプカード),相當於是東京都社會局發放的,有大規模的宣導活動。

東京都的Help Card

山口縣也是由政府來製作,請大家看到後,給予配戴著適當協助。

山口縣的サポートマーク

兵庫縣也有類似的機制,跟台北捷運的孕婦章一樣可以做成「感謝讓座徽章」(譲りあい感謝マーク),底下還有列表出其他類似的徽章。

兵庫縣的「謝謝你讓座給我」章

如果我有需要,但是無障礙座位已經坐了其他有需要的人,怎麼辦?

台灣很神奇的就是車廂喝水這種小事可以天天廣播勸阻,但真正影響人權的事情都裝成沒事。國外大部分的規定都是說,無障礙座位也是先來先到,如果對方已經符合標準,後來者就不能要求讓座。不是我70歲就能夠要求孕婦讓座給我,只能期待非無障礙座位的乘客可以自主讓座,或者請車上服務人員協助。例如多倫多的規範就寫:「A customer with a disability occupying a priority seat is not required to move for another customer with a disability. In this situation, use of the seats is on a first-come, first-served basis.」這種事情的糾紛很多,政府最好白紙黑字寫出來,而不是讓大家搭車全部都不開心、沒有座位拿起手機就拍人家照片上網,已經坐上無障礙座位又符合身分的還要擔心被騷擾。

到底要有多少「博愛座」?

台灣另外有個問題,是目前博愛座的數量也太多了,法令規定是15%,但台北捷運實際上大概是25%,等於有10%的一般座位就消失了,台北市有些公車我看可能超過30%。如此高比例的博愛座,卻幾乎又沒有管理規範,等於是鼓勵糾紛與衝突。

首先,大眾運輸系統有保障每個都有座位嗎?我不知道台灣的規定,但是許多國家的大眾運輸系統都有特別寫這一點,例如在德國,大眾運輸系統是白紙黑字寫在服務規範上,「不提供座位」。以大柏林地區的大眾運輸系統(vbb.de)規範為例,在第五條第二款中就寫到:「Das Betriebspersonal ist berechtigt, Fahrgästen Plätze zuzuweisen; Anspruch auf einen Sitzplatz besteht nicht. Sitzplätze sind für schwerbehinderte Menschen, in der Gehfähigkeit beeinträchtigte, ältere oder gebrechliche Personen, werdende Mütter und für Fahrgäste mit kleinen Kindern freizugeben.」(服務人員可以要求乘客讓出座位。乘客無權要求座位。座位是提供給重度障礙者、行動不便者、老人、孕婦及與幼童同行的乘客。)由於德國很多大眾運輸系統的服務規範都是互相抄來抄去,所以類似的規範都是在第五條第二款。注意這裡寫的不是只有「無障礙座位」要讓座,原則上是全車都要讓,整個系統都要讓座。當然實務上很難執行,但是有些地區會定期有巡車人員確保車上有執行讓座。

這點我想在台灣一定會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大眾運輸業者與主管機關最好是明講,到底一般座位有沒有讓座的義務,如果講明了一般座位也需要讓座,那大家就讓,如果大眾運輸業者願意說明自己的系統內,一般座位沒有讓座的義務,那就回到「博愛」的範疇,能讓、想讓的就讓,真的很累、想回封email、就是不想站起來的,也不用被拍照上網被羞辱、公審。

Priority Seating Bilingual Decal  - Oct 24-12

國外有些地區在無障礙座位(Priority Seat)之外,還是真的有設額外的「博愛座」(Courtesy Seating),但規範也是很嚴格,Priority Seat你必須讓出來給身障人士,至於老人、孕婦、帶幼童的家長,則看博愛座的乘客要不要讓,原則上是建議你讓位,但不像無障礙座位是強制法律規範有罰則。

Courtesy Seating Bilingual Artwork Outlines

無障礙座位原本是出於好意,但台灣因為中央與地方政府都不敢面對這個問題,加上社會風氣轉變、搭乘大眾運輸的消費者年齡不斷提高,反而製造了很多衝突。「完全廢除博愛座」或者「完全不設無障礙座位」一來不合乎國際人權趨勢,而來又把責任放到乘客身上。只有中央、地方與業者都把相關規範明確、詳細定義,才能夠減少衝突與對立。

臺中市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之我見

台中市最近公布了「臺中市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規範了登山活動、領隊條件、保險與搜救費用等,我覺得相當好。不過領隊的條件要求EMT1,我不知道台灣有多少EMT1,而且EMT1的技能是否與領隊相符合,我有點疑問。或許以後台灣會自己發展出登山領隊專門的急救課程與證書,在此之前只能先用EMT1與BLS證書先撐著。

等真正實施後,第一例依法要求支付搜救費用的案例,應該會獲得全國矚目,希望媒體報導的時候不要又站在白目者的那一邊。

德國的山難搜救一般都是由紅十字會的姊妹會Bergwacht 來負責,因為是專業的山野搜救單位,所以會比消防隊更專業,台灣多山,長期應該發展出自己的山難搜救單位。

臺中市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草案

  • 第一條 臺中市(以下簡稱本市)為加強山域意外事故預防管理,維護人民生命安全,特制定本自治條例。本自治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有關法令之規定。
  • 第二條 本自治條例之主管機關為臺中市政府(以下簡稱本府)。
  • 第三條 本自治條例用詞,定義如下:
    • 一、登山活動:指進入本市山域進行縱走攀登、徒步健行、山野探勘、技能訓練、攀岩、溯溪、路跑、露營或相關山域戶外活動。
    • 二、山域:指地理位置座落於本市行政轄區內之山域,且經本市公告列入一般管制及特殊管制之山域。
    • 第四條進入本市公告山域從事登山活動,應遵守下列事項:
    • 一、申請許可:登山活動應依國家公園法、人民入出臺灣地區山地管制區作業規定或相關法令申請許可者,應依法令申請許可。
    • 二、進入特殊管制山域應依登山計畫從事登山活動,不得改變登山活動路線或範圍。但因天災或不可抗力因素致須變更登山計畫者,不在此限。
    • 三、禁止進入未開放之山域步道及自行開闢路徑。
  • 第五條 進入本市公告山域從事登山活動,應攜帶下列裝備:
    • 一、具有定位功能之器材。
    • 二、可供緊急聯絡之通信設備。
  • 第六條 登山活動範圍涉及特殊管制山域,應由領隊帶領之,並依登山路線難易度,由領隊為本人及隊員辦理登山綜合保險,發生意外衍生之搜救等相關費用,由保險給付;最低保險金額由本府另行公告。前項領隊應具備初級緊急救護能力,並領有基本救命術證書或初級救護技術員證照。領隊應依登山計畫帶領隊員從事登山活動,嚴禁隊員脫隊獨行。隊員發生意外事故致危及生命安全者,領隊應執行緊急救護並負起照顧之責。
  • 第七條 登山活動範圍涉及特殊管制山域者,經交通部中央氣象局發布海上颱風警報時,本府得公告禁止進入山域活動,並以書面傳真或電話通知許可入山或入園機關,採取緊急管制措施。前項措施指許可入山或入園機關接獲通知後,應即通知於特殊管制山域之登山客撤離,必要時連絡留守人員或緊急聯絡人。第一項公告禁止期間內,許可入山或入園機關不得許可入山或入園申請,已許可者應公告廢止。
  • 第八條 違反本自治條例第四條至第六條及第七條規定得由警察、消防機關或各山域業務主管機關逕行舉發並提供相關資料。但遇緊急危難狀況,得待該狀況解除後舉發。逕行舉發事件發生起十日內應檢送錄影音或照片等相關資料送本府裁處。
  • 第九條 違反第四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者,由各該許可機關依相關法令裁罰。違反第四條第一項第二款及第三款規定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 第十條 違反第五條規定者,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
  • 第十一條 領隊違反第六條規定者,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
  • 第十二條 從事登山活動者於接獲第七條之通知而未撤離下山,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但因即時下撤顯有危險虞者不在此限。
  • 第十三條 警察、消防機關或各山域業務主管機關得查核、檢驗並要求從事登山活動者提出相關文件資料。無故拒絕前項查核、檢驗或拒絕提出者,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
  • 第十四條 於特殊管制山域從事登山活動,由本府進行搜救而獲救者,本府得就搜救所生費用,以書面命獲救者支付。前項搜救所需費用,指下列項目:
    • 一、相關政府機關所屬人員,除固定薪俸外,所增加之加班費、差旅費及保險費等費用,並以政府機關實際支付之人事費用計算之。
    • 二、本府徵調、委任、僱傭之民間勞務等費用,並以本府實際支付者計算之。
    • 三、本府徵用、徵購、租用、申請政府或民間之搜救犬、救災機具、車輛或航空器等裝備、土地、建築物、工作物,與所需飼料、油料、耗材及水電等費用,並以實際支付者計算之。
    • 搜救所需費用由保險給付。但違反第四條、第六條第一項及第七條第二項規定,可歸責於當事者,由當事者支付。
  • 第十五條 本自治條例所需書表格式,由本府另定之。
  • 第十六條 本自治條例自公布日施行。

Wacom Bamboo Spark 不能傳輸怎麼辦

台灣使用Wacom Bamboo Spark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或許你也曾經遇到過無法從筆記本傳到手機或者平板的情況。

遇到這種情形,先不要緊張,有時候只是卡住,可以先新增一個頁面,然後重新配對看看。如果再不行,把同步背景打開,應該就能解決了。

大甲媽遶境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因為參與自由度高、能促成社交與強大的遊戲化

台灣很多人都知道台中大甲有個鎮瀾宮,每年鎮瀾宮大甲媽祖遶境時,都有數十萬人參與其中,被媒體稱為世界三大宗教活動(另外兩個是麥加朝聖與梵蒂岡耶誕夜彌撒)。我今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從起駕當天也參與了兩天遶境,訪問了不少人,除了對於這個活動能捲動的人數之多感到驚訝外,也有一點點小小的觀察,覺得從遊戲化的角度來看,大甲媽遶境確實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活動。

遊戲化的活動

從遊戲化(Gamification)的角度來看,大甲媽遶境滿足了很多點。Gamification最基本的就是外顯、可以被看到的 Point、Badge與Level,先看大甲媽祖遶境有哪些PBL:

  • Point:許多信眾參與遶境時都會先去求令旗,在遶境期間到每一間廟都可以收集平安符,然後將平安符綁在令旗上,其他人都可以看到你收集了多少,這是大甲媽遶境時,信徒最容易收集到的點數。我問到很多人都是在收集平安符的,這種人是大甲媽遶境非常重要的骨幹,因為他們每一間廟都會去蓋章、綁平安符,然後立刻動身前往下一間,而且都走在媽祖鑾轎前面,到新港之前,集平安符的人理論上是不會看到鑾轎的。他們的令旗最後都會綁滿所有廟宇的平安符,非常壯觀。
  • Badge:大甲媽遶境的進香旗或令旗就是最好的Badge,只要把進香旗拿在手上、插在背包上或者乾脆焊在進香推車上,所有人都可以知道你是進香客。而且這個Badge還可以年年使用、平常放在香案上,非常具體。
  • Level:進香旗理論上一戶只需要一面,每年參與遶境時都只要攜帶同樣一面即可,不用年年添購新的。但是每年去進香,都會在令旗上面蓋廟章,加上平常放在神台上面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參加過很多次遶境或者年代很久的進香旗,立刻可以看出歲月的痕跡,這是大甲媽遶境的Level,參加過不只一次的人,就知道進香旗的歲月感是什麼意義。當然,走過的距離、天數,也都可以是Level,因為有9天,所以Leveling很容易(我是2天的)

SAPS 獎賞與外部動機

另外再從Gamification常見的SAPS外部動機與獎賞來看,大甲媽遶境可以提供參與遶境的信眾什麼?

  • Status:Status是一種非常強烈的遊戲化動機,而參與或參與過遶境本身就是一種Status,我是沒有走九天,但我猜走過九天的人應該會覺得自己身上有發亮。參加過的、遶境過的、遶境完全程的,都是不同的Status。
  • Access:大甲媽遶境有些活動是非常特殊的,只有在大甲媽遶境期間才會開放,例如鑽轎底稜轎腳,你平常是沒有機會可以鑽的。還有抬轎,這也是平常沒有辦法參與的事情,而且抬過的都會感到驕傲。
  • Power:許多大甲媽遶境沿途的店家、民眾都會給遶境信眾許多方便,例如讓你睡在家騎樓下、借用廁所、睡在廟的大廳,只要擁有進香客的身分,突然間在特定路段可以做很多平常不能做的事情,這就是SAPS的Power
  • Stuff:沒參加過不知道,一走嚇一跳,原來沿街都會有人布施三餐、用品給你。平常只有跑馬拉松的跑者或者法會的師父可以有這種機會,但是參加這種長天期的遶境也能體驗。(與NPC交談獲得寶物的概念)。

大甲媽遶境活動提供給信眾的Power與Stuff,也是許多遶境者口中的「強大人情味」,而且是很多人走了第一年之後,每年不斷來走的主要原因。

社交、社群功能強大

大甲媽遶境活動因為時間非常長,加上遶境活動的體力負荷大,裝備要很齊全,跟玩MMORPG很像,你在路上一定會遇到其他玩家。由於動機類似、目標差不多,非常容易交朋友,除非你真的像我一樣非常害羞內向,否則一定會有機會與他人交談、共餐、共眠(路邊)、交換Line、手機號碼與FB等等。一個活動可以在很短的期間內,滿足Mikolaj Jan Piskorski所說的

  • 範圍(全國的人都來了)
  • 呈現(很容易看出來誰是進香客)
  • 搜索(人都在你身邊不斷變化)
  • 溝通(大家都很樂意交談)

等4個完成社交的元素。許多人也因為這樣找到以後一起走大甲媽的夥伴,連結成為一個以大甲媽遶境為核心的社群網路

大甲媽遶境容易參與、自由度高

此外,大甲媽遶境是一個自由度很高的活動,活動也很多元,隨時可以登入、登出。不論是在大甲的送、迎媽祖、遶境、駐駕、新港奉天宮的祝壽大典、陣頭、鑽轎、抬轎、搶轎(好孩子不要學)、夜宿戶外、夜宿廟內、布施、被布施、在大甲溪橋上看起駕煙火(超猛)等等,整個遶境活動實際上比較像是移動的民俗露天體驗博物館,即便信仰不同的人,都可以找到參與點,不是只有在旁邊觀看而已。

同時,大家也可以選擇各種不同時間長度來參與,從半天到九天,玩法各有不同。即便是要遶境,不論是步行、騎自行車、開車、騎機車都可以,沒有一種很強烈的文化壓力要你非用走的不可。因為彰化現在有Ubike,有些人走到彰化就趕快租Ubike節省一點精力,一點壓力都沒有。我中間有搭兩段火車,其實火車上也是滿滿的香客 XD。

我也遇到很多人是每年不斷增加遶境長度的、原本自行車騎過改成步行的(自我挑戰),或者來還願的,讓這個活動還有非常強的內在動機支撐,所以人數會越來越多。

由於大甲媽遶境的時間很長、有九天,這非常重要,因為無論如何,都會遇到週末,少則2天,多則4天,所以還有很多週末進香客,週末有空來看看,我就遇到一位連續三年都是週末來的台北年輕女性上班族,她完全沒有進香旗也很愉快。今年因為起駕與回鑾都在週末,也有遇到不少人表示頭尾參加,但中間不走。

大甲媽遶境的核心當然是一個宗教活動,有信仰的力量在支撐。但在宗教因素之外,一個長達9天,高度遊戲化、自由度高並且可以促成社交與社群的活動,在台灣是很難得的,也非常有吸引力,不論是當地人或者外地人,都可以很容易在活動內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塊或者很多塊,也難怪參加的人會不斷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