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與體驗的差距:與奧比斯基金會一起 Dining in the Dark

想像與體驗,終究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我平常教簡報的時候,都會強調最強大的簡報就是提供體驗,一旦你的閱聽人完成體驗,記憶通常可以持續很久。但強大的體驗需要經過設計,並不簡單。這篇文章寫完之後突然被洗掉,所以現在是經過了10天之後又重新寫,剛好可以看看體驗能持續多久。

日前聽到Orbis奧比斯基金會要舉辦類似Dining in the Dark的「黑摸摸體驗營」,剛好我們在公司內也想把「Daisy電子書志工營」加入Dining in the Dark,所以跟奧比斯的朋友們交換了經驗,然後我們都覺得我應該過去看看,再決定公司版的要怎麼辦。

由於我的年紀超過了那個活動的上限,所以是被「破格」錄取的,但到了現場才發現,根本有人比我年紀還大!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特權,高鐵來回車票還有義大世界的接駁車(沒想到這也要錢)全部都是自費負擔。

活動分成兩個部分,前一個由於人數太多,其實有點混亂,也有被縮短。這一階段戴的眼鏡有點類似毛玻璃,可以透光,但實際上是看不見的。根據主辦單位的說法,由於許多失明者並非全盲,還可以感覺到光,而且後天失明者有時候也會先經過這個階段,所以要安排這樣的體驗。

我原本以為「可以感受到光」還挺不錯的,比全盲要好,結果發現也沒有什麼幫助(翻桌),看不到就是看不到,雖然能夠感覺到光,但周邊的環境幾乎還是無法看到!

第二個活動就是當天的重頭戲:「Dining in the Dark」,就是在黑暗的情況下用餐。國外的Dining in the Dark有兩種,一種是環境全黑,服務員若非全盲否則就要靠夜視鏡,第二種則是參與者戴眼罩,服務員可以正常服務。由於這次參加的人多,場地與餐點的贊助者高雄義大皇冠假日飯店之前也沒有經驗,所以採取戴眼罩的方式進行。

我原本真的以為在黑暗中用餐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但主辦單位也很賊,所以難度相當高。第一,看不到菜在哪裡,也不知道形狀,所以筷子也不知道要怎麼夾、叉子也未必能夠正確地落在食物的中間。其次,因為不知道食物的質材,就不知道下手要多重。輕了,可能夾不起來或者插不到食物,重了,又擔心食物會分崩離析!第三,也是最痛苦的,就是有沒有吃完自己並不知道。對於我這種擁有農村傳統美德的人而言,桌上的食物一定要吃完,所以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吃完,非常痛苦。總而言之,透過筷子、湯匙、叉子等食器去感覺食物的位置、形狀、軟硬都相當困難。

在活動之前,我原本以為在這種活動中嗅覺很有用,但實際吃飯的時候,反而覺得嗅覺與視覺一起落跑了,其實聞不到什麼味道,而且在看不到的情況下,為了不讓自己的鼻子撞到盤子或者食物,反而會跟食物保持比較遠的距離,所以嗅覺在這種場合的幫助著實不大。大部分的時候都無法依賴嗅覺,要靠「心」去感受,才可能「吃完」東西。

第一道菜是冷盤,原本以為很簡單的事情,在第一道菜時就開始感覺到挫折。到第二道菜之後,由於挫折跟壓力太大,我的肚子就開始不舒服了。之後每一道菜都在摸索中進行,而且在東西入口之前,都不知道自己這一口吃到的到底是什麼。有時候就算吃進嘴裡,也還是不知道自己吃了什麼!最無奈的是,據說有一道菜叫「湯包」,但我從頭到尾只有喝到湯,還有類似包子皮的東西,完全無法感覺到包子的存在(或根本不存在?!)。而且即便是「湯」這麼簡單的東西,用湯匙慢慢吃,也不知道自己吃完了沒有。

雖然是高雄義大皇冠假日五星級的套餐,但吃到最後有點食之無味,感覺非常不真實。

畢竟事前的想像跟真實的體驗,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同樣的,這樣短期的失明體驗,想必跟真正終身的失明比較起來,又會有更多的不同!

 

 

這次活動據說高雄義大皇冠假日飯店提供了大量的贊助,請大家一起幫高雄義大皇冠假日飯店拍拍手!

此外,奧比斯這個活動也會在7月10日(日)舉辦台北場,有意體驗的朋友可以直接跟奧比斯報名!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