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的社會容忍當眾剝奪義肢輔具……

年少時曾經在某個會議場合,於如廁時眼見某位部長級官員,將整口假牙拿下清理,眼見那位嘴巴凹陷的部長,我心中十分驚訝,原來有沒有拿下假牙外觀可以差這麼多。

日後年紀稍長,才知道人的生活中處處都是輔具、義肢或人工器官。我們穿的衣服就是某種輔助皮膚的輔具,鞋子也是輔具,我已經戴了20多年的眼鏡,自然也是一種輔具。現在自己牙齒不全了,某些牙齒換成人工的。會需要用這些設備的人,我想或多或少都屬於某種殘障。

我們身邊或多或少都有需要輔具、義肢、人工器官才能夠正常生活,或者與社會接觸的人。柺杖、義肢、假髮、假牙、眼鏡、太陽眼鏡、白手杖、導盲犬、助聽器、義乳、義眼、魔術胸罩,就在我們的生活周遭,當事人若非需要,誰不希望自己能夠擺脫這些人工的東西?有些人遇到某些缺陷,或許心裡不介意,不需要外觀上或者功能上的輔助,但不一定每個人都如此釋懷,否則魔術胸罩或者「水餃」哪有這麼大的市場呢?

但何時我們社會某些人開始容忍任意剝奪他人義肢、輔具、人工器官的行為?我們來想像這些情況:

  • 有假牙的人當眾被拔出假牙,然後被恥笑:「早就知道你無齒了還不承認!」
  • 有義眼的人當眾被挖出義眼,然後被恥笑:「早就知道你瞎了還不承認!」
  • 有義乳的人當眾被取出義乳,然後被恥笑:「早就知道你無乳了還不承認!」
  • 有假髮的人當眾被取下假髮,然後被恥笑:「早就知道你禿頭了還不承認!」
  • 有義肢的人當眾被搶走義肢,然後被恥笑:「早就知道你瘸了還不承認!」
  • 戴墨鏡的盲人當眾被搶走墨鏡,然後被恥笑:「早就知道你瞎了還不承認!
  • 包「水餃」的人當眾被拿出水餃,然後被恥笑:「早就知道你是A罩杯了還不承認!」

原來我們社會是如此的開放、包容,感覺上整個台灣社會就像一個巨大的速成成長團體,你有缺陷,不用擔心,勇敢揭露之後,我們不但不會笑你,而且會傾聽你的委屈,然後大家有情有義地抱著你一起哭,哭完就沒事了。你不願意揭露沒有關係,我們這個成長團體什麼沒有,三教九流雞鳴狗盜最多,自然會有前輩用溫柔的方式,慢慢引導你接受自己不願意面對的缺陷,即便你不願意揭露也不行。

人權?那只是兩個字而已啦,不要太在意!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