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牛士 B.F.C. 風味牛排與 M 型社會

很多人都說台灣沒有「M型社會」,或者「M型社會」是一個假議題,純粹是不肖學者、商人(或商人型學者?)為了做生意方便而炒作出來的。

就像很多名詞到了台灣社會之後意義會重新調整一樣(例如「宅」或「宅男」),大家也不用太拘泥大前研一到底怎麼詮釋了 M 型社會,媒體一般講 M-shape Society 也沒有那麼嚴肅,簡而言之就是描述一種常態分配曲線兩端成長快速增加,但中間的峰成長減緩甚至減少的狀態或過程。

雖然常態分佈看起來還是一個曲線:

MSociety1

但如果畫成「成長率」,大致上就會出現一個類似 M 的東西。

MSociety2

不需要懷疑這種趨勢,我畫過很多數據,都會出現這種兩端增加、中間減少的情況。

為什麼呢?因為越來越多人消費的時候會將部分預算集中在能力範圍內最好、最貴的東西,剩下不需要最好、最貴的領域,就直接跳至最差、最便宜的選擇,而價錢、品質中庸的商品或服務,就在這個過程中被忽略了。所以 M 型是每個人消費世界的小宇宙,當大家都 M 型消費的時候,整個社會的消費型態也就會漸漸 M 化。

就拿吃牛排來說好了,吃牛排這個需求我是有的,但我只要「吃到牛排」就可以了。但同一時間,我又希望吃得「好一點點」,最好是在室內,不要一陣風來就吃到滿口沙塵。我同一時間就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朝 M 的兩端搜尋。我只能負擔得起200元的牛排,說實在沒有什麼好挑的,在價錢上我只能往 M 的左端選。但在這麼多200元牛排當中,我發現了鬥牛士也有B.F.C.風味牛排,顯然在這個價位帶中又是 M 的右端。所以昨天我就去了萬華家樂福樓上的鬥牛士B.F.C.風味牛排享受一下同時身處 M 兩端的感覺。我知道在大部分讀者的眼中,這可能連 M 的左端都排不上,現在大家都要吃什麼鮮切、低溫熟成的牛排,一個人動輒要兩、三千元,不過這是選擇的問題,你這裡選擇了最右端,一定得在另一個地方選擇最左端。

吃了鬥牛士B.F.C.風味牛排,覺得還算可以,在200元牛排中算相當不錯的了,沙拉、湯、飲料跟甜點都有。除了座位擁擠一點之外,我覺得賣300或400元,大部分台灣人也吃不出差別。為了讓自己感覺不是那麼M左,所以又點了瓶迷你的葡萄酒,結帳時兩個人才5百多,很好很便宜!

我以前對於鬥牛士的印象就是「鬥牛士」,牛排很大塊,價錢,嗯,對我而言很貴,吃一次鬥牛士的感覺就像以前在德國吃 Maredo 一樣。這次發現鬥牛士有了平價牛排,心想老闆應該也看過相關書籍了,或許也開了更貴的牛排館,上網看了一下,果然發現一家看起來不是我這種人吃得起,對我而言已經在下一個 M 的右端的 Toros ,一個 Set 也得要千元左右。

吃完了鬥牛士,下樓看到這裡也開了百元理髮。我在東京剪過一次千元日幣的 QB House,印象不錯,有一次在南投演講前也曾經去家樂福剪過一次,招牌也是藍色系的。昨天看到這家感覺上名字與色系都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家新的競爭者。

我看到台北市內的百元理髮後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M型消費是血淋淋的趨勢,同樣是平頭,如果有百元理髮,那我為啥要花兩百或三百呢?如果你不調整,例如直接往最右邊走,或是成為「左邊的右邊」、「右邊的左邊」,在定位不變的情況下,也不用相信政治人物沒有根據的說法了,把你活生生打死不是別人,就是親愛的台灣人。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