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 SE-202 26 Malmö 的信

最近收到的信大多不是什麼好東西。繳稅的季節快到了,不用政府宣導,光看那些如雪片般飛來的扣繳憑單就知道自己這個月的薪水不能花,否則下個月得借錢繳稅。四處打零工演講、授課、教學的壞處就是扣繳憑單一堆,去年合計超過30場,加上專欄、稿費、出書,想到頭皮都會麻。更別說要求我3/15之前把煮熟的鴨子,啊,是已經花掉的錢再補給政府的補稅通知單。

順便插播一下,有鑑於網路業競爭越來越激烈,小弟今年可預見公餘閒暇時間會遠遠少於去年,外縣市演講希望(也不得不)控制在10場(天)之內,上學期已經3場被訂走了,各位輔導老師請早。

言歸正傳。今天收到兩封信,一封又是他~~們寄來的扣繳憑單,含淚收下,中華民國萬歲、萬歲、萬萬歲!另一封則是信封上印了英文字的疑似廣告信。

因為外文刊物雜誌訂得多,這十年間從WSJTimeBusiness WeekMcKinsey Quarterly都訂過,名單只差沒有被賣到K隆星,各種奇怪的廣告信我都會收到。不過呢,這封信就比較神奇了,郵戳上面竟然寫Sweden,疑,瑞典人有啥好賣我的?IKEA寄德國酸痛辣椒膏給我嗎?不太可能。通知我Bonde電視櫃的上櫃到港了嗎?那應該會是員工打電話給我才對。

想來想去跟瑞典都沒有啥關係了,諾貝爾通知我入圍和平獎?那請問可以折現嗎?再看一下,寄件的地點是 Malmö ,「媽麼?」,老實說沒有太多印象,不會是那種小國王子有黃金要換現金的國際詐騙吧?好啊,一公斤黃金跟你換4個小朋友,來啊!

還好,我沒有順手丟掉疑似廣告信。

打開一看,寄件者就是害大家今年都會很忙的Google哩。Google為了彌補我們這些天分不夠進去上班的網友,就用一個「愛德盛使」的名義把補助款撥到我這兒來了。金額依照規定是可以公佈的,不過我不好意思說,說出來丟臉啊。

其實這一個Blog已經沒有放Google Adsense的廣告了,所以Adsense笑罵由我,未來要寫啥都可以,沒有在擔心被取消的啦!離開心更寬,嘻嘻。

拿到這麼一筆小錢,到底要怎麼用呢?首先大概會先請Google最大競爭者的員工吃吃喝喝吧,這大概是這筆錢最有意義的用法了,不知道第一張支票夠不夠用。第二張之後呢?原本有想說未來這筆錢如果可以穩定一些、多一些,說不定可以成立一個什麼獎學金之類的,可惜現在看來並沒有那麼多,如果拿來成立獎學金,受獎學生還得每天幫忙點廣告一千下,根本無心讀書,反而害了人家,不妥。

話說要救別人之前,得先拯救自己。我目前最大的困擾就是中華民國政府索求無度的所得稅,如果今年全年的廣告收入減去我今年的所得稅還有剩餘的話,說好了,就全部捐給聯合勸募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