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上電視講什麼?

星期四晚上肚子餓,到餐廳覓食順便開了電視(此乃持盈保泰之道、永遠瘦不了),看到新聞挖挖哇正在談祖母攜孫自殺的事情,除了兩位年收入千萬以上的主持人——鄭弘儀、吳淡如外,還找了一些收入應該也不惡的來賓,包括經常上電視節目的工商時報採訪中心副主任阮慕驊、前時報周刊副社長吳國棟、國軍北投醫院的李光輝醫師、兒福聯盟執行長王育敏。

我不知道是不是整集都在討論這個事件,但我認為這些來賓中,並非人人都適合談這樣的題目。我當然是不贊成大人生活過不下去就把小朋友一起帶走,但你放在談話節目中這樣清談,老實說就只是「消費」人家的不幸而已。

台灣的談話節目越作越難看,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來賓與話題的關連度太低,現在這些名嘴,幾乎所有事情都能談,而且去的節目越來越多元,除了時事談話外,兩性美容星象靈異全部都上,看到這些同樣出自新聞圈的前輩吃得這麼開、胃口這麼好,我不知道是該為自己的前途高興還是難過。

電視台談話節目當然能作,我看過國外很多成功的例子,只要找到適合領域的專家,祖母攜孫自殺的議題同樣也能給觀眾一些啟發,而不是那種偷窺式的消費。

這幾年來當然也有談話性節目找過我,樂透剛開始的時候找我去講樂透(!),當年如果答應了,恐怕就要變成樂透名嘴了(恥)。後來漸漸有節目找我講教育、資訊,這些我因為採訪的關係,多少都能夠講一點點,但為啥電視台非找記者同業當來賓不可?之前我還看過電視台邀請才剛接那條線不到半年的同業,這些同業竟然也能侃侃而談,真是氣宇軒昂、大開大闔、有見過世面。

我今天自己想了想,到底我有什麼專業可以上電視去與人說嘴呢?我想專業大約可以分三等,初階、進階、高階,初階就是有粗淺的認識,例如用功的記者之於採訪路線,大致算是初階的。進階的就是能夠以此餬口的,別人不容易取代的。高階則是實務、理論都有,而且能夠舉一反三、成一家之言。如果沒有到高階的專業,就千萬別上電視。

我有哪些高階的專業呢?想不太出來。

進階的?資訊圖表大約可以算,網路新聞與公關或許也可以,前者我有餬口的能力,但沒有人找我,後者是目前的工作,但我想幾乎不會有節目專談這兩大題目,否則談到一半突然叉題,我就無言了。

初階的呢?可能多一點點,最近對於「階級與獎勵」的研究有些成果了;葡萄酒?或許也能算;Keroro不知道能不能當成專業?

也就是說,我還真不夠格上電視去說東道西,除非真的開了一個「大家來談Keroro」的節目,這樣我或許還可能犧牲一下自己的標準。

但我也能夠體會電視台製作單位邀人小妹妹的辛苦,畢竟人不好邀,以前當記者的時候,如果臨時要採訪某一個陌生領域的專家,通常要上網找半天,找到了真的符合的專家,對方也可能出國、很忙、拒訪,電話採訪都這麼難了,別說是上電視。今天晚上去聽維基百科的演講,或許以後維基百科也能夠在每一個詞條下面附上台灣該領域專家的名字,這樣不論是記者或電視台,都會輕鬆一些,例如在Keroro軍曹之下註明李怡志 XD 。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