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點的希望

這幾天台灣選了三合一,特首由北京指派的香港要求普選,甚至有人表示羨慕台灣。

台灣當然是非常「民主」了,每一個候選人當選的時候都會說他是獲得民眾的支持、民眾眼睛雪亮……云云;但落選者則會哭泣社會沈淪、台灣沒救了這種屁話(都是同一群人)。這種民主的缺點在這次三合一選舉中愈發地清楚,選到最後可以公佈對手病例並詛咒對方早死、率眾到地檢署前靜坐卻辯稱只有兩人不違法(以上全數落選,感謝天),結果民主到最後,只能比誰比較不爛,但政見呢?選前已經沒什麼政見了,選後更無從監督起。

Blog是一個很適合監督政策的地方,每個人顧好自己的選區,緊盯候選人,然後挑自己熟習的領域來觀察。這次在終極邊疆BLOG中看到周錫瑋和羅文嘉的幼教政策,就是其中一例。可惜我不學無術,只會畫畫圖表,所以沒有什麼能力來監督政策。不過這幾年來台北市政府在交通政策上極度歧視機車用路人,或許我也會看看候選人有沒有在這一塊著墨。

而嘉義的研究生portnoy最近也呼籲北高兩市的Blogger一起監督候選人,其實我覺得不用特別動員(因為很難,這不像貼貼標籤串連一下展現愛心那麼討喜),只要鼓勵大家寫,多寫、勇敢寫(這特別難,如果你開放了Comment,立場鮮明偏偏又思路清晰,就會被痛幹)、找自己專注的領域寫,就可以了。倒不用特別講究立場中立公正,如果我是泛綠的,也可以專門緊盯泛藍的候選人,反之亦然,讀者自然可以拼湊出全貌。

當然了,我覺得少部分人在監督他人的時候還是應該表達一下身份,例如黨職人員、候選人辦公室成員、候選人後援會成員、政治任命的公務員等等,你要弄什麼歪哥部落格是你家的事情,但好歹光明正大一點。如果羞於表達自己的身份,不等於間接否定自己認同的那個團體、理念麼?

Roach兄今天感慨台灣在網路發展上失去活力,我倒覺得還好,技術是一件事,應用又是一件事。就算是Web 3.0好了,結果這些東西對於切身的政治生活、社會問題沒有什麼影響力,或不敢(不能、不准)用他來發揮影響力,老實說也挺鬱悶的。台灣未必要在Web技術上搶第一,但應用沒人說不行,在台灣可以利用網路創造的可能性,或許多過於對岸。

再提一個技術與應用(兼老王賣瓜)的例子。中時今天大作民進黨縣市長抱怨三合一選舉影響縣市長選情的新聞,當然,在台灣的所有媒體裡面,要看議會選舉的結果,這張或許最快,只有嘉義縣泛綠可以主導議會,而鄉鎮市長藍綠不均的情形,可以參考這張。跑這些選舉資訊的Flash在技術上一點也不新,更不是Web 2.0,但沒有人好好拿來應用(我是Yahoo!Kimo員工),就永遠只是空的技術而已。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