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的一天

不當記者之後,開始接一些台北之外的邀約,例如去跟學生分享一些工作心得,而昨天則是到虎尾,雲林虎尾,一個我以前只有在地圖上看過,但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

早上先搭公車到火車站,然後在捷運站口拿到一份可樂報。嘿,沒想到派報的提前替中時跟聯合「和解共生」了,我原本打算墊在地上的可樂報中間竟然夾了一份彩色精印的時報周刊精選,頁數當然很少,但是比可樂報好看多了。我想以後策略上應該是時報周刊包可樂報吧,這樣想拿的人或許多些。

鐵路局的員工都是公務員,找什麼大師、仙師、上師來改大門都沒有用,雖然花了545元,車程長達3個多小時,但是售票的公務員也不會幫你花時間找看看中間是否有哪一段可以讓我坐一下,別想,獨佔事業的公務員心中一定是這樣想:「你付了錢,然後火車會跑,還想怎樣?」能夠把這些公務員轉型成服務業員工,才是真大師。

為什麼不先網路訂票?說到這個更有氣。我常常在深夜上EZFly訂機票,方便得很。但是我每次想到要訂火車票的時候,都超過了訂票時間,天底下哪有這種網路購票系統,還要配合你們的行政工作時間?白天在公司都快忙斃了,誰有時間網路訂票呢?

還好我在德國培養了隨地亂坐的好習慣,上了最後一個車廂,守在門口,門一關起來我就把可樂報鋪在地上,也算是一個座位,當然,自強號的冷氣我一點也沒有享受到,全程3個多小時不但阿摩尼亞味道刺鼻,還要不停起身讓人通過。為啥自強號沒有頭等艙呢?我寧願多付一點錢,去買一個座位不行嗎?

車子到了中壢時,有一位先生送媽媽上火車,結果準備下車的時候,車門已經關閉了,只好搭到新竹再回去。這位先生看起來是從家裡很輕便地出發,一定是開車到火車站,身著短褲、塑膠拖鞋,但後來講電話的內容有點讓我驚訝。

「我明天一定要出櫃!」
「那後天出櫃呢?」
「我有點急,不能讓我快點出櫃嗎?」
「我如果沒有辦法出櫃,對人家很難交待!」

後來聽到他又講什麼海關的,才知道是大陸台商。

經驗分享的內容沒有什麼好談的,反正就是聊聊天。不過這學期兩次去高中經驗分享,發現髮禁真的解除了。能燙、能染,金頭髮也可以,以後應該制服一起解除吧。

回程的時候在斗南車站終於買到有座位的火車票,同樣是545元,但這次終於可以有尊嚴地坐者、吹冷氣,看著夕陽逐漸沒入台灣海峽,真好。不過呢,老祖宗說過:「禍福相倚」,上了月台,就馬上廣播「因為號誌故障,北上自強號列車誤點23分鐘」,以後應該請大師將所有火車站看過一遍,看看這樣號誌會不會三天兩頭故障一次。

車子到了中壢,我才發現原本坐在我旁邊的年輕人不見了。可是,旅行包還放在座位腳下。到了桃園,人還沒有回來,這下我可緊張了,從最前頭開始一個車廂一個車廂想找隨車人員,發現火車很塞,我根本走不了多遠,回到座位之後,一直覺得小腿有點涼,不知道那個袋子什麼時候會引爆,又擔心被指控竊盜,不敢把袋子拿開,這時候我才發現,即便是自強號,車廂都沒有任何通報的對講機或按鈕,國際爆炸新聞看得有點多了,老實說我還挺注意這種事情的,只好拿起背包,躲到另外一個好像以後要放自動販賣機的車廂去躲避一下,想說到時候如果真的爆炸,不知道威力有多大,還好最後沒有爆炸,全車平安。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