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ocial media

台北夢樂小廚食記 Merlot Cafe & Bistro 之,餐廳成為網友評鑑第一名的祕密

你去過台北市評價第一名的餐廳嗎?

從米其林指南開始,對於餐廳、景點的資訊,我們除了靠自己探索、親友推薦外,還能依賴第三方的評鑑。到了所謂的Web 2.0世代後,這樣的評鑑開始可以眾包給不特定的網友。

每次到外地,我都會依賴各種指南來協助我找尋餐廳。現在我通常是先看米其林指南,在城市的範圍可能找一家、兩家吃吃看,湊幾顆星,然後再看Google Local(現在整合到Google+了)找尋周遭步行距離內的餐廳,假如在美國,還能看一下Yelp什麼的。

但在我生活將近40年的台北市,我有沒有必要依賴指南來告訴我應該去哪裡吃呢?台北於我而言不是外地,我要如何看待這些指南呢?這些指南有沒有什麼我不知道的餐廳呢?前一陣子因為帶幾個成都的朋友玩台北,突然好奇在這些網路指南下的台北,跟我認知的台北有什麼不同。

台灣現在有幾個餐廳的網路指南。台灣本土的有愛評,提供資料的幾乎都是台灣人。TripAdvisor比較有趣,提供資料有很多西方人也有日本人,台灣人沒有那麼多,是外國人看台灣的一個重要管道,可以呈現外國人看台北的觀點。來自中國大陸的有大眾點評,在3年前大眾點評上幾乎還沒有什麼台灣的資料,非常多都是店主自己寫的好評,但現在已經滿滿都是資料了,幾乎都是對岸的觀光客所填寫,前幾天帶成都朋友上九份吃阿柑姨芋圓,他們很驚訝竟然在大眾點評上也有資料。最近香港也來了一個Openrice因為才進台灣沒多久,上面比較多還是香港人的觀點。Google+ Local上有當地人也有外地人的資料,比例我不容易估計。

主要由外地人填寫的指南,可以看出外地人在台灣(台北)的喜好與本地人有很大的不同。今天先來看TripAdvisor上台北第一名的餐廳。(啥,寫這麼多廢話才開始寫餐廳哦?)

TripAdvisor上台北市大概有2000間餐廳,第一名餐廳是一間我從來沒聽過的「夢樂小廚 Merlot Cafe & Bistro」,如果你沒聽過,不用害羞,不用裝熟,因為這間餐廳在Google地圖上是找不到的,也就是說,Google Local裡面也找不到資料,而且也沒開多久。Google地圖上面沒有的餐廳,竟然在TripAdvior上可以排到第一名,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吸引我了。而且不只是Google地圖與Google Local沒有,大眾點評、Openrice跟愛評上面全部都沒有,神奇吧。這種在TripAdvisor上能排到第一的餐廳,到底是給誰吃的餐廳?

這是給台北外國人吃的餐廳。只要打開他們Facebook,就會看到滿滿的白人,或者ABC之類的。

餐廳的位置很特殊,算是林森北路商圈,所以日本人挺多的(我一直不清楚日本人跟林森北路的關係但就是很多日本人),加上後面還有一間酒店式公寓華泰瑞舍,我猜很多外國客人住宿,所以路過的外國人不少。加上老闆是南加州回來的華人,老闆娘也會說英文,所以這間變成是一間坐落在台北市但脫離本地人視野的外國餐廳。

夢樂小廚標榜的是美式的義大利菜,就「美式義大利菜」(咳)而言,口味還算不錯,但在台北絕對排不到第一名。當天菜單上面沒有看到套餐,全部是À la carte,如果要前菜、湯、主菜加上House Wine,湊一個簡單的 3-Course,一個人一千台幣跑不掉(收服務費),對台北人而言並非相對便宜。餐廳其實很小,20個客人就滿了。這樣的餐廳,如何能夠在TripAdvisor這樣一個相對公平的網路餐廳評鑑中變成台北市第一名的餐廳呢?我認為……

答案就是「Social」!

我常常跟沒有吃過米其林餐廳的人說,台灣很多「聘請米其林n顆星餐廳主廚坐鎮」的餐廳跟米其林評鑑的星星沒有太大關係,主要是因為米其林評分時外場服務很重要,不是只看廚師跟菜而已,米其林給的是綜合分數,菜與廚師只有一部分的分數,如果你有看Gordon Ramsay的Kitchen Nightmares或Hell’s Kitchen就知道,他老兄異常重視外場,絕對比台灣大部分餐廳要重視得多(講美容院的Tabatha takes over也不遑多讓)。我去過的米其林餐廳雖然不多,但發現許多餐廳的外場都非常願意溝通,例如Gordon Ramsay授權在東京的米其林一顆星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

我去的那晚,只有我這桌是台灣人,其他客人都不是台灣人。老闆娘負責外場,每一桌上菜時都會聊天(但感覺得到我們這桌聊得少一點 XD),其他外國人說聊多一點。老闆兼廚師除了我們這桌外 XD,也是每一桌都會聊天。雖然跟我們沒有怎麼聊,但可以聽得出來老闆們很會聊,就是很美式的那種社交,一餐下來,老闆大概都知道客人哪裡來的,在台北做什麼,叫什麼名字等等。所謂的「賓至如歸」,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客人高興了,覺得老闆不錯,當客人很被重視,馬上就在TripAdvisor或其他平台上幫你寫個好評。我在書上看過,通常發生醫療糾紛的醫生都不是醫術最差的醫生,而是溝通能力欠佳的醫生。夢樂小廚則讓我看到,經營沒有多就能夠在TripAdvisor上衝上台北第一的餐廳,在餐點之外,其實靠的是極佳的社交能力夢樂小廚的好評,絕大部分都是說老闆很親切、服務很好、外場很親切,甚至直接提到老闆的名字。

台灣人喜歡吃,也越來越懂得吃,所以有很多烹飪技術很厲害的餐廳老闆,餐廳裝潢也不錯,但就是比外國人害羞一點。常常老闆(兼主廚)害羞之外,外場的老闆娘也害羞,這方面的互動就少。甚至台灣還有不少餐廳或咖啡廳標榜「很有個性」,翻譯成中文就是「缺乏服務意識」,服務態度不好之外可能還會對客人不禮貌,有空的時候還會上社群媒體上戰客人,我覺得這種行為大可不必,除非你認定客人有被虐待狂。

網路的評鑑網站對於很多「外地人」而言,是找尋餐廳時非常重要的參考之一。我仔細看了一下夢樂小廚在TripAdvisor上的評鑑人,許多在TripAdvisor上都只有評論過唯一一篇,這就很值得台灣的服務業老闆們學習了。

不論你經營什麼樣的行業,如果你希望知道如何網路評鑑上面獲得好評,或許夢樂小廚可以給你答案。

從社群媒體看馬英九與歐巴馬的文膽與色膽

馬英九與歐巴馬算是同屆同學。兩個人的任期時間幾乎相同。有類似的教育背景。都活在網路媒體時代。

我因為工作與興趣的關係,經常要看政治人物的社群媒體,最近一陣子開始小研究,又看得更仔細了,總覺得馬英九的社群媒體雖然不錯,但跟歐巴馬的比起來,看起來怪怪的。

仔細一想,是風格的問題。

經營總統的社群媒體其實是全世界最困難的媒體工作之一,不論是議題管理、內容策略、社群經營都不像經營一般品牌那麼單純。其實馬英九的社群經營團隊表現得很不錯,發稿頻率高、內容兼顧不同讀者需求、訊息多元,而且看起來府與黨還有兩個團隊持續在經營馬英九的粉絲團以及台灣加油讚粉絲團。

歐巴馬團隊也有好幾個社群品牌,除了歐巴馬之外,還有ObamaCare白宮等等,互相火力支援。

同樣身為總統,我覺得馬英九的社群經營比較差的就在於品味與風格。所以社群經營團隊不能只有設定議題、撰寫文稿的「文膽」,應該還要有「色膽」。「色膽」的工作是確定品味、制定風格,包含攝影、圖片、設計等等工作。雖然文膽一直都會很重要,但在這個重視視覺的年代,一個總統不能沒有色膽。身為政治人物,選民的腦與心都要溝通。

有文膽更要有色膽

下面這是一個經典的例子。同樣是宣布當選,左邊全是文膽的工作,都是當選感言,右邊靠色膽:一張照片,3個字「Four more years」。文膽寫給粉絲看,色膽引誘粉絲轉出去。

歐巴馬與馬英九社群媒體宣告當選之比較

 

純字卡的比較。左邊的還是文膽在工作,右邊就是色膽,而且很色。

2013-06-25_193501

 

同樣是哀悼的場景,左邊有很多的字,然後典型的新聞照片,不是那麼感性。右邊只有一點點字,壓在歐巴馬潛在視線的位置,色膽強過文膽。

2013-06-25_193454

 

馬英九的粉絲團有很多總統的照片,這是一件好事,但左邊或右邊比較有人性,我想大家都看得出來。

2013-06-25_193446

 

同樣是總統的玉照上面壓字,右邊歐巴馬的色膽就有很強的氣勢,左邊感覺就沒有那麼色。

2013-06-25_193439

 

同樣是震怒。一個看起來像是卡通,一個是總統。

同樣是「震怒」,一個是卡通風格一個是成熟風格

 

最近同時看了很多美國人經營社群媒體、病毒傳播的書籍或研究,覺得感性在社群媒體上,特別是Facebook當中,要遠遠強過理性,之中的差別就在於你的讀者看了之後是按讚還是分享。

不論你是政治人物、品牌或者名人,經營社群媒體除了要文膽來負責內容策略外,品牌與風格別忘了色膽。

本文同時授權T客邦動腦雜誌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