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otary

做什麼公益?我的Giving Plan

最近退出扶輪社之後,掐指一算,如果每年把這些吃吃喝喝沒有意義的活動與會費等等省下來,其實是一筆不小的金額。假如我往後算20年,把每年省下來的扶輪社費、餐費有的沒有的全部都投入公益,那麼我會有不小的金額可以使用,這筆金額應該是需要規劃才用得完。

我手邊有好多美國指導年輕人從事公益的書,美國人之所以這種書有市場,一來是因為美國社會比台灣更接近公民社會,二來我猜跟大學入學制度也有關係。但不管這些原因,有時候看這些給幼兒的書我還是會覺得很羞愧,活到40了感覺不如人家14歲。例如我有一本名為「The Giving Book」的書,副標題是 Open the Door to a Lifetime of Giving。君子立長志,小人李怡志,ㄟ,不對,是小人常立志。這本書我看是給小學生用的吧,裡面全部都是色塊、粗體彩色字、空格,要小朋友從小就開始思考我對什麼事情充滿感激、我希望世界是什麼樣子的、我能夠採取什麼行動改變世界、我需要什麼技能、我需要組成什麼樣的團體。老外的「小人」可是從小立長志啊,從國小開始就鼓勵你Lifetime commitment!書上還讓你畫出「理想世界的樣子」,美國人從小就有自己的Mission、Vision與Strategy,我們到了40可能都沒有想過這些東西。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公益慈善團體的機會比別人多,也經常有企業與個人來問我「如何做公益」,所以我們從2年前開始每週六在Yahoo!奇摩首頁放「做什麼公益」的專欄,到現在大概累積了200篇,扣掉重複的主題,我想至少累積了50個以上的公益與慈善點子。

但等到我自己想像我人生中有一筆還不算小的金額打算從事公益的時候,才發現我比不上美國的小孩。雖然模模糊糊知道自己希望社會變成怎麼樣,我也還算積極,但我實際上沒有Giving Plan。假如有個100萬,假如哦,不是我現在真的有,那我應該做什麼呢?全部拿去蓋廟?交給聯合勸募?買光台灣的玉蘭花跟口香糖?贊助一條小橋?或者是其他使用?

這應該是一個長期的功課,我想暫時的比重可能是這樣:

  • 環境與生態 20%
  • 教育 20%
  • 藝術文化 20%
  • 障礙者福利與權利 20%
  • 公共議題倡議與社會創新 10%
  • 各種Literacy(中文不好翻) 10%

如果每年有5萬台幣可以使用,那麼我或許就應該在當年度依照這些比例來捐贈,或者知道整個池子有多大,在特定的時候也可以更大筆的單次投入某個領域。當然,除了金錢的付出外,也有勞力、專業以及物資的投入。

因為今年年中才退出扶輪社,如果從7月開始算我的會計年度,在教育上面比較多是物資與勞力的付出,大概執行了50%,環境生態已經長期成為某個環保團體的月捐會員,執行率也是50%,藝術文化上面贊助了某博物館最低階的終身會員,算是執行100%,以教育價或免費教圖表算是Literacy,我想也執行了有50%吧。

到國外的網站去看,教人訂定Giving Plan的書與文件很多,給小孩看的是花花綠綠的色塊與黑體字,給大人看的上面還有 Due  Diligence。是的,捐款者自己要Due Diligence。年過40,第一個計畫就是Giving Plan。雖然比不上人家14歲的孩子,但至少是個開始。

簡報5分鐘,5分鐘簡報

昨天有一個機會,用5分鐘,也就是300秒的時間,「徒手」介紹、演講、說明、或者簡報「簡報」這個題目。我原本只是平常心、輕鬆講,沒想到講完之後聽眾反應十分激烈,而且最令我驚訝的是,事業成就越高的聽眾反應越好,整個下午都一直有聽眾向我致意。既然聽眾反應如此好,乾脆也把這次經驗與讀者分享。

昨天的場合是某一個「扶輪青年領袖營」(RYLA),這樣的活動每年不同的扶輪社地區或甚至分區都會舉辦,我原本被告知當下午活動的輔導員,後來活動前14小時才知道,中午吃完午餐後,還有6個各5分鐘的主題分享,除了我之外,分享者都是相當有社會成就的企業賢達、菁英領袖。因為知道的時間很晚,中間我還痴睡了10小時,午餐時間也不方便拿出筆記本,所以只能趁著吃完午餐,還有開始講之前短短30分鐘準備,也就是邊聽台上的賢達分享,邊偷偷準備。

簡報 EAT 限制

準備前簡單評估一下 E.A.T.,也就是環境(Environment)、聽眾(Audience)與時間(Time),環境上不容許投影,現場只有一個非常長的白板,加上白板上方還有一條紅色布條,所以我能用的器材就只有這個狹長的白板加上白版筆。其實我本來就是靠「白手起家」的(還因此買了平版電腦),徒手畫出視覺語言沒有什麼問題,只是狹長的限制比較多。

聽眾很分歧,有一大部分是20上下的青年學生,還有一部份是已經出社會的扶青團團員,再來還有商業成就很高的扶輪社友,知識起點與背景差很多,要滿足所有人很困難,加上只有短短五分鐘,所以真的講不了什麼,如果要自我介紹,可能120秒就消失了,這比今年初連講10場10分鐘的簡報圖表還要更精簡。小時候被抽到3分鐘即席演講,會覺得3分鐘長得令人抓狂。現在年紀大了,5分鐘則是短到令人抓狂。

決定 WIIFM 內容

綜合以上三項限制,在五分鐘的時間內,我想想最多只能講三點到四點,這時候從我大腦資料庫中,虛擬調出四張投影片,主要是針對還很少簡報的小朋友,他們通常都還在要簡報時不知道要講什麼的階段,所以讓他們可以快速抄下三、四個名詞或縮寫,有幾個簡單的概念「可以帶走」,以後想到可以重新應用即可,並且讓他們「看一下」專業有準備的簡報者大概效果如何。五分鐘,這樣大概就完了。

我從大腦中調出來的四張「投影片」分別是 EAT 限制、WIIFM、PREP以及STAR,這種東西比較結構化,而且學員好抄,先讓他們知道簡報的限制、簡報的目標、如何推銷事與如何推銷人,這樣就夠了。

因為我沒有電腦可以協助我準備,只有筆記本,所以只好寫下每一分鐘的重點,所以剛好一點大約一分鐘:

  1. 自我介紹
  2. EAT
  3. WIIFM
  4. PREP
  5. STAR

實際上當然會有一點點的誤差。

紙上分鏡

然後在紙上我也把分鏡預先規劃好,因為白版非常非常狹長,所以只能用序列的方法來分鏡。分別就是 EAT、WIIFM、PREP與STAR。剛好就是四格,從白板的左邊開始邊講邊畫,最後剛好走完整個白板。

上台之後就是以這個「5分鐘簡報」為例,來說明準備簡報的方法與重要性,最後順便拿自己負責規劃的Yahoo!奇摩公益獲得新聞局數位金鼎獎為例,自我介紹一下。雖然不至於「精確到秒」,但想講的一樣都沒少講,比5分鐘大概多一點點結束。

最近幾年開了許多簡報班跟圖表班,都是著重在螢幕與投影介面上。後來發現,商業工作者在許多場合中,徒手在白板、大字報視覺化思考、畫圖表的技巧也很重要,而且重要性可能越來越高。徒手用白板溝通的頻率應該是電腦簡報的10倍以上,只是平常我授課時都在全電腦環境,沒有機會徒手視覺化資訊,昨天小試一下,反應異常正面,效果也超出我的意料之外。

以後在這種異常簡短的場合,或許大家嘗試一下用徒手來分鏡、畫圖表,會比使用電腦與投影為介面的方式要來得更有效。當然,準備的時間應該是差不多的,千萬別偷懶!

日本東京麻布扶輪社補出席

此次前往東京開會,因為來回都沒有多停留,所以開會之外時間不多,早到的那個下午拜訪龜有與體驗下町風光,返航前的下午就剛好去補出席,順便看看日本人例會是怎麼開的。

老實說要在開會空檔找到地點相近的扶輪社並不容易,此行之前我還是厚臉皮拜託日本同事幫我看看哪一個扶輪社離公司與旅館最近,畢竟我對東京沒有那麼熟,看到日文跟英文的旅館名稱,還是搞不清楚哪裡是哪裡,最後同事發現我們住的ANA Intercontinental(東京全日空)就有麻布扶輪社的例會,我只要開完會「跑」回旅館就可以了。

雖然之前去過韓國德國補出席,大約知道國外的扶輪社餐費與當地物價水準相較,都要比台灣便宜,但日本畢竟是一個物價超高的國家,如果當地餐費與物價水準的比例又高過台灣,地點又在這種五星級旅館,例會餐費就可能相當高昂,所以我預先準備了兩萬日幣的現金。後來在旅館內看了一下DM,原來旅館內包廂的每人餐費也不過就3000到5000多日幣而已,這樣扶輪社例會的餐費也不可能比這個高太多。最後答案揭曉,為4900日幣。

IMG_2501

東京麻布扶輪社吃的是西式套餐,前菜、主菜、點心就沒有了。老實說目前我也只有看過台灣吃合菜,吃得很好,但很貴,如果大家都改成套餐,不會每次浪費一大堆,而且稍微晚到的社友也不用吃剩菜。雖然我日文幾乎聽不懂,但可以聽得出來在報告IOU的時候都是講自己的近況為多,而不是只有歡迎某某蒞臨指導或者祝某某生日快樂、金銀銅鐵錫婚快樂,這點也可以給台灣的社友參考。

或許是因為大都市扶輪社步調快,所以用餐與行政事務是同時進行,30分鐘結束,剩下30分鐘演講或Close Meeting,沒錯,例會一個小時就可以結束。這次的例會是請社友來分享非洲之行的經驗,沒有幻燈片也沒有投影機,純粹口語報告外加當地的貨幣、照片,也是能夠賓主盡歡,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講者身上。

IMG_2499

東京麻布扶輪社的社友都挺友善的,雖然很多人平常不習慣講英文,但還是很友善地試圖與你交談。當天除了我去補出席外,其實還有另外兩位日本社友補出席,加上報到桌上還放一個補出席餐費4900円的牌子,看來當地社友去其他會補出席的比例不低。

憩

原本以為例會會到2點,這樣在旅館附近晃晃就可以準備搭機場巴士回台灣了,沒想到例會只到1點半,這樣可以閒晃的時間變多了,就沿著旅館後門出去,才發現原來 Suntory Hall 就在旅館隔壁而已,而且前面的廣場就以 Karajan 命名。日本的建築與都市空間規畫是相當有趣的,第一次到東京之後,我馬上就發現在台灣學建築是人生一大錯誤,要學就應該來東京,起碼體會空間的機會要比台灣多,當地建築物配合地形地物立體交錯的空間變化非常靈巧,別人感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是嘆為觀止,所以當下決定四處走看看商業區的公共空間與人行步道。

沿路看到許多這樣的牌子,而且公共空間很多,都是真正開放給公共使用,而非台灣那種假公共空間,幾個花台把路堵死醜不拉嘰的。

IMG_2538

沒想到隨便走走就走到東京鐵塔。心想身上還有些現金,就上去逛逛吧。如果在東京有半天時間,我覺得上來東京鐵塔看看也不錯,上到中間的瞭望台820日幣而已。

IMG_2566

東京鐵塔大概是校外教學的必要景點吧,裡面最多的就是來自日本各地的中學生,二樓有很多賣紀念品的,有些東西跟機場紀念品商店不同,畢竟主要對象是日本中學生(?),所以更講究「東京土產」、「東京限定」而非日本土產,檔次價格應該都會比較俗民一點。但如果是要買給同事吃的,機場通關之後再買就好了。

Seoul Hana Rotary Club 補出席

本週在韓國首爾開會兼聽課,待了幾乎整整一週,所以出發前就開始猶豫要不要也在首爾補出席

在台灣曾經嘗試上網去找資料,但看著每個旅館的名稱與英語地名,實在很難想像到底在哪裡,所以沒有預先「挑」好補出席的扶輪社,打算到韓國之後再碰運氣。

IMG_1050 到了韓國之後,拿著筆記型電腦跟地圖詢問韓國同事,一間一間對,最後找到幾個時間比較可能、距離也不遠的扶輪社例會。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知道事先打電話確認就可以,只是沒想到扶輪國際的資料與現實差異挺大,我打了三間旅館,最後才確認了每星期三早上在 JW Marriott 舉行例會的 Seoul Hana 扶輪社。

畢竟韓國人跟台灣人一樣都屬於「英文還好」的層次,老實說我也有點擔心語言能不能通。上次是在德國補出席,語言完全沒有問題,但這次韓文我就完全不行,頂多只能說안녕하세요 ,但後來想想,首爾是大都會,扶輪社員理應會英文才對,所以還是迎著曙光跑去搭地鐵。

Hana扶輪社的秘書(韓文叫做:「總務」)裵先生告知不用負擔餐費,但需要 IOU。韓國 IOU (誠金)是一個信封,要直接放錢進去的,也不像台灣會報告,寫完之後將錢放進去,放回原來的小籃子,幹事收走就好了。我信封寫了,錢放進去了,但不知道要放回籃子,最後覺得怪怪的,將信封放到顯目位置,總務才幫我收走。

IMG_1047

韓國人例會的節奏相當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例會在早上的關係,幾乎沒有什麼報告,包括宣讀扶輪四大考驗、唱扶輪歌、唱歡迎歌、介紹友社社友(小弟在下我)、友社社友自我介紹(還好這次有心理準備了,下次應該可以更進步)及吃早餐,全部在30分鐘內結束。早餐份量雖然不少,但大家幾乎都在5分鐘內吃完,害我吃得挺緊張的 XD

IMG_1052

也因為前面的節奏很快,所以90分鐘的例會還留了將近60分鐘的演講。吃飯的時候一直看到投影機投出「文化強國」,想說不知道是誰電腦的背景還是怎樣,畢竟演講者介紹我也聽不懂,只有聽到「朱蒙」、「Producer」這些字眼。演講開始之後,秘書坐到我旁邊,我才知道演講者是韓劇《朱蒙》製作公司Olive9的COO兼副總裁金泰源。之後 Powerpoint 簡報上面每一頁的標題左邊都寫了「文化強國」這四個字。

文化強國

只可惜韓文我也聽不太懂,但就我對簡報字面上的理解,韓國人對於「文化產業」或「內容產業」真的是很認真的,因為裡面有些內容跟我現在的工作(或 Hunter來找我做的工作)有相關,多少看得懂一點,只能說他們的 Roadmap 很具體、完整、前瞻。

我之前只有陪家人看過「新娘18歲」、「秘密男女」(是的,都是韓智慧演的),對韓國影劇的了解不多,所以看簡報的時候,還以為 Olive9 是類似本國「X年X百億計畫」那種計畫名稱,等到後來交換名片,才知道那麼大的 Roadmap 只是這一家公司的計畫。這次補出席很值得,已經遠遠超越「補出席」的意義了。

你為什麼要一套Tuxedo禮服?

各位敝Blog的熟客或許會意外,這邊不是都在講Keroro的嗎?怎麼開始談起Tuxedo了?無奈小弟除了Keroro與烏龍派出所之外,還有一般的正常社會生活,為了生活就要來套Tuxedo。

昨天晚上是我們扶輪社的創立授證,也就是說正式從總監手上拿到Rotary International的證書,等於是創社社員最重要的一場活動。Dress Code沒有別的,就是Tuxedo。

雖然很多社友生意都做得很大,年紀也有一些了,但聽到要穿Tuxedo還是有點驚訝,畢竟台灣很少人穿Tuxedo禮服的,我聽到Tuxedo時也跟燕尾服搞混了,直到自己拿到禮服時才發現:「啊,尾巴不見了!

由於衣服拿得早,所以在昨天授證之前,我已經穿過好幾次Tuxedo了,效果相當顯著,值得向廣大男性朋友推荐。

到底啥是Tuxedo呢?原來這是簡版的燕尾服。燕尾服老外稱為full evening dress或formal dress,如果寫在請帖上當dress code,則會寫 white tie。燕尾服是最正式的禮服,但台灣除了拍婚紗、獨奏或表演魔術,幾乎沒有人穿了。原本國宴、贈勳是應該來套燕尾服的,不過在台灣好像也免了。

燕尾服顧名思義就是有一件長了尾巴的西裝外套、劍領,側邊有緞面裝飾的西裝褲,黑襪黑鞋這反正都是一樣的。裡面穿有折白襯衫、白背心,繫白領結(如果出席國宴,大概是不便用兒童用扣環式的那種),有時戴白手套。其實也沒有特別麻煩,美國、英國、香港、日本都很常見,台灣雖然號稱學貫歐美日,但你也知道,並不是什麼都學到。

如果不穿燕尾服的話,最起碼也要來套Tuxedo。為什麼很多人聽到Tuxedo就會以為是燕尾服呢?這都要怪成龍那部電影Tuxedo被誤譯為「燕尾服」,但他穿的卻是Tuxedo,也就是台灣俗稱的「禮服」或西裝禮服。在國外Tuxedo是簡版燕尾服,也被稱為Semi-formal,看到dress code寫「Black tie」就知道是穿這一套,也是出席重要場合的最低限度(所謂的「休閒風」嗎?XD)。

禮服有一件類似普通西裝的外套,但領子通常為綢面絲瓜領(我也看過劍領的),只有一個扣子,有折的白襯衫(用袖扣的),褲子跟燕尾服一樣,然後黑領結、黑襪、黑鞋,最後別忘了你的黑色腰封(cummerbund)。

至於另一種晨禮服,在台灣比燕尾服還罕見,就不贅述了。

這張照片是據說家教比較不好的小布希接見藝文界人士的照片,男士均身著Tuxedo。

訂做一套西裝禮服不會比普通西裝貴多少,如果你有機會出席「正式場合」,包括各種酒會、宴會、頒獎等等,一套標準的黑色Tuxedo應該是成年男性相當值得的投資,特別是女伴也身著禮服時。如果剛好要結婚,那直接做一套禮服會比租還划算(也衛生、乾淨許多),訂婚可穿、結婚可穿、拍婚紗可穿、歸寧可穿,以後所有重大婚喪喜慶都可以穿,投資報酬率超高。

配合我自己dress code大升級,去年底也買了不少條口袋巾來搭配西裝跟禮服。絲質的口袋巾比領帶還便宜,但由於台灣人很少用,所以效果其佳無比,只要顏色能夠跟領帶或襯衫搭配即可,也不一定要學很複雜的折法,隨便捏一捏,泡芙式放上去也很醒目,如果跟西裝禮服一起搭,效果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