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O2O

Uber來台灣 – 只花230台幣就能請司機開賓士來載你的Uber初體驗

在台北市,很多人都會需要計程車,我覺得在台北搭計程車真的很方便。但台北的計程車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路邊隨手叫車,你不知道司機過去的評價如何,而且車況每一台車都不樣。我有搭過滿車尿味的計程車,不知道你有沒有這麼幸運過。就算是叫車行的車,你也不知道來的司機過去評價如何。

第二個問題是台灣普遍的問題,台灣人喜歡莫名的平等,所以台灣計程車只有一種等級,就跟我們台鐵一樣,大家不喜歡服務分級,所以偶爾你需要叫更好的車來載朋友、客戶、家人、女友、岳父岳母,你還是只能叫黃色的計程車,而且一看就知道是計程車,就連大使也一樣。如果你想要租附帶司機的車,通常一租就要3小時,不是很方便。

美國有一個租車服務網站Uber,就把黑頭車計程車化,隨時可以透過手機叫車,而且上面還有司機的分數與評鑑,車子乾淨、司機有禮貌,而且用多少算多少,差不多等於高檔的計程車。

因為我之前曾經小小研究過「共享消費」,Uber是其中很有名的例子,上週聽說Uber來台灣了,我馬上登記會員、註冊,昨天晚上快點測試。

Uber原則上都是從手機下載App,申請帳號需要信用卡號,所有車資以後都是從信用卡扣款,不用付現不用刷卡。

Uber 的基本車資

 

Uber台灣

Uber每公里的車資是30台幣。你知道台北市計程車是多少嗎?每公里20台幣。這點Uber沒有比計程車貴很多。但延遲計時就貴很多啦,台北市計程車是時速5公里以下相當於1分鐘3元(實際上收1分40秒5元),Uber時速18公里以下就要收錢了,一分鐘16.5,所以司機如果要開沒有紅綠燈又不會塞車的快速道路可能是幫你省錢。

如果你剛剛好跑3公里都沒有遇到紅綠燈或塞車,很可能一趟只要230就可以使用到附帶司機的賓士高級車了。

Uber 找車的畫面

 

Uber叫車時可以從地圖上看到附近有沒有車,然後你可以設定好地址,就請司機開著賓士來接你了。如果你設定了目的地,還可以算出預計的價格。但我昨天的經驗是比預計高出10%左右,所以只是參考而已。

Uber設定上下車位置

Uber台北的叫車設定位置

 

 

從台北市政府到總統府要多少錢呢?搭Uber大概349,但如果你從市長要變成總統,可能後面要加個億(不是說好了不要談政治嗎?)

Uber 預估車資

Uber台灣的預估車資

 

 

我昨天叫車的時候忘記抓畫面了,叫車之後上面還會顯示司機的名字與評價。

車子很高級,司機也很有禮貌,上下車會幫你開門。

Uber的司機也是用Uber的App,但應該是司機專用的,上車時就按啟動,跟計程車的差別是你看不到跳表,好刺激的啦!不過現在很多司機也都把表放在手排檔後面,也是看不到,只能聽到跳表聲。

Uber的司機也用Uber的App

 

下車之後就會從Email收到帳單,包含基本車資、距離、時間,很多資料都有。

Uber的帳單記錄

Uber的帳單

Uber台灣的帳單明細

 

說實在我已經期待這種服務很久了。有很多時候你就是希望有比計程車更高級的車可以搭,而且不用租滿3小時。實際搭乘之後,發現價格也還好,還不到普通計程車價格的一倍。

目前Uber在台灣還有推廣的優惠,現在申請,第一次搭乘最多可以抵300台幣,有興趣的可以嘗試看看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共享消費:P2P的O2O – 筆記

最近修Coursera的Gamification,期末作業是針對一間虛擬的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企業來設計一套遊戲化的系統。這等於是兩個題目了,如果不先了解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是什麼,作業也寫不出來。由於這個領域的核心是未來網路的一個重要關鍵,我把收集到的資料整理一下,以後大家都用得到。套最流行的術語,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就是讓P2P可以O2O。Collaborative我認為翻成共享比較好,對岸有翻成協力,但協力消費感覺是一起去血拼,共享消費比較是你買的東西我也可以用。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Rachel Botsman認為共享消費的系統要成功有四個因素,分別是閒置的資源,特別是昂貴的閒置資源(Idling Capacity),再來就是足夠物件數目(Critical Mass),然後使用者要能相信這樣的共享消費對社會是好的,例如可以減少浪費、提高物品使用率等等(Belief in “the commons”),最後一點是要能夠信任陌生人(Trust between strangers)。Rachel也認為,信任與名譽(Reputation)會是人類未來最重要的網路資產。

Rachel Botsman 定義的共享消費系統有三種:

  • Product service systems 產品租用平台:消費者以租代買,例如台北市的UBike。主要精神是消費者只需要服務內容與體驗,而非其工具。
  • Redistribution markets 流通市場:使用過的物品重新回到市場上流通,可以是販售或以物易物。
  • Collaborative lifestyles 生活型態共享:我有的東西給你給你用。例如空的房間如果以日租的方式給別人住,就是AirBnB,如果免費給別人住則是CouchSurfing

以汽車出租為例,Product Service Systems是指Zipcar這種公司,車子是公司的,但你幾乎隨時可以用車,是B2C的模式,。而Collaborative Lifestyle模式下車子是私人的,你是跟他租車,屬於P2P模式,平台商仲介資訊。Uber則是幾種模式都有,很多車子是屬於不同程度的私人,有的是一般老百姓、有的是企業的老闆用車,其實屬於 P2P 交易。

共享消費的三種模式(哈佛管理評論 2010/Oct)

共享消費的三種模式(哈佛管理評論 2010/Oct)

共享消費 Mesh 企業

Lisa Gansky 認為共享消費(Mesh)的企業有四個特點:首先,核心產品可以在一個社群、市場或價值鏈中被分享(產品、服務、原物料),其次,要有好的行動網路協助追蹤與聚合資訊,第三,專注在實體物品上才能讓發揮在地的價值,最後,社群網路可以協助共享資訊的流通。

Lisa Gansky認為社群網路、行動資訊與實體物品是共享消費的三個主要元素( TED)

Lisa Gansky認為社群網路、行動資訊與實體物品是共享消費的三個主要元素( TED)

書籍:

TED影片

Rachel Botsman: 新經濟的貨幣是「信任」 The Currency of the new economy is Trust

 

Lisa Gansky: 分享是商業的未來 The future of business is the “mesh

 

Rachel Botsman: 談共享消費 The Case of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