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erd immunity

我就是不想讓我孩子打疫苗,不行嗎?

人類本來就要一直反思科學與科技的正當性,所以人會懷疑疫苗是合情合理的。最近台灣突然出現了反疫苗的浪潮(?),如果你還不知道要相信誰的時候,我幫你準備了一些台灣媒體大概不會做的東西讓你親身體驗看看打疫苗或者不打疫苗對傳染病有什麼影響。公民社會,在立法強制接種疫苗之前你都有選擇的自由,但也請你用智慧做出選擇。

如果你住在一個孤島上,島上只有你一個人,也不跟世界上任何人往來,突然有一天從外太空降臨了一種病毒感染了你,而且這種病毒只會傳染給人,那麼其他人是否接種疫苗都無所謂,反正這病毒就會滅絕在這個島上。但如果你住在台北市中心,每天都還要搭捷運、上咖啡廳、外食、上健身房,你就會將病毒傳染給他人。疫情會不會大爆發有很多因素,我不是專家,但基本上被接觸的人是否「免疫」或者有接種過疫苗就很重要。如果社會上很少人免疫,就像 SARS,就會很快跨國大爆發,但如果這社會上有非常多人已經免疫,就算你在捷運上不幸傳染給另外一個人,在公司又傳染給一個人,去健身房再傳染給一個人,但你們四個人再怎麼傳,傳到最後都不會爆發大規模的疫情,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免疫了,就你們這幾個人傳來傳去沒關係,這就叫做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

很多人不打疫苗到底會怎樣?

談這件事情最直白的就是英國衛報2015年的一篇文章 Watch how the measles outbreak spreads when kids get vaccinated – and when they don’t ,裡面模擬了各種群體的疫苗接種率,這個模擬很簡單,你只要看就好,但每一次模擬的結果都不一樣,原則上社區疫苗接種率越高的地方,越不容易爆發疫情,只要你多玩幾次,就會「感覺」到疫苗接種率與爆發疫情的關係。

Watch_how_the_measles_outbreak_spreads_when_kids_get_vaccinated_–_and_when_they_don_t___US_news___The_Guardian

疫情爆發了我一定會得病嗎?

如果你還有一點點時間,可以玩這一個遊戲 VAX! ,遊戲一共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是說明網路、流行病、免疫與隔離,講得非常簡單,第二個部分就是讓玩家自己體驗從事公共衛生有多難,第三個部分則是說明到底什麼是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如果聽過第一部分的說明也玩過第二部分再聽過第三部分的說明之後你還是不想打疫苗,全世界都會尊重你的決定。 遊戲其實相當難,你想像你是一個公衛醫生或者護士,到了一個50個人的社區,但只給你5劑疫苗,你的目標就是透過疫苗,把這個網路斷成越多個不相連的小網路越好,等傳染病爆發後,你可以再隔離健康鄉民,目的還是切斷網路。我的最佳記錄是給我5劑我可以在一個50人的社區把疫情控制在只有3人染病,不過這是容易版的成績。遊戲很真實,在困難級當中出現了不願意打疫苗的家長……

Vax___Gamifying_Epidemic_Prevention___Game

如果你是學校的老師,這是我目前看到最適合你說明這件事情的簡單遊戲,當然你也可以讓你心愛的人玩玩看。如果你的工作包含了危機公關處理,說實在你也應該玩玩。

類似的模擬其實很多,另外一個可以設定比較多的,純粹就是跑模擬數據,但是可以調整疾病的潛伏期、傳染率(實際上就是真的有人不會被傳染)以及致死率(沒死就康復並且可能免疫啦),還有社區的人口數、混雜程度與疫苗接種率,比前面介紹衛報的更詳細,也更能體會有沒有施打疫苗的差異。

到底為什麼有人不打疫苗?

在2015年加州爆發麻疹疫情的時候,紐約時報有一個詳細的地圖說明了為什麼有些社區的麻疹疫苗接種率很低,其中包含了「社經地位低」、「相信打疫苗不好」或者「我們這種人不會得這種病」,結果堂堂美國也爆發麻疹,Good Job!

打疫苗就不會有傳染病嗎?

華爾街日報也有一個圖表報導,讓你看看自從施打疫苗之後,每一種疾病在美國的十萬人發生率,很多都是瞬間就降到幾乎等於0,但也有些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降低,但最終幾乎都到達0。

你聽過小兒痲痺嗎?

在上面的這個報導中,請特別注意小兒痲痺 (Polio),我讀小學的時候,學校中總有幾個小朋友是病患,從小就要使用拐杖(這些還是沒死的),1976年到1982年之間,台灣小兒痲痺幾乎絕跡,當時的小兒痲痺疫苗接種率只有35%而已。病毒不死,只是在等待機會。終於到了1982年大爆發,一口氣來個1000例,這下不得了,我國才開始採用預防接種紀錄卡,此後小兒痲痺疫苗接種率逐年提高,現在大概都在95%以上(這也是我國的目標),終於根除小兒痲痺,現在台灣已經很少看到要用拐杖或者輪椅的年輕人,這是整個世代嬰幼兒家長的功勞。

我國小兒麻痺防治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