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oogle

年滿20歲才能參加Google Adsense計畫?(20禁)

前幾天登入 Google Adsense 後台看看自己網站現在一天到底是賺1毛美金還是5分美金時,突然跳出一個新的合約,顯然是合約有所變動,我若不同意合約,連一天5分美金也拿不到。

IMG_9974這基本上就是一個:「沒人逼你參加,既然你主動要參加,一切都要以感激的心情來奉獻」的合約,可惜這個合約不像我國修改法令時有現行條文與修改條文的對照表,所以我看不出來自己權益哪裡可能會受到影響。

不過合約第一項「計畫政策」中有一行文字是我以前沒有注意到的,那就是「您加入本計畫即聲明您至少年滿 20 歲」。我自己是年滿 20 了,好險,但如果我的認知沒有錯,也就是說,沒有滿 20 歲的人要置放 Google Adsense Code 可能違反合約,或許帳戶要請一個年滿 20 歲的人來開設?我知道台灣有不少未滿 20 歲的積極部落客也都放了 Google Adsense 廣告,或許該找個時間跟家裡滿 20 歲的大人,或者自己的法律顧問聊聊?

拿Wikipedia條目當企業網站的一個範例

最近在自己的一個小服務上一直看到一個 Google Adsense 的廣告,標題是「正面積極熱情的基督教會」,網址是 zh.wikipedia.org/wiki/ ,咦,我以為是「正面積極熱情的維基百科」哩,基督教會的網址怎麼會是維基百科的網址呢?難道維基百科真正的身份是教會?

google adsense wikipedia

我原本想要按下去,但我的理智告訴我,Google Adsense 還有一張金額不少的支票積欠半年一直沒有寄來,這下按了我就賠多了,只好上網查「中壢真理堂」。嘿,查詢結果第一筆還真的是中壢真理堂在維基百科的條目呢!從編輯歷史看來,應該是同一位熱情的教友編輯的,「現況」的部分有「2007 年 9 月至 12 月教會挑戰」、「2007年年度記事」跟「2007年目標」,說實在還真的很像動態的陽春組織網站或企業網站。

拿維基百科條目當「組織網站」,而且還去買 Adsense 廣告,把維基百科頁面當成廣告的目標頁面,這種例子我還真的沒有看過哩!

去年我在動腦雜誌寫過一篇文章,告訴行銷公關人如何與維基百科相處,現在這裡有一個好例子,可以供網路行銷同業參考。

Google Adsense的真實成本

話說日前拿到一張從瑞典寄來的Google Adsense支票,雖然金額十分十分微薄,不過多少能夠貼補今年繳稅的支出,所以還是趁著中午時間拿去樓下的銀行落袋為安。

不知道為啥,排外匯的櫃臺總是要等特別久,每個人處理的時間也都特別長。就這樣等啊等的,差不多快30分鐘我才有機會把那張沒有多少錢的Google Adsense支票交給行員。

原本以為排隊是整個過程中最麻煩的一段,結果才發現苦難從此開始,難怪這個櫃臺都要排這麼久。我的Google Adsense登記名字是 Richy Li,銀行行員說,這看不出來跟「李怡志」有什麼關係,擔心不是我本人,所以得拿出可以證明「Richy Li」就是「李怡志」或者「我本人」的證件。還好,公司名片、識別證上都是印Richy Li,否則還得重新跑一趟。那張Adsense支票的金額,大約還不足以吸引我多跑一趟。

說實在的,繁體中文環境下在Blog放Google Adsense實在賺不了「大錢」,而且放了之後就立刻變成以營業為目的的「商業網站」,所以小弟的Blog現在已經沒有放Adsense了。我看到許多人——不好意思說這些人利益薰心——寫一篇文章卻開了很多Blog分站,理由是因為分站雖然比較好用,但難用到必須照三餐罵的母站卻因為Adsense收入太多而不捨得關站時,就知道這些人的心已經完全被Adsense宰制了。寫Blog不就是要自由自在嗎?結果最後還要受到那一點點小錢約束,怎麼想都不值得,所以乾脆不放。

過了幾分鐘,行員拿著影印好的證明回來了,又拿一張單子給我填,哇,這可比兌現一般台幣支票要複雜太多了,不過就是幾千台幣,有必要這麼複雜嗎?申請單上有一個最神奇的欄位要註明支票屬於什麼樣的收入,我猜大概是要防堵金融犯罪順便讓稅務機關好查稅用的吧。說實在的,我真的不知道這算是什麼收入,也不知道填錯了會不會就要繳很重的稅。

台灣的稅捐機構公務員,特別是抽小老百姓稅的那一群,大概是最勤奮的公務員了。想想網路拍賣的前例吧,原本大家以為是自己的「額外收入」,但沒想到也是國稅局的「額外收入」,還訂定了《網路交易課徵營業稅及所得稅規範。關鍵字廣告呢?我猜最遲明年,國稅局就會告訴我們這筆錢應該要怎麼讓國家分一杯羹了。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這部分的收入該怎麼樣報稅或避稅,所以在銀行櫃臺尷尬了好久,左翻右翻都不知道應該是哪一項,弄得好像那是賣淫收入一樣難以啟齒。顯然行員很忙,也沒有在寫Blog,所以對Google Adsense不熟,否則不會一直「鼓勵」我填薪資收入。哇哩咧,這不是陷我於不仁不義嗎?抵死不從是也!後來填了什麼我也忘記了。不過這讓我一直耿耿於懷,所以想說乾脆在Yahoo!奇摩知識+問看看,希望有專家可以答覆

全部都搞定之後,就拿到錢了嗎?還早。行員說要整整21個工作天之後才會入帳,差不多就是一個月或者還要更久了。

所以把自己的網站或Blog「租」給Google Adsense基本上還有一些看不到的成本:

  • 交易成本:每張若干元的手續費外加寶貴的時間。
  • 稅務成本:還不知道要不要繳、要怎麼繳。如果要併入綜合所得稅,那也是一筆錢。
  • 延遲成本:假設說你在1月把廣告版位租給Google放Adwords,差不多要4月中或者5月才能拿到錢,中間隔了3個月,感覺就跟在台灣做生意被開90天的票一樣。

最近台灣想要跟Google Adsense競爭Blog廣告版位的台灣廠商也很多,如果能夠提供跟Adsense一樣的廣告費(當然更高更好),又能夠在次月月初就直接匯款到存款,相信會比Google更受歡迎的。

Google Adsense、關鍵字廣告與百姓申冤

今天為了要替這篇關於免費報的文章找一篇文章來連,又上了黃孫權兄的部落格,然後有小小的驚訝,就是黃兄的部落格也放了2個Google Adsense的內容廣告組、4個推荐廣告。我深呼吸一下,告訴自己:「破報反正也有廣告,所以在這裡看到Google Adsense也沒啥好意外的。」

然後我看到下面這個廣告:

申冤網站Google Adsense廣告

相信這幾天還有人看過類似的廣告,例如「社會福利署夥同醫管局,屈下屬入瘋人院」,不過我都沒有點,但想說既然黃兄放了廣告,這個群貓弄孤鼠的廣告我也看過幾次,姑且點之,然後出現這一個網站:

申冤網站

再往裡面點,出現的是一個令人驚訝的結果。這是香港羅雪麗女士因為個人與雇主(香港政府)糾紛而成立的自救申冤網站。當然,我立刻就想到我於2002年時在中晚撰寫的司法自救網站專題

這個社會當然沒有絕對的公平正義,特別在司法上,台灣俗語說「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絕對並非亂說的。如果(自認)在司法上受到委屈又恰巧是經濟或社會上的弱勢,尤其對抗的剛好又是公權力與政府的話,那種失落與無助的感覺自然會更強烈,也不知道該找誰幫忙,或到哪裡抒發情緒,例如PTT還算有名的張爸

最近一個月來,台灣的Blogosphere充斥了一大堆如何提升Google Adsense點閱率、怎麼靠Google Adsense撈錢的文章,不過我覺得關鍵字廣告背後其實最大的影響並非如何與Blogger拆帳,畢竟絕大部分的人可能半年還收不到一張支票。

這種關鍵字廣告真正的衝擊在於廣告與內容間之金流關係,畢竟中間少了許多人,對於很多原本無法用文字換到半毛錢的人,這下最起碼可以一字0.03元或1000字25元之類的(能夠因此一字50元的人當然也有,少啦)。但今天看到這個廣告之後,我發現連這種申訴、申冤的萬言書式的廣告模式也被改變了。

以前如果要在媒體申冤(或者宣揚政治理念、奉勸他人退選、呼籲世界和平、發表教育心得、請求女友原諒等等),得準備個數十萬在報紙刊登廣告,如果無法引起媒體興趣,則訊息只會露出這一次,讀者看到密密麻麻的萬言書,通常就翻到下一版,數十萬如水流,一去不回頭;但假設引起記者或長官的興趣,則可能會有後續報導。假設架設網站,除非事件本身爭議性、新聞性很高,否則也不容易被看到,或者被有良心的記者報導(嘻嘻)。現在這樣的網站加上關鍵字廣告,就讓申冤的成本降低許多了,架一個網站現在幾乎不要錢,買最便宜的Pay-by-Click關鍵字廣告,申冤這種個人理念式的廣告就可以出現在這麼多網站上,起碼不用到處亂Po,動輒得咎,而且曝光的機會比到處亂Po還高許多。

當然,反過來說,這樣內容的關鍵字廣告因為價格低,又不一定有人會點,加上內容可能具有爭議性,所以不容易受到Blogger的熱烈歡迎,一旦發現這種近乎賠錢貨的廣告占據了寶貴的版面後,就放入「競爭性廣告篩選器」中。可能還會專門有人收集這種不受歡迎的廣告,然後開新的部落格分享訊息,藉此賺更多的關鍵字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