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iving Plan

做什麼公益?我的Giving Plan

最近退出扶輪社之後,掐指一算,如果每年把這些吃吃喝喝沒有意義的活動與會費等等省下來,其實是一筆不小的金額。假如我往後算20年,把每年省下來的扶輪社費、餐費有的沒有的全部都投入公益,那麼我會有不小的金額可以使用,這筆金額應該是需要規劃才用得完。

我手邊有好多美國指導年輕人從事公益的書,美國人之所以這種書有市場,一來是因為美國社會比台灣更接近公民社會,二來我猜跟大學入學制度也有關係。但不管這些原因,有時候看這些給幼兒的書我還是會覺得很羞愧,活到40了感覺不如人家14歲。例如我有一本名為「The Giving Book」的書,副標題是 Open the Door to a Lifetime of Giving。君子立長志,小人李怡志,ㄟ,不對,是小人常立志。這本書我看是給小學生用的吧,裡面全部都是色塊、粗體彩色字、空格,要小朋友從小就開始思考我對什麼事情充滿感激、我希望世界是什麼樣子的、我能夠採取什麼行動改變世界、我需要什麼技能、我需要組成什麼樣的團體。老外的「小人」可是從小立長志啊,從國小開始就鼓勵你Lifetime commitment!書上還讓你畫出「理想世界的樣子」,美國人從小就有自己的Mission、Vision與Strategy,我們到了40可能都沒有想過這些東西。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公益慈善團體的機會比別人多,也經常有企業與個人來問我「如何做公益」,所以我們從2年前開始每週六在Yahoo!奇摩首頁放「做什麼公益」的專欄,到現在大概累積了200篇,扣掉重複的主題,我想至少累積了50個以上的公益與慈善點子。

但等到我自己想像我人生中有一筆還不算小的金額打算從事公益的時候,才發現我比不上美國的小孩。雖然模模糊糊知道自己希望社會變成怎麼樣,我也還算積極,但我實際上沒有Giving Plan。假如有個100萬,假如哦,不是我現在真的有,那我應該做什麼呢?全部拿去蓋廟?交給聯合勸募?買光台灣的玉蘭花跟口香糖?贊助一條小橋?或者是其他使用?

這應該是一個長期的功課,我想暫時的比重可能是這樣:

  • 環境與生態 20%
  • 教育 20%
  • 藝術文化 20%
  • 障礙者福利與權利 20%
  • 公共議題倡議與社會創新 10%
  • 各種Literacy(中文不好翻) 10%

如果每年有5萬台幣可以使用,那麼我或許就應該在當年度依照這些比例來捐贈,或者知道整個池子有多大,在特定的時候也可以更大筆的單次投入某個領域。當然,除了金錢的付出外,也有勞力、專業以及物資的投入。

因為今年年中才退出扶輪社,如果從7月開始算我的會計年度,在教育上面比較多是物資與勞力的付出,大概執行了50%,環境生態已經長期成為某個環保團體的月捐會員,執行率也是50%,藝術文化上面贊助了某博物館最低階的終身會員,算是執行100%,以教育價或免費教圖表算是Literacy,我想也執行了有50%吧。

到國外的網站去看,教人訂定Giving Plan的書與文件很多,給小孩看的是花花綠綠的色塊與黑體字,給大人看的上面還有 Due  Diligence。是的,捐款者自己要Due Diligence。年過40,第一個計畫就是Giving Plan。雖然比不上人家14歲的孩子,但至少是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