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鎮瀾宮

大甲媽遶境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因為參與自由度高、能促成社交與強大的遊戲化

台灣很多人都知道台中大甲有個鎮瀾宮,每年鎮瀾宮大甲媽祖遶境時,都有數十萬人參與其中,被媒體稱為世界三大宗教活動(另外兩個是麥加朝聖與梵蒂岡耶誕夜彌撒)。我今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從起駕當天也參與了兩天遶境,訪問了不少人,除了對於這個活動能捲動的人數之多感到驚訝外,也有一點點小小的觀察,覺得從遊戲化的角度來看,大甲媽遶境確實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活動。

遊戲化的活動

從遊戲化(Gamification)的角度來看,大甲媽遶境滿足了很多點。Gamification最基本的就是外顯、可以被看到的 Point、Badge與Level,先看大甲媽祖遶境有哪些PBL:

  • Point:許多信眾參與遶境時都會先去求令旗,在遶境期間到每一間廟都可以收集平安符,然後將平安符綁在令旗上,其他人都可以看到你收集了多少,這是大甲媽遶境時,信徒最容易收集到的點數。我問到很多人都是在收集平安符的,這種人是大甲媽遶境非常重要的骨幹,因為他們每一間廟都會去蓋章、綁平安符,然後立刻動身前往下一間,而且都走在媽祖鑾轎前面,到新港之前,集平安符的人理論上是不會看到鑾轎的。他們的令旗最後都會綁滿所有廟宇的平安符,非常壯觀。
  • Badge:大甲媽遶境的進香旗或令旗就是最好的Badge,只要把進香旗拿在手上、插在背包上或者乾脆焊在進香推車上,所有人都可以知道你是進香客。而且這個Badge還可以年年使用、平常放在香案上,非常具體。
  • Level:進香旗理論上一戶只需要一面,每年參與遶境時都只要攜帶同樣一面即可,不用年年添購新的。但是每年去進香,都會在令旗上面蓋廟章,加上平常放在神台上面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參加過很多次遶境或者年代很久的進香旗,立刻可以看出歲月的痕跡,這是大甲媽遶境的Level,參加過不只一次的人,就知道進香旗的歲月感是什麼意義。當然,走過的距離、天數,也都可以是Level,因為有9天,所以Leveling很容易(我是2天的)

SAPS 獎賞與外部動機

另外再從Gamification常見的SAPS外部動機與獎賞來看,大甲媽遶境可以提供參與遶境的信眾什麼?

  • Status:Status是一種非常強烈的遊戲化動機,而參與或參與過遶境本身就是一種Status,我是沒有走九天,但我猜走過九天的人應該會覺得自己身上有發亮。參加過的、遶境過的、遶境完全程的,都是不同的Status。
  • Access:大甲媽遶境有些活動是非常特殊的,只有在大甲媽遶境期間才會開放,例如鑽轎底稜轎腳,你平常是沒有機會可以鑽的。還有抬轎,這也是平常沒有辦法參與的事情,而且抬過的都會感到驕傲。
  • Power:許多大甲媽遶境沿途的店家、民眾都會給遶境信眾許多方便,例如讓你睡在家騎樓下、借用廁所、睡在廟的大廳,只要擁有進香客的身分,突然間在特定路段可以做很多平常不能做的事情,這就是SAPS的Power
  • Stuff:沒參加過不知道,一走嚇一跳,原來沿街都會有人布施三餐、用品給你。平常只有跑馬拉松的跑者或者法會的師父可以有這種機會,但是參加這種長天期的遶境也能體驗。(與NPC交談獲得寶物的概念)。

大甲媽遶境活動提供給信眾的Power與Stuff,也是許多遶境者口中的「強大人情味」,而且是很多人走了第一年之後,每年不斷來走的主要原因。

社交、社群功能強大

大甲媽遶境活動因為時間非常長,加上遶境活動的體力負荷大,裝備要很齊全,跟玩MMORPG很像,你在路上一定會遇到其他玩家。由於動機類似、目標差不多,非常容易交朋友,除非你真的像我一樣非常害羞內向,否則一定會有機會與他人交談、共餐、共眠(路邊)、交換Line、手機號碼與FB等等。一個活動可以在很短的期間內,滿足Mikolaj Jan Piskorski所說的

  • 範圍(全國的人都來了)
  • 呈現(很容易看出來誰是進香客)
  • 搜索(人都在你身邊不斷變化)
  • 溝通(大家都很樂意交談)

等4個完成社交的元素。許多人也因為這樣找到以後一起走大甲媽的夥伴,連結成為一個以大甲媽遶境為核心的社群網路

大甲媽遶境容易參與、自由度高

此外,大甲媽遶境是一個自由度很高的活動,活動也很多元,隨時可以登入、登出。不論是在大甲的送、迎媽祖、遶境、駐駕、新港奉天宮的祝壽大典、陣頭、鑽轎、抬轎、搶轎(好孩子不要學)、夜宿戶外、夜宿廟內、布施、被布施、在大甲溪橋上看起駕煙火(超猛)等等,整個遶境活動實際上比較像是移動的民俗露天體驗博物館,即便信仰不同的人,都可以找到參與點,不是只有在旁邊觀看而已。

同時,大家也可以選擇各種不同時間長度來參與,從半天到九天,玩法各有不同。即便是要遶境,不論是步行、騎自行車、開車、騎機車都可以,沒有一種很強烈的文化壓力要你非用走的不可。因為彰化現在有Ubike,有些人走到彰化就趕快租Ubike節省一點精力,一點壓力都沒有。我中間有搭兩段火車,其實火車上也是滿滿的香客 XD。

我也遇到很多人是每年不斷增加遶境長度的、原本自行車騎過改成步行的(自我挑戰),或者來還願的,讓這個活動還有非常強的內在動機支撐,所以人數會越來越多。

由於大甲媽遶境的時間很長、有九天,這非常重要,因為無論如何,都會遇到週末,少則2天,多則4天,所以還有很多週末進香客,週末有空來看看,我就遇到一位連續三年都是週末來的台北年輕女性上班族,她完全沒有進香旗也很愉快。今年因為起駕與回鑾都在週末,也有遇到不少人表示頭尾參加,但中間不走。

大甲媽遶境的核心當然是一個宗教活動,有信仰的力量在支撐。但在宗教因素之外,一個長達9天,高度遊戲化、自由度高並且可以促成社交與社群的活動,在台灣是很難得的,也非常有吸引力,不論是當地人或者外地人,都可以很容易在活動內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塊或者很多塊,也難怪參加的人會不斷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