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邪教

我要如何抗拒邪教的招募?看看自己的邪教體質有多高!

我很容易被邪教吸收嗎?我生活在一個感覺不需要我的環境中嗎?

 一個有問題的組織(邪教、奇怪的課程)是否能夠成功招募你的主要關鍵,在於你自己本身以及當下對於該組織的接受程度。(請參考 Toshi 的故事

以下的幾點主要是提供你一個反思的機會,你應該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極限,並且針對個人的慾望找到自己的適應方式。如果以下的問題你符合程度越高,通常就越不容易受到這些團體的招募,如果發現與現況差異很大,就要思考人生是否要做些調整?如果親友加入邪教或者其他團體無法自拔,很可能原先的生活與下列問題相差很遠。

  • 在我的生活環境與社交關係中,我覺得很自在。
  • 我有可以聯絡的人,我可以與人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也能透過這個關係來解決問題。
  • 我與我的身體還有我的外表有正面的關係。
  • 我會被我看重的人,當成一個完整的人來對待與接受。
  • 我能夠與我想要的人,有著誠懇與坦誠的關係。
  • 我的生活圈需要我,而且我在這個生活圈有想要與我維持深度關係的人。
  • 我的生活環境讓我覺得有自尊與自信,在我的生活環境中,讓我開心的事情多過於不開心的事情。
  • 我知道自己的需求與願望,並且在這個基礎上規劃了務實的人生計畫。
  • 我有能力發現生活中存在的風險,並且用建設性的方式來處理。
  • 我能夠面對生活中的衝突與緊張,以及人生中不如預期規劃的事物,我也有能力面對自己的失敗並且將它成生活的一部分。
  • 我目前在生活上的體驗與我個人的需求相符合。我能夠自發而且有意義地展開自己的生活。
  • 生活圈中總有些令人緊張或未知的事情讓我可以感到驚訝與刺激。
  • 我自己有一個可以讓自己遵循的價值觀。
  • 我的生活讓我覺得有意義也有成就感。
  • 除了日復一日的生活外,在我的生活圈當中也能夠找到人與我相互討論生命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 依照我的需求,我的生命也對公眾領域與超自然領域開放。
  • 從某些角度來看,我對生命是有主控權的,並且一直能夠找到有趣的新方向。
  •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開始,我或許會做些不一樣的事情,但不會完全不一樣。
  • 我認為在我死後,人們還會因為我的存在而想起我。

資料來源:德國柏林市政府邪教諮詢辦公室

小心,邪教就在你身邊(《洗腦》推薦序)

本文是《洗腦:X JAPAN主唱的邪教歷劫重生告白》(洗脳 地獄の12年からの生還)的推薦序。這本書很值得一看,因為台灣的邪教真的太多,偏偏政府不管,甚至連社運團體、第三勢力都不把這個當議題,台灣人要小心。

你喜歡做自己嗎?遇到所有事情你都喜歡獨自判斷嗎?你可能覺得生活很煩、很累,很想讓生命更簡單一點, Toshi 也曾經這樣想,最後喪失了12年的自由。我們身邊有非常多的人,其實也都過著跟Toshi 一樣的生活。

這個社會非常複雜,很多人因為種種原因,選擇拋棄自己為生命作主的權力,讓別人替自己決定。市場有需求自然也會有供應,所以邪教很多。

本書主角 Toshi 曾經陷入「邪教」12年之久。

洗腦的邪教

當然,「邪教」兩個字每個人定義不同,我們講的是利用洗腦技術,讓信徒會甘願拋棄自己的自由、信念、家庭、親情與財富的那種,而不是因為使用了你不熟悉的儀式、法術。

我也只是一般老百姓,不是邪教的專家,但我曾經翻譯了德國政府的邪教檢查表,只要上網查邪教,都會找到我翻譯的檢查表。

雖然我過去不認識Toshi,但閱讀他的故事,卻讓我不斷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他的遭遇有非常多都符合德國邪教檢查表的內容,例如立刻被要求參加、與家人及過去斷絕關係、生命所有時間都在為組織賺錢、隨時有人監督你、馬上改變個人外觀、價值觀非常簡單易懂等等。除了邪教檢查表的敘述外,還有一點就是大量的課程。現代化的邪教,通常有非常多課程、更昂貴的進階課程、超級昂貴的大師課程等等。

我因為翻譯了這些文件,所以十多年來也接到許多求救的來信,大部分都是因為親友參與了各種奇怪的課程,瞬間變了一個人,又不斷要花更多錢上課,這跟Toshi初期發生的事情是完全一樣的。

趁虛而入的邪教

現在越來越多人生活空虛,或者對自己存疑,所以邪教知道如何趁虛而入。有一次我在大學演講時,提到我身體某處不舒服,之後立刻有一名同學表示他們的團體可以治癒我的疾病,之後還多次來電,希望我能加入那個社團,那個社團其實也是一個成長初期的「邪教」。

差一點的邪教只會控制信徒的自由、騙騙小錢、騙色,但真正有組織的邪教,則是透過宗教與企業的方式,不但獲取大量的金錢,而且對政治也有企圖

德國政府明確地在「憲法保護」範圍內,宣告某S組織為「觀察對象」,與S組織同等級的觀察對象包含:極右派組織、恐怖組織、極左派組織等等,並且提醒國民,參加了這個 S組織,對個人與企業不但會讓你心理有問題,而且財務也會破產,真正人財兩失。

邪教無孔不入

Toshi僅僅只是參加了一個非常小、非常鬆散也沒有制度的邪教,就喪失了12年的自由與超過2億台幣的金錢,可想而知如果遇到了大型、跨國、有系統的邪教,一般人可能陷進去之後就再也無法擁有自我,更可怕的是,這種跨國邪教會以多面相出現在你身邊,例如企管顧問課程、心靈成長班、激勵課程、反毒計畫、青少年成長團體、專注力課程、交友活動、課業輔導班、學校社團、品格成長營、溝通技巧班等等,幾乎任何人都可能被捲入,台灣很多企業、學校不知道邪教洗腦的可怕,所以經常放任這些團體進來。

當然,人有信仰自由也有宗教自由,所以不要輕易把一個組織套上邪教的帽子,要知道我們現在許多正信的宗教,當初也曾經被當成「邪教」打壓、迫害。

台灣人過去很少聽過現代邪教的危害,因為這些組織通常都會嚴格要求參加者不得透露課程內容或組織內的狀況,退出也很困難。Toshi這本書的最大意義在於讓台灣人知道,一旦被捲入這種洗腦、騙錢性質的組織,會發生什麼事,未來遇到任何會探索你生活、生命的新組織、參與任何不明課程之前,都可以保持更高的警覺。

想了解邪教嗎?推薦看 Discovery 的「失樂園瓊斯鎮」

很多人進入小弟網站的原因是透過「邪教」這個關鍵字,確實我也翻譯了很多跟邪教有關的德文文件,而且還沒翻完,其中包括:

我為什麼對「邪教」這麼有興趣呢? 我想除了因為在德國的時候看到歐洲幾個國家在對抗某個「疑似邪教團體」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看了許多關於瓊斯鎮跟洗腦的書與文章。

到底什麼是邪教呢?洗腦當然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腦被洗了之後,遇到很多事情時,都不用花腦筋去思考了,因為你沒有別的選擇,只有一個方向。而且被洗腦的不只有你一個,你周邊的人全部也都是被洗過腦的,其他沒有被洗腦的,不是被你拋棄,就是先一步拋棄你。就算你有別的想法,也都不敢表達了。

有人會想:「如果被洗腦做好事呢?」就我自己的觀察,很多被洗腦之後犯下恐怖暴行的人,自己都認為是在做好事,這當中也包括當初實施大屠殺的眾多德國人。

實施洗腦的人可能一開始也充滿善意,但人非聖賢,難免有錯。當你底下無意或有意擁有這麼多拋棄自我思考能力的人時,你一個人小小的錯誤就可能被放大數萬倍。最後就會要求信徒貢獻超乎常理的金錢、時間、道德或者生命。

昨天看到 Discovery 的預告,十一月初有幾個時段會放「失樂園瓊斯鎮」,片子我沒看過(我也跟Discovery無關),但我想對於想要了解邪教的人,應該是個不錯的機會。

要怎麼不被洗腦呢?這裡「無償推薦」幾本書:

(揭露:我並不會因為任何人購買這些書而獲得任何金錢報酬,這些都是「無償連結」。唉,需要這樣寫的時代真悲哀)

邪教檢查表被kuso了

邪教檢查表原本是我處理某則新聞時,順便產出的結果。

台灣邪教很多,而且相信的人很多。不過參加邪教的人都很可怕,所以我不敢點名誰誰誰是邪教(會打到報社跟你哭鬧、糾纏你、騷擾你,真的)。

今天查Yahoo BBS搜尋的時候,沒想到看到我翻譯的邪教檢查表被Kuso了!哇哈哈哈。相當有趣!

http://tw.bbs.search.yahoo.com/view?aid=d2-200409-6e8d54c093ba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