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視角

新制勞工退休金績效的圖表應該怎麼畫?

今天早上打開聯合報,看到一張描述平均每個勞退新制投保者的勞退基金績效圖。

折線圖的侷限

先講好的部份。這張圖有將負數的地方特別標示,同時數值也改成紅色,並且將最新一年特別強調出來,方便讀者看到負數的表現。我早上簡單翻了幾報,好像只有聯合報處理,要先鼓鼓掌。

IMG_20160202_091217

但是這張圖是否適合用折線圖來畫呢?我重新用Excel把聯合報的這張圖繪製一次,得到下面的結果。第一眼會看到數值高高低低變化,這是折線圖的特性,但是我們遇到負數數值的時候,可能直條圖會更為清楚。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折線圖

 

直方圖的特性

上下兩圖比較,首先,直方圖在負數時,表現特別明顯,其次,我們可以針對正值與負值標記不同顏色,所以直方圖要比折線圖更容易看出新制勞退基金2005年開辦以來,有4年大好,2年大壞,2015年的表現微不足道。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直條圖

 

瀑布圖可以拆解長期數值

當然,如果你是一個跟我一樣上了年紀,從2005年開辦第一天就開始加入勞退新制的好青年,其實你比較關心的不會是去年一年的賺賠,而是累積的數據,這時候我們要請出「瀑布圖」(Waterfall Chart),利用這種方式,我們可以看到累計起來,平均每個人10年下來的獲利是2萬元,當然這個數值與真實狀況有點出入,畢竟每個人投保金額都不一樣,每個人有沒有自己加碼也不一樣,而且每年投保人數都不同,但是你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長期下來勞退基金是賺的。瀑布圖以前要自己慢慢拆數字畫,但在Excel 2016年之後是內建的圖表。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瀑布圖

 

找到讀者可能想看的視角

所有圖表當然都不只是拿到數字後就重新繪製這麼簡單,我每次在圖表課當中都會強調「視角」的轉變,瀑布圖就是一種視角的轉變,下圖又是另外一種視角轉變。台灣有非常多人不是在2005年加入勞退新制的,如果他在2006年加入的呢?2008呢?2014呢?所以我們利用同樣的數字,又可以得到不同加入年的累積獲利。上圖呈現的是2005年加入的投保者的狀況,下圖可以讓不同年份加入的人,看到自己的情形,同時也可以發現其實2005年加入與2007年加入好像差不多,最好的是2009年初加入的,因為2009年大賺,同時又逃過2008年的大跌。

勞退基金不同加入年平均每人績效直條圖

媽媽,捷運都不會轉彎,為什麼這台車會轉彎?

倫敦在151年前,開通了世界上最早的地鐵系統 London Underground。經過了數十年的發展,倫敦已經建構了一個相當複雜的地鐵網路。

在倫敦還沒有改用Harry Beck新視角的地鐵圖之前,所有的地鐵站、軌道的位置,都盡量按照真實的位置描繪

1932年版的倫敦地鐵圖

當時的地鐵網路圖,跟一般鐵路一樣,就是依照原本的地理位置來描繪火車站與路線圖。從1863年開始一直到1930年代,中間經過了大概70年,都沒有什麼改變,大家都認為這種依照地理位置而描繪的地鐵圖沒有什麼不好。

視角的轉變

但到了1930年代,倫敦地鐵有一位非常天才的電子工程師 Harry Beck 問了一個非常革命性的問題:「既然乘客都在地底下,為什麼地鐵圖依照實際的位置來畫?」 這個問題開啟了資訊圖表的一個新的紀元,那就是「視角的轉變」。

我自己關心資訊視覺化這麼多年,最大的發現就是,不論是誰,都會覺得自己的圖表畫得很好(我也一樣),因為圖表是我們自己繪製的,從沒有圖像開始,我們就已經知道那張圖要表達什麼,所以我們完全看得懂那一張圖,那是反映我們心智狀態與表達方式的一個成果。就依照地理位置畫出的地鐵站與地鐵路線一樣。

從地上到地下

可是Harry Beck的視角轉變非常經典,他認為乘客既然已經到了地底下,人在車內往外看根本伸手不見五指,看不見外面是哪裡,地鐵列車行經的過程中到底有沒有轉彎,兩站之間到底距離一英哩或兩英哩其實也沒差。Beck認為,乘客只要知道這條地鐵到底經過了哪幾站,然後這條線可以轉乘那一條線就可以了。其他的東西都不用,反正在地底下也沒有感覺。

1933年Harry Beck依照電路圖的原則重新繪製了倫敦地鐵圖,此後改變了人類繪製軌道路線圖的原則

Harry Beck版本的倫敦地鐵圖

經過Harry Beck重新參考電路圖繪製的倫敦地鐵圖(London Tube Map)雖然後來對於全世界的地鐵圖都造成很大的影響,但是當初倫敦地鐵也不敢貿然全面推廣,但沒有想到小規模測試之後,反應非常好,所以之後就全面改用。1933年版的Tube Map只有繪製一個地上物,就是河流,其他全部都是乘客的地下視角。從此之後,地鐵圖就從描述地理位置關係的地圖,變成描述抽象路線、車站之間抽象關係的圖解。

2009年去重慶上SND圖表課,最大的收穫之就是練習用「視角」來思考。

你在地下的時候想要什麼?

多年來只要我自己繪製圖表,我都會想一下,到底我的讀者是站在地面上還是地底下,他在看這張圖的時候,到底是用什麼視角、他真正需要看的到的是什麼、他會怎麼看?把圖表畫得美觀漂亮動感十足其實相當容易(我自己不會就是了),但如果沒有站在讀者的視角,再漂亮的圖表終究也都是插圖而已。

Harry Beck把路線圖拉直的時候,假設乘客根本不關心也不知道車子會不會轉彎,那麼,乘客在地底下的時候,到底會不會感覺到列車在轉彎呢?

我搭文湖線的時候,經常會搶車頭的第一個座位欣賞風景。前幾天遇到一對母子,小朋友大概四歲左右,第一次坐到這個車頭寶座,非常興奮。每次要轉彎的時候,他都會跟媽媽說:「要轉彎了!要轉彎了!」然後又一直問媽媽說:「媽媽,捷運都不會轉彎,為什麼這台車會轉彎?」

下次你搭捷運地下化路段、地鐵或者高鐵的時候,可以體會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感受到車子在轉彎,然後再想看看身為一個乘客,你希望看到的軌道路線圖應該長什麼樣子,很快你就能夠體會到「視角」的意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