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紅十字

亨利杜南、蘇法利諾回憶錄與紅十字會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這句話很小就會背了,但這種東西總不可能在背的時候就理解,隨著年紀越來越虛長,才逐漸從親身體驗來理解。

153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859年的6月24日,薩丁尼亞、法蘭西與奧地利三國的兵力意外地在當時奧地利,現在已經屬於義大利的小村莊蘇法利諾(Solferino)遭遇,大約27萬大軍在那個小村莊展開了激烈的搏鬥與廝殺,15個小時的激戰之後,4千多人死亡、2萬多人受傷,另外還有1萬多人失蹤,在那個主要以刀劍與老舊大砲為武器的年代,這樣的數字是非常驚人的。

當時在現場有位瑞士的生意人亨利杜南(Henry Dunant),他目睹了這場蘇法利諾戰役,也立刻投入現場傷兵的救援。戰爭對人類經常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影響,就在1854年,南丁格爾第一次將專業護理人員投入克里米亞戰爭中,並且發現傷兵需要更衛生的環境與更好的戰地醫療,以免死於傳染病。而亨利杜南則是更進一步呼籲世界以人道、中立與公正的態度提供戰場救援,進而減少不人道的戰爭,保護戰爭下的平民、戰俘與傷兵。

亨利杜南生於一個瑞士銀行家家庭,據說從小熱衷於慈善公益,他在1854年的時候就創立了瑞士的YMCA,後來在蘇法利諾戰役中親身投入傷兵救援,並將目睹經驗寫成了《蘇法利諾回憶錄》(A memory of Solferino – 原文Un Souvenir de Solferino),這本書出版之後,他又進一步組織了歐洲各國的代表擬定所謂的「日內瓦公約」,並同時成立了「紅十字會」的前身「國際傷兵救援委員會」。他本人是典型的「被趕出的創辦人」,紅十字會、YWCA後來都拋棄他,還好歷史沒有忘記他,在他往生之前獲得了第一屆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他的生日成了紅十字日,而紅十字則來自於瑞士國旗的翻轉。

一百多年來,紅十字運動的發展跟日內瓦公約、亨利杜南及了《蘇法利諾回憶錄》是息息相關的,實際質就是一個減少戰爭衝擊、提供志願人道服務的組織。如果今天在國外,你跟其他人講說你是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或者志工,但沒有看過,感覺上就像基督徒沒有看過聖經那種感覺。下圖是日本寶塚紀念紅十字會成立150週年的「ソルフェリーノの夜明け」(亨利杜南變好帥!。

但我20多年前剛加入紅十字會當志工的時候,其實並沒有人跟我們提過蘇法利諾或者日內瓦公約。直到我在德國當紅十字會志工時,才發現紅十字會的根本是來自於一本近乎戰地紀實或戰地文學的《蘇法利諾回憶錄》,而且紅十字會運動的七大精神「人道、公正、中立、獨立、志願服務、統一與普遍」(humanity, impartiality, neutrality, independence, voluntary service, unity and universality)也要背得滾瓜爛熟。此外,紅十字會的標章「紅十字」也是受到國際法保護的標章,除非戰時可用做戰地醫療機構的標示外,平時是紅十字會獨有的標章。但在當時的台灣,紅十字標章是人人可用的、《蘇法利諾回憶錄》是沒人聽過的,七大精神也沒有紅十字志工背誦。

回台灣之後,還是當紅十字會的志工,但是在台北市分會,講上述這些東西是沒有人要裡你的。我國除了紅十字會總會外,還有許多法律上彼此沒有隸屬關係的分支會,例如台北市紅十字會,其實不受紅十字總會管轄,所以台灣有20幾個紅十字會,很多負面新聞都來自於這些本來就違反紅十字會「統一」(unity)精神的分支會。

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有與紅十字會總會聯繫,我每次遇到陳長文會長或者總會的高階主管就以志工的身分建議他們要出版《蘇法利諾回憶錄》,要收回紅十字的標章,要「統一」紅十字會。

從我第一次跟紅十字會總會提這些建議到現在大概快10年了,前幾天我收到了來自紅十字會的一個包裹,打開來竟然就是本正體中文版的《蘇法利諾回憶錄》。中華民國紅十字會都已經成立100多年了,這本書雖然來得很晚,但終究還是出版了。

陳長文會長在卸任前終於還是把《蘇法利諾回憶錄》生出來了,同時也開始要將各據山頭不符合紅十字會精神的地方分會「統一」。「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希望統一後的紅十字會可以回到蘇法利諾回憶錄的精神,站穩腳步後再往前大步邁進。

雖然我自己的能力很普通,不過很喜歡「鼓吹」,看到今年辦了「視覺新聞研習營」又出版了《蘇法利諾回憶錄》,自己還是很開心的。

透過「嚴肅遊戲」體驗紅十字會的實際行動

台灣人對紅十字會的印象,跟紅十字會在國際上從事的活動,存在相當大的落差。紅十字會當初是因為戰爭而成立的戰地人道救援組織,不過台灣一般對紅十字會的感覺還在「紅十字(假)郵票)或者急救班之類的。

最近幾年嚴肅遊戲(Serious Games)成為跨國非政府組織的必備工具之一,聯合國是其中的佼佼者,災難剋星(Stop Disasters)提供了5種語言版本,5個關卡,我每一樣關卡迄今都無法破關,也從中學到很多關於災難的小知識。

非政府組織與非營利組織透過這種嚴肅遊戲,可以讓無法親自前往服務現場的所有利害關係人,包括捐款者,知道資源如何被應用,或者現場的情況到底如何。當然,以目前遊戲能夠接觸到的人群而言,還是以年輕的利害關係人為主。

國際紅十字會最大的業務範圍還是各種國際爭端衝突地區與天然災害援助,不過在台灣,很難體會到紅十字會是幹這個的。我自己在紅十字會當了十幾年的志工,若非在德國讀書時也擔任當地志工,獲得比較多紅十字會這方面的訊息,否則永遠搞不清楚國際紅十字會實際做什麼。

國際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聯合會(這是紅十字會正式的名稱)最近推出一款「緊急反應小組」(Emergency Response Unit)的遊戲,裡面有許多在世界各地的關卡,玩家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消除路障、提供臨時住所、醫治病患、修復建築物、與地方政府合作等等,用遊戲的方法讓玩家了解紅十字會在這些地方的業務範圍,還有所需的資源。

說到國際衝突,扶輪社持續有提供「和平與國際衝突獎學金」,提供兩年的免費碩士,有興趣的可以上國際扶輪社網站查詢,然後與當地的扶輪社聯繫。這因為是國際扶輪社的計畫,所以小弟也貢獻了部分的金額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