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米其林

李其林餐廳評鑑應該如何給分?

我自己生活挺依賴各種評鑑網站的,特別是Google的在地服務以及TripAdvisor,除了參考別人的給分外,自己也盡量會給分。

幾年下來,發現自己給分沒有什麼固定原則。說不出來到底這家店我給5顆星跟另外一家給4顆星到底有什麼差別。有時候看到自己之前給過的評鑑,也會想說「當初為什麼我會給到5顆星?」此外,我偶爾覺得台灣人給餐廳、景點成績的時候都會偏高,再爛的餐廳都一堆人給5顆星、4顆星,所以鑒別度很低,大部分餐廳都在4分上下,很難說4.3分的餐廳就一定要比3.8分的好。

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這還要思考?),我自己決定把打分數評鑑這件事情系統化、規格化,起碼別人看到的時候覺得有用,而且自己下次看到的時候不會覺得奇怪。

米其林指南怎麼給星

我自己還挺喜歡當初米其林餐廳評鑑的原則。米其林指南(Le Guide Michelin)當初幾乎是內容行銷(Content Marketing)的始祖,因為米其林輪胎的客戶,也就是車主,需要用餐,所以出了一本指南告訴輪胎的客戶哪裡可以用餐,而且最好是能夠跑遠一點用餐,這樣輪胎才有機會耗損(誤),然後吃得跟米其林人一樣圓滾滾之後輪胎耗損更快(大誤)。

米其林的一顆星是說 A good place to stop on your journey,也就是如果你人剛好在附近或者順路,那就可以參考看看。至於人要在多近才算近呢?根據我看過少少一些書籍的整理,人對距離遠近的判斷並非絕對距離,而是移動的時間。而移動時間在15分鐘內,都算「近」。也就是說,如果你今天中午要從辦公室出發吃飯,從辦公室出發之後,15分鐘可以到的距離,不管中間有沒有搭公車、捷運、計程車,都算近。在15分鐘的路程內值得你去吃的餐廳,米其林給一顆星。

米其林的兩顆星為 Worth a detour,特別值得為了這間餐廳繞點路。那麼多遠叫做繞路呢?很多人會開玩笑墾丁以北都順路,但這通常是在老婆還沒娶進門之前。就行動時間而言,範圍大概是60分鐘之內。大台北的人如果相約去吃餐廳,通常也是在整體移動時間60分鐘之內。超過這個範圍可能都會放棄。

米其林三顆星的標準為 Worth a special journey,可以為了這一餐專程跑一趟。專程跑一趟就很有學問了,特別到芝加哥吃 Alinea 也是專程,住在偏遠一點地區的小朋友要吃麥當勞也是專程。為了吃這一頓,值得你移動時間花一個小時或一天,都是專程。

至於整體評鑑的內容,我看了不少Gordon Ramsay的節目,覺得餐廳除了餐點酒水之外,服務跟裝潢都要一起評量。

李其林指南

綜合上述幾點,我打算未來給分依照這樣的原則:

  • 5顆星:相當於我心目中的米其林3顆星,值得我專程、自費、移動60分鐘以上的餐廳(或景點),或者我會帶外國人參觀的景點或者享受的餐廳。
  • 4顆星:相當於我心目中的米其林2顆星,可以讓我花15分鐘以上移動,但超過1小時就放棄的餐廳。
  • 3顆星:相當與我心目中的米其林1顆星,如果人剛好在附近,不管是走路或開車,只要15分鐘之內都可以到,而且我還願意自費的餐廳。要在3顆星這個等級,不論是服務、餐點酒水或裝潢,最少要有一樣是OK的。
  • 2顆星:這就是一般等級的餐廳了。所以普普通通的餐廳,我以後就要從2顆星開始打起。這個等級的餐廳就是即便我人已經在附近了,如果有其他選擇我就不會自費進去的餐廳。但如果有人請客我還可以勉強接受。
  • 1顆星:這個原則很簡單,就是即便我已經在門口了,也有人願意請客買單,我也不想吃的餐廳或者玩的景點,就可以送上一顆星。

當然,每個人心中的「米其林一顆星」可能差很多,每個地區的米其林一顆星也必然不同。我在香港吃過米其林一顆星的添好運,不誇張,真的就是如果你剛好在附近才會想要吃的餐點。繞路或專程都可以不用。在東京吃過的 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已歇業,旅館重新開了一間Collage 還是米其林一顆星),不論是餐點或者裝潢或者服務,你都不會聯想到添好運,但在東京,這樣就只有米其林一顆星。下次大家到餐廳用餐時,也可以想想這間餐廳未來你會願意花多久的時間過來吃。

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 米其林一顆星

我不是一個可以花很多時間去嘗試好餐廳的人,一來沒啥品味二來沒有時間,所以對於我這種人而言,一個可信的指南就很重要。看來看去,說實在這個領域我大概也只有米其林指南可以參考。自從吃過米其林第一顆星之後,我才發現好的餐廳也沒有一定要很貴,但同樣的價錢通常會比沒有星的要好很多。

這次我到日本最大的體驗是,判斷一個國家是否先進時,要看的指標除了什麼GDP、人均GDP、平均收入等等之外,還要看兩樣東西:第一個是好東西要花多少錢才能買得到,以及有錢到底買不買得到好東西。日本很容易取得好東西,而且好東西不貴,幸福感很高。台灣的好東西不多,而且都很貴,這點比起來就差很多 了。

令人驚訝的是,日本當地的相對物價其實沒有很貴,有朋友在日本打工,其實一天的打工收入也能夠吃得起米其林一顆星餐廳。在台灣一般的打工仔打工一天,恐怕連一般美式餐廳或者牛排餐廳的一餐都吃不起。另外一點是即便你再有錢,在台灣也沒有幾間米其林等級的餐廳可以 吃。我常常聽到朋友說去什麼餐廳吃這個吃那個一個人花了一、兩千,但從米其林的條件看來,都是很差的餐廳,卻要花打工族一天甚至兩天的日薪。

這次去日本,原本沒有一定要吃米其林有星的餐廳,但因為第一晚與朋友去「坐和民」吃飯時被對方搶先結帳(語言不通很吃虧,真的搶不贏),只好第二天回請。回請總不能比第一天吃得差,所以就請其中一位朋友選間交通方便的米其林餐廳。有一位朋友是把房子賣了、店收了然後到日本專門學校的傳統紡織染織的,我們也打算讓她多一點生活刺激與經驗。

因為當天白天我在龜有,兩位朋友都住在東京的東側,最後朋友挑了在汐留的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米其林一顆星嘛,按照米其林的原則不是要繞道或特地前往的,所以我目前每一間米其林一顆星都是在旅館附近或者是順路吃的。

幾乎都是開放廚房

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廚房不大,幾乎都是開放的,隨時可以看到廚師在開放的檯面上料理餐點。餐點選擇不多,只有3個Menu,分別是Menu Du Jour、Testing Menu與Prestige Menu,3個餐的差別就在於主菜的數量與選擇,我的感覺是這家餐廳的融合感相當好,不同食材入口的時候幾乎沒有衝突,這種好吃的感覺不是依靠醬料或者氣味,而是一種和諧共鳴的口感。如果你知道什麼是樂器的泛音,那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東京Gordon Ramsay的夜景相當都會

餐廳的景觀相當特別,只提供晚餐,所以說餐廳的View幾乎都是一樣的,就是汐留Sio-Site的夜景,窗戶挑高7公尺,看出去辦公大樓的燈光十分漂亮(但想到每一盞燈下可能都有好幾個還在加班的會社員就開始同情起來),而且餐廳最貼心的是在牆壁上也有一條很寬的黑色玻璃飾帶,就在眼睛的高度,所以主人即便背對窗戶,也能夠稍微看到一點夜景。光景觀可能就在米其林評鑑時加了不少分,餐廳很多夫妻或者情侶來用餐,所以窗邊都是兩人的小桌,兩人都可以看到夜景。

餐廳體貼主人的玻璃飾帶,可以讓主人也能看到夜景

我們一行四人當中,兩個只會說日文,兩個只會說英文,所以服務員上菜時候也很辛苦,要分別用日文及英文說明一次。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負責外場的人也很多,除了Sommerlier來服務酒水(礦泉水也歸他管)外,另外還有一位女士是專門服務主菜與說明的,外加一個比較年輕帥氣的女孩子來負責說明點心與小菜,我們有發現有些服務員是沒有服務我們這桌的,顯然是有責任分區。此外還有一個專門來聊天的,告訴我們他曾經去過台灣,在東京已經很多年等等,把客人的盤子收走的時候還會讚美客人的盤子是美麗的畫作,最後送小禮物給女性客人等等。

 

說來很巧,我第一次想要嘗試米其林餐廳時,曾經打電話去倫敦的Gordon Ramsay訂位,後來才發現米其林三顆星的餐廳很個性,週末不開張。我一開始還不相信餐廳週末不營業的,但上網定神一看,還真的只有開星期一到星期五,比西門町的阿忠碳烤還率性。

東京的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實際上是授權經營的,菜單上面寫著Gordon Ramsay是顧問,真正的老闆是希爾頓集團的Gonrad Tokyo旅 館。Conrad Tokyo的Lobby在28樓,同層樓除了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外,隔壁的中國菜餐廳China Blue也有米其林一顆星。我們離開時Sommelier有來遞名片,名片上面印的是Gonrad Tokyo,也向我們介紹了同層樓的其他餐廳。這幾間餐廳其實都是一個老闆,就是旅館本身,用餐時隔壁的風花餐廳服務員也曾經進來調葡萄酒。

東京的Gordon Ramsay把靠近Lobby、不靠窗、沒有景觀的空間另外開了一間Cerise by Gordon Ramsay,每天營業,從早餐一直到晚餐,算是旅館附設的簡餐餐廳。我們用餐時服務員有說明Cerise by Gordon Ramsay是另外一間餐廳,菜單不同、景觀不同、服務不同,自然也沒有米其林的星。Gordon Ramsay一週只開五天,而且只有晚餐,想要吃還要有緣。

壽司之神之小野二郎與山本益博

上星期五晚上原本想看丁丁歷險記,沒想到晚場全部被「姊妹」洗掉,就在翻閱電影時刻表的時候,看到了一片先前在《葡萄酒之路》(The Ways of Wine)有預告的《壽司之神》,很酷,台北就只有一廳上映,這種通常不是吉兆,所以得火速去看。

壽司之神》的主角是日本壽司界的大老小野二郎。他在這一行超過70年,看過大風大浪,而且最重要是看過整個產業不斷的循環與變化,在幾十年的過程中,日本的經濟、日本人的飲食習慣、日本的食材都有很大的變化,經過了不同浪潮洗刷下他老人家還能繼續屹立不搖,獲得米其林三星的肯定,精神非常值得學習。

這部片子基本上的主軸就是「職人魂」,找一項自己有興趣、有天賦,而且能夠有穩定收入(我覺得這點絕對不能忽略)的工作,然後用全部的熱情,將它完成到最完美、最極致,大概就是這樣的精神。這部片從勵志片的角度來看,非常適合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恍惚,或者不確定要不要「君子立長志」的人去看。小野二郎的職人魂是不容懷疑的,自己固守一家小店すきやばし次郎,從食材、製作、招待等等都有自己的明確的規範,而且徒弟出去開店,也是米其林三星,這就真的非常厲害了。畢竟很多米其林三星的老闆自己開的分店或者副品牌都很難再得米其林三星,但水谷八郎離開親方自己開店之後,也能夠得到米其林三星,表示這樣的職人魂強大到能夠貫穿到徒弟身上。

這部片也是美食片。我看到小野二郎捏出來的壽司幾乎都像「活物」,十分驚訝。這點看了電影自然就有深刻體會。從事餐飲,甚至任何與溝通、五感相關產業的人,從中必然大有收獲。

以上兩點,大概看電影前就會知道大概有這樣的內容了,當然,強度或許都比想像中更強,更深入,所以值得一看。片中有一個重要的配角,山本益博,我覺得他在電影中,或許也在真實生活中,對小野二郎或すきやばし次郎都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人家說富不過三代,又說富過三代知吃穿,很遺憾因為戰亂的關係我就是那第四代!雖然我不太會吃穿,但我看過「富三代」的品味如何。我們家的富二代、富三代都在上海讀大學,富三代還能下廚房,對於吃的功力非常了得。我雖然沒有得到任何真傳(請叫我麥當勞世代),但好歹看過這樣的人如何吃、怎樣看待食材、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飲食。

台灣人愛吃,也愛寫,在網路興起之後,突然間冒出很多「飲食寫作者」。一時之間「美食家」、「美食評論家」、「網路美食家」很多,但我始終覺得「能吃」這件事不是你真的「吃到」就算的。「吃飽」簡單、「吃貴」容易、「吃好」不難,但「吃巧」呢?當一個美食記者或者網路美食家,很容易,只要你在大媒體工作,或者部落格每天貼食記,不論是人家招待或者媒體出錢,天天都可以吃飽,偶爾也能吃貴、吃好,可是要從中體會出那個「巧」,真的需要一點文化底蘊。沒有文化底蘊的美食家,很多即便再有名,大多只停留在「高級吃飽」或者「昂貴吃飽」的階段,這種美食家的特徵就是外型一看就吃得很飽,有的飽到身體不好,還有一個最糟糕的是我曾經在電視訪問中看到某位記者轉任的「美食評論家」說出「飽到肛門爆開」這種話。

任何一個與五感相關的產業都需要好的評論者才容易進步,我看了壽司之神之後才深深體悟,啊,原來人家有山本益博這麼強的評論者(與消費者),產業才可能進步到這個水準啊,這種良好的共生關係,真的很令人嚮往。

在電影《壽司之神》當中,我從山本益博得到的收穫不比小野二郎少,他不是吃飽、吃貴、吃好那種等級的,他真的很知道美食之巧在哪裡,而且是從各種不同的感官與角度一起品味。到了山本益博這種了解壽司的境界,不也是另外一種《壽司之神》?!

我的米其林第一顆星:英國倫敦Arbutus餐廳

我不是一個很愛吃,也不是平常會花大錢吃飯的人。但吃過米其林一顆星的餐廳後,我要開始思考以後在台灣吃飯,多少錢才算貴了。也會開始思考,什麼樣的餐廳是好餐廳,什麼樣的餐廳應該要支付什麼樣的錢。大體來說,台北很多餐廳,特別是吃到飽,從用餐的品質來看,都太貴了。

 

這次去倫敦開會,事先只有規劃了「歌劇魅影」跟另外一齣古巴歌舞劇,其他都隨緣。會議結束的下午,在地圖上赫然發在台北超級昂貴的Joël Robuchon就在公司附近有一家米其林2顆星的分店。反正星期六閒著也是閒著,不如也來吃看看米其林有星的餐廳是什麼樣子。

結果發現三顆星的餐廳,基本上週末不是沒開,就是只有晚上。晚上你也訂不到位。兩顆星的情況也差不多,週末原則上都沒有位子。結論是:米其林二星、三星餐廳的姿態就像當初米其林賣輪胎時的定義一樣,三星是要專程開車去、二星是要特別繞道過去,我們就在當地,不適合吃超過一顆星的。

上網繼續找,發現倫敦一顆星的都集中在Soho區,特別是Mayfair這個區域。最後決定找一家走路就可以到的餐廳,結果訂到Arbutus。餐廳的風格很典雅,基本上就是黑白配色。從餐廳內看出去,整片的玻璃非常透光,吃午餐很明亮舒暢。

在英國點餐是挺難過的一件事,因為Menu上寫滿英文跟法文,雖然beef、lamb、chicken看得懂,但上桌的東西常常又出乎意料,反正只要價錢沒有超過預算就好了。

很多台灣人在台北已經吃過了沒有半顆米其林星星的某「米其林概念餐廳」,一個人要0.5萬左右,但實際上我看倫敦的米其林餐廳價格並沒有那麼高尚。看了兩家三星的,À la carte套餐台幣5000之內都吃得到,我吃的Arbutus,前菜、主菜、甜點加起來,1500台幣就夠了。

如果換算成台灣的物價水準,依照我自己的感覺,倫敦物價大概是台灣的2.5倍左右,那麼,米其林三星的餐廳,應該在2000台幣之內就可以吃到,而米其林一顆星,不過就是600台幣的感覺。回頭看看台灣餐廳的價格,現在很多人均收費600的餐廳,不論裝潢、服務、食材或料理,都只有業餘水準,即便是人均1500的餐廳,我看也都不是每一家能夠達到米其林一顆星的。

當然,反過來看,台灣一定有很多餐廳在食物、裝潢、服務等等都可以達到米其林一顆星以上的水準,而且價格合理。能夠找到這種餐廳,才是真正的品味與功力了。

因為Arbutus在倫敦的價位差不多就是台灣人均5、600,所以很多正常用餐的當地人,朋友相約、家人聚餐都有,當然也有不少手上拿著旅遊指南的觀光客,亞洲人跟白人都有,哈哈。

我當天從前菜點了一個Prosecco、主菜點了「今日特餐」(Plat Du Jour),這也是少數我菜單上看得懂的法文。甜點點了一個冰淇淋加派。結果點完後侍者還問我要不要前菜,我才知道Prosecco是酒 XD,所以又另外點了一個。

前菜相當好吃,魚單獨吃或者配派都很好吃。

主菜就出乎我意料了。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是「Cottage Pie」,但上來是一個鍋子!份量超級大!按照台灣的翻譯法大概是「焗烤牛腿馬鈴薯泥」。我以為在米其林餐廳端上來的都是一些看得到但吃不飽的東西,沒想到「今日特餐」會是這樣一個小鍋,吃得超級飽的,可怕!

甜點就不說了,說了又要流口水。

這次原本只是要去嘗鮮吃看看一顆星是什麼樣子,但這次吃完了才發現,我對餐廳的價值觀都改變了,非常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