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旅遊

充滿警告的東京

我原本以為日本人是一個處處替人著想,不會造成他人「迷惑」的社會,但這次去東京仔細看了一下,不知道是我多心還是怎樣,我發現現在日本這種提醒大家注意自己行為的標語便多了。而且什麼層次的都有。

包含不要當癡漢的(所以日本電車的女性車廂是限制在上午通勤最擠的時間而且是純女性車廂)、不要吵到住宅區住戶的、不要隨地小便、不要亂丟垃圾、不要亂停腳踏車、不要對醫護人員使用行動及言語暴力,好多好多,而且字越來越大,反差越來越強。

 

烏龍派出所如何成為OTOP一村一品一鄉一特色?

我最近幾年還有在追的漫畫已經不多了,只剩下烏龍派出所、魚河岸三代目、小職員週記與玄米老師的美味便當。這其中烏龍派出所對我的影響又最大。

有多大?漫畫背景的東京都葛飾區龜有町我就去了兩次。台灣最近一直在參考日本的一村一品來發展自己的一鄉一特色或者一鄉一特產,同一時間大家又在討論文創產業,龜有現在把文創當成一鄉一特色來發展,14尊烏龍派出所與兩津勘吉的雕像每天都吸引了許多觀光客前往參觀。

第一次去龜有時,當地只有2尊兩津勘吉的雕像,一尊在火車站北口,另一尊在南口出來一點點。如果只是要拍照,從龜有站下車後3分鐘可以達成。另外一個景點是Ario購物中心上面的烏龍派出所主題遊樂園。這三個點很容易完成,對當地的經濟影響不大。

但我想當地人對於兩津勘吉與烏龍派出所可以帶來的商機很有信心,所以不知不覺,兩津勘吉的雕像就默默成長到14尊了。如果把14尊全部放在龜有車站的南口與北口,那感覺很像去拜拜或者歐洲的雕像花園,對於當地經濟大概也沒有什麼幫助。

14尊兩津勘吉與同事、朋友的雕像可不是集英社或者秋本治個人出錢的,全部都是龜有各商店街供奉的,當地幾乎每一個商店街都贊助了銅像,祈求兩津的銅像可以帶來一點點的觀光客與商機,讓烏龍派出所可以變成龜有的「一鄉一特色」。這張地圖上面有顏色的道路就是不同的商店街協會,通常附近的雕像都是這些商店街供奉的。

我這次實際把14尊雕像都拍完了,總共在龜有停留了5小時,包含吃了兩餐,買了不少東西,確實這14尊雕像把整個龜有町都鋪滿了,也把觀光客的停留時間拉長很多很多,也大幅增加觀光客消費的機會。

上次來的時候,不容易看到其他的同好,畢竟只有兩尊,非常容易達成就走了。這次就發現另外的2對夫妻,都跟我在不同的雕像遇到2次(但路徑皆不同,顯然安排雕像的人修過圖論或者讀過柯尼斯堡七橋),另外有發現兩位騎自行車闖關的。

當地的店家也很清楚,原本在旅遊界默默無名的龜有之所有會有外國觀光客,很多都是因為烏龍派出所而來的。我們走累的時候曾經在一間章魚燒小店休息,老闆在我們坐下之後立刻示意他有兩津銅像地圖可以拿,這份地圖應該也是當地店家共同助印的。

此外,當地有許多店家也變成烏龍派出所的紀念品販售店,但這些地域限定的紀念品實在不多,店家當然都是兼賣。我找了一家小文具店,原本只要買徽章與繪馬,不過老闆在語言無法溝通的情況下,還推薦我買兩津的充氣娃娃。

龜有其實原本也有自己的雕像系列,那就是龜有上宿七福神。我在找尋兩津雕像的過程中拍到了兩尊。可惜跟其他五尊無緣。如果這7尊與那14尊外加下圖下方的水戶黃門,配上已經販售兩津繪馬的香取神社,龜有也可以好好逛一天。

Segway舊金山初體驗

說實在很少有什麼新奇的東西被發明了這麼多年我都還沒有嘗試過的。但Segway是其中之一。

在台灣不容易看到Segway,好像也很少看到什麼Segway旅遊團的。國外雖然常看到Segway Tour,可是都沒有辦法抽出時間體驗。

這次來舊金山之前,上網查了一下到底舊金山有什麼好玩的,突然又看到了Segway。因為行程很鬆,所以最後決定報名頂頂有名的九曲花街(Lombard Street / Crookedest Street)行程。但沒想到報名之後收到通知,因為過去沒有經驗,所以不能讓我參加九曲花街的Segway團,只能報名其他簡單的。

想來想去,白天時間寶貴不想浪費,所以就改成晚上團,體驗舊金山夜晚的美。

一開始上Segway時,緊張是難免的,前後搖搖晃晃,而且要轉圈的時候手還一直陡,也轉不太動。但,這對於來自機車之島的我們而言,真的都只是假象。等到離開教練後,大約2分鐘就可以很穩定了,前進後退轉圈飆車什麼的都沒問題。穩定之後就覺得老外真可惡,這不就是風火輪嗎?老祖先的概念沒有註冊,現在被你拿來做生意了!

Segway真的很敏感,身體一點點往前就會前進,往後就會後退,最難的不是轉彎,而是緊急煞車,要把整個身體往後拉之後瞬間又拉回,這樣就可以在時速十幾公里下停下來。老美只要有糾紛就請律師,所以主辦單位也很小心,安全帽、反光背心之外,還準備了外套免費借給你(台灣人我想晚上一定要,七月天,晚上只有13度 T_T)。出發前不但教練一個一個教到會,確定可以煞車、下車、轉彎,而且還看DVD,所以從報到到出發差不多要1小時。

參加Tour跟自己玩有一個很大的差別,就是Tour的公司可以帶你上馬路狂飆,自己一台上街應該是會被撞死的。我不太了解Segway在美國被當成什麼樣的工具(機場很多警察用),但導遊帶我們上馬路時,我還是很緊張的。更緊張是跑內側車道,真的是不要命,不過當地人應該是天天看到Segway Tour跑來跑去,而且美國人開車真的很守法,所以互相讓讓都沒事。

因為我們這團的行程很快,畢竟教練後面就是一個騎車不要命的台灣人,所以整團都在狂飆,最後多出10分鐘拉到碼頭區前面一個空地讓大家飆車自由活動。我覺得Segway速度如果快,感覺跟騎機車是很像的。

我這次參加的是 San Francisco Segway & Electric Company,他們總3個普通的行程:碼頭區、金門公園與夜間行程。夜間行程其實挺趕,出發後就到小義大利、中國城、金融區然後到碼頭區,繞一圈,大概有90分鐘都在Segway上,實際走過的行程應該有十幾公里,用走的絕對會累死。不過導遊說,白天的兩個行程外國人很多,晚上的幾乎都是美國人,所以我不知道白天的會不會英文講得比較慢一點。另外一個是進階的行程,要走九曲花街,但要有經驗的才可以參加。

這次的經驗總結:Segway是一個偉大的發明,很好玩、很方便,但太貴了。第一次玩跟團很不錯,但務必注意安全!祝各位旅途平安!

精準有效置入部落客/記者的大絕招:Junket

感謝 BloggerAds 最近發起的一波議題(廣告)置入,許多有名的、曾經有名但衰退中的、沒有名的 Blogger 突然不約而同寫了一堆歌頌部落格被置入放廣告乃人生至高無上行為的文章,這世界上很少人會跟錢過不去,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何況部落客?不過這些文章中還是有一些似是而非或者邏輯謬誤論點,只要稍微有受過一點教育的,應該可以輕易判斷這些命題的真偽。我想,當一個人眼中只有錢的時候,跟他說道理是不通的,那麼乾脆來談看看記者或部落客怎麼樣最容易被置入,心甘情願地。

先看看在台灣小有名氣的 Engadget 其母公司 Weblogs Inc. 針對讀者的一段承諾。當然,現代文明社會,承諾與幽默經常只有一線之隔,所以我們只看字面上的意義就好。這段承諾是說:

Bloggers do not accept “junkets” from vendors. Junkets are free trips that PR firms and the companies they represent provide to journalists in the hopes of getting favorable reviews for their products. Our bloggers routinely get offers of first class tickets and four-star hotels at amazing destinations – we NEVER accept them! If we go to an industry event you can be sure that we’ve picked up the cost of the tickets and that we suffered in coach in order to maintain our integrity.

翻譯成沒有幽默感的中文,大致上是說咱公司Weblogs Inc 啊,不容許接受廠商的 Junket 。這所謂的 Junket 呢,就是公關公司及其代表的企業,希望採訪者多多為其產品美言幾句而提供的免費旅遊。咱們的部落客呢,可是常有機會接受旅遊勝地的頭等艙機票與四星級旅館招待的呢,但,我們從來不接受!(擊胸)為了確保我們的信譽,如果我們參加了產業活動,你可以確定我們絕對自己含淚承擔了所有的機票錢!

多感人呢,不是嗎?我每次看每次都覺得很感動。白白送上的招待旅遊,只要事後美言「分享」就能輕鬆擁有,誰會拒絕呢?這實在很難拒絕。特別是對於部落客。而且我看台灣一些比較知名的3C部落格媒體網站,也沒有拒絕免費機票與旅館的「痕跡」。

就我當記者的經驗而言, Junket 確實很誘人,除非剛好是旅遊線的記者,「什麼?怎麼又是香港/涵碧樓,拜託我今年已經去過6次了」,否則一般線的記者遇到這種採訪邀約,怎麼能夠拒絕呢?記者只要參加,幾乎100%曝光,雖然花錢,但非常有效,堪稱大絕招之一。對於非旅遊線的記者而言,有時候這種採訪旅遊也不容易拒絕,因為能夠付錢的公司通常不小,也就是說新聞重要性不會太低,如果你不去、媒體也不幫你付錢,最後就是「被漏」,或者在台北默默地改寫新聞稿,為了讀者知的權益,還是要去。假如硬要公司出錢負擔出差費,那除非是總統出訪美國,否則想都別想。

Junket的好處

這種位於外地的招待採訪,或者就說 Junket,有幾種好處。首先,採訪者(以前多數是記者,現在不少 Blogger)的時間完全被綁住,這段期間只寫一家的東西,幾乎沒有時間寫競爭對手的稿子,除非有代班人,否則競爭對手的活動就沒人參加了,感謝一些專業的部落客,只要看看他們接受招待(合作)期間的文章列表,就可以驗證這種排擠現象。對於記者而言,如果人在海外,以前沒有Skype,甚至要配稿要寫競爭對手或同業的意見都不容易。平面與部落客在旅程中可以隨採隨發,電視台除非真的大事,否則回去就剪成幾則或者一個專輯打發。我曾經在某次採訪的過程中不小心上了兩次頭版頭,導致電視台記者在遊玩的過程中被電視台臨時叫去租衛星、在當地發稿,但這種情形少見。

其次,拿人手短乃人之常情,人家招待你去外地旅遊,現在很多招待部落客的 Junket 甚至還有「車馬費」,你能不寫嗎?通常答應參加的同時就已經默認稿子會被處理了。如果參加了 Junket 之後不乖乖寫稿,除非真的夠屌,夠大牌,媒體夠響亮,否則下次絕對不讓你參加。這對於旅遊線的記者沒什麼,但一般線的記者,或者部落客,「損失」就很大了。還有,人家的好意,你再怎麼「平衡」,老實說都是騙自己的。

第三,Junket必然不能包山包海,每一個媒體都發,所以經常會變成公關「人情盤點」的工具,只有大媒體、友善的媒體可以去,小媒體或者不友善的,你就別來了。沒有被邀請的記者當然不會哭鬧,但是會在你們出國的時候,把你們寫臭寫死,看看你下一次是邀我不邀。我看過這種媒體,第二年當然對方就邀請他了,但現在媒體已經收了。

誰會提供免費旅遊?

台灣會提供免費旅遊的單位很多,從民間企業、政府到非營利組織都有,但大致上有些路線會固定邀請採訪者去外地旅遊,例如旅遊線。旅遊線的旅遊除了記者之外,還會有大量的旅遊寫手、名人、名作家,現在加上部落客,一點也不讓人驚訝。你如果看到某些名人、作家不約而同在相近的時間內寫去某地玩樂的文章,被招待的機率就很高。最令人驚訝的是媒體不寫稿的主管或者電視台不用採訪的主播也會去,純粹是讓人招待爽的,天生厚黑學傳人。真正旅遊線的記者反而無法「說走就走」,畢竟去你一次團五天八天的,有的媒體會以發稿量算你工作天數,去參加八天的團,扣掉周休二日,只發一個專輯算上班一天,還要請好幾天的假。你一年有幾天假呢?

當然,如果一個媒體很有自知,有良心,願意讓記者按照自己的意願採訪,並負擔全額費用,記者就不用參加這種招待旅遊了。至於部落客嘛,我「以前」認為部落客寫遊記都是自己、自主、自費旅遊的經驗,沒有什麼被漏的疑慮,也沒有人要你一個月寫多少篇。至於人家額外給你「合作經費」,都是以讀者僅存的信賴換來的。紐約時報的規範中也特別強調,不得接受任何旅遊招待,寫手也不行。人家這樣都可以辦媒體了,部落客卻撐不起一個部落格?我不相信。

汽車線也經常出國,幹嘛呢?試車。有很多車國內沒有進口,特別是新車,甚至還沒有公開上市的新車,所以安排記者出國,經常是德國,徜徉在湖光山色沒有速限的高速公路上(人家湖光山色的地方還是有高速公路,環評也是會過的),十分愜意。試車本身很好,當然媒體願意付錢,而非讓車商付錢就更好了。

台灣最近還有一種路線也經常招待出國,而且理由動機很牽強,就是藝文線。現在許多外國藝文團體都會亞洲巡迴,好一點的,在團體出發之前,就讓你去當地採訪表演團體,讓你回來製作「系列報導」。當然這種系列報導通常背後還有業務部介入,所以電視台拿了錢,那個記者真的是活生生被指派出去的,不去還不行。這種方式不可能每一台都買,所以剩下的記者就全部拉到亞洲巡迴的前一站或兩站,讓你採訪團員、彩排、花絮以及當地觀眾的反應。如果仔細看藝文新聞,就會發現記者經常出國採訪。團員、彩排、花絮不能等來了台灣才採訪嗎?當然可以。那為什麼要去韓國、日本呢?你說呢?

以前手機線也經常出國。國際手機大廠有錢得很,所以經常把活動辦在國外,不但招待旅遊,而且手機也讓你帶回家。其他科技線也會招待,有的是把活動辦在國外,我還參加過在麗星郵輪上舉辦的,活動就發生在船上,不得不去。有的則是「邀請」(含吃住機票這種邀請)你去看某個展覽,其實這本來都是媒體要付錢的,媒體不付錢,讓記者拿人手短,媒體不倒才怪。

紐約時報的採訪倫理守則上面也提到了運動線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美國那麼大,球隊東跑西跑的,我想在美國的運動線應該也有招待旅遊或者某種交通補貼。台灣有沒有我不知道,這條線我很陌生,不過我可以大聲的說,我們Yahoo!奇摩運動也有寫一份利益迴避原則,所有編輯、產品經理,除了個人採訪必要的入場證,不接受機票或旅遊招待、不拿免費門票也不帶人進場。

最後提一點岔題的東西,就是部落格觀察。雖然我覺得部落格觀察還是有很大改善的空間,但綜合排名這種東西本來就沒有什麼真正準的,世界上也沒有標準的公式。不過,有了部落格觀察,就給了偷懶的行銷人、公關人一個置入的排行榜,一個邀請 Junket 的參考名單,我想這絕非部落格觀察初衷,但我深刻認為是「敗壞風氣」的重要幫兇,害一些部落客最後被人家看輕、瞧不起,還因此沾沾自喜。「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從外來,驕其妻妾」,大概就是這種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