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政治

德國政府有了第一個(半個)網際網路部長

德國在第三次梅克爾內閣時,有許多人拋出了「網際網路部」(Internetministerium)這個議題,社會上也有很多討論,由於這次梅克爾內閣是兩大政黨的大結盟,所以組閣時間拖非常久,終於在12月17號完成組閣,也成立了第一個(半)網際網路部。

首任網際網路部長是大我2歲的Alexander Dobrindt。雖然Alexander Dobrindt與他的美女明星次長Dorothee Bär都說現在並沒有一個真正的網際網路部,但外界還是這樣稱呼 Alexander Dobrindt 為網路部長,而他自己也剛新註冊一個Twitter帳號 @datenminister(數據部長,Daten就是英文的Data)。她的美女次長Dorothee Bär才35歲,是德國基督教社會黨的社群網站負責人,也是該黨網路委員會的主席,應該是實際上的「網路次長」。Alexander Dobrindt Twitter的第一則是寫「終於上線了,謝謝 @Dorobaer

2013-12-21_212006

雖然部長Alexander Dobrindt把自己的Twitter帳號都註冊成「數據部長」了,但這個部實際上是「聯邦交通與數位基礎建設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Verkehr und digitale Infrastruktur),名字中有交通也有數位基礎建設。台灣的讀者不要被我國「部」的概念所限制,德國的部是一個政務單位,另外還有許多獨立的業務局、署、辦公室,每一次組閣時,許多部會的名字都會不一樣,局、署的主管部也可能隨組閣而變動。這次的聯邦交通與數位基礎建設部經過多次改名: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交通部 1949-1998)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Bau- und Wohnungswesen(交通、營建與居住事務部 1998-2005)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Bau und Stadtentwicklung(交通、營建與都市發展部 2005-2013)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und digitale Infrastruktur(交通暨數位基礎建設部2013年12月17日起)

所以德國不太有台灣現在面臨部會改造的問題,因為每一次內閣都可以改變每個部的主管範圍。在1998到2013之間,交通部又主管營建,但實際上在1998年之前,這也是一個部: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bau(住宅建設部 1949-1961)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wesen, Städtebau und Raumordnung(居住事務、都市建設、空間規劃部 1961-1965)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wesen und Städtebau(居住事務暨都市建設部1965-1969)
  • Bundesminister für Städtebau und Wohnungswesen(都市建設暨居住事務部 1969-1972)
  • Bundesminister für Raumordnung, Bauwesen und Städtebau(空間規劃、營建事務與都市建設部 1972-1998)
  • 與交通部合併 1998-2013
  • 這次組閣又送給環境、自然保育、營建與核能安全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Umwelt, Naturschutz, Bau und Reaktorsicherheit)

在1998之後,德國其實有一個部就消失了,但不用擔心,公務員都還在,而獨立局、署就換老闆。以上就是德國「部」的簡單介紹。如果你在很愛改組(Re-Org)的公司工作過,就一點都不會感覺奇怪,其實就跟外商一天到晚改組是很像的,差別只在於外商改組時偶爾整個部門就不見了 >”< 。這種改組因為幅度很大,所以最慘的是管理部會網站的人,每次德國內閣組閣,網站的架構就要重新改變。

德國這次大組閣時,也有一份「結盟協議」(Koalitionsvertrag),長達185頁,其中有4頁是德國的「數位議程」(Digital Agenda),希望德國能夠用網路影響德國未來的經濟、產業、科技、學術、文化、醫療等等的發展。

很遺憾的是,德國的政府網站也沒有想像得快速,新的「網際網路部」成立已經5天了,網站還沒有更新,我現在還看不到這個部到底管了什麼業務、納入什麼獨立單位。

不過德國的時代週報(Die Zeit)在11月時也曾經用整版的圖表版來鼓吹這個概念。根據Die Zeit的統計,德國聯邦政府目前有1600位散布在不同部會的公務員負責不同的網路業務,從Die Zeit的資料,可以大概猜測這個部可能管理什麼業務。Die Zeit雖然沒有猜中「如果成立網路部」的部長會是誰,但當初也猜了3個「如果成立總理辦公室的網路辦公室的負責人(小部長)」,有命中Dorothee Bär。

根據Die Zeit的建議,德國的網路部本部納入原本散在許多部的下列的幕僚業務:

  • 資料保護
  • 網路安全
  • 著作權法
  • 資訊與媒體法
  • 資訊與通訊技術提昇
  • 資訊基礎建設
  • 資訊與通訊產業
  • 資訊社會

除了部本部的幕僚單位外,還建議納入5個獨立的機構或辦公室:

  • 聯邦資訊技術安全局 Bundesamt für Sicherheit in der Informationstechnik (原內政部)
  • 聯邦網路管理局 Bundesnetzagentur (原經濟部,管電、瓦斯、通訊、郵政、鐵路等「網路」)
  • 聯邦資料保護與資訊自由辦公室 Bundesbeauftragter für den Datenschutz und die Informationsfreiheit
  • 聯邦政府文化與媒體辦公室 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Kultur und Medien (德國依法不可以設定聯邦文化部,所以只有一個任務辦公室,但負責人還是給一個國務部長的頭銜,比其他的部長要低一階)
  • 聯邦政府資訊科技辦公室 Die 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Informationstechnik,這個單位原本在內政部下,目前的負責人同時是內政部常務次長,又被稱為政府的資訊長

s44-infografik-netzpolitik1

讓我們高喊三次潘孟安、潘孟安、潘孟安

我國第一大報自由時報今天非常罕見地(莫非我少見多怪?)將一位非重大新聞事件人物、也並非國家主要黨政首長的政治人物照片刊登三次,分在三個版上。

那位幸運兒是來自屏東的潘孟安委員,恭喜您!可以在同天同報連續三版出現三張照片,但又不是負面新聞醜聞緋聞,因緣殊勝,阿彌陀佛。

IMG_2599

讓我們來數數看,一、二、三,是不二版、三版、四版都出現一次呢?如果數錯了,可以再數一次哦。

IMG_2600

老實說這種狀況不獨出現在報紙上,現在某些立場堅定(或者還不確定要不要堅定下去)的電視台也很嚴重,因為老闆交代要多多「照顧」這些立場的立委,但偏偏這個立場的立委又是少數,所以這些立委的曝光次數會比上一屆多上許多,原本二流、三流的現在也被迫變成主流,這一屆沒有選上的打開新聞台一定嘔死。

令人意外的立委選舉結果

大概很少人會預估到這次立法委員選舉會有這種結果吧?

Screenshot
Yahoo!奇摩新聞2008立委選舉專輯

民進黨在區域立委跟政黨票的得票率其實差不多,不分區拿36.91%,分得14席;但區域只有13席,這就是小選區的贏者全拿效應。如果不分區的席次跟選區一樣多,民進黨就能多拿一些席次,稍微反應一下真實民意。畢竟這次拿到的總席次只有27,相當於24%,距離背後真實民意有太大的差距。如果我們選制改成聯立制,以政黨票為分配席次的主要依據,民進黨就能夠拿到41席左右,比較符合實際的情況。即便採用並立制,如果不分區的席次跟分區一樣多,民進黨也能拿到29%的席次。反過來看,國民黨在不分區只拿到51.23%的選票,但最後拿到71%的席次,這實在可怕。假如制度改成聯立制,或者將並立制的席次提高到全部席次的一半,國民黨不至於拿到這麼多席次。

小黨這次一共拿到 11.86% 的選票,如果全部集中成一個政黨,可以分得4席。可惜新黨跟台聯黨敗在不公平的制度,都拱手把原本代表一席民意送給國、民兩黨。我自己算算,國民黨因為這些小黨過不了門檻的關係,所以多賺了 3 席,民進黨多賺 1 席。除了制度不公,選民不敢誠實面對自己的意志也是另一個原因,我知道很多人明明不願意投給民進黨、國民黨,但一直被洗腦會浪費選票,結果小黨真的一席都沒有。這次實質第三大黨變成「無黨團結聯盟」,沒人想得到吧!

在都會與知識份子的圈子中,綠黨跟第三社會聲浪挺大的,不過第三社會最後拿到第十名,只贏客家黨與制憲聯盟,比我預估的低很多;綠黨第七名,但也才 0.6%。藍綠意識型態比較明顯的新黨、台聯、紅黨、無盟吸收了很多藍、綠的票,可惜也沒超過。新黨這次沒有推區域立委,充分表現對於選民及政治民主的信任,雖然得票是第三大黨,但得票化為烏有。台聯把一些右派、極右派、法西斯的傢伙趕走之後,想要走「綠左」路線,也是敗在不公平的制度上,也很可惜。

這是我第五次處理選舉圖表,也是第三次處理網路選舉圖表,立委圖表我在平面媒體處理過一次,網路一次,經驗算很豐富了,這次我們連大頭貼都有,也首度在台灣採取「選區地圖」(就是最上面那一張),加上互動的立場量表,也不算單薄。畫圖表是很主觀的事情,常常是看到資料後,才去思考能夠用圖表呈現什麼視覺資訊。但網路選舉專輯的動態圖表必須早在半年前開始規畫,這次規畫的時候,連參選人、選制都不太清楚,也沒想到小黨後來會這麼多,更沒想到小黨在不分區一票也沒有。如果早知道最後選出來會這樣,應該會規畫成另外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