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圖表

新制勞工退休金績效的圖表應該怎麼畫?

今天早上打開聯合報,看到一張描述平均每個勞退新制投保者的勞退基金績效圖。

折線圖的侷限

先講好的部份。這張圖有將負數的地方特別標示,同時數值也改成紅色,並且將最新一年特別強調出來,方便讀者看到負數的表現。我早上簡單翻了幾報,好像只有聯合報處理,要先鼓鼓掌。

IMG_20160202_091217

但是這張圖是否適合用折線圖來畫呢?我重新用Excel把聯合報的這張圖繪製一次,得到下面的結果。第一眼會看到數值高高低低變化,這是折線圖的特性,但是我們遇到負數數值的時候,可能直條圖會更為清楚。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折線圖

 

直方圖的特性

上下兩圖比較,首先,直方圖在負數時,表現特別明顯,其次,我們可以針對正值與負值標記不同顏色,所以直方圖要比折線圖更容易看出新制勞退基金2005年開辦以來,有4年大好,2年大壞,2015年的表現微不足道。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直條圖

 

瀑布圖可以拆解長期數值

當然,如果你是一個跟我一樣上了年紀,從2005年開辦第一天就開始加入勞退新制的好青年,其實你比較關心的不會是去年一年的賺賠,而是累積的數據,這時候我們要請出「瀑布圖」(Waterfall Chart),利用這種方式,我們可以看到累計起來,平均每個人10年下來的獲利是2萬元,當然這個數值與真實狀況有點出入,畢竟每個人投保金額都不一樣,每個人有沒有自己加碼也不一樣,而且每年投保人數都不同,但是你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長期下來勞退基金是賺的。瀑布圖以前要自己慢慢拆數字畫,但在Excel 2016年之後是內建的圖表。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瀑布圖

 

找到讀者可能想看的視角

所有圖表當然都不只是拿到數字後就重新繪製這麼簡單,我每次在圖表課當中都會強調「視角」的轉變,瀑布圖就是一種視角的轉變,下圖又是另外一種視角轉變。台灣有非常多人不是在2005年加入勞退新制的,如果他在2006年加入的呢?2008呢?2014呢?所以我們利用同樣的數字,又可以得到不同加入年的累積獲利。上圖呈現的是2005年加入的投保者的狀況,下圖可以讓不同年份加入的人,看到自己的情形,同時也可以發現其實2005年加入與2007年加入好像差不多,最好的是2009年初加入的,因為2009年大賺,同時又逃過2008年的大跌。

勞退基金不同加入年平均每人績效直條圖

德國政府有了第一個(半個)網際網路部長

德國在第三次梅克爾內閣時,有許多人拋出了「網際網路部」(Internetministerium)這個議題,社會上也有很多討論,由於這次梅克爾內閣是兩大政黨的大結盟,所以組閣時間拖非常久,終於在12月17號完成組閣,也成立了第一個(半)網際網路部。

首任網際網路部長是大我2歲的Alexander Dobrindt。雖然Alexander Dobrindt與他的美女明星次長Dorothee Bär都說現在並沒有一個真正的網際網路部,但外界還是這樣稱呼 Alexander Dobrindt 為網路部長,而他自己也剛新註冊一個Twitter帳號 @datenminister(數據部長,Daten就是英文的Data)。她的美女次長Dorothee Bär才35歲,是德國基督教社會黨的社群網站負責人,也是該黨網路委員會的主席,應該是實際上的「網路次長」。Alexander Dobrindt Twitter的第一則是寫「終於上線了,謝謝 @Dorobaer

2013-12-21_212006

雖然部長Alexander Dobrindt把自己的Twitter帳號都註冊成「數據部長」了,但這個部實際上是「聯邦交通與數位基礎建設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Verkehr und digitale Infrastruktur),名字中有交通也有數位基礎建設。台灣的讀者不要被我國「部」的概念所限制,德國的部是一個政務單位,另外還有許多獨立的業務局、署、辦公室,每一次組閣時,許多部會的名字都會不一樣,局、署的主管部也可能隨組閣而變動。這次的聯邦交通與數位基礎建設部經過多次改名: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交通部 1949-1998)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Bau- und Wohnungswesen(交通、營建與居住事務部 1998-2005)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Bau und Stadtentwicklung(交通、營建與都市發展部 2005-2013)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und digitale Infrastruktur(交通暨數位基礎建設部2013年12月17日起)

所以德國不太有台灣現在面臨部會改造的問題,因為每一次內閣都可以改變每個部的主管範圍。在1998到2013之間,交通部又主管營建,但實際上在1998年之前,這也是一個部: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bau(住宅建設部 1949-1961)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wesen, Städtebau und Raumordnung(居住事務、都市建設、空間規劃部 1961-1965)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wesen und Städtebau(居住事務暨都市建設部1965-1969)
  • Bundesminister für Städtebau und Wohnungswesen(都市建設暨居住事務部 1969-1972)
  • Bundesminister für Raumordnung, Bauwesen und Städtebau(空間規劃、營建事務與都市建設部 1972-1998)
  • 與交通部合併 1998-2013
  • 這次組閣又送給環境、自然保育、營建與核能安全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Umwelt, Naturschutz, Bau und Reaktorsicherheit)

在1998之後,德國其實有一個部就消失了,但不用擔心,公務員都還在,而獨立局、署就換老闆。以上就是德國「部」的簡單介紹。如果你在很愛改組(Re-Org)的公司工作過,就一點都不會感覺奇怪,其實就跟外商一天到晚改組是很像的,差別只在於外商改組時偶爾整個部門就不見了 >”< 。這種改組因為幅度很大,所以最慘的是管理部會網站的人,每次德國內閣組閣,網站的架構就要重新改變。

德國這次大組閣時,也有一份「結盟協議」(Koalitionsvertrag),長達185頁,其中有4頁是德國的「數位議程」(Digital Agenda),希望德國能夠用網路影響德國未來的經濟、產業、科技、學術、文化、醫療等等的發展。

很遺憾的是,德國的政府網站也沒有想像得快速,新的「網際網路部」成立已經5天了,網站還沒有更新,我現在還看不到這個部到底管了什麼業務、納入什麼獨立單位。

不過德國的時代週報(Die Zeit)在11月時也曾經用整版的圖表版來鼓吹這個概念。根據Die Zeit的統計,德國聯邦政府目前有1600位散布在不同部會的公務員負責不同的網路業務,從Die Zeit的資料,可以大概猜測這個部可能管理什麼業務。Die Zeit雖然沒有猜中「如果成立網路部」的部長會是誰,但當初也猜了3個「如果成立總理辦公室的網路辦公室的負責人(小部長)」,有命中Dorothee Bär。

根據Die Zeit的建議,德國的網路部本部納入原本散在許多部的下列的幕僚業務:

  • 資料保護
  • 網路安全
  • 著作權法
  • 資訊與媒體法
  • 資訊與通訊技術提昇
  • 資訊基礎建設
  • 資訊與通訊產業
  • 資訊社會

除了部本部的幕僚單位外,還建議納入5個獨立的機構或辦公室:

  • 聯邦資訊技術安全局 Bundesamt für Sicherheit in der Informationstechnik (原內政部)
  • 聯邦網路管理局 Bundesnetzagentur (原經濟部,管電、瓦斯、通訊、郵政、鐵路等「網路」)
  • 聯邦資料保護與資訊自由辦公室 Bundesbeauftragter für den Datenschutz und die Informationsfreiheit
  • 聯邦政府文化與媒體辦公室 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Kultur und Medien (德國依法不可以設定聯邦文化部,所以只有一個任務辦公室,但負責人還是給一個國務部長的頭銜,比其他的部長要低一階)
  • 聯邦政府資訊科技辦公室 Die 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Informationstechnik,這個單位原本在內政部下,目前的負責人同時是內政部常務次長,又被稱為政府的資訊長

s44-infografik-netzpolitik1

妳結婚了嗎?台灣女性有偶率的變化

之前曾經在報紙上看到內政部有偶率的調查。

這套數字很有趣,但不論內政部或者媒體都是用某一個年齡區段在過去多少年間的有偶率變化來詮釋。所以只能看到「跟30年前比較,現在20-25歲的女性有偶率如何如何」,我看了一下報紙,覺得用不同年齡的女性為主體比較能夠詮釋,同樣可以看到世代間的變化,也可以看到同一代的演進。底下表格的「年別」是統計年度不是出生年。

台灣女性有偶率表格

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原來把統計年度為主體的表格轉換成以出生年度為主的表格,因為年齡區段統計都是5年一次,我決定出生年每5年分一段,然後取整數。這樣我的表格就變成下面這樣子:

台灣女性依照出生年的有偶率統計

畫出圖表之後,我發現女性有偶最高大概就在94%左右,大部分年齡女性的有偶率最高都落在35-39歲,之後因為離婚或者喪偶就逐漸降低。實際上到50歲以上,有偶率就很低了,因為統計沒有再分組了,從50到100歲全部放在一起,我就不取這個值。

女性有偶率

差距最大的是30歲之前這一段,現在60歲左右的這一代,有超過80%結婚,等於說當時超過30還沒有結婚的女性壓力已經非常大了。但現在大約30歲這一代的女性,只有26%結婚。

跟我年紀差不多的這一代,在35-39歲時有偶率還可以成長,代表很多人一直到35歲之後才第一次結婚,但這個區段的女性有偶率也只有67%,差不多是上一代25歲左右的有偶率。

20到24歲這一段基本上已經不是量變,而是質變,在現在55歲左右的這一代,15-19歲之間已經開始準備可以嫁人了,有6%已經有偶,但現在25歲左右的女性,只有5%結婚,等於到了25至30之前才開始打算結婚。

從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地震災情預測看風險傳播

這學期因為有機會在學校談風險傳播下的視覺溝通,所以稍微讀了一下風險傳播的資料,覺得這個領域也挺有趣的。美國相關資料真的很多,隨便一抓就是幾千頁的PDF,幾乎所有相關機關都有自己的風險傳播手冊或教材。

以前當記者的時候,有很多機會在風險傳播的環節中擔任小螺絲釘。但我覺得台灣的媒體因為處於完全競爭的商業領域,所以比較少去思考自己在風險傳播中擔任什麼角色,通常傾向以誇張的方法來處理風險,否則要怎麼賣報、增加收視率?畢竟台灣沒有媒體跟NHK一樣一年可以拿2000億台幣,專責處理風險傳播。

風險傳播通常有三個階段,就是風險發生前、風險發生中與風險發生後,不同階段的利害關係人與溝通目的皆不同,但共通的目的都是要減少損失與恐慌。

最近台灣與四川都有地震,在網路上不小心看到了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地震災害計畫(Earthquake Hazards Program)的網站後,覺得這個網站的內容以及視覺溝通系統都挺不錯。

地震發生之後,對於外界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判斷需不需要立刻投入資源,要投入哪裡,同樣的規模或同樣的震度,不一定都會有一樣的災情,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即時預測系統就很厲害,可以立刻估計出人命與經濟損失可能有多少,這樣救援單位可以立刻判斷是否需要動員,需要動員到什麼程度,而且不需要災區回報,可以瞬間決定處理的層級。

目前我只有從3次地震來觀察數據的準確性,發現都是準的,覺得美國人這方面的能力還是很厲害。當然,美國這套系統溝通的數據間距都是一個數量級,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心平氣和地用數量級來看事情。

我們就以已經發生一段時間的「2013年伊朗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地震」為例,這個地震規模為7.8矩震級,跟台灣的921大地震差不多,是能量非常強大的地震,為伊朗40年來最強烈的地震,美國的預測死亡人數為:

美國地質局對2013年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地震死亡人數預估

美國地質局對2013年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地震死亡人數預估

而2013年的四川雅安地震,規模6.6,從能量來看,比伊朗的地震少了幾十倍,可是美國地震災害計畫的預測為

美國地質局對2013雅安地震死亡人數預估

美國地質局對2013雅安地震死亡人數預估

從實際傷亡人數來看,由於伊朗地震距離本文撰寫的時間已經有8天,死亡人數可能比較確定,大約在80人左右(上上圖哦),可以看出跟預測是十分接近的。至於雅安的地震距離本文撰寫的時間只有4天,已經知道的罹難者人數有200人(上圖),也是準確的。

美國地質局的預測方式是基於即時測報資料與人口資料,令我驚訝的是美國就這樣能夠預估災情於千里之外,而且相當準確。除了上面的預測外,還有不同麥氏震度(Mercalli Intensity Scale)的人口覆蓋地圖,這地圖並不是同心圓。

2013雅安地震的震度地圖

旁邊還有主要城市與震度的表格。如果我是救災的指揮官,心中應該就有一些想法了。

美國地質局的地震災難計畫都市與震度表

如果你從事公益、國際救援或媒體,以後聽到大地震的資訊時,除了上網告訴別人「地震了~」或「我是不是頭暈」之外,也可以先看看這個網站,並且在這個網站的「Did you feel it?」回報自己的感覺,不論對於自己看待該地震的態度,或改善全世界的地震測報,應該都有很大的幫助。

圖論2013年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結果

今天天氣不好。就算天氣好,我因為小腿與腳踝骨折也不能出門,所以時間很多。看到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有許多分析,我拿起了數據,畫一畫,結果大概是這個樣子。

2012年與2013年台中市立委第二選區選舉以及補選得票比較

這次總投票率沒有超過50%,不論顏氏(國民黨)或民進黨在任何一個選區都沒有超過2012年的得票數,而且不論哪一個陣營這次在不同區的得票比率分布趨勢都與上一次相差不遠。我猜如果藍營顏氏繼續用傳統的方法催點力,可能還有不小的得票空間。

台灣第一次高中英聽測驗結果成績圖表

Do you speak English?

我們那個年代考大學是不用會說、聽英文的,甚至也不太需要寫,只要會背誦單字、片語及文法,考大學就可以高標了,然後出社會一個字都聽不懂、一句話也不敢說,加上我在留學德國的時候幾乎自廢英文,所以我年紀已經不小了,一直都還在彌補「少小不努力」,每天學一點英文。

為了不讓這種悲劇代代複製,所以政府也還算勇敢,從今年起舉辦高中英語聽力測驗,這個學年度與103學年度先當成大學「甄選入學」審查資料之一,從104學年度,高中英語聽力測驗成績就會變成大學「甄選入學」與「考試入學」之檢定項目,也就是說,考不好有可能有些科系就進不去了。

身為一位「前教育記者」,我覺得這大概是實施九年義務教育、實施九年一貫、大考廣開側門(簡稱多元入學方案)後,台灣升學教育制度比較大的變化。加上今天剛好去台大新聞所幫同學上新聞圖表,圖表魂還沒有消散,所以趁著晚上有精神,把圖畫一畫。

原始數據很單純,其實只有北中南東等等的各種成績分布。我想呈現不同地方的英聽成績會有不同的結果。所以打算將數據直接壓在台灣地圖上。但要壓什麼,我得先測試看看,因為分布在台灣地圖後,數據之間比較遠,沒辦法讓讀者看出細微的差距,所以一定要找看看哪種方法視覺上比較有效,加上這考試是新的,數據我沒有看過,單看數字我也不知道看起來感覺如何,所以只能測試。

我測試了幾種圖型,包含圓餅圖、直方圖與堆疊橫條圖,不怕你笑,每一種圖的每一個數據我都全部畫出來,所以總共先畫了3組共15張小圖。後來發現這套數據用圓餅圖效果最好,但因為我中間要壓字,所以改用環圖。有媒體朋友問我繪圖的工具,其實我的工具大家都有,就是Microsoft Office(版本著實無關)。

其實北中南三地的差距沒有很大,倒是東部、離島比較不一樣。

把數據放上台灣地圖後,結果就是這個樣子。

 

但如果我沒有要放在台灣地圖上,我可能會這樣畫:

測驗結果比較有趣的是,成績在B區間也就是「大致聽懂」的學生在北中南都差不多在46%,所以這是一個基準,比B好(差不多完全聽懂)或比B差(略懂或有聽沒有懂)的,就可以以B為參考線。我最後取B、C之間當成參考線,畫出來的結果可以看得出來好學生北部還是明顯多很多,中南部差不多,東部又比離島好。

你說這個英聽測驗納入大學升學檢定標準後,對北部學生有沒有優勢呢?我沒有答案。但我相信台灣的年輕人因此英文會變得更好。

2013年台灣放假連假行事曆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或所有時候),大家對於什麼時候放假、怎麼放連假、如何安排假期都很感興趣。

但一般我們能夠拿到的行事曆都長這個樣子。這種樣子完全沒有錯,先按照月份排序,然後按照星期日期排序,你可以很快查到哪個月、哪一天放假或者不放假,再決定自己要不要出國玩。

這種畫法有個很不方便的地方,就是看不出來什麼時候連假,也不容易快速看出來哪個週末要補上班,或者何時只要請假幾天就能夠大連貫之類的。

所以我想應該把一個月攤開來,這樣比較容易看得出來假期是否連貫,但這樣也有一個問題,雖然每個月一日對齊了,但週休二日看起來很混亂,整張圖沒有秩序感。

因為我的目的是看連假、安排休假、準備出國、打電話訂機票及旅館,所以假期之間的關聯很重要,能夠預測哪一個位置是星期六、那個是星期日也很重要,這是工作的規律。此外,遇到當月最後一天及次月第一天有休假的情形,合併一起呈現可能比較方便,所以我折了兩個月份。明年的1月1號我猜政府應該會放假,但之後的不敢亂猜,所以也把2014年1月1日放進來,協助排假。4月初很多人看起來想要連休,所以也把3月底的放到4月。(Update: 感謝台北唐先生提醒,今年年底也連休3天,就一起放入)

最後我的決定版2013台灣放假連假行事曆看起來應該是這樣:

 

先祝各位休假愉快,有時間休假、有錢休假、有體力休假、有心情休假!

 

 

設計的邏輯 – 新聞圖表入門新經典

早年新聞圖表剛開始成為一個行業與一門學問時,整個產業最重要的經典莫過於 Peter Sullivan 的 Newspaper Graphics,以及追加的Information Graphics in Colour。這兩本書影響整個產業之大,以至於全世界新聞圖表最大獎Malofiej Competition的首獎叫做Peter Sullivan獎。兩本書我當初是直接寫信到德國去買的,可惜家中書很多,目前找不到。

前一陣子又看到了一本「設計的邏輯:Infographics 深入人心的視覺法則」,也是談新聞圖表的。台灣的書名現在為了SEO,都有很多不相關的字在裡面,原來的書名是「インフォグラフィックス―情報をデザインする視点と表現」,大概的意思是「Infographics – 資訊設計的視角與呈現」,講的不是「設計」,而是資訊視覺化,特別又著重在「視角」這件事情上。

作者木村博之是我2009年第一次去重慶參加SND信息圖表課程時的講師之一,他的公司「Tube Graphics」世界知名,我在去重慶之前就聽過。他那次講的課不多,重點主要放在「視角」上面,強調繪製圖表時,應該知道自己從哪個角度來看,與「觀察的藝術」(The Art of Seeing)不同,木村當時強調的不是形而上的角度,而是真正的三次元角度、高度,反而比較類似我們以前讀建築時畫圖的方法。因為木村博之在日本已經是大師了,所以他還分享了很多以前錯誤或者不好的作品給我們參考。

重慶歸來,我也學習將視角納入繪製圖表、分析資訊的過程當中,但重新閱讀此書後,對於視角又有更多的體悟與想法。

在「設計的邏輯:Infographics 深入人心的視覺法則」中,木村依舊提到了許多不同的視角,但實體與虛擬都有,而且他將各種資訊圖表可能用到的體例都放進去了,如果你無法取得Peter Sullivan那兩本元祖經典,那麼木村這本書拿來當新的經典算是相當合適。書中大概涵蓋了90%以上的常見新聞圖表呈現方式,有些是他自己的作品,有些則是收錄他人作品。

這本書主要分五個項目,我覺得地圖尤其值得台灣同業或愛好者參考,因為台灣的媒體向來非常少用地圖,但地圖又是如此重要,透過木村博之以「視角」的方式來說明地圖,是再恰當不過了。示意圖的部份也應用了大量的「視角」原則,包含實體與心理的視角,也相當不錯,而且例子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作品,所以他也知道到底當初的「視角」是什麼。

在書中某處有一張照片,如果仔細找,可以發現我在照片某處,但難度跟Where’s Wally差不多。

2012年6月台灣梅雨的動態雨勢圖表

身為一個資訊圖表與視覺化的研究者,當我第一次看到Hans Rosling的動態圖表(Motion Chart)時,是非常激動的。原來量化的圖表加上時間軸的變化後,是有可能產生出更具視覺衝擊力的視覺資訊。

許多資訊不一定適合動態化,但從Hans Rosling的例子告訴我們,當許多視覺元素在一個平面當中具有規律或者方向性的變化時,將時間軸動態立體化,將會有很好的結果。

這次台灣沒有颱風卻分兩段大雨,單純看長時段的雨量累積圖,很難有什麼感覺,而且需要很多張才能說明這兩波的不同。

趁著今天下午放假,我將2012年6月9日起到6月12日中午的每小時雨量累積圖動態化,看看效果怎麼樣。中央氣象局的網站也可以動態化,但每次只有6小時,所以自己畫比較快。

這張圖的每一格都是一小時的雨量累計,但每一格之間只有0.5小時的時間間隔,所以繪製起來非常細膩,可以看出來6月9日起西南氣流雨勢逐漸增強的情況,也可以看到高雄88風災的災區也還是一直有幾乎不間斷的強大雨勢。到了6月11號晚上,可以看到桃園、新北市西部與台北市南部開始遭遇一波非常強大的鋒面雨勢,而且可以看得出來雨勢前進的方向。

2012年台灣梅雨西南氣流與鋒面夾擊的動態雨勢圖表

[商業圖表教室]3個向度的資訊要如何呈現?

我開會的時候經常會啟動兩個腦。一個是開會者的腦,另外一個就是快速思考「如何視覺化」的腦。有時候這個如何視覺化的腦會當場發作,然後用視覺的方法重新參與會議。

日前開一個會議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表格。這個表格背後是典型的三選項或者三向度的資料,也就是說,3個向度都有2個或更多個選項,在這個例子當中,都只存在了「Yes/No」的選項,所以2x2x2,有8種組合。

在這個會議當中,實際的資訊並沒有那麼複雜,但被呈現得有點複雜。公司有兩個部門,彼此想要找出對某一種商業模式的固定操作標準,其中Y部門認為A與B兩個向度都很重要,Z部門則認為C這個向度很重要。開會時,我看到白板上出現了這樣的表格:

這表格應該是討論時的視覺化工具,但不會是簡報時的視覺化工具。我看到這樣的表格是無法瞬間理解原則與立場,所以我必須要動用視覺腦,自己重新畫一次。

經過我視覺化的歸納後,Y部門只要A與B同時存在,不考慮C是否存在,都可以。相反的,Z部門只看C,只要C存在,不管A或B如何,都喜歡。所以會有下面幾種畫法:

1. 三個向度的范恩圖,如果你喜歡這種畫法,請在下方或Facebook留言中表達你的看法。

 

2. 三個向度的矩陣。把一般的矩陣加上另外一個集合。如果你喜歡這種畫法,請在下方或Facebook留言中表達你的看法。

 

 

3. 決策流程圖。將集合轉變成流程。如果你喜歡這種畫法,請在下方或Facebook留言中表達你的看法。

4. 簡化的范恩圖/矩陣圖。最後只取兩個集合,兩個集合內都可以。如果你喜歡這種畫法,請在下方或Facebook留言中表達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