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利益迴避

人之常情的小劍劍產地直送

政大EMBA之前有一個NPO組,很關心一些社會議題,最近也成立了偏遠地區小學的團隊,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方法可以協助這些學校,還有學校內的學生,以及學生的家長們。很複雜,真的。前幾天這個團隊替偏遠地區的教師們辦了一個網路(行銷)的工作坊,剛好我們部門前一陣子才去偏鄉學校當過志工,所以我就過去湊湊熱鬧,順便教些基本的NPO網路行銷。

當天政大EMBA也找來全台灣最知名的稻農部落客小劍劍分享他的實務經驗,並且在我的課程之後也來帶領一部份的討論。

上完課之後,小劍劍從書包拿出一包三公斤裝的「劍劍好米」要送我。無功不受祿啊,特別這些都是粒粒皆辛苦的稻米,為什麼要特別從花蓮把這包米扛來台北送我呢?

在上一屆華文部落格比賽中,小劍劍(本名謝銘鍵)奪得「年度部落格大獎」,是的,就是最大最大的那個獎。偏偏那次比賽我就是評審之一,而且還被分配到寫最大獎的介紹,名字就放在介紹文字的最下面。但千萬別誤會,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評審而已,不是什麼了不起、有影響力的角色。

不過小劍劍是老實人,古意的那種老實人,本來也不認識我,但是聽說那個寫介紹文的人也要去工作坊,就這樣把三公斤的米從花蓮扛到台北來送我。

台灣的部落格圈有一些人經常可以表演某種魔術,例如莫名其妙出現在某個旅程當中,或者家中的食物儲存容器中會意外出現不知道哪裡來的食物,抑或是非常驚訝讀者寄來了禮物。別人怎麼讓讀者禮物突然出現在家門口或者餐桌上我無法考究,但起碼我的部落格上沒有寫地址,所以真的有人要給我任何東西,得先寫信來問我的收信地址,然後我還得確認對方真的是要寄無害的東西,才有可能給地址。如果真的要驚訝,那應該是寄來不好的東西(帳單、稅單、補稅單)才會驚訝吧。

我當然不會把地址寫在部落格上!所以,小劍劍就這樣把米扛來了。收嗎?其實一包米沒有多少錢,有誰會相信我因為預期有一天小劍劍剛好跟我在同一個活動中當講師並且會拿到一包三公斤的白米,所以當初投票給他,或者撰文推荐?

不過日前某財團「供養」某學術界人士的故事告訴我一件事,有禮貌的那一方並不一定就不會受害,有時候婉拒對方的禮貌,反而是一種體貼。從財團負責人的角度來看,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與學校長期合作,並且獲得榮譽學位,等學校主管退休後,給一點點小小協助,財團負責人說:「人之常情」,這讓我印象深刻終生不忘。付出的這一端是認為是百分之百的「人之常情」,未必代表另一端接受了也是「人之常情」,畢竟這現代社會已經發展了「利益迴避」這樣的概念,人之常情有時候心領就夠了。

那,評審能不能在一年後拿得獎者給的小禮物?特別是自己家出產的產品?我看到那包白米時,也看到了一整包滿滿的「人之常情」。後來我還是拜託小劍劍把米賣給我,單單 100% 產地直送我就夠感動了,不過我剛剛才知道我用半價買到米,不好意思,我真的是吃米不知道米價。

100_2718

產地直送的米當然沒話說,非常新鮮,沒有任何其他的不必要出現的味道。香,但又不會太香;甜,也不會太甜。非常非常純真的米。吃了一口就有讓人安心、穩定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在糧食全球化貿易的年代,對於都會人而言並不是經常有機會感受的。

100_2717

住在哪裡就吃哪裡的食物,對環境好,對身體也好。住在台灣,就支持台灣農業,對大家都好。

商業職場倫理及利益迴避簡易檢測表 Business Conduct Checking list

整理:李怡志 Richyli.com

不確定你的行為是否道德嗎?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能否合乎商業倫理嗎?如果你想要行為合乎商業倫理規範,可以檢測看看是否出現某些「警訊」,並且能否通過「快速檢查表」,假如兩個地方都有問題,或許就要三思了。

警訊:當你需要這樣說的時候,違背商業倫理的機率就大幅升高。

  • 好吧,就只有這一次。
  • 沒有人會知道的。
  • 大家都這樣做。
  • 這不會害到任何人的。
  • 這對我有好處吧?
  • 只要能把事情做好,我不介意是怎麼完成的。
  • 你不需要知道那麼清楚。
  • 別忘了銷毀證據。
  • 我們會保密的。
  • 只有這樣才能打敗對手。
  • 不要告訴別人!
  • 走出這個門就當作沒有這回事。
  • 這事情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快速檢查表

  • 我這樣做合法嗎?有可能觸犯法令嗎?可能觸犯我不知道的法令嗎?
  • 這種作法對別人公平嗎?我這樣做誠實嗎?
  • 這件事能經過時間的考驗嗎?我以後會因為這件事而愧疚、心虛嗎?
  • 我會不會因為這樣晚上睡不著?
  • 我們公司會允許我這樣做嗎?
  • 我會讓媒體報導這件事情嗎?狗仔隊拍到會怎樣?
  • 我會讓我的孩子做同樣的事情嗎?我爸、我媽知道我這樣做會怎麼樣?
  • 我的家人、朋友、同事如果知道我這樣做,我會感覺如何?
  • 如果我的部屬知道我這樣做,他們會怎麼想?

商業倫理也能當成專長寫在履歷表嗎?或企業治理?

前一陣子看到一則新聞,加上在公司內經常看到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不得不開始思考:「(商業)倫理是不是上班族可以寫在履歷表的專長?」

那則新聞是這樣的:某間本土餐飲公司的員工因為觸犯「不得接受廠商100元餽贈」的所謂「龜毛條款」(Standards of Business Conduct)規定,婚禮時收了廠商遠高於一般禮俗往來的紅包,然後被請走路。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拿來建立 Legend 的故事,不過我看了之後深深覺得,特別在這麼困難的商業時代,倫理是好生意,可以增加公司獲利,也是一個員工保身的專長。如果你有「商業倫理」這個專長,不論公司有沒有規範,你都不會邀請廠商來參加自己的婚禮。如果有一天公司安隆化了,有這樣專長的人也知道什麼時候該離開,或者避免「髒東西」(特別是「髒同事」)沾上自己,免得最後病死獄中或在車內飲彈。

這兩年因為管理上的需要,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新聞、媒體業的 Code of Ethics紐約時報的那份很細緻,而且純粹是從倫理的角度出發的,原因跟後果都寫得很清楚,特別是細微的利益迴避、利益衝突,都有詳盡的規範跟解釋,實在值得反覆推荐。

所謂「一理通、萬理通」,畢竟倫理的出發點都很類似,所以新聞倫理跟利益迴避這套讀透了之後,再看其他領域的(IEEE也有Code of Ethics哩),特別是跟商業經營有關的倫理規範,就不會覺得「龜毛」,而且深知這套東西不論對員工、管理者而言,都是一套善良的工具,可以避免出很大的錯誤。假如商業的森林裡面也有兩條路,倫理這條路雖然比較迂迴繞路,但路上確定沒有炸彈,一路時速開120,通常也比看似直行但有炸彈的那條路提早到終點。

就拿王品很有名的「龜毛條款」來說,裡面許多倫理層面的規範,都是針對「中國人(台灣人)」特有習慣、人格與風俗而訂定的,雖因缺乏前因後果的說明而顯得有點強硬(thou shalt not…),但我想餐飲界因為員工的教育水準上下波動比較大一點,為了顧及比較不喜歡讀文字的同事,寫短一點也是可以諒解的。有了這一套條款,其實大多時間並不是真正拿來規範同仁,而是協助同仁避開可能的內、外部風險,也大大降低外界在很多層面質疑該公司的空間。員工不需要花很多時間自己思考、判斷倫理,遇到問題可以直接把「公司說不可以」搬出來。我十分相信王品單單靠這樣簡單(又龜毛)的條款,獲利率就可以大幅超越其他不那麼龜毛的連鎖餐飲業者。

說到「倫理當成專長」這件事,我現在就很有信心了,王品那套東西,扣掉了餐飲行業特殊規範(我不會吃檳榔~~)跟老闆管理原則之外,跟倫理有關的部分,我閉著眼睛也能夠寫出八成(而且自己可以遵守),當然我的彈性會比王品大一點點,畢竟 100 元有點太嚴格了,做生意不能完全不管人情世故,現在物價繼續漲下去,很快廠商招待你喝杯茶(包種的)就要超過 100 元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餐飲業的關係,王品龜毛的規範竟然沒有「不勸酒」,不過小弟參加的扶輪社分區是有這一則的。

有時候在公司內看到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我現在也能夠第一眼就發現裡面有些東西不那麼合乎「倫理」,甚至是有違法的風險,我管得到的就當場下手,管不到的就只好避開。如果某些人特別容易跨越某條線,假如你無法開除他,就只好避而遠之,趨吉避凶是也。

請參考:商業倫理簡易檢測表 Business Conduct Checking list

Blogger 收到不請自來的公關行銷禮物怎麼辦?

話說前頭,小弟並不是反對針對Blogger進行公關或者行銷,民主社會只要不違法,什麼都可以。小弟堅信Blog或其他形式的網路個人媒體會對未來人類社會的傳播行為有極大的影響,雜誌專欄這樣寫、演講也這樣說,既然Blog是一種個人媒體,那麼公關、行銷會在此發生是必然的,動腦雜誌的讀者,應該也看過小弟針對Blog公關、網路行銷的一些建議。但,部落格行銷、公關怎麼只剩下花錢買報導了呢?是行銷人員的素質有問題還是Blogger素質有問題呢?

針對Blogger做公關的Stakeholders不只有廠商與Blogger而已,特別是「用錢買報導」的時候。從廠商與Blogger的角度來看,這事兒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搞不太清楚到底誰打誰挨),外人沒有什麼好說的。可是Blogger與讀者之間的關係就不一樣了,當明確的利益介入後,很多讀者並無法分辨她/他崇拜的Blogger到底推荐某一項商品時是以哪一種身份出現。使用者?販賣者?傳銷者?收費代言人?

如果Blogger與筆下推介的產品服務之間只是單純的消費關係,大概不用特別敘述,除非你的Blog通篇都是置入的文章,難得福至心靈願意「免費」來寫一篇,我也不反對因為這樣而特別標示「這篇沒有拿錢」。如果之間的關係超過了單純的使用/消費,小弟認為Blogger只要誠實面對讀者(雖然贊助者不一定喜歡),清楚揭露文章背後可能的利益,那麼讀者也能自行判斷,這種Blogger不應該受到責難,反而可以成為大家的表率。就算是整個Blog中的每篇文章、每個連結背後都有利益交換,但讀者在按下連結、或甚至閱讀文章時心中有一個判斷的基準,這樣就沒啥好批評的。嚴謹的傳統媒體不就這樣過活嗎?依舊可以造就偉大的紐約時報、時代周報(Die Zeit)。

不過呢,根據小弟從事媒體多年的經驗,人非聖賢,只要有絲毫一點點的利益衝突存在,都會影響下筆的動機、意願、內容、立場。今天如果某公司主動提供我一台數位相機、一次價值數萬台幣的旅行、永遠不用繳費的電視預錄系統,然後跟我說:「本公司素仰李先生風骨,小小贈品不成敬意,無須掛念,也不用替我們宣傳,這純粹就是禮物而已。」當我收下禮物之後,然後開始感受到背後的價值的時候,我的心裡會不會有那麼一點點絲毫的影響呢?廢話,我人還活著,當然會受到影響啊!

如果你想要保持Blog的純淨,思維完全不受到任何外力影響,這裡再提供紐約時報新聞倫理手冊(Ethical Journalism)的範例做為參考。紐約時報經營那麼久了,當然知道東西寄來除非丟掉,否則記者難免受到影響。但直接丟掉對方並不知道,到時候還可能在外面講「某某人收我禮物也不知道回饋」或者「某某人就是收了我的禮物才寫對方壞處」,與其這樣不如直接退回。這封拒絕信是在手冊的附件 A ,標題是「Sample letter declining a gift」,試譯如下:


親愛的 XXXXXX

您最近寄來的禮物讓我又驚又喜,很感激您沒有忘記我。

不過您的禮物可能陷我於不仁不義的尷尬之中,因為紐約時報禁止記者與編輯從他們報導的相關人物或團體獲得任何好處。我們報社不願意擔冒這樣的風險,讓人家誤認我們會因為利害關係人的好處而特別深入報導某些新聞、或者逃避某些爭議性的話題。

我必須心懷謝意退還您的禮物,也希望您能體諒我的處境,感謝您的諒解。


但Blogger不是記者,沒有什麼Guideline好拿來推託的,更何況退回禮物自己還要貼錢,這樣的成本也未免太高了。還好,99.9999%的Blogger不會把自己的實體地址放在Blog上,不像記者都會在報社桌上看到禮物(台灣會直接將家中地址給公關方便遞送禮物的記者也很多 XD),所以根據小弟實際的經驗,公關、行銷要寄禮物給Blogger之前,通常會先:

  1. 詢問有沒有意願寫(通常就是要你表態願意用文章換禮物,確定對價契約成立)
  2. 禮物寄送地址(銀貨兩訖,貨到寫稿、玩完發稿)

問也不問就直接寄禮物給Blogger的機率很低(倒是新聞稿寄到E-mail信箱的多到不行 T_T),除非是可以網路下載的軟體或Coupon。

所以,如果你想當一個「純淨Blogger」,盡可能讓自己不受到外界干擾,或者不想見到這種低俗「用錢換報導」的歪風,下次接到公關或者行銷的電話、E-mail,詢問要不要禮物、旅遊時,就直接表明「禮物不要寄給我」、「我不接受免費旅遊」。

將Blogger納入Pitch的對象,針對Blogger公關或行銷是必要的,可是公關跟行銷不等於「用錢換報導」啊,這樣Blogger PR或部落格行銷還有什麼專業或者創意可言?要做到不花禮物、不送旅遊大家還爭相幫你推銷,這樣才是高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