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都碎了,真的

對於一個急救教學者而言,今天最大的新聞不再是驕傲無情的台灣人凌虐外籍勞工、也不是政府顢頇無能拖延撥款,整天占據我思維的,是景文高中那個助人因此被判賠的學生。

我以前每次看到報紙介紹那種願意「無償」協助不便同學3年的故事,都十分感動,覺得這些人簡直是活菩薩再世,犧牲自己的時間推輪椅、抬輪椅、抄筆記、畫重點、陪曬太陽、陪上廁所、中午餵食、下午送回……這種事情幫忙一天或許很容易,但要3年無怨無悔,若非菩薩再世實在難為,我承認我再怎麼有愛心,很抱歉我也無能連續幫3年。

在中時的資料庫中隨便找找,就看到這些新聞,為了保護當事人,名字都省略:

  • 彰化:極重度腦性麻痺的●●從小就不會寫字,日常生活都需要旁人協助,但學會打電腦。在●●三年期間,大多由母親接送上下學,到學校之後,就由同學幫忙推輪椅、抄筆記、畫重點、餵中飯。
  • 台中:蕭●●與簡●●,三年來照顧腦性麻痺的同學陳●●,經常抬著輪椅上下樓梯,包辦住校的生活起居,真情感人,校長陳●●十七日在畢業典禮上頒給兩人友誼獎,勤學向上的陳●●獲頒力學獎。
  • 龍井:林●●罹患肌肉萎縮症,整天離不開輪椅,體重也直線上升,上學要人抱上抱下,他的同窗好友發揮愛心,義務替他推輪椅,下課陪他上廁所,推他晒太陽,逗他開心,有了同學的溫情,林●●儘管對讀書不太有興趣,還是很愛上學。
  • 南投:國小畢業生魏●●由於罹患小兒麻痺不良於行,四年多來均由班上同學李●●等三人主動攙扶上下學,這段溫馨接送情昨天在畢業典禮後將劃上句點,魏●●與協助他上下課的同學依依不捨, 同學表示,以後若有機會將繼續扶他上下學。
  • 關西:●●國中三年●班學生游●●,近三年來,無怨無悔照顧罹患肌肉萎縮症不良於行的同窗陳●●,校長曾●●計劃在畢業典禮上,頒發一個特別的「愛心獎」給他。 游●●從陳●●抵達學校開始,幾乎全天照顧他的行動,揹著他上廁所,揹他到二樓上電腦課。陳●●的體重有五十多公斤,揹他上四十個多個階梯,每每讓游●●氣喘如牛。然而,這些舉動對游●●而言,就像照顧自己的兄弟一樣的自然。
  • 台中:自幼罹患小兒麻痺的應屆畢業生廖●●,行動不便,班上六名男生照顧無微不至,抬輪椅上下樓,輪流換尿片,三年來從未間斷,讓廖●●相當感激,特別在昨 (十二)日畢業典禮上公開表達謝意,場面感人。
  • 台中:十六歲的「玻璃娃娃」江●●國中畢業了,能夠順利讀完國中課程,●●最感謝同班熱心照顧她的同學,如陳●●、林●●、陳●●、楊●●等人,雖是二年級的學弟妹,但都能不辭勞苦為她推、抬輪椅,讓她也可以參加戶外教學,其中林●●還是她的英文小老師呢。

中午問了一位法律人,她說在法律上既然造成傷害,民事就要賠償,在法律上確實是這樣。我想那位法官判下去的時候心中應該也很痛吧。台灣,或者說台北,已經是一個完全法理情的地方了,情理法在這邊是說不過去的。家屬既然要告,法官也只好依法判決,在法律上就是如此,只能說被告命中註定。站在家屬的立場,小孩養到這麼大,好不容易讀到高中,卻因為同學失手把孩子摔死,當然也很難過,只好訴求法律途徑來主張權益。

家屬說的也沒錯,助人是種專業,沒有能力就不要幫忙。我們現在教急救也越來越小心了,深怕學生有天把人救死了,最後把帳算在我們教練頭上,畢竟急救證上都會印我們的名字,「以證追人」,我只是志工,到時候還得出庭,有沒有這麼難當的志工啊?

景文高中當然也有責任。無障礙設施從我讀大學一直講到現在,我以為陳水扁當總統之後,因為吳淑珍的關係,會把台灣的無障礙空間弄好,結果沒有。我大一上在學校參加了殘障體驗營,對我影響很大,所以讀建築系的時候,所有設計都執意要規畫無障礙空間,當然在那個時代,無障礙空間是多餘的,而小毛頭建築系學生在作業中四處安排無障礙空間,更是多餘。我那時候心理的質疑是:「建築系以人為本,為什麼其他同學都沒有把無障礙空間規畫進去?」但那些說得一口好建築的教授都跟我說,我弄無障礙空間是多餘的,只要把設計做好就可以,喵~~無障礙空間不是設計嗎?再見,不讀了。

會有這樣的建築養成教育,也難怪台灣無障礙空間規畫還是不良。前幾天去參加一場在政大公企中心的教育訓練,有一場是大塊的郝明義,開場前主辦單位四處找無障礙空間,很抱歉,就是沒有,我跟幾位男學員只好幫忙搬上搬下。肢障的無障礙空間況且如此,就別說視障等其他障別了。

我很擔心,不知道未來會不會有一天,所有人要助人之前,都會打一通電話給律師、法扶會或手機業者提供的法律熱線,問問看這樣幫人,如果不慎失敗了,最嚴重的責任會有哪些。經過了10分鐘諮詢跟20分鐘思考後,才決定要不要把那個溺水的人撈起來、將傷者身上的火撲滅、或是將傷患從內車道移到路邊。CPR?想都別想,患者又髒又臭又有血水,我還要擔心法律責任,直接助念恐怕快一點。怕事的媽媽們,大概都已經把報紙剪下來了,然後邊抖邊教訓小孩:「看到沒有,少管閒事!」

以後這些在學校不辭辛勞、義務幫助同學3年或更久的活菩薩,等到畢業典禮時拿的不是「愛心獎」,而是「最佳勇氣獎」。以往領這種獎時,校長會說你很有愛心、值得同學效法。但未來領勇氣獎的時候,校長只會搖搖頭,拍拍你的肩膀,然後在你的耳邊悄悄地說:「算你狗運,到現在都還沒出事!」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