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娜鄂蘭:真理無懼心得若干

去德國留學前,同樣在德國讀書的同鄉姐姐跟我說:「去德國要好好體驗、生活」,當然我現在才聽懂她的意思是「你這麼笨在德國拿不到學位的」,但我當時確實很認真去體會德國生活。而且一直到現在沒有斷,每個月總還是聽幾個小時的德文新聞、看幾篇德文報導。有關德國的電影,有緣就盡量看。

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

德國在二戰之後,關於「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面對過去)議題的作品一直不斷。我覺得《漢娜鄂蘭:真理無懼》(Hannah Arendt)大體上不脫這個範疇。跟帝國毀滅(Der Untergang)一樣,《漢》片一樣還是要說明這些人其實都是平凡人、普通人,德國會發生這樣的意外,當然奧地人希特勒混蛋,可是其他人就沒有因此免責。

Die Banalität des Bösen

《漢》片傳達一個概念,那就是犯下納粹犯行的絕大部分人,都是自我放棄思考、放棄作為一個人的普通人。其實生為一個隨時要思考的人,是很累的,也不容易合群。所以我們經常會把自己放到群體當中,把思考這項功課放棄,有些人是有意識地遁入「邪教」,因為自我思考實在太累了,更別說電影中一直提到的公民勇氣 Zivilcourage。納粹如此大規模的犯行,絕對不是德國人突然之間都成了極端邪惡的人,而是大部分人都是平凡的惡人,他們不是特別極端的邪惡,而是因為平凡而邪惡。

德國、法國這些曾經被納粹統治過的國家,後來對於「邪教」特別感冒,應該也是這個原因。這種特別容易洗腦,讓人放棄思考的組織,都被認為需要多加管控或禁止。

電影中提到Hannah Arendt因為對於Judenrat(猶太委員會)的批判而飽受攻擊。我想這點換成在亞洲,大概還好。華人的性格很特殊的,日本人到哪裡都會有華人接應,到處幫著日本人欺壓華人,所以如果漢娜鄂蘭同一時期在中國大陸或台灣批評幫日本人欺壓自己人的現象,我們都不會反對的。

Heinrich Himmler

有趣的是,戲中扮演Hans Jonas的Ulrich Noethen,在帝國毀滅中演的是納粹大頭目Heinrich Himmler,猶太人最終方案(Die Endlösung)的提出者,而《漢》片的Adolf Eichmann只是這個方案的忠實執行者。電影我覺得挺好的是,Eichmann的大審判場景,都是剪實際的審判影片,有點紀錄片的手法。

菸害防治法

我猜這部電影台灣的電視應該是不能放的。雖然全片沒有任何血腥,但是從頭到尾都在抽菸。而且是所有地方都能抽菸,在大學教室中也可以抽菸。抽菸場景之多,幾乎不可能減掉,剪完之後全片可能只剩下10分鐘,就只剩下在玻璃箱當中的Eichmann了。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