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十字會該幫台聯黨開國際人道法講座

說來難過,很多人其實根本不知道紅十字會是為什麼成立、宗旨是什麼、做了什麼、對人類最大的貢獻在哪裡?尤其在台灣,很多人想到紅十字會,只知道這是一個國際的人道組織,但沒有幾個人說得出來(中華民國)紅十字到底做了什麼事情,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台灣人也沒聽過什麼紅十字會的醜聞,大家捐錢都挺賣力的。

大家都聽過日內瓦公約吧?其實這是紅十字會對人類最大的貢獻之一,但在台灣,顯然沒有多少人知道其內涵。

台聯黨的政治家、詩人、作家、軍事家蘇進強主席,昨天去日本參拜靖國神社,這事情歷史自有評價,輪不到一個小Blog來插嘴。但蘇主席對於「戰犯」的認知,我大概還能說上幾句。蘇主席認為戰犯是「成王敗寇」,這其實也不能責怪人家。蘇主席畢竟出身於國民黨的軍旅,會有這樣的觀點都是國民黨沒有教好,絕對與台聯黨無關。

並不是所有參與戰爭的都是戰犯,也跟勝敗無關。只要嚴重違反日內瓦公約的人道精神、觸犯戰爭罪的,管你是戰敗還戰勝,都是戰爭犯。在中文裡面,戰犯這個詞容易造成誤解,有些人把在戰爭中被活逮的戰俘(Prisoners of War)也稱為戰犯,其實是誤用。只有在靖國神社內的東條英機這些人,才是不折不扣的「戰犯」、或「戰爭犯」(War Criminal)。

戰爭或武裝衝突既然發生了,武裝暴力及死傷都在所難免,但是除了正常的武裝行為外,就不應該額外傷害已經無法從事戰鬥的軍人、平民,並應該人道對待,這是一百多年來,一系列日內瓦公約的最高精神,也是亨利杜南歷經蘇法里諾戰役後,最深刻的體悟。

日軍在戰爭中攻下南京,可能讓成千上萬的中國軍人死傷,但在戰爭中那是正常的行為,那些日本軍人就是普通的軍人。可是攻下南京後,進行(多數日本人及部分台灣人現在不願意承認)的南京大屠殺,大規模屠殺一般平民,就不符合比例原則,屬於戰爭犯。日本皇軍後續的人體實驗、細菌戰等等,全部都是標準的戰犯行為。同一時間,第三帝國的納粹意圖將猶太人滅種,同樣也不符合戰爭的比例原則。這些都是戰爭罪,即便當時日本戰勝了、希特勒沒有垮台,他們都是戰爭犯。

戰犯就跟強姦犯、煙毒犯一樣,是有過犯行之後的稱呼,哪裡跟戰敗有關呢?美國在阿富汗伊拉克;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佔領區的許多行為,都被國際社會批評為是戰爭犯。

而且戰犯也不一定是戰爭的發起人。無知的美國女大兵Lynndie England因為在監獄中虐待戰俘,就被指控多達19項的罪嫌;同樣虐囚的英國大兵,一樣也因為戰爭犯的原因被起訴。這些軍隊最底層的小兵,同樣也可以是大戰犯。

紅十字會剛拿到一筆匿名的高額捐款,我覺得剛好可以拿來從事紅十字運動及國際人道法的教育,讓民眾知道紅十字會真正成立的宗旨是什麼、為什麼要訂定這麼多日內瓦公約、而什麼樣的犯行,又是亨利杜南當初在蘇法里諾發願要消除的。中華民國雖然沒有簽署日內瓦公約,但是卻被政治人物逼上戰爭的邊緣,在海峽兩岸務實推動紅十字精神的教育,對台灣社會有迫切、實際的必要。而國際人道法講座的第一堂課,當然要開在台聯黨中央了。

參考資料:

Follow me

Richy

李怡志是網路媒體工作者,作品曾經獲得行政院數位金鼎獎並入選美國網路新聞獎。
Follow me

Facebook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