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感謝柯文哲讓我們看到全世界最好的光雕作品

大阪城 3D Projection Mapping

Youtube上面光雕作品超多的,只要查3D Projection Mapping就可以。

世界各國的 3D Projection Mapping 光雕

莫斯科 Moscow international festival Circus of light

達拉斯

台灣人看到爛的東京火車站

大阪城

倫敦 Lumiere London

布拉格

Sevilla (快轉到8:20,所有人都驚呆了)

里昂光雕節 Fête des Lumières(感謝網友Shin-chuen Hsieh提供資料)

為什麼要感謝柯文哲?因為如果不是柯文哲政府發包的柯文哲美學福祿猴光雕,大家才不會轉世界上頂尖的作品來比較啊!

德國THW科技救援組織如何提供志工飲食?

每次台灣有大災難,我都會習慣性去看看德國哪些組織會在同樣的情況下做什麼事,每次看完都沮喪到極點 XD 台灣就算要做到人家的1/10都很難,德國人真的很難死。

跟工兵一樣強大的志願服務組織 Technisches Hilfswerk

德國工兵軍官兼建築師Otto Lummitzsch在1919年成立了科技急難組織TH,這個組織雖然在1945年德意志第三帝國戰敗後被解散,但是1950年德國政府又請Lummitzsch老先生再度出馬,成立一個類似的科技搜救機構Technisches Hilfswerk,簡稱THW,並且在1953年併入德國內政部,為獨立聯邦局,是全世界最大的USAR團隊之一,同時也是聯合國Insarag的促成者。這個組織雖然是隸屬在官方,但是在地方層級完全由志工經營。800名公務員底下有8萬名志工,668個地方協會(搜救連)都是由志工管理、營運。搜救連的上層組織為68個地區辦公室,才配有公務員。

668個搜救排遍佈全德國

每一個地方協會(OV)最少都有一個科技搜救排(Zug),每個搜救排通常有3個的搜救班,除了基礎搜救班之外,大部分的搜救連都有自己的特種功能班或加強搜救班。原則上THW出動時,都能夠自給自足,在地區辦公室的規模,幾乎都可以負擔大部分的災難救援功能,不需要其他單位的資源。即便在搜救連、搜救班的層級,都有基本分工。

以德國Aachen(當地人口26萬)救難連為例,就有三個排,是一個基本的搜救團隊:

  • 搜救排1
    • 排部
    • 鷹架搜救班
    • A級加強搜救班(3噸半貨車+50千瓦發電機)
    • 電力班Fachgruppe Elektroversorgung (200千瓦發電機一台)
  • 搜救排2
    • 排部
    • 一般搜救班
    • B級加強搜救班 (5噸貨車+50千瓦發電機)
    • 搜尋班(含搜救犬
  • 後勤排 Fachgruppe Logistik
    • 排部(含會計一名)
    • 補給班 Logistik-Materialerhaltungstrupp (配備9噸吊臂卡車一台
    • 炊事班 Logistik-Verpflegungstrupp

台灣每次遇到災難,媒體很喜歡報導看起來自己也像受難者的搜救人員,我猜想目的是要營造搜救很辛苦勞累印象,然後總有報導說搜救人員吃不好睡不好,那德國的搜救人員也這樣慘兮兮嗎?到底搜救人員看起來吃飽睡好精神抖擻比較威,還是辛苦疲憊東倒西歪比較狂?

德國THW炊事班的工作帳篷

炊事班的工作環境(照片左邊的是照明班的照明球,照片來源THW Großalmerode地方協會)

衛生食安優先的炊事班

THW在全德國一共有68炊事班(Verpflegungstrupp),大約每100萬人口一個。每個炊事班有一個班長、八名隊員,最少全天候供應200人的食物,但在實際勤務時,通常可以提供更多人的飲食。每個炊事班有一台自己的廂型車、一台七噸貨車、一台炊事拖車與一台洗碗拖車。由於每個地區辦公室都有炊事班,所以德國任何災難發生後,應該在半天內就可以供應幾千志工的飲食。

德國THW組織炊事班戰術編制圖

炊事班的基本編制,一名班長、8名隊員,一台廂型車、一台7噸貨車、一台炊事拖車、一台清潔拖車

炊事班並不是只要會煮飯就可以,根據THW的規定,每個炊事班統一功能編制如下,不同的人功能都不同,每個人可以擁有雙重專長,其中最特別的是自備食物衛生員,食安很重要,特別是災難發生的時候。衛生員的功能就是確保食材、食物、餐具與環境的衛生條件符合德國傳染防治法(IfSG)、食品衛生規範(LMHV)與德國食品與飼料安全法(LFGB),免得現場的志工與災民吃到不衛生的食物,救人反而被救。這樣的員額,也可以確保長期服務不會累垮志工。而且根據規定,沒有接受過衛生講習的人員,就不能烹調食物。THW在這一波德國難民潮時,支援了非常多難民營的飲食,雖然很多難民很會煮也願意煮,都因為沒有接受過德國的衛生訓練,所以不可以協助THW的炊事班。

  • 1x 班長
  • 2x 廚師
  • 2x 廚師兼駕駛員
  • 2x 駕駛員兼無線電通訊員
  • 1x 急救員
  • 1x 食物衛生員
德國THW炊事班的工作環境

炊事年輕志工多(照片來源THW Großalmerode地方協會)

當然,一個完整的炊事團隊不是只有提供「食物」而已,每一個THW的炊事班都要提供正常的用餐環境,其中包含擁有暖氣的帳篷,以及足夠的餐具、桌椅,救難人員不會在惡劣氣候下吹著風、冒著雨,坐在路邊淒涼地吃飯。THW炊事班的設備檢查清單就有39項,其中包含:

  • 2x 35平方公尺帳篷加暖氣
  • 10x 野餐桌椅組
  • 1x 120杯的咖啡機組
  • 24x 15公升餐桶
  • 6x 20公升餐桶
  • 1x 高壓清洗機
德國THW的志工在2013水災搜救行動中享用炊事班提供的飲食

德國THW的志工在2013水災搜救行動中享用炊事班提供的飲食(照片來源THW München-Land地方協會)

THW或者德國其他公益團體幾乎都用一樣規格的帳棚,不同面積的帳棚,都規劃了不同數量的座位,指揮官可以看情況現場架設用餐區

THW或者德國其他公益團體幾乎都用一樣規格的帳棚,不同面積的帳棚,都規劃了不同數量的座位,指揮官可以看情況現場架設用餐區。SG 30就是30平方公尺的帳棚,可以坐48員。

德國THW的帳棚與桌椅組

德國人救災就這麼簡單,按照規定施工,救援防災體系的志工就能安心吃個飯

不同救難團體的成員一起用餐

THW蓋的棚子,其他公益團體的也受惠

急難救援是一個高度分工的專業,救援者只是人,不是超人,會餓、會累、會逃避也會流淚,提供完整的後勤、心理、教育支援,才能讓救援者安全、正常地救援。

救援的志工也是人,救援期間也需要身心被安頓,德國在2013水災期間,志工的臨時休息區。(圖片來源THW OV Stralsund)

救援的志工也是人,救援期間也需要身心被安頓,德國在2013水災期間,志工的臨時休息區。(圖片來源THW OV Stralsund)

THW的帳棚與行軍床

同樣的棚子,也可以拿來當臨時休息站,一個棚子能擺多少床,也是規範好的

新制勞工退休金績效的圖表應該怎麼畫?

今天早上打開聯合報,看到一張描述平均每個勞退新制投保者的勞退基金績效圖。

折線圖的侷限

先講好的部份。這張圖有將負數的地方特別標示,同時數值也改成紅色,並且將最新一年特別強調出來,方便讀者看到負數的表現。我早上簡單翻了幾報,好像只有聯合報處理,要先鼓鼓掌。

IMG_20160202_091217

但是這張圖是否適合用折線圖來畫呢?我重新用Excel把聯合報的這張圖繪製一次,得到下面的結果。第一眼會看到數值高高低低變化,這是折線圖的特性,但是我們遇到負數數值的時候,可能直條圖會更為清楚。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折線圖

 

直方圖的特性

上下兩圖比較,首先,直方圖在負數時,表現特別明顯,其次,我們可以針對正值與負值標記不同顏色,所以直方圖要比折線圖更容易看出新制勞退基金2005年開辦以來,有4年大好,2年大壞,2015年的表現微不足道。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直條圖

 

瀑布圖可以拆解長期數值

當然,如果你是一個跟我一樣上了年紀,從2005年開辦第一天就開始加入勞退新制的好青年,其實你比較關心的不會是去年一年的賺賠,而是累積的數據,這時候我們要請出「瀑布圖」(Waterfall Chart),利用這種方式,我們可以看到累計起來,平均每個人10年下來的獲利是2萬元,當然這個數值與真實狀況有點出入,畢竟每個人投保金額都不一樣,每個人有沒有自己加碼也不一樣,而且每年投保人數都不同,但是你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長期下來勞退基金是賺的。瀑布圖以前要自己慢慢拆數字畫,但在Excel 2016年之後是內建的圖表。

 

勞退基金平均每人績效瀑布圖

 

找到讀者可能想看的視角

所有圖表當然都不只是拿到數字後就重新繪製這麼簡單,我每次在圖表課當中都會強調「視角」的轉變,瀑布圖就是一種視角的轉變,下圖又是另外一種視角轉變。台灣有非常多人不是在2005年加入勞退新制的,如果他在2006年加入的呢?2008呢?2014呢?所以我們利用同樣的數字,又可以得到不同加入年的累積獲利。上圖呈現的是2005年加入的投保者的狀況,下圖可以讓不同年份加入的人,看到自己的情形,同時也可以發現其實2005年加入與2007年加入好像差不多,最好的是2009年初加入的,因為2009年大賺,同時又逃過2008年的大跌。

勞退基金不同加入年平均每人績效直條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