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4

四川茶 竹葉青茶莊 茶資 2000 茶杯大 茶溫高 回沖率100%

今天突然有人問我要不要去碧潭喝四川茶,想想台灣茶也喝得差不多了,偶而還會遇到越南茶混充台灣茶的,偶爾換換口味喝四川茶也不錯。

 

 

這次喝的四川茶叫做碧潭飄雪,特點是含苞待放、雪白柔嫩的茉莉花苞,配上早春的細嫩鮮芽,所以鮮綠茶湯上漂浮著雪白茉莉花瓣,彷彿碧潭飄雪,意境很高,味道也不錯。從杯口看,底下的細芽彷彿森林草原,上面飄著點點瑞雪,真的很好看,也因此,這茶是要用茶碗喝的,而不是用茶壺泡。

英國卡麥隆首相2013年訪問成都時,當地就是用碧潭飄雪招待,但卡麥隆可能沒有機會回沖了。

與台灣常見的茉莉花茶不一樣,四川的碧潭飄雪是用嫩芽的綠茶,所以條索緊細,布滿銀毫。

碧潭飄雪茶葉

在茶碗中可以清楚看到「碧潭飄雪」,口感清純但氣味濃郁,十分不俗。

碧潭飄雪茶湯

碧潭飄雪

 

 

大稻埕1920s變裝遊行

image

1920s變裝遊行在大稻埕已經是第三年舉辦,我之前都不知道,剛好這次1920變裝遊行之前,在學藝埕有與阿波羅畫廊合辦的展覽「巨擘薪傳─前輩藝術家作品展」開幕式,還有謝里法演講當時的大稻埕藝文環境,我就當成是同一個活動,一起參加。作品分別在學藝埕與阿波羅畫廊展出,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image

為了1920變裝遊行我穿了漢服去。1920年代到底有沒有人穿漢服呢?我猜還是有的。只是不在中原,台灣當時可能也不多見。

一開始有走秀,花樣很多,但女性的還是比較多元。其實在二戰之前,大部分的民族都還是穿民族服飾。如果民族服飾算文化的一部分,現在很多文化都已經被消滅一部份了。很多人問我穿漢服要「扮演誰?」,其實沒有。你現在看到的也是漢字,你也沒有扮演誰。

image

出發前在霞海城隍廟有跳台灣現在流行的Swing與Charleston。

image

走到大稻埕公園前就跳起舞來了。

image

遊行隊伍中還有路人都有認識的朋友,台北很小。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