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4

從鄭南榕與方仰寧粉絲團來看Facebook社群分析

Facebook是一個真正的「社群」媒體,不但讓社群可以被看見、分析,實際上社群也是Facebook餵養訊息給使用者的一個重要運算機制。我在今年1月跟4月分別因為不同的動機,收集了朋友們參與鄭南榕粉絲團以及方仰寧粉絲團的數據,經過分析之後,發現參與這兩個粉絲的朋友們不但社群不同,而且結構也不同,相當有趣,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們參考。

我不用加入鄭南榕粉絲團,Facebook卻不斷送訊息給我

在還沒有寫「方仰寧粉絲團」之前,我在今年1月底發現,我的朋友當中,有部分加入了「鄭南榕粉絲團」,當時鄭南榕粉絲團有3萬多粉絲,我的朋友當中有104人參加了。考量我的Facebook「朋友」數量當時已經高達2430人,這104人其實只佔很小的一部分。雖然只有一小部分朋友加入了這個粉絲團,我自己也沒有加入,但我在1月底那段期間,天天都看到大量來自鄭南榕粉絲團的內容。

2014-01-20_120636

在往下談之前,還是要看看我的Facebook朋友們,大致上長什麼樣。那些明顯已經跟母體分開的小團體,就是一個「社群」,而中間那一塊雖然糾結在一起,但不同顏色也是不同的社群。中間那一塊之所以會長成那樣,一個主要原因是台北有好幾個社群之間彼此互相往來很密切,紫色那塊偏偏又是(濫收朋友)的網路意見領袖,所以一旦有粉絲同時加入他們也加入我,就會把中間那一整塊又黏得更緊密。有很多人跟我有100個共同朋友,但我可能根本不認識他們,而這100個共同朋友經常就是中間紫色那一塊。

screenshot_193148

如果從大眾傳播的角度來思考,可能會認為這104個粉絲,會是呈現某種亂數分布在我的社群圖當中,到處都有一點點,只是密度不同。可是,真實的狀況是,這104人並沒有出現在所有地方,而是只有出現在中間而已。在2014年1月的時候,我大部分所處的社群,跟鄭南榕粉絲團是沒有任何連結的。

screenshot_190628

很多人到現在都不明白,觀察Facebook或者所謂的「Social Media」時,不能把所有人當成「不特定大眾」,也就是我們稱大眾媒體的「大眾」(Mass)。如果你把Facebook的傳播當成大眾傳播,很多看法或者評估的方式就會不準確。

真正的社群傳播

在我的朋友圈當中,2014年1月底時雖然只有104人加入了這個粉絲團,但他們其實都非常的緊密,可以看成一個社群。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算,當時這個粉絲團有0.3%的成員跟我有連結,比例不算低。而這些加入者絕大部分彼此也互相連結,所以可以跟我構成非常多的三角網路。當我把這104人抽出來之後,可以看得出來彼此其實非常靠近。在這個圖上,越靠近代表彼此之間的共同連結越多,越可能處在同一個社群當中。

screenshot_190706

當我把他們之間的連結線放上去之後,可以看到這些人原則上是彼此非常緊密連結在一起的。當然,有些人看起來雖然沒有任何連結,但可能是他把Facebook的朋友關係隱藏起來了。只要一條關係線的兩端都把這個關係隱藏起來,我就抓不到這層連結。

screenshot_190722

原本我打算今年過年的時間把上面這一部分寫出來,但由於農曆年太短(希望政府以後都放15天),雖然資料都收集好了,圖也畫了,但放著沒有寫,沒想到就這樣拖著,拖到了「無限期」粉絲團出現了。

趁著今天沒事,我又用手工把我朋友當中加入無限期粉絲團與鄭南榕粉絲團的一一手工標記起來。在這段期間,鄭南榕粉絲團的總人數成長了一倍多,不過我朋友參與的成長幅度雖沒有那麼多,但也超過160人了。而方仰寧粉絲團的總人數,以及我朋友的參與的人數,都沒有變化。朋友參加的人數大概在120。

到底是誰參加方仰寧粉絲團?

在下圖可以看到,綠色的是參加鄭南榕粉絲團的朋友,而藍色的則是無限期的,其實位置分得還算清楚,有些社群在1月的時候沒有鄭南榕的粉絲,現在有了,但有些一直沒有鄭南榕的粉絲,但有不少加入了無限期粉絲團,這就是社群本身的特性。如果你所處的社群都比較不會參加鄭南榕粉絲團,你可能從頭到尾都看不到鄭南榕粉絲團,反之,也可能你完全不會看到方仰寧粉絲團,或者只有非常少的朋友參加,也無法感覺到當時的力量。例如AKB48台灣專門店粉絲團,可能跟我所處的所有(逐漸老化)的社群都沒有太大相關,即便有4萬粉絲,我朋友當中也只有12人參加。

screenshot_183248

 

我們還是先來看鄭南榕粉絲團的。雖然人數比3個月前多,但基本上還是集中在中心部位。並不是亂數均勻散在我的每一個社群。

screenshot_183040

與上圖相較,可以發現當初按下方仰寧粉絲團的朋友,分布的情況跟上面不是很類似。比較分散,但有很多小社群,而且有些社群只有藍的,沒有綠的,或者藍明顯大於綠。

screenshot_183211

把鄭南榕粉絲團的朋友們抽離出來,可以看到非常緊密,平均每個人跟其他7.7個人也是朋友,而且自己構成一個網路的話,網路直徑只有6,平均路徑長度也只有2.5,也就是我們平常說的6度分離,這裡只有2.5度。即便把這個網路再拆分,主要也只能拆成4個模塊。

screenshot_182745

把連結附上之後,發現確實是很緊密。絕大部分的人都可以與其他人連結在一起。橘色的這些人呢,是兩邊都有參加的。因為意圖不明,我畫圖的時候把他們都加進去了,但計算社群網路的數字時把他們踢掉了。

screenshot_182756

不同的社群結構,影響社群媒體訊息傳播方式

當初幫方仰寧粉絲團按讚的朋友,看起來雖然也有一塊非常集中,但區域比較廣,而且很多小的社群,彼此不互相連結。

screenshot_182724

同樣的與我參加鄭南榕粉絲團的朋友相比,雖然人數還更少,但網路直徑反而就變成8(訊息不容易傳播),而平均每個人只有跟另外2個人有連結,平均路徑長度到達3.4,模塊也變成7個中型的與無數小型的,感覺上就是到處都有,但彼此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訊息也不容易傳遞。

screenshot_182732

不論是加入鄭南榕粉絲團或無限期方仰寧粉絲團的朋友,我一個個看過之後,都可以歸納出一些不同的特性,這些特性其實也能當成其他的社群定義方式,但本文的目的不在於分析兩者之間粉絲的屬性,在此就不多加說明。

在這裡也再次強調,我的Facebook朋友當然無法當成台灣所有社群網路使用者的均勻抽樣,也一定跟你的社群完全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