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如何讓紐約時報更正?

前幾天紐約時報的製作了2014年的52個推薦景點,我也依照習慣貼在Facebook上,還翻譯了一下內容,然後有位曾經擔任過美麗空姐的同事跟我說,紐約時報的文章寫錯了,文中提到的「China Airways」是錯誤。

2014-01-14_084302

然後,我立刻找到紐約時報網站的客服信箱,寫信過去更正。可惜我寫錯信箱,所以客服信箱還要轉信給編輯部,時間有些拖延,經過了差不多一天的時間,我收到了回信:

2014-01-14_084522

我就再回去看,矮油,那篇文章的下方已經貼出了更正啟示了,表示China Airways確實是錯的,China Airlines才是對的。

2014-01-14_084603

所以,我就是寫了信到客服信箱,然後紐約時報就大方更正,並且刊出更正啟示,很簡單,一個不會英文的外國人也做得到。實際上紐約時報有一個專門更正的信箱,如果我寫對信箱,可能又會更早被更正。

美國不是只有紐約時報會更正、道歉而已,所有媒體天天都在道歉。日前美國MSNBC的非洲裔教授級主持人Melissa Harris-Perry因為在節目中對羅畝尼家族收養了有色的嬰兒而在節目中稍微調侃,沒想到立刻引起軒然大波。Melissa不但立刻在Twitter上道歉,還在電視上聲淚俱下地檢討了自己超越底線的行為(Adults who enter into public life implicitly consent to having less privacy, but their families and especially their children should not be treated callously or thoughtlessly. My intention was not malicious, but I broke the ground rule that families are off-limits and for that I am sorry),而羅姆尼隨後也大方接受道歉。其實她的言論尺度與作法如果放在台灣的談話性節目,是完全不用道歉的。

我誤打誤撞從事新聞與傳播工作多年,沿路可以說錯誤不斷。凡人必有錯,但我對我犯下的錯,有沒有機會更正與道歉呢?

實際上,要紐約時報更正,幾乎要比讓台灣任何一個媒體更正都簡單、容易。

台灣的媒體很有趣,有錯原則上是不太更正也鮮少道歉。我不是讀新聞科系出身的,我不知道學校的老師有沒有教新聞工作者與媒體如何更正與道歉。從小看台灣媒體長大的我,原本以為媒體犯錯也是不用更正不用道歉的。後來有機會看到國外的媒體,特別是紐約時報這種頂尖報紙之後,才發現人家的更正與道歉是日常工作,每天都有,而且版面很大。台灣有一份報紙會假惺惺更正,但實際上都只有更正小錯,當成一種情境裝飾,大錯是幾乎完全不提的更別說道歉。紐約時報的更正版(Corrections Page)幾乎每天刊出,而且版面超大,如果是圖表有錯,更是整張圖表重畫在更正版。

我曾經主持過Yahoo奇摩的新聞與首頁幾年,雖然稿子都不是我們自己寫的,但難免有錯,而且我們會自己下標題,也常犯錯。看了國外的經驗,我立刻讓所有編輯都收客服信,一旦有錯馬上就改。其中最大的更正是把經過讀者來信提醒,此後Yahoo新聞的「體育」分類就改成「運動」分類,日後我成立的運動頻道當然也就不會繼續叫做「體育頻道」。

我在台灣看過印象比較深刻的媒體道歉,是來自於網路媒體新頭殼。幾年前有一則網路很熱門新聞,說有一名企業家在會議中咆嘯「再吵,我會讓台灣的年輕人連15k都沒」。事後發現此事並非真的,混雜了道聽塗說與個人情緒。首先報導的新頭殼總編輯莊豐嘉在很短的時間內透過網路也更正、道歉,並說自己:「覺得沒講出來,真的很對不起新頭殼的讀者。心裡就是有一塊疙瘩。」

直接、間接從事新聞工作那麼多年,我不斷的累積錯誤,但很少有機會更正、道歉,這是我從事這份工作非常大的遺憾,而且每天都耿耿於懷,很希望犯下錯誤的當時就能夠一一更正、道歉、修補。只希望台灣其他的新聞人與媒體,如果未來犯了錯,可以有機會大大方方地立刻更正、道歉,而且心理不要一直有疙瘩。

德國Amazon提供歹徒快速購物服務 XD

從同事的Facebook上看到一張好玩的圖,說德國Amazon上面的鋁球棒的相關推薦產品竟然有面罩、噴霧、皮手套,原本以為是惡搞,但我查了之後還是真的。我猜買的人都是新納粹的白痴吧。

這些推薦的運算實在很聰明,也真的是Network Analysis的一個好範例。

德國Amazon:「這位客人,我從你的外觀判斷你大概是個無腦的新納粹吧,其他新納粹來買鋁球棒的時候,也都順便買了胡椒噴霧、面罩、警棍與手套,要不要一起帶走呢?」

2014-01-12_111742

德國Amazon:「這位客人,我從你的外觀判斷你大概是個無腦的新納粹吧,其他新納粹來買面罩的時候,也都順便買了鋁球棒、手套、防毒面具與警棍。」

2014-01-12_111806

德國Amazon:「這位客人,我從你的外觀判斷你大概是個無腦的新納粹吧,其他新納粹來買皮手套的時候,也都順便買了面罩、鋁球棒、小刀與警棍。如果一起買面罩,還給你折扣!」

2014-01-12_111818

德國Amazon:「這位客人,我從你的外觀判斷你大概是個無腦的新納粹吧,其他新納粹來買伸縮警棍的時候,也都順便買了胡椒噴霧、面罩、鋁球棒、開山刀與警棍。不然你把胡椒噴霧一起拿走,我給你打折!」

2014-01-12_111831

德國Amazon:「這位客人,我從你的外觀判斷你大概是個無腦的新納粹吧,其他新納粹來買開山刀的時候,也都順便買了磨刀器、小刀、面罩、鋁球棒、手套與警棍。如果一起買磨刀器,我算你便宜一點。」

2014-01-12_111917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只能說亞馬遜的推薦系統真的太厲害了,你點了球棒之後,不會推薦一堆球棒,而是透過對使用者數據的大量分析,產生洞見,讓使用者可以把新納粹或歹徒設備一次購足。如果消費者購物資訊再即時交給警方,那就差不多可以變成Big Data了。

淘寶的法拍

剛剛在電視上看到,江蘇南京的地方法院透過淘寶法拍,感覺很有趣,上網一看,發現司法拍賣還挺熱門的,在淘寶上有一個獨立的區域,叫做司法拍賣

2014-01-12_104229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拍跟台灣一樣,二拍、三拍都會打折,但跟台灣一樣,都是在特定時間、地點的實體拍賣會,所以跟台灣一樣(怎麼都一樣),很多參與法拍的人都是專業人士,熟面孔,資訊雖然公開,可是並不是真的所有人都有時間與能力去參與法拍,根據電視上法院的說法,這少數法拍客也是會集體合作,圍標、流標都會發生,讓一拍、二拍棄標,然後在於三標時圍標,問題不少,而且很多物件也不容易成交。而且在台灣,真人出現在實體的拍賣會,難免會遇到黑道。

目前很多法院都已經開通上網了,電視新聞說最多的是浙江省(阿里巴巴所在地)幾乎所有地方法院都已經開了淘寶帳號開始網路法拍。

2014-01-12_104241

2014-01-12_104301

在淘寶的司法拍賣跟台灣網路拍賣最大的差別在於可以透過支付寶存入保證金,所以全部可以在網路上進行,我看了一下,保證金大概也要10%到20%,所以要標一套100萬人民幣的房屋,就要先存200萬台幣到支付寶,實在可怕。

2014-01-12_104056

拍賣期間其實挺短的,看起來大部分都在一天內就截標,所以雖然人不用到現場,但真實開賣後,也是要花時間競標。

2014-01-12_104140

網路法拍上很多房地產,好的物件競爭非常激烈,但也是有完全標不出去的。但由於資訊比實體更透明,而且參與的門檻降低了,所以浙江法院的法拍成交率從15%成長到50%。當然,如果原本開價太高,還是會落到二拍、三拍的。

2014-01-12_104432

2014-01-12_104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