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德國政府有了第一個(半個)網際網路部長

德國在第三次梅克爾內閣時,有許多人拋出了「網際網路部」(Internetministerium)這個議題,社會上也有很多討論,由於這次梅克爾內閣是兩大政黨的大結盟,所以組閣時間拖非常久,終於在12月17號完成組閣,也成立了第一個(半)網際網路部。

首任網際網路部長是大我2歲的Alexander Dobrindt。雖然Alexander Dobrindt與他的美女明星次長Dorothee Bär都說現在並沒有一個真正的網際網路部,但外界還是這樣稱呼 Alexander Dobrindt 為網路部長,而他自己也剛新註冊一個Twitter帳號 @datenminister(數據部長,Daten就是英文的Data)。她的美女次長Dorothee Bär才35歲,是德國基督教社會黨的社群網站負責人,也是該黨網路委員會的主席,應該是實際上的「網路次長」。Alexander Dobrindt Twitter的第一則是寫「終於上線了,謝謝 @Dorobaer

2013-12-21_212006

雖然部長Alexander Dobrindt把自己的Twitter帳號都註冊成「數據部長」了,但這個部實際上是「聯邦交通與數位基礎建設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Verkehr und digitale Infrastruktur),名字中有交通也有數位基礎建設。台灣的讀者不要被我國「部」的概念所限制,德國的部是一個政務單位,另外還有許多獨立的業務局、署、辦公室,每一次組閣時,許多部會的名字都會不一樣,局、署的主管部也可能隨組閣而變動。這次的聯邦交通與數位基礎建設部經過多次改名: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交通部 1949-1998)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Bau- und Wohnungswesen(交通、營建與居住事務部 1998-2005)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Bau und Stadtentwicklung(交通、營建與都市發展部 2005-2013)
  • Bundesminister für Verkehr und digitale Infrastruktur(交通暨數位基礎建設部2013年12月17日起)

所以德國不太有台灣現在面臨部會改造的問題,因為每一次內閣都可以改變每個部的主管範圍。在1998到2013之間,交通部又主管營建,但實際上在1998年之前,這也是一個部: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bau(住宅建設部 1949-1961)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wesen, Städtebau und Raumordnung(居住事務、都市建設、空間規劃部 1961-1965)
  • Bundesminister für Wohnungswesen und Städtebau(居住事務暨都市建設部1965-1969)
  • Bundesminister für Städtebau und Wohnungswesen(都市建設暨居住事務部 1969-1972)
  • Bundesminister für Raumordnung, Bauwesen und Städtebau(空間規劃、營建事務與都市建設部 1972-1998)
  • 與交通部合併 1998-2013
  • 這次組閣又送給環境、自然保育、營建與核能安全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Umwelt, Naturschutz, Bau und Reaktorsicherheit)

在1998之後,德國其實有一個部就消失了,但不用擔心,公務員都還在,而獨立局、署就換老闆。以上就是德國「部」的簡單介紹。如果你在很愛改組(Re-Org)的公司工作過,就一點都不會感覺奇怪,其實就跟外商一天到晚改組是很像的,差別只在於外商改組時偶爾整個部門就不見了 >”< 。這種改組因為幅度很大,所以最慘的是管理部會網站的人,每次德國內閣組閣,網站的架構就要重新改變。

德國這次大組閣時,也有一份「結盟協議」(Koalitionsvertrag),長達185頁,其中有4頁是德國的「數位議程」(Digital Agenda),希望德國能夠用網路影響德國未來的經濟、產業、科技、學術、文化、醫療等等的發展。

很遺憾的是,德國的政府網站也沒有想像得快速,新的「網際網路部」成立已經5天了,網站還沒有更新,我現在還看不到這個部到底管了什麼業務、納入什麼獨立單位。

不過德國的時代週報(Die Zeit)在11月時也曾經用整版的圖表版來鼓吹這個概念。根據Die Zeit的統計,德國聯邦政府目前有1600位散布在不同部會的公務員負責不同的網路業務,從Die Zeit的資料,可以大概猜測這個部可能管理什麼業務。Die Zeit雖然沒有猜中「如果成立網路部」的部長會是誰,但當初也猜了3個「如果成立總理辦公室的網路辦公室的負責人(小部長)」,有命中Dorothee Bär。

根據Die Zeit的建議,德國的網路部本部納入原本散在許多部的下列的幕僚業務:

  • 資料保護
  • 網路安全
  • 著作權法
  • 資訊與媒體法
  • 資訊與通訊技術提昇
  • 資訊基礎建設
  • 資訊與通訊產業
  • 資訊社會

除了部本部的幕僚單位外,還建議納入5個獨立的機構或辦公室:

  • 聯邦資訊技術安全局 Bundesamt für Sicherheit in der Informationstechnik (原內政部)
  • 聯邦網路管理局 Bundesnetzagentur (原經濟部,管電、瓦斯、通訊、郵政、鐵路等「網路」)
  • 聯邦資料保護與資訊自由辦公室 Bundesbeauftragter für den Datenschutz und die Informationsfreiheit
  • 聯邦政府文化與媒體辦公室 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Kultur und Medien (德國依法不可以設定聯邦文化部,所以只有一個任務辦公室,但負責人還是給一個國務部長的頭銜,比其他的部長要低一階)
  • 聯邦政府資訊科技辦公室 Die 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Informationstechnik,這個單位原本在內政部下,目前的負責人同時是內政部常務次長,又被稱為政府的資訊長

s44-infografik-netzpolitik1

如何贏得台大簡報比賽?

昨天中午我在台大散步,不知不覺尾隨一位正妹走進電機二館,發現有一間教室很熱鬧,就隨便找前排一個座位坐下,突然才發現那是評審席……

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舉辦了第一屆「台大簡報比賽」,起因是他在美國才發現美國學生口語表達能力很強,但台灣的有待加強,所以在台大開了簡報課,今年乾脆辦比賽,強迫修課同學參加,也讓其他沒有修課的同學來挑戰。

其實除了這次簡報比賽,我之前也經常擔任很多不同「簡報比賽」的評審。這種短時間的簡報或者「有投影輔助的演說」,跟職場真實簡報的情境不完全一樣,但學習到的經驗必然可以對職場簡報加分。聽完了18位同學的「簡報」之後,我想歸納幾個重點,可以供以後的同學參考。

不要討好「所有人」

受到時間的影響,同學很難在短短7分鐘內把一個主題、故事、經驗、事實講得非常清楚而且完整,所以濃縮精簡是非常重要的。建議同學準備這種具有演說性質的簡報比賽時,在自己的心中想一個對象,這個對象可以是一個具體的人(小明)、一個族群(女學生)或一種類似生活型態的人(不愛運動的人)。沒有特定對象是否就一定講不好?當然不是,但準備起來難度比較大。

訊息單純

同樣的,受到時間的影響(看,時間是一個多重要的框架),不可能有太多訊息。如果可以,同學應該從自己想講的內容當中,決定到底什麼是最重要的主訊息,不要貪多,不管你有3分鐘、5分鐘或7分鐘,挑選一個最重要的訊息即可。貪多,你講得完,但一定瑣碎又不精采,聽眾也無法吸收。主訊息決定好了之後,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應該一直讓聽眾聽到那個主訊息。同學一定要思考,如果我只剩下5秒,我要告訴大家什麼?

架構簡潔

既然決定了單純的訊息,架構就不應該往下無窮開展,什麼心智圖、金字塔、便利貼,都會讓自己與聽眾變得很混亂。不管是簡報或演說,都是一種「線性敘事流程」。人的短期記憶是很弱的,簡報者的架構與邏輯即便再清楚,但無法在短期內映射在聽眾的意識當中,這就是文章與簡報或演說的差異。從同學的簡報當中,可以聽出來同學大部分都有這樣的架構:

2013-12-15_133615

這樣的架構很好,完整、大器、磅礡、小宇宙,但讀者在短短的幾分鐘內,不容易理解。作為一個簡報者,應該想著如何在線性的架構下,重新帶領聽眾走完上面的架構,所以我們線性的流程應該長成下面這個樣子。下面這樣的線性流程看起來有很多的重複與鬼打牆,實際上在講的時候,這些都是給聽眾的導覽(Navigation)。

2013-12-15_134122

事實上,如果你只有幾分鐘要把上面的東西講完,也是很吃力的。所以你的訊息可能要更為精簡,你的架構可能就會變得如此單純:

2013-12-15_134730

以下這場不到3分鐘的TED Talk,主講者 Derek Sivers藉著說明一隻網路影片,反覆告訴聽眾在「領導」當中,第一追隨者(First Follower)有多重要。你可以嘗試數看看,他在3分鐘不到的影片中,說了幾次「First Follower」(或類似的)以及多少次「Follow」。然後你再回頭看上面這張流程圖,把Topic的位置中放入「Follower」或「First Follower」,就知道線性與架構的差別了。

喚起行動

簡報的最後,最好能夠安排喚起行動(Call for Action)。喚起行動不是真的要聽眾:「請大家現在站起來跟我一起仰臥起坐30次」。喚起行動通常要呼應你一開始的主訊息,也就是你簡報或者演說的目的,不管時間多長、多短,永遠記得要提醒你的聽眾,花了他們寶貴的時間聽你演講,然後呢?與他們有關的下一步是什麼?

以下這場TED Talk只有2分鐘而已,有中文字幕,可以聽看看Stacey Kramer的訊息有多簡單,最後的Call for Action有多明確。TED上面有很多3分鐘的Talks,在這個TED官方的TED in 3 minutes列表當中,有9個完美的示範,你只要花1個小時,就可以全部看完,2遍!

口語表達能力很重要,強還可以更強。美國學生雖然口語表達能力很好,但其實美國大學與雇主協會(NACE)每年Job Outlook 調查中,企業最看重的員工能力,口語溝通永遠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而且也經常落在企業最不滿意的員工能力之一。企業看重的能力很多,還好,口語能力是可以自我訓練、培養的,大學生應該多把握學校內任何的報告機會,多增加自己練習與失敗的經驗,如果看到校內外有舉辦簡報比賽,更要把握機會參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