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3

跟大師學網路互動多媒體報導:紐約時報Archie Tse

台灣最近對於資訊視覺化及新聞圖表的風氣越來越興盛了,想來也是極好的事。繼去年邀請國家地理雜誌的設計總監Juan Velasco來台後,今年林照真老師又邀請了紐約時報的Archie Tse來台授課,相信對台灣新聞界會有不同的刺激。

在國外通常是越專業的報紙在新聞圖表上投資越多,其中最厲害的當屬紐約時報。紐約時報從紙本圖表開始就已經引領全球報業,不管是形式上的創新或者敘事方法的多元,都在在顯示王者風範,不論在SND或者Malofiej都得獎無數,也是我一直想要學習的對象。之前雖然從很多資料大概得知紐約時報的新聞圖表產製方式,但都只是非常片面的資訊。

這次Archie Tse來台,安排在許多大學與媒體演講。我因為工作時間有點忙,所以無法每個學校的演講都去聽,感謝聯合報願意收容我,所以我是去聯合報旁聽。這次Archie Tse在大學的課程題目分別是「有關視覺圖表與互動新聞的個案研究」、「視覺圖表如何改變我們報導的方式」、「網路時代的資訊設計」及「有關視覺圖表與多媒體的有效使用」,但我想講的內容大體上應該跟我在聯合報聽到的差不多。

過去幾年我聽了很多新聞圖表大師的課,但實際上很少課程真的在講圖表怎麼畫,第一次2009年在重慶聽到的是最基本的視覺新聞報導,2011年去上海我最大的收穫是如何用全媒體(但還是紙本)來報導新聞,這次對我意義比較大的,是如何結合資料、科技與設計來報導新聞,對於一個實際在從事新聞圖表教學、當過文字記者、曾經利用網路來處理新聞、經營過網路新聞平台的我而言,Archie Tse這次根本就是來傳福音的,同時也展現了紐約時報利用網路科技報導多媒體新聞如何再次領先全球網路媒體。

他這次來台灣介紹的新聞圖表,原則上都是紐約時報的作品,本來就公開在網路上,他另外有整理出主要介紹的案例放在Delicious上,大家可以參考看看。

以下是我主要的心得,圖表繪製或資訊呈現那種基本的我就不講了:

沒有資訊,就沒有圖表

紐約時報在報導911新聞的時候,那個積累的功力真的是嚇死人,在台灣真的不太可能這樣處理新聞。而且繪製圖表之前,是真的有大量的資料表在背後支撐。

圖表中心自行收集資訊

這是我原本私下問的問題,不過他後來希望我公開問。原則上紐約時報圖表中心是自行收集數據與資料,如果是很複雜的數據,另外有資料中心協助。我聽過所有的新聞圖表課,新聞圖表中心雖然也把採訪與寫作放到自己的工作項目中,但資料原則上來自於第一線的記者,有必要時才自己採訪,但紐約時報又往前跨一步了,看起來是新聞圖表中心自己負責資料收集與採訪,並不仰賴文字記者。Archie Tse的說法是因為文字記者很難知道最後資訊會被如何呈現,不如圖表與多媒體的製作者自己收集來得快。他們的同事中有大約20%具備統計軟體與資料庫的能力,所以可以自己收集、分析。

知無不言,言無不知

他講這個的時候我其實很感慨,因為在上海聽Juan Velasco的課的時候他也一再強調這一點,國家地理雜誌因為已經100多年了,又有這麼多讀者,所以絕對不能犯錯。而Archie Tse的說法則有一點不一樣,他認為如果這個媒體的聲譽是來自於信任,那麼記者與媒體不知道的東西,就不能寫出來也不能畫出來。紐約時報只會報導紐約時報 可以查證並確認的內容,他舉了這個深海油井漏油為例,雖然紐約時報也有能力製作3D的動畫,但描述原油洩漏時就只有標示油路,而不會採用3D動畫的方式把油畫出來。油井員工逃生也只有繪製路徑,而不會放一個小人在油井上面揮手呼救然後跑來跑去。

紐約時報在新聞圖表上也只願意繪製確實已知的資訊,所以漏油的方式只願意以路徑呈現。

新科技應用在對的事情上

這點我感慨很深,工具是中性的,落在什麼人手上則會有不同的應用。動作擷取系統沒有什麼了不起 的,黎智英的動新聞把動作擷取器放在演員身上,然後快速產生模擬強暴、偷竊、打人等動畫並以此為傲。紐約時報的動作擷取器是放在指揮家與奧運選手身上,讓 讀者看到指揮家的手勢或了解體操跳馬選手在短短的幾秒鐘,如何做出最困難的Amanar跳然後獲得金牌。紐約時報也將網路技術用在版面呈現上,Archie Tse介紹的Snowfall專輯(拜託務必點看看,還有這一頁The Descent Begins也很厲害),今年才剛獲得SND的Best of Digital Design獎,就是利用大量網頁前端的技術來改善多媒體報導的一個精采範例。

紐約時報利用動作擷取器來捕捉體操運動員的移動,說明跳馬最難的Amanar跳如何完成。

紐約時報利用動作擷取器來捕捉體操運動員的移動,說明跳馬最難的Amanar跳如何完成。

不斷創新呈現方式

紐約時報每一次的選舉都會嘗試新的結果表現法,而且一直試圖用更好的方法讓讀者理解選舉背後的故事。我也是從2000年開始觀察美國處理選舉新聞的方式,他說的跟我的觀察一樣,紐約時報確實一直走在前面。

紐約時報嘗試用這張圖說明在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大部分的地區選民都往共和黨移動。但可以看到非裔美國人密集的地區則是往民主黨移動。

紐約時報嘗試用這張圖說明在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大部分的地區選民都往共和黨移動。但可以看到非裔美國人密集的地區則是往民主黨移動。

使用者參與

紐 約時報的互動圖表從以前就開始很重視使用者的參與,這個我從Juan Velasco那邊已經聽過一次,但這次因為有實際的小Workshop,所以從Archie Tse的評圖就可以看出他們確實很希望讀者能夠在故事中投射自己,而網路多媒體報導又特別適合讓讀者看到他處在故事中的何處。

後勤扎實

紐約時報當初要派他去伊拉克採訪前,竟然還安排了「軍訓課」,讓他知道武器與彈藥實際上長什麼樣子,殺傷力如何,也安排了實際的逃生與救生課程。他的投影片標題是「Preparing for The worst」。

這次聽完之後,我最大的心得是,雖然紐約時報視覺化與多媒體的功力很強,但徒有技術也沒有什麼用,而且懂技術的人有錢不難找到,只有同時把故事說對與把故事說好的強大信念,才是他們產出極致作品的最大關鍵。

 

其他苦學經驗

氣動式足踝護具-踝關節骨折與小腿骨折不打石膏的新選擇

我日前發生意外,腳踝內踝骨折加上小腿腓骨骨折,在急診打了石膏之後,才發現現在骨折不一定都要打石膏,所以開刀之後都沒有使用石膏。經過6週,現在已經復原許多,所以可以來分享不打石膏的新選擇。如果你或者親友骨折了不想要石膏打好幾個月,請先問看看醫生可不可以改用護具。

在車上

搭計程車

為什麼要用氣動式足踝護具

以前骨折幾乎沒有別的選擇,就只能打石膏,動輒兩、三個月患部不見天日,不能暢快洗澡也不能按摩,有沒有消腫也看不到,非常不方便,聽說到了夏天更可怕,養也不能抓。我也是因為在急診打了石膏後,才一天就發現苗頭不對,所以積極尋找替代方案,到了骨科門診後問醫生我的情況能不能用氣動式足踝護具,醫生表示可以,我趕緊在開刀之前購入,到現在已經使用6週,每天除了出門要穿之外,在家都是在床上或沙發上裸足,可以冰敷、洗澡、上乳液,非常方便。

搭高鐵…

這種氣動式足踝護具(Pneumatic Walking Brace)有非常多不同的名稱,例如氣動式行走鞋(Pneumatic Walking Boot)、氣動式踝護具(Pneumatic Ankle Brace)可拆式行走石膏(removable cast walkers)等等。

我買的牌子是 Össur(奧索),這間公司是專門生產義肢的,有名的刀鋒義肢就是他們生產的。我使用的是馬靴高度的越伴達充氣式步行器(Rebound Air Walker),有得過2011年的Reddot設計獎。如果只有踝關節,也有高筒鞋的款式,比較短比較輕,是給踝關節扭傷的人用的。另外還有一家DJO的Aircast Walker,我沒用過就不敢多說了。

氣動式足踝護具的構造

我的替代石膏護具分成三個部分,最外面是一個馬靴狀的塑膠鞋,挺堅硬,但上緣是橡膠可以調節寬度,底下是橡膠鞋底,就跟一般鞋底一樣。中間與皮膚接觸的地方是護墊,裡面又有左右腳踝的充氣氣墊,充氣閥直接在軟布墊上,可以充氣與洩氣。充氣之後腳跟不會立刻直接踩到鞋底,也不會移動,同時可以稍微為腫起來的小腿與腳踝加壓。另外還有一片正面的塑膠保護片,以免正面受敵。根據這家公司的資料,固定之後的效果與石膏差不多。

穿得時候先把腳套進軟墊中,然後安上正面的護甲,繫上帶子後,再充氣即可,習慣了之後穿不用一分鐘。唯一要注意的是因為骨折後腳踝腫脹,知覺沒有那麼好,有時候會充氣過頭,鞋子脫下之後發現我的腳踝是扁的 XD

護墊與氣墊

 

氣動式足踝護具的缺點

這種護具雖然方便,但可想而知健保沒有保這個,需要自費。不過長期算起來這並沒有很貴,因為在骨折癒合期間可以替代石膏保護小腿與腳踝,癒合後要開始負重行走時,還可以當鞋子穿好一陣子,從開始到好通常要穿4個月到半年。

就我自己的經驗,這種氣動式足踝護具在台灣還不是很普遍,我去的醫院因為並沒有提供病人這種自費項目,所以我還是自己打電話請業務送來醫院,買了之後放在病床上一起推進開刀房的,後來發現醫院好多醫護人員都沒看過,但我覺得意外骨折已經超級不方便也很不爽了,如果再打石膏幾個月更難過,所以把我的使用經驗分享出來,如果有能力自費或者本來就有商業保險的人,可以考慮看看。

氣動式足踝護具還有一個缺點,就是不像石膏一樣有那麼大的面積可以簽名。

在公司開會

在公司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