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2

充滿警告的東京

我原本以為日本人是一個處處替人著想,不會造成他人「迷惑」的社會,但這次去東京仔細看了一下,不知道是我多心還是怎樣,我發現現在日本這種提醒大家注意自己行為的標語便多了。而且什麼層次的都有。

包含不要當癡漢的(所以日本電車的女性車廂是限制在上午通勤最擠的時間而且是純女性車廂)、不要吵到住宅區住戶的、不要隨地小便、不要亂丟垃圾、不要亂停腳踏車、不要對醫護人員使用行動及言語暴力,好多好多,而且字越來越大,反差越來越強。

 

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 米其林一顆星

我不是一個可以花很多時間去嘗試好餐廳的人,一來沒啥品味二來沒有時間,所以對於我這種人而言,一個可信的指南就很重要。看來看去,說實在這個領域我大概也只有米其林指南可以參考。自從吃過米其林第一顆星之後,我才發現好的餐廳也沒有一定要很貴,但同樣的價錢通常會比沒有星的要好很多。

這次我到日本最大的體驗是,判斷一個國家是否先進時,要看的指標除了什麼GDP、人均GDP、平均收入等等之外,還要看兩樣東西:第一個是好東西要花多少錢才能買得到,以及有錢到底買不買得到好東西。日本很容易取得好東西,而且好東西不貴,幸福感很高。台灣的好東西不多,而且都很貴,這點比起來就差很多 了。

令人驚訝的是,日本當地的相對物價其實沒有很貴,有朋友在日本打工,其實一天的打工收入也能夠吃得起米其林一顆星餐廳。在台灣一般的打工仔打工一天,恐怕連一般美式餐廳或者牛排餐廳的一餐都吃不起。另外一點是即便你再有錢,在台灣也沒有幾間米其林等級的餐廳可以 吃。我常常聽到朋友說去什麼餐廳吃這個吃那個一個人花了一、兩千,但從米其林的條件看來,都是很差的餐廳,卻要花打工族一天甚至兩天的日薪。

這次去日本,原本沒有一定要吃米其林有星的餐廳,但因為第一晚與朋友去「坐和民」吃飯時被對方搶先結帳(語言不通很吃虧,真的搶不贏),只好第二天回請。回請總不能比第一天吃得差,所以就請其中一位朋友選間交通方便的米其林餐廳。有一位朋友是把房子賣了、店收了然後到日本專門學校的傳統紡織染織的,我們也打算讓她多一點生活刺激與經驗。

因為當天白天我在龜有,兩位朋友都住在東京的東側,最後朋友挑了在汐留的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米其林一顆星嘛,按照米其林的原則不是要繞道或特地前往的,所以我目前每一間米其林一顆星都是在旅館附近或者是順路吃的。

幾乎都是開放廚房

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廚房不大,幾乎都是開放的,隨時可以看到廚師在開放的檯面上料理餐點。餐點選擇不多,只有3個Menu,分別是Menu Du Jour、Testing Menu與Prestige Menu,3個餐的差別就在於主菜的數量與選擇,我的感覺是這家餐廳的融合感相當好,不同食材入口的時候幾乎沒有衝突,這種好吃的感覺不是依靠醬料或者氣味,而是一種和諧共鳴的口感。如果你知道什麼是樂器的泛音,那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東京Gordon Ramsay的夜景相當都會

餐廳的景觀相當特別,只提供晚餐,所以說餐廳的View幾乎都是一樣的,就是汐留Sio-Site的夜景,窗戶挑高7公尺,看出去辦公大樓的燈光十分漂亮(但想到每一盞燈下可能都有好幾個還在加班的會社員就開始同情起來),而且餐廳最貼心的是在牆壁上也有一條很寬的黑色玻璃飾帶,就在眼睛的高度,所以主人即便背對窗戶,也能夠稍微看到一點夜景。光景觀可能就在米其林評鑑時加了不少分,餐廳很多夫妻或者情侶來用餐,所以窗邊都是兩人的小桌,兩人都可以看到夜景。

餐廳體貼主人的玻璃飾帶,可以讓主人也能看到夜景

我們一行四人當中,兩個只會說日文,兩個只會說英文,所以服務員上菜時候也很辛苦,要分別用日文及英文說明一次。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負責外場的人也很多,除了Sommerlier來服務酒水(礦泉水也歸他管)外,另外還有一位女士是專門服務主菜與說明的,外加一個比較年輕帥氣的女孩子來負責說明點心與小菜,我們有發現有些服務員是沒有服務我們這桌的,顯然是有責任分區。此外還有一個專門來聊天的,告訴我們他曾經去過台灣,在東京已經很多年等等,把客人的盤子收走的時候還會讚美客人的盤子是美麗的畫作,最後送小禮物給女性客人等等。

 

說來很巧,我第一次想要嘗試米其林餐廳時,曾經打電話去倫敦的Gordon Ramsay訂位,後來才發現米其林三顆星的餐廳很個性,週末不開張。我一開始還不相信餐廳週末不營業的,但上網定神一看,還真的只有開星期一到星期五,比西門町的阿忠碳烤還率性。

東京的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實際上是授權經營的,菜單上面寫著Gordon Ramsay是顧問,真正的老闆是希爾頓集團的Gonrad Tokyo旅 館。Conrad Tokyo的Lobby在28樓,同層樓除了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外,隔壁的中國菜餐廳China Blue也有米其林一顆星。我們離開時Sommelier有來遞名片,名片上面印的是Gonrad Tokyo,也向我們介紹了同層樓的其他餐廳。這幾間餐廳其實都是一個老闆,就是旅館本身,用餐時隔壁的風花餐廳服務員也曾經進來調葡萄酒。

東京的Gordon Ramsay把靠近Lobby、不靠窗、沒有景觀的空間另外開了一間Cerise by Gordon Ramsay,每天營業,從早餐一直到晚餐,算是旅館附設的簡餐餐廳。我們用餐時服務員有說明Cerise by Gordon Ramsay是另外一間餐廳,菜單不同、景觀不同、服務不同,自然也沒有米其林的星。Gordon Ramsay一週只開五天,而且只有晚餐,想要吃還要有緣。

烏龍派出所如何成為OTOP一村一品一鄉一特色?

我最近幾年還有在追的漫畫已經不多了,只剩下烏龍派出所、魚河岸三代目、小職員週記與玄米老師的美味便當。這其中烏龍派出所對我的影響又最大。

有多大?漫畫背景的東京都葛飾區龜有町我就去了兩次。台灣最近一直在參考日本的一村一品來發展自己的一鄉一特色或者一鄉一特產,同一時間大家又在討論文創產業,龜有現在把文創當成一鄉一特色來發展,14尊烏龍派出所與兩津勘吉的雕像每天都吸引了許多觀光客前往參觀。

第一次去龜有時,當地只有2尊兩津勘吉的雕像,一尊在火車站北口,另一尊在南口出來一點點。如果只是要拍照,從龜有站下車後3分鐘可以達成。另外一個景點是Ario購物中心上面的烏龍派出所主題遊樂園。這三個點很容易完成,對當地的經濟影響不大。

但我想當地人對於兩津勘吉與烏龍派出所可以帶來的商機很有信心,所以不知不覺,兩津勘吉的雕像就默默成長到14尊了。如果把14尊全部放在龜有車站的南口與北口,那感覺很像去拜拜或者歐洲的雕像花園,對於當地經濟大概也沒有什麼幫助。

14尊兩津勘吉與同事、朋友的雕像可不是集英社或者秋本治個人出錢的,全部都是龜有各商店街供奉的,當地幾乎每一個商店街都贊助了銅像,祈求兩津的銅像可以帶來一點點的觀光客與商機,讓烏龍派出所可以變成龜有的「一鄉一特色」。這張地圖上面有顏色的道路就是不同的商店街協會,通常附近的雕像都是這些商店街供奉的。

我這次實際把14尊雕像都拍完了,總共在龜有停留了5小時,包含吃了兩餐,買了不少東西,確實這14尊雕像把整個龜有町都鋪滿了,也把觀光客的停留時間拉長很多很多,也大幅增加觀光客消費的機會。

上次來的時候,不容易看到其他的同好,畢竟只有兩尊,非常容易達成就走了。這次就發現另外的2對夫妻,都跟我在不同的雕像遇到2次(但路徑皆不同,顯然安排雕像的人修過圖論或者讀過柯尼斯堡七橋),另外有發現兩位騎自行車闖關的。

當地的店家也很清楚,原本在旅遊界默默無名的龜有之所有會有外國觀光客,很多都是因為烏龍派出所而來的。我們走累的時候曾經在一間章魚燒小店休息,老闆在我們坐下之後立刻示意他有兩津銅像地圖可以拿,這份地圖應該也是當地店家共同助印的。

此外,當地有許多店家也變成烏龍派出所的紀念品販售店,但這些地域限定的紀念品實在不多,店家當然都是兼賣。我找了一家小文具店,原本只要買徽章與繪馬,不過老闆在語言無法溝通的情況下,還推薦我買兩津的充氣娃娃。

龜有其實原本也有自己的雕像系列,那就是龜有上宿七福神。我在找尋兩津雕像的過程中拍到了兩尊。可惜跟其他五尊無緣。如果這7尊與那14尊外加下圖下方的水戶黃門,配上已經販售兩津繪馬的香取神社,龜有也可以好好逛一天。

2013年台灣放假連假行事曆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或所有時候),大家對於什麼時候放假、怎麼放連假、如何安排假期都很感興趣。

但一般我們能夠拿到的行事曆都長這個樣子。這種樣子完全沒有錯,先按照月份排序,然後按照星期日期排序,你可以很快查到哪個月、哪一天放假或者不放假,再決定自己要不要出國玩。

這種畫法有個很不方便的地方,就是看不出來什麼時候連假,也不容易快速看出來哪個週末要補上班,或者何時只要請假幾天就能夠大連貫之類的。

所以我想應該把一個月攤開來,這樣比較容易看得出來假期是否連貫,但這樣也有一個問題,雖然每個月一日對齊了,但週休二日看起來很混亂,整張圖沒有秩序感。

因為我的目的是看連假、安排休假、準備出國、打電話訂機票及旅館,所以假期之間的關聯很重要,能夠預測哪一個位置是星期六、那個是星期日也很重要,這是工作的規律。此外,遇到當月最後一天及次月第一天有休假的情形,合併一起呈現可能比較方便,所以我折了兩個月份。明年的1月1號我猜政府應該會放假,但之後的不敢亂猜,所以也把2014年1月1日放進來,協助排假。4月初很多人看起來想要連休,所以也把3月底的放到4月。(Update: 感謝台北唐先生提醒,今年年底也連休3天,就一起放入)

最後我的決定版2013台灣放假連假行事曆看起來應該是這樣:

 

先祝各位休假愉快,有時間休假、有錢休假、有體力休假、有心情休假!

 

 

做什麼公益?我的Giving Plan

最近退出扶輪社之後,掐指一算,如果每年把這些吃吃喝喝沒有意義的活動與會費等等省下來,其實是一筆不小的金額。假如我往後算20年,把每年省下來的扶輪社費、餐費有的沒有的全部都投入公益,那麼我會有不小的金額可以使用,這筆金額應該是需要規劃才用得完。

我手邊有好多美國指導年輕人從事公益的書,美國人之所以這種書有市場,一來是因為美國社會比台灣更接近公民社會,二來我猜跟大學入學制度也有關係。但不管這些原因,有時候看這些給幼兒的書我還是會覺得很羞愧,活到40了感覺不如人家14歲。例如我有一本名為「The Giving Book」的書,副標題是 Open the Door to a Lifetime of Giving。君子立長志,小人李怡志,ㄟ,不對,是小人常立志。這本書我看是給小學生用的吧,裡面全部都是色塊、粗體彩色字、空格,要小朋友從小就開始思考我對什麼事情充滿感激、我希望世界是什麼樣子的、我能夠採取什麼行動改變世界、我需要什麼技能、我需要組成什麼樣的團體。老外的「小人」可是從小立長志啊,從國小開始就鼓勵你Lifetime commitment!書上還讓你畫出「理想世界的樣子」,美國人從小就有自己的Mission、Vision與Strategy,我們到了40可能都沒有想過這些東西。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公益慈善團體的機會比別人多,也經常有企業與個人來問我「如何做公益」,所以我們從2年前開始每週六在Yahoo!奇摩首頁放「做什麼公益」的專欄,到現在大概累積了200篇,扣掉重複的主題,我想至少累積了50個以上的公益與慈善點子。

但等到我自己想像我人生中有一筆還不算小的金額打算從事公益的時候,才發現我比不上美國的小孩。雖然模模糊糊知道自己希望社會變成怎麼樣,我也還算積極,但我實際上沒有Giving Plan。假如有個100萬,假如哦,不是我現在真的有,那我應該做什麼呢?全部拿去蓋廟?交給聯合勸募?買光台灣的玉蘭花跟口香糖?贊助一條小橋?或者是其他使用?

這應該是一個長期的功課,我想暫時的比重可能是這樣:

  • 環境與生態 20%
  • 教育 20%
  • 藝術文化 20%
  • 障礙者福利與權利 20%
  • 公共議題倡議與社會創新 10%
  • 各種Literacy(中文不好翻) 10%

如果每年有5萬台幣可以使用,那麼我或許就應該在當年度依照這些比例來捐贈,或者知道整個池子有多大,在特定的時候也可以更大筆的單次投入某個領域。當然,除了金錢的付出外,也有勞力、專業以及物資的投入。

因為今年年中才退出扶輪社,如果從7月開始算我的會計年度,在教育上面比較多是物資與勞力的付出,大概執行了50%,環境生態已經長期成為某個環保團體的月捐會員,執行率也是50%,藝術文化上面贊助了某博物館最低階的終身會員,算是執行100%,以教育價或免費教圖表算是Literacy,我想也執行了有50%吧。

到國外的網站去看,教人訂定Giving Plan的書與文件很多,給小孩看的是花花綠綠的色塊與黑體字,給大人看的上面還有 Due  Diligence。是的,捐款者自己要Due Diligence。年過40,第一個計畫就是Giving Plan。雖然比不上人家14歲的孩子,但至少是個開始。

設計的邏輯 – 新聞圖表入門新經典

早年新聞圖表剛開始成為一個行業與一門學問時,整個產業最重要的經典莫過於 Peter Sullivan 的 Newspaper Graphics,以及追加的Information Graphics in Colour。這兩本書影響整個產業之大,以至於全世界新聞圖表最大獎Malofiej Competition的首獎叫做Peter Sullivan獎。兩本書我當初是直接寫信到德國去買的,可惜家中書很多,目前找不到。

前一陣子又看到了一本「設計的邏輯:Infographics 深入人心的視覺法則」,也是談新聞圖表的。台灣的書名現在為了SEO,都有很多不相關的字在裡面,原來的書名是「インフォグラフィックス―情報をデザインする視点と表現」,大概的意思是「Infographics – 資訊設計的視角與呈現」,講的不是「設計」,而是資訊視覺化,特別又著重在「視角」這件事情上。

作者木村博之是我2009年第一次去重慶參加SND信息圖表課程時的講師之一,他的公司「Tube Graphics」世界知名,我在去重慶之前就聽過。他那次講的課不多,重點主要放在「視角」上面,強調繪製圖表時,應該知道自己從哪個角度來看,與「觀察的藝術」(The Art of Seeing)不同,木村當時強調的不是形而上的角度,而是真正的三次元角度、高度,反而比較類似我們以前讀建築時畫圖的方法。因為木村博之在日本已經是大師了,所以他還分享了很多以前錯誤或者不好的作品給我們參考。

重慶歸來,我也學習將視角納入繪製圖表、分析資訊的過程當中,但重新閱讀此書後,對於視角又有更多的體悟與想法。

在「設計的邏輯:Infographics 深入人心的視覺法則」中,木村依舊提到了許多不同的視角,但實體與虛擬都有,而且他將各種資訊圖表可能用到的體例都放進去了,如果你無法取得Peter Sullivan那兩本元祖經典,那麼木村這本書拿來當新的經典算是相當合適。書中大概涵蓋了90%以上的常見新聞圖表呈現方式,有些是他自己的作品,有些則是收錄他人作品。

這本書主要分五個項目,我覺得地圖尤其值得台灣同業或愛好者參考,因為台灣的媒體向來非常少用地圖,但地圖又是如此重要,透過木村博之以「視角」的方式來說明地圖,是再恰當不過了。示意圖的部份也應用了大量的「視角」原則,包含實體與心理的視角,也相當不錯,而且例子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作品,所以他也知道到底當初的「視角」是什麼。

在書中某處有一張照片,如果仔細找,可以發現我在照片某處,但難度跟Where’s Wally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