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2

聯合國 UPF 和平大使是什麼,什麼又是聯合國特別諮詢地位?

我是一個對頭銜很有興趣的人。只要看到各種頭銜都會看看這背後是什麼。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自稱是「聯合國 UPF 和平大使」,哇,聽起來很厲害啊,但「聯合國 UPF 和平大使」是什麼?

上網一查,不得了,台灣竟然有很多「聯合國 UPF 和平大使」!原來我國在外交上忍辱負重卻一直默默跟聯合國保持良好關係啊!中華民國早就已經退出聯合國了,中國民國國籍的人後來要進聯合國就職都很不容易了,卻怎麼會台灣有這麼多「聯合國 UPF 和平大使」呢?

就這樣查呀查,發現這個 UPF呢,全名是「Universal Peace Federation」,中文是「全球和平聯盟」。實際上是簡稱「統一教」或者「統一教會」的「世界基督教統一神靈協會」成立的。

那這個統一教會成立的「全球和平聯盟」與聯合國有什麼關係呢?

聯合國底下有一個「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ECOSOC –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非政府組織(NGO)都可以申請成為這個組織的成員,並獲得所謂的「諮詢地位」(Consultative Status)

但(………………………………………停頓5秒),聯合國這個ECOSOC究竟有多少個非政府組織成員呢?超過3500個!只有Greenpeace、CARE、世界展望會、樂施會、扶輪社、獅子會、無國界醫師等等不到200個非常有影響力的組織具有「全面諮詢地位」(General Consultative Status),可以參與ECOSOC的所有領域,並可以在ECOSOC提案。其他2千多個聽起來很厲害的「特別諮詢地位」(Special Consultative Status)其實只能在特定領域「被諮詢」而已,有限度的參與ECOSOC,並且不能在聯合國底下的ECOSOC提案。記住,是不能提案的

這個「全球和平聯盟」或UPF確實是ECOSOC的特別諮詢地位成員,但直接把「具有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有限度被諮詢地位的UPF」簡稱成為「聯合國UPF」實在有點太省字了。如果這樣,那獅子會任何一個總監、扶輪社每一個社長都可以自稱「聯合國獅子會總監」、「聯合國扶輪社社長」!

所以這個可以自己上網下載申請表的「聯合國UPF和平大使」呢,大致上而言只是統一教會底下一個組織給的一個頭銜,與聯合國的關係幾幾幾幾幾幾乎等於 0 !拿到這個身分,老老實實說自己是「UPF和平大使」比較好,說自己是「聯合國UPF和平大使」、「聯合國NGO和平大使」或甚至縮寫成「聯合國和平大使」都是自欺欺人。

UPF的和平大使(UPF Ambassadors for Peace)的證書長這樣,簽署者是文鮮明(左)與其妻子韓鶴子,授證單位不是聯合國。

那,聯合國到底有沒有「和平大使」呢?答案是有的!叫做「United Nations Messengers of Peace」,可以翻譯成「聯合國和平大使」或「聯合國和平信使」,現在只有12位。這些人都是全世界知名之後才被聯合國任命的,都是非常非常非常有名的人,有名到幾乎也不會主動跟別人提起這個「聯合國和平大使」的頭銜。這之中有沒有「台灣人」呢?就看你要不要把生於法國長於美國祖籍浙江的馬友友算進去了。這12位真正的聯合國和平大使分別是:

  • 珍古德
  • 五嶋綠
  • 馬友友
  • 麥克·道格拉斯 Michael Douglas
  • 喬治·克隆尼 George Clooney
  • 莎莉·賽隆 Charlize Theron (最近已經把聯合國和平的訊息帶到LV-223行星了)
  • 史提夫·汪達 Stevie Wonder
  • 愛德華·諾頓 Edward Norton
  • 哈雅公主 Princess Haya bint Al Hussein (來過台灣哦)
  • 巴倫波因 Daniel Barenboim
  • 保羅·科爾賀 Paulo Coelho
  • 埃利·維瑟爾 Elie Wiesel

亨利杜南、蘇法利諾回憶錄與紅十字會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這句話很小就會背了,但這種東西總不可能在背的時候就理解,隨著年紀越來越虛長,才逐漸從親身體驗來理解。

153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859年的6月24日,薩丁尼亞、法蘭西與奧地利三國的兵力意外地在當時奧地利,現在已經屬於義大利的小村莊蘇法利諾(Solferino)遭遇,大約27萬大軍在那個小村莊展開了激烈的搏鬥與廝殺,15個小時的激戰之後,4千多人死亡、2萬多人受傷,另外還有1萬多人失蹤,在那個主要以刀劍與老舊大砲為武器的年代,這樣的數字是非常驚人的。

當時在現場有位瑞士的生意人亨利杜南(Henry Dunant),他目睹了這場蘇法利諾戰役,也立刻投入現場傷兵的救援。戰爭對人類經常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影響,就在1854年,南丁格爾第一次將專業護理人員投入克里米亞戰爭中,並且發現傷兵需要更衛生的環境與更好的戰地醫療,以免死於傳染病。而亨利杜南則是更進一步呼籲世界以人道、中立與公正的態度提供戰場救援,進而減少不人道的戰爭,保護戰爭下的平民、戰俘與傷兵。

亨利杜南生於一個瑞士銀行家家庭,據說從小熱衷於慈善公益,他在1854年的時候就創立了瑞士的YMCA,後來在蘇法利諾戰役中親身投入傷兵救援,並將目睹經驗寫成了《蘇法利諾回憶錄》(A memory of Solferino – 原文Un Souvenir de Solferino),這本書出版之後,他又進一步組織了歐洲各國的代表擬定所謂的「日內瓦公約」,並同時成立了「紅十字會」的前身「國際傷兵救援委員會」。他本人是典型的「被趕出的創辦人」,紅十字會、YWCA後來都拋棄他,還好歷史沒有忘記他,在他往生之前獲得了第一屆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他的生日成了紅十字日,而紅十字則來自於瑞士國旗的翻轉。

一百多年來,紅十字運動的發展跟日內瓦公約、亨利杜南及了《蘇法利諾回憶錄》是息息相關的,實際質就是一個減少戰爭衝擊、提供志願人道服務的組織。如果今天在國外,你跟其他人講說你是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或者志工,但沒有看過,感覺上就像基督徒沒有看過聖經那種感覺。下圖是日本寶塚紀念紅十字會成立150週年的「ソルフェリーノの夜明け」(亨利杜南變好帥!。

但我20多年前剛加入紅十字會當志工的時候,其實並沒有人跟我們提過蘇法利諾或者日內瓦公約。直到我在德國當紅十字會志工時,才發現紅十字會的根本是來自於一本近乎戰地紀實或戰地文學的《蘇法利諾回憶錄》,而且紅十字會運動的七大精神「人道、公正、中立、獨立、志願服務、統一與普遍」(humanity, impartiality, neutrality, independence, voluntary service, unity and universality)也要背得滾瓜爛熟。此外,紅十字會的標章「紅十字」也是受到國際法保護的標章,除非戰時可用做戰地醫療機構的標示外,平時是紅十字會獨有的標章。但在當時的台灣,紅十字標章是人人可用的、《蘇法利諾回憶錄》是沒人聽過的,七大精神也沒有紅十字志工背誦。

回台灣之後,還是當紅十字會的志工,但是在台北市分會,講上述這些東西是沒有人要裡你的。我國除了紅十字會總會外,還有許多法律上彼此沒有隸屬關係的分支會,例如台北市紅十字會,其實不受紅十字總會管轄,所以台灣有20幾個紅十字會,很多負面新聞都來自於這些本來就違反紅十字會「統一」(unity)精神的分支會。

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有與紅十字會總會聯繫,我每次遇到陳長文會長或者總會的高階主管就以志工的身分建議他們要出版《蘇法利諾回憶錄》,要收回紅十字的標章,要「統一」紅十字會。

從我第一次跟紅十字會總會提這些建議到現在大概快10年了,前幾天我收到了來自紅十字會的一個包裹,打開來竟然就是本正體中文版的《蘇法利諾回憶錄》。中華民國紅十字會都已經成立100多年了,這本書雖然來得很晚,但終究還是出版了。

陳長文會長在卸任前終於還是把《蘇法利諾回憶錄》生出來了,同時也開始要將各據山頭不符合紅十字會精神的地方分會「統一」。「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希望統一後的紅十字會可以回到蘇法利諾回憶錄的精神,站穩腳步後再往前大步邁進。

雖然我自己的能力很普通,不過很喜歡「鼓吹」,看到今年辦了「視覺新聞研習營」又出版了《蘇法利諾回憶錄》,自己還是很開心的。

2012年6月台灣梅雨的動態雨勢圖表

身為一個資訊圖表與視覺化的研究者,當我第一次看到Hans Rosling的動態圖表(Motion Chart)時,是非常激動的。原來量化的圖表加上時間軸的變化後,是有可能產生出更具視覺衝擊力的視覺資訊。

許多資訊不一定適合動態化,但從Hans Rosling的例子告訴我們,當許多視覺元素在一個平面當中具有規律或者方向性的變化時,將時間軸動態立體化,將會有很好的結果。

這次台灣沒有颱風卻分兩段大雨,單純看長時段的雨量累積圖,很難有什麼感覺,而且需要很多張才能說明這兩波的不同。

趁著今天下午放假,我將2012年6月9日起到6月12日中午的每小時雨量累積圖動態化,看看效果怎麼樣。中央氣象局的網站也可以動態化,但每次只有6小時,所以自己畫比較快。

這張圖的每一格都是一小時的雨量累計,但每一格之間只有0.5小時的時間間隔,所以繪製起來非常細膩,可以看出來6月9日起西南氣流雨勢逐漸增強的情況,也可以看到高雄88風災的災區也還是一直有幾乎不間斷的強大雨勢。到了6月11號晚上,可以看到桃園、新北市西部與台北市南部開始遭遇一波非常強大的鋒面雨勢,而且可以看得出來雨勢前進的方向。

2012年台灣梅雨西南氣流與鋒面夾擊的動態雨勢圖表

妙語說書人-旅程 Dixit 4 Journey 開箱

英國有一個節目叫做「來我家吃晚餐」(Come Dine With Me),每次都有同一個城市的4名陌生人(應該是吧)共同競爭,看看誰最會當主人,除了要端出前菜、主菜與甜點滿足刁嘴的客人之外,餐前餐後的娛樂都很重要,由此可以看出款待客人(hospitality)在英國多重要,也多難。

我最近也在學習hospitality,其中最重要的室內活動就是妙語說書人(或名妙不可言),買來之後前前後後已經跟40個人玩過了,玩過之後自己買遊戲的大概有15人,而且一次買齊3代的也有,早知道我就自己批來賣了。

玩了這麼久,還都覺得很好玩,主要是因為遊戲本身太簡單,主要的變化在於參與者的不同,只要換參與者,實際上就是新的遊戲,我除了跟同事、朋友完之外,也跟過同事帶來的美國人全家一起玩(根本是汗流浹背之英文口試),或者被買新遊戲的朋友請到人家家中去教他的同事玩,一起玩過的對象從8到60幾歲都有,而且絕大部分都覺得好玩。(我真的應該自己批貨然後現在附上一個賣場連結的)。

話說我之前買了一到三代,最近發現4代妙語說書人的「旅程」也出版了,快點上網預購,今天就拿到貨了。

牌卡的風格跟前面三代明顯不一樣,前三代非常類似,但這一代的風格比較立體、精緻一點,人物也比較卡通化。

遊戲規則跟一代是一樣的,連投票卡都一樣,只有兔子換成了塑膠人偶,然後計分卡跟三代一樣是直條的,比較特殊的是規則直接寫在計分卡上。

如果你要用3代奧迪賽Odyssey的人數來用4代的計分卡,我想可能兔子是放不下的。所以我應該還是只會採用4代的卡,然後其他計分卡、投票卡都還是繼續用Dixit 3。不過印出來的遊戲規則不錯,或許我會自己做幾張小的,給沒有玩過的客人參考。

最後,不免俗的要來一個疊疊樂。

最上面依序是Dixit 4、Dixit、Dixit 3,前面是 Dixit 2。

 

 

 

Come Dine With Me